相關圖片

「整個公園都是我在打掃的啦!!」昨天已經是第七次聽到他對我狂吼。

 

這位瘦小阿伯,每天在我家附近的西本願寺打掃。他號稱早上都會到這個公園報到,然後死命的撿垃圾。撿完後,就跟所有路人說:「整個公園都是我在打掃的啦!」 

起初與他照面時,會本能性的避開他。從遠處觀望幾次後,就覺得這位看起來有點像遊民的阿伯,基本社會功能都具備,也可以跟園內跳舞的啊桑們打成一片。於是心理就想,如果再打照面,就會跟他攀談。

 

沒想到今早就是個好日子;在中華路旁的行人道上,我再度看到這位阿伯在休假的早晨,默默的撿起視線所及的所有垃圾。 

 

「阿伯,這整座公園都是你在打掃的啦!」,因為我喊的大聲,這位阿伯著實嚇了一跳,有點想避開我的樣子,或許以為我是沒社會功能的胖遊民。 

「蛤?蝦米」阿伯充滿驚恐的回。

 

「西本願寺」的圖片搜尋結果我心想,好啊,之前都是被你情緒勒索,今天換我回敬一下了吧,「沒啦,這句話就是你每天早上看到我必說的啊,這個公園都是你在打掃的。你忘記了嘛?」 

 

或許是太驚訝,聚焦後,逐漸回想起來,好像真有個胖子。又或許是他「抱怨」的人太多,根本不記得我。 

經過幾輪的寒暄後,我告知自己是文字工作者,喜歡到處蒐集故事。這一段時間目睹他見人就抱怨打掃一整座公園的趣事,又會踏踏實實,辛辛苦苦的撿起每一張紙屑,箇中應該有故事。

  

「沒啦,就以前我們有5個志工,然後就剩我而已,在家又沒事做,幾個女兒都不願意接我服裝店,然後又陸續嫁掉了,所以就把店子收收ㄟ,改四處當志工,撿垃圾,唱卡啦OK。」

  

「然後我最棒你知道嗎,他們四個都走了,只有我撐下來。你知道喔,一個人在家,我坐不住啦,一定要在外面四處走走,才會感覺精神正常。在家看電視喔,只要一個小時我就會昏倒,他們都在洗腦啦?」

  

隨後,這位姓柯的阿伯,就四處跟我報哪裡有免費的高關懷班、高齡班、減肥班(他大概只有我1/4重)、插花班、歌唱班、昆蟲班(聽說這是他最愛);從大稻埕文藝中心,到仁濟醫院的課程,都一一報給我聽。

  

「感覺你好像在蒐集課程一樣,類似電影《鬥陣俱樂部》裡面那個會失眠的上班族,四處『蒐集』心理療程,這樣才會感覺自己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中,像個正常人。」我回。 

 

「fight club therapy」的圖片搜尋結果「蝦米鬥陣?!不只課程啦,還有志工啦;大塊ㄟ~你知道嗎,我還會去老松國小、國軍英雄館、國史館.....當志工打掃喔,而且我都是一直堅持下去,我連去卡啦OK班,都一定會當班長的。反正,不管做什麼,我都會堅持下去,一直做下去,然後一定要當到班長。」 

 

「那你在家中,有沒有當班長呢?」我回,但這位柯先生似乎不想講,只說他的老婆也是類似他,四處當志工。好康互相報,要人參加免費課程,其中包括電子吉他班。 

 

談了不久後,發覺太陽實在太大,想要溜到圖書館看報,就回:「先降,我要走了。只是好奇,你為什麼每次看到我,都要對我大罵『整個公園都是你在打掃的啦!』呢」 

 

「沒有啦,不是罵啦?只是提醒。」柯先生臉上似乎露出些許的不好意思。然後慢慢從我的視線範圍中移開,又突然跟路旁的高中生,大吼:「這整個公園都是我在打掃的啦!」

  

我心中想,如果付錢要這位阿伯不打掃,他辦得到嗎?或許在這「這整個公園都是我在打掃的啦!」背後,他似乎想說:「我害怕一個人老去,之前的老志工戰友拋下我一人,你們都去那了!!好寂寞。」

 當然,身為一個寂寞的單身男,我當然懂其中的道理,就跟我常講:「言論自由,都是我在爭取的啦;暴政必亡!」一樣。

延伸:

借殼上市

臨終搖

文字遊戲

股價

5尺半徑的空間

表象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crcw75 的頭像
accrcw75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