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bb772-d0da-4498-ae78-9a0ae413d744  

(刊於東森雲論)

上週台灣各地或許是因長年過度開發,或因地基遭歲月的啃蝕,隨著卡努颱風的外圍影響,多處深受豪雨所害。台東知本某飯店餐廳成野溪、汐止社區深受山崩之害、宜蘭路基遭洪水掏空連車帶人被捲入河裡。這些景象,酷似蔡政府掏空中華民國地基的序曲。

由於來自美國與中國大陸各方的壓力,就算獲得壓倒性勝利且占國會多數優勢,民進黨依然不敢大剌剌的修憲,宣布台灣獨立。但這令人心癢癢的慾望,依然潛伏在獨派心中,於是狡猾的政客只能如駭客破解操作系統般,四處於體制中找後門鑽。

迄今為止,這個國家級駭客案中,最成功的部門就屬教育部。撇開它把髒手伸入《國語日報》的操作,這個以會養會的政府,前年靠核銷發票養大了反課綱的「覺青」,去年趁勝追擊,靠著「年改會」、「司改會」先是掏空司法地基,續用「課審會」掏空教育地基,好趁著下一場「民粹暴雨」來臨時,沖垮中華民國這個礙眼物。

正是這個原因,台灣才會在近兩年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一連串體制外的會議。如果有個國家級的心理醫師,能一窺台灣執政黨的潛意識,那這位醫師肯定會說:「這些會議,是一個『功能性障礙』的政黨為滿足無法獲得的慾望,所衍生而出的替代品。」

但別小看著些替代品,要掏空起中華民國的地基,這些體制外會議的破壞力還真是不容小覷。因為這些會議具有「繞過憲法」的通天本領,能直接從菜市場網羅不稱職的「駭客」,協助掏空國家地基。

20150802-100594_bm  156  d1218129  

像是一個原應超然的「年改會」,竟請李安妮、馮光遠等親綠政客擔任委員,其中「青年代表」的台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北學聯)理事長何世昌,則為《自由時報》記者。這群人的代表性自始有失公允。

此外,「課審會」則從反課綱學生那兒找來一群涉世未深、不懂專業的「天然獨」,負責審議教學內容。不久後,「年改會」將成功顛覆《憲法》中明定的「五權分立」架構,使立法院的職權凌駕於考試院之上。

22549732_1348721668558699_3640259913867890324_n(圖說:收工!) 

更令人髮指的是,「年改會」這個駭客機構,將《憲法》中的信賴保護原則,以及法律不能溯及既往等基礎給啃蝕掉,嚴重侵蝕中華民國政府的公信力。

至於「課審會」,或許有人會說既然課綱是編給學生讀的,為何「自己課綱不能自己審」?這就來到了一個財政學的古老辯論:到底人民可否允許對所有事務公投?比方說納稅事項可否列入公投事項?照理說,一般老百姓很有可能會選擇不納稅。倘若不納稅成合法選項,那該國的稅收要從何處來?相信不出一年時間就將面臨破產危機。

同樣道理,賦予尚未入社會的覺醒青年審課綱的權利,未來諸如微積分、週期表、三角函數、中華民國《憲法》等也恐將被棄如敝屣,替代的則是臉書、英雄聯盟與日韓劇,台灣還會進步嗎?

更何況,蔡政府旗下的「課審會」委員,是由行政院提名、立法院同意的「駭客機構」,專門繞過教育部的操作系統,加上反課綱學生的政治色彩又十分鮮明,這個會議的組成,可謂一個小型的民進黨團,相信經表決過後的教學內容,將十分政治化。

換言之,這些都是獨派色彩濃厚的成品,用來規避民進黨無法實質制憲,更改國號的駭客操作。且多年後,教育部所頒布的課綱內容,也將很難看到中國歷史、地理、古詩、文言文,乃至一中憲法的內容。待「民粹暴雨」一來,就會發現中華民國的地基頓時被沖垮成野溪。屆時誰還需要修憲正名?那可是要挨子彈的耶!還不如靠這群課審會的駭客「覺青」,搞個安全政變。

最棒的是,只要表決內容不符合「覺青」之意,就可一哭二鬧三燒炭,大喊:「大林,我們對不起你!」直到結果滿意為止,大人又能怎樣呢?

 延伸:

韓國人看「撒」回課綱後長嘆:難怪多被統治15年!

世大運邏輯 P是否該稱台大鬧事者「王八蛋」?

有這款老婆與老共的伙食 李明哲寧可被關一輩子!

天然獨:「為了人民幣,拜託請統統我」!

裸體、屍體、與媒體,後太陽花三體方程式

與其爭辯課綱,不如思考誰在暗房中竊笑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路人乙
  • 在高學費政策之下,學生算是學校的衣食父母,學生當然有權來決定課綱!
  • 錯誤,教育主要資金來自納稅人。繳稅越多的人,理應更有發聲權。

    accrcw75 於 2017/10/18 10:26 回覆

  • 呆丸哈哈哈
  • 斤斤計較課綱不獨,為何不在乎蔡英文不獨?
    2015/08/04 關鍵評論網 傅雲欽(律師/建國廣場負責人)

    幾十年來,台灣法律地位的現況就是事實上(de facto)獨立、法理上(de jure)屬中。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就是一中架構,即兩岸一中(憲法增修條文第 9 條明訂「台灣省」三字),反對台獨。憲法的一中架構沒有廢除,台灣在法理上就一直屬於中國,沒有主體性可言。
    李登輝1999年提出兩國論,但沒有落實,也就是沒有廢除憲法的一中架構以改變現狀。至於2000年陳水扁上台後,雖曾在獨派的場合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也只是喊口號給獨派爽而已,也是沒有落實。憲法的一中架構依舊,現狀也沒變。
    陳水扁出身於有台獨黨綱的民進黨,他執政時,不願或不敢執政革命,廢除憲法的一中架構,從法理上建立台灣國。只由教育部在充滿大中國思想的高中生的歷史等課程的課綱中注入一些台獨思想。但台灣國畢竟不存在,課綱中的台獨思想再怎麼強烈,也不能違背事實,說兩岸是兩國。陳水扁政府在課綱中有關兩岸是兩國的論述部分,可說是「偷吃步」,違反憲法。因此,2008年統派的馬英九上台後,逐步修改課綱,去除其中的台獨思想,恢復大中國思想。
    馬英九政府修改課綱,去除其中的台獨思想,恢復大中國思想,合乎憲法的一中架構,但不一定合乎憲法上教育多元及民主開放的精神。詳言之,台灣民主開放之後已不是一言堂,官方說法的大中國思想之外,民間的台獨思想崛起。教育的內容不一定要完全按官方說法,但首先要呈現體制現狀是一中架構,不管這個現狀多荒謬。然後,可附加介紹其他希望改變現狀的團體或個人的想法(台獨思想)。
    陳水扁時代的課綱可以質疑、批判大中國思想,但不能無視、不管、不介紹現行「一中架構憲政體制」。陳水扁時代的課綱說兩岸是兩國,就是昧於事實、違背憲法。同樣的,現在馬英九政府的課綱也是一樣,除了介紹「一中架構憲政體制」之外,也應附加其他希望改變現狀的團體或個人的想法(台獨思想)。馬政府這次的課綱「微調」,獨尊大中國思想,罷黜台獨思想,也有可議之處。
    獨派的學生抗議馬政府這次的課綱調整,熱情可嘉。但是,不管馬政府在課綱的調整上有無程序瑕疵,反課綱調整的學生衝入教育部大樓,闖進教育部長辦公室總是違法。他們是在革命嗎?如果是革命,並且成功,另當別論。但他們顯然不是在革命。不是革命,而想以身試法,引起社會關注,就應付出代價,坦然接受審判、處罰。
    高級外省人李敖滿腦大中國思想,看不起台灣人,更看不起獨派。他常取笑獨派人士,「搞民主,你沒有風度;搞革命,你不敢!」身為台獨支持者,這句話令我不舒服,但我也找不到什麼理由反駁。這次衝入教育部大樓的學生,有人狡辯說:「沒做錯事,怎麼要受罰?」他們恐怕又會被李敖嘲笑:革命無膽,民主無量。
    其次,這次抗議課綱調整的學生要求課綱去中國化。這等於要求馬政府放棄大中國思想,支持台獨。噫!現在執政的馬政府是統派。統派執政,維護大中國思想,理所當然。在野的獨派不敢革命,卻要求執政黨放棄他們的神主牌,而拜台獨的神主牌。這不是強人所難,緣木求魚嗎?
    蔡英文是代表綠營的明年總統選舉參選人,而且選情看好。面對執政的國民黨,蔡英文應該是這些抗議課綱調整的獨派學生的同志,這些獨派學生理應也要求她對於課綱問題表態才對。他們應該去問蔡英文,如果馬政府實施新課綱,她當選之後是否會廢除?將來要實施什麼樣的課綱?但這些獨派學生不要求同志蔡英文承諾當選後去中國化,只一味要求敵人馬英九搞台獨,更是奇怪。
    蔡英文一再強調要維持現狀。兩個月前,蔡英文到美國交心,說在當選總統之後,將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返台前,針對媒體提問對維持現狀的定義,她表示,維持現狀就是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底下,在兩岸20多年來協商與交流成果的基礎上,維持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所擁有的自由與民主的現狀。對於「九二共識」,她說,在1992的當年,雙方都希望可以把關係往前推進,持續進行交流。回歸這個基本事實,至於這個所發生的事實詮釋跟名詞的使用問題就繼續求同存異吧。
    美國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羅曼(Walter Lohman)對於「維持現狀」的定義,「就是蔡英文不會去改變世界對台灣地位的認知、不會推動法理台獨。」
    總歸一句,蔡英文所謂的維持現狀就是不推動法理台獨。綠營最不要臉的地方是:不滿意憲法的一中架構,卻只會叫叫而已,甚至不要求蔡英文當選後推動制憲、廢除一中架構。現在,那些抗議課綱調整的學生也是一樣,斤斤計較課綱不獨,卻不在乎蔡英文不獨。難怪藍營指控,這些學生是蔡英文陣營指使出來鬧事的,目的是給國民黨好看,以助蔡英文勝選。
    是這樣嗎?如果不是,他們明察課綱不獨的秋毫,而不見蔡英文不獨的輿薪,捨近求遠,掠龜走鱉,也夠蠢的了。
  • 呆丸哈哈哈
  • 「中華民國」已滅亡?不,恐怕是台獨運動先滅亡!
    ◎ 傅雲欽 2017.10.11

    台獨運動從二二八事件到現在已經有七十年,獨派渴望的台灣國連個影子都看不到,資深的台獨運動者都已垂垂老矣。在年老又看不到台獨成功的情況下,資深的獨派卻一個個變成阿Q,自我感覺良好,把自己歸入「人生勝利組」,可以志得意滿,甚至可以含笑九泉。
    獨派阿Q有不同的類型,其中最大宗的是民進黨蔡英文之流的「台灣已獨立派」。他們不認為「中華民國」已滅亡,但幻想台灣已經獨立、與「中華民國」結合為一體,因此覺得自己是贏家。這類的台獨阿Q,是假台獨,本文姑置不論。本文要談的另一類的台獨阿Q,就是自由台灣黨蔡丁貴之流的「中華民國已滅亡派」。他們不認為台灣已經獨立,但幻想「中華民國」已滅亡,因此覺得自己是贏家。這類的台獨阿Q是真台獨,但糊里糊塗。
    昨天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在總管府前面廣場舉行「中華民國」成立106年的慶生會,冠蓋雲集,薄海歡騰。獨派的蔡丁貴等人則在旁邊唱反調,嗆說「中華民國」政權已經滅亡,並為它舉行告別式,把「中華民國」送上山頭。「中華民國」是死是活,似乎有了爭議。但蔡丁貴的主張講得通嗎?
    首先,「中華民國」是什麼?「中華民國」原則上指一個國家,就是中國,就是領土包括長江、黃河及海峽兩岸的中國。中國這個國家有兩個國號全稱,對岸那邊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這邊叫做「中華民國」。中國當然存在,不但存在,它還是聯合國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呢!蔡丁貴所謂的「中華民國」應該不是這個意義。
    蔡丁貴等人所謂的「中華民國」應該是「中華民國政府(或政權)」的簡稱,指的就是1949年退據台灣地區、並統治台灣地區的中國舊政府(新政府是中共政府)。蔡丁貴等人說「中華民國政府」已經滅亡了,真是活見鬼!「中華民國政府」一任接一任傳承,現在在位的是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蔡英文政府統治台灣,收稅徵兵,運作不已,昨天還在慶祝「中華民國政權」創立106周年,怎麼不存在呢?怎麼已經滅亡呢?蔡英文昨天以「中華民國總統」之姿現身在總管府前面廣場的慶祝會上,萬民擁戴,難道是虛擬的嗎?蔡丁貴等人沒看到嗎?
    如果昨天是蔡丁貴以「台灣國總統」之姿現身在總管府前面廣場的慶祝會上,萬民擁戴,然後說「中華民國政府已經滅亡了」,這才有說服力。但蔡丁貴沒那個能耐,他只是在「中華民國政權」創立106周年的慶祝會旁邊耍寶而已。台下的草民叫嚷台上的皇帝是假的,不是可笑嗎?
    有人會說,「中華民國政府」自從1971年中華民國政府被趕出聯合國,而世界上的主要國家也都與中華民國政府斷交,中華民國政府幾乎消失在國際社會中,中華民國政府不是可以說已經滅亡了嗎?這種說法也不正確。1971年中華民國政府被趕出聯合國只是喪失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而已,中華民國政府還存在台灣啊!中華民國政府的中國代表權不存在,不是中華民國政府不存在,兩者不能混為一談。中華民國雖然沒有多少國家承認,但是一直統治著台灣,還存在台灣,何況他還有20個小國家承認它代表中國。因此,就代表中國的權利來說,中華民國政府也沒有完全喪失啊!怎麼能說中華民國政府已經滅亡了呢?
    有人可能會質疑我:人家蔡丁貴他們痛恨「中華民國政府」,藐視它,並羞辱它,把它說得一文不值,有錯嗎?我為什麼還批評他?我為什麼在為「中華民國」講話?我是統派嗎?
    我當然不是統派,我也是獨派。我不是在為「中華民國」講話,我在為台獨運動講話。蔡丁貴當然有錯(如上文所述),我為了台獨運動的發展,當然必須對他這種亂搞的行徑提出批判,就像我對民進黨之流的「台灣已獨立派」提出批判一樣。
    台灣獨立建國是有主體性台灣人的夢想,台獨這條路不好走。但是說台獨之路如何艱難、如何困苦、如何坎坷,都可以。但不可以認賊作父,把一中架構的「中華民國」當作獨派想要的台灣國。獨派可以夢想台灣國,但不能幻想台灣國已經存在。台灣國還在虛無飄渺之間,卻騙自己說「夢想已經實現」,這是民進黨之流的「台灣已獨立派」最可惡的地方。
    「中華民國」體制是台獨的障礙,是台獨的敵人,必須消滅。但是再怎麼痛恨敵人、再怎麼羞辱敵人、再怎麼藐視敵人都可以,但不可以無視敵人的存在。蔡丁貴可說「中華民國體制王八蛋」、「中華民國體制害台灣」、「廢除中華民國體制」、「中華民國體制不得好死」……怎麼咒罵都可以,但不能說「中華民國體制不存在或已滅亡」。敵人明明在眼前,卻騙自己說「敵人已經滅亡」,這是蔡丁貴之流的「中華民國已滅亡派」最可笑的地方。
    記得以前「台灣建國組織」的陳婉真走街頭時,訴求的標語是「終結中華民國」(後面應加「政府」或「政權」兩字才對)。它的意思簡單明瞭。第一,她認為中華民國政府或政權存在。第二,中華民國政府或政權不應該繼續存在。第三,她想消滅中華民國政府或政權。像陳婉真這樣的訴求才是光明正大的正規作戰。蔡丁貴的「中華民國政府或政權已消滅」之論,旁門左道,是宛如蟲洞般的幻想,連游擊戰都不是,耍賴而已。
    和台灣一樣飽受外來政權蹂躪的伊拉克庫德族,上個月不顧伊拉克中央及國際(土耳其、伊朗和美國等)的壓力,悍然舉辦諮詢性的公投。他們體認到庫德族自治區是伊拉克的一部分、還不是國家,而伊拉克中央政府也確實存在、且其勢力延伸到庫德族自治區。他們不像台灣的「台灣已獨立派」阿Q們說庫德族自治區已經獨立,也不像台灣的「中華民國已滅亡派」阿Q們說伊拉克中央政府在庫德族自治區的勢力不存在或已經滅亡。
    伊拉克庫德族採取的也是光明正大的正規作戰,藐視敵人,但不忽視敵人。庫德族自治區政府主席巴薩尼(Masoud Barzani)在公投前表示:「庫德族無法再等待,如果遭到阻撓,這將意味著浴血戰鬥。」面對敵人的存在,準備浴血戰鬥,才是正辦。
    台灣面對活生生的「中華民國體制」,受活生生的「中華民國政權」統治。蔡丁貴之流的「中華民國已滅亡派」卻睜眼說瞎話,說這個體制、這個政權不存在,這不但自摸自爽而已,還混淆視聽。這樣的遊戲耍寶,不但不能感動人心,反而讓人覺得荒唐突兀、心生反感。台獨運動搞到這樣荒腔走板,不被搞死才怪。他們說「中華民國」已滅亡?不,恐怕是台獨運動先滅亡!
  • 呆丸哈哈哈
  • 歷史學家搖頭 斥民代胡搞
    2017-11-02 中國時報 簡立欣/台北報導

    台南市政府無視《開羅宣言》將台灣歸還給中華民國的史實,並擬將修正後的課文內容以公文方式做為補充教材。歷史學者直斥胡來,強調:「《開羅宣言》到現在70多年了,連日本做為交戰國都沒有異議;若《開羅宣言》不成立,難道要再經過一次戰爭確定台灣地位嗎?」
    文化大學歷史學系教授王仲孚表示,關於1943年開羅會議及其後發表的《開羅宣言》,台南市政府「攪和很久了」,事件過了70多年,過去沒人有意見,不是現在才寫進教科書,為何此時要改?而且1945年在歐洲的《波茨坦宣言》即是要履行《開羅宣言》對戰後日本的處理方式,換句話說也就是確定日本無條件投降,台灣、澎湖和東北歸還中國。
    王仲孚說,《開羅宣言》向全世界發表聲明,沒有一個國家反對,連日本做為交戰國都沒有異議,台灣卻有意見。「如果《開羅宣言》不能成立,那現在東北還是日本的。且如果台灣不能歸還給中華民國,難道台灣地位還要再經過一次戰爭才能確定嗎?」
    台大外文系教授廖咸浩則對教科書的一再「去中國化」很有意見。2005年他擔任台北市文化局長時,正逢光復60周年,他認為:只談「終戰」而不談台灣光復,是價值觀顛倒,「對不起當年死於日本統治下的65萬台灣先民與抗日志士」;如今應該特別深刻省思「殖民現代性」神話,認清日本人現代化背後剝削、歧視台灣人的殖民本質。
    文化大學歷史博士黃種祥以國中歷史老師第一線的經驗表示,雖然還沒有看到台南市政府的所謂「補充文件」,無法評論;但至少在教學現場他會告訴學生:《開羅宣言》也許法律效力有限,但畢竟是當時三大國也就是中、美、英共同做出的決定,做為歷史文件本身的意義和宣示的內容是完足而沒有疑義的。
  • 呆丸哈哈哈
  • 獨派迎見蔡總管,把台獨旗子收起來,嘖!
    2017-11-07 傅雲欽

    傳統獨派常譏笑統派及國民黨政府,說:對岸的中國共產黨人來台灣參加活動時,統派或國民黨政府就把青天白日旗隱匿起來,可見統派或國民黨政府所謂「愛中華民國」是騙人的。統派或國民黨政府所謂「愛中華民國」很可能是謊言,但傳統獨派喊「台灣獨立」是真心的嗎?
    從有台獨運動到現在,已經六、七十年。「中華民國」體制還在。綠營那些投機政客沉迷於「中華民國」體制內的選舉遊戲,繼續玩藍綠政黨輪替的把戲。他們只想把長期執政的藍營拉下台,換自己上去榮華富貴而已,視台獨如無物。政客投機現實如此,台獨運動者呢?
    傳統獨派沒志氣堅持自己的理想、走自己的路,他們總是跟著蠢民攑香跟著膜拜綠營政客,當綠營政客的跟屁蟲。綠營政客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當上「中華民國」總管,他們也感到與有榮焉,高興得不得了。這些綠營的權貴政客當權時有沒有推動台獨,他們也不在乎。他們只重視選舉,只想拉下國民黨。每次遇到選舉,他們就會出來為這些綠營的權貴政客搖旗吶喊,高喊:「凍蒜!凍蒜!」總的來說,傳統獨派的心態只是反對國民黨而已,並不是真正反對「中華民國」、追求獨立建國。
    現在的總管蔡英文,口口聲聲要維持兩岸一中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現狀,不推動台灣法理獨立;傳統獨派還是把她當自己人,堅信她「心中有台獨」,只是時機未到不敢做而已。台獨聯盟還替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政策辯解,說她是要「維持走向獨立的現狀」。傳統獨派很能諒解蔡英文的難處,也很能「體念總管的苦心」,就像蔣介石在中國大陸統治時期的情報頭子戴笠很能「體念領袖的苦心」那樣。
    11月5日,史明百歲慶生會故意選在總管府面前的凱道舉辦,並邀請總管蔡英文參加。平常獨派的街頭集會遊行,都會有人高舉「台灣獨立」旗子或標語,唯恐媒體沒拍到。這次史明的慶生集會,因為「中華民國」總管蔡英文要來,主辦單位及參與的獨派團體卻很識相地把平常高舉的「台灣獨立」旗子或標語隱匿起來,或放在遠處難以看到的地方(可能總管府方面也如此要求)。史明的獨台會的4部宣傳車車身兩旁寫有「消滅外來殖民體制」(後面應該註明「不包括蔡英文」)及「台灣獨立」標語,但停在距離演講台150公尺外的中山南路口;那些標語又被一排「西門町台獨旗隊」的三輪車插著2公尺多高的「台灣民族主義」大旗子及其他棚架設施遮擋。從總管府那邊來的蔡英文,站在演講台上,很難看得清楚獨台會4部宣傳車上的標語。
    傳統獨派辦活動請蔡英文參加,居然要「去台獨化」,台獨旗子要打包起來。嘖!套一句史明去年3月12日說過的一句話:「若自己不敢說獨立,誰還能幫你?」戴笠「體察領袖的苦心」,是蔣介石的一條忠狗;如今的傳統獨派「體察總管的苦心」,竟也變成「中華民國」總管蔡英文的一條忠狗。這樣的墮落的台獨運動,再等三千年,等得到台獨建國嗎?
  • 呆丸哈哈哈
  • 台獨猴子之前還拿加泰隆尼亞說嘴,現在一個個安靜得像沒發生過這回事!哈哈哈哈哈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