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ecard  

(刊於雅虎專欄)

為何賴清德新內閣會重用黨產會主委顧立雄,讓他接掌毫無經驗的金管會?道理很簡單,就是繼綠化了看似與國民黨有淵源的「黨營事業」外,如今顧大律師又將綠化與藍營有關聯的金融體系。

還記得3年前胎死腹中的服貿嗎?之所以會卡關,恐怕與當時民進黨怒吼的殯葬業、美髮業、印刷業與小黃司機遭共匪佔領無關,而這隻客廳內的大象,就是金融業的兩岸連線。

在台灣,藍營仍擁有不可小覷的金融影響力,最近董座剛被撤換的永豐金就是一例,還記得這家金控在服貿就快過關前,發生了什麼事嗎?當時的金管會宣布,大陸工商銀行將參股永豐銀行百分之廿的股權。

金管會指稱,這是開放陸銀來台參股後的首例,具指標性意義。金管會將儘速修法,「希望建立起模範案例」,讓兩岸金融業策略合作成功。換言之,當時金管會的氛圍是鼓勵兩岸金融的密切交流。

最後因那場神秘的「太陽花事件」,搞得服貿無法過關,工商入股永豐的案子也就胎死腹中。但真是玩完了嘛?別急。最近永豐金發生了什麼事?一堆不具名的黑函,炸得前董座何壽川遭收押禁見,新董座則換上親蔡英文的翁文祺。

P_20170908_085320[1]看!顧公公就位後,各大門派開始輸誠囉。當然這些只是開胃菜,還不是最大咖的 

試問,與樂陞案、浩鼎案、頂新案與遠雄案相比,永豐超貸案是否有實質受害者?答案恐怕是否定的,甚至還有可能因投資上海大樓的行情看漲,賺進一筆不小的報酬。換言之,永豐案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檢調與司法體系聯手的「政治辦案」,為的是將藍的金融勢力漂綠。

繞了那麼一大圈,想說的是,上述操作將是顧大律師未來的任務,繼成功於黨產會期間將部份機構綠化後,未來的任務應不脫將內含「老藍男」的金融產業,給比照永豐金般,一一漂綠。

否則就聽聽顧立雄對金管會的期許,他說台灣金融業面臨「家族化、產金不分離兩大問題。」這不就劍指中信辜家、新光/台新吳家、國泰/富邦蔡家、元大馬家、華南林家、遠東許家、遠雄趙家等大金融家族?這還沒提國營體系喔。這些金融家族的事業群更橫跨各產業。

20170906004304  倘若能比照永豐金的案例,抓幾個金融家族的小辮子,顧大律師就能趁機「整頓一下」,將整個金融業比照不當黨產委員會般「先抹藍、再漂綠」;又因金融機構控制實體產業的頭寸;掌控了金融業,也就掌控了實體產業。所以誰說下顧立雄這棋是錯的?本人就認為十分高明。

這對國家而言不見得是好事,但對亟欲掌權的「資進黨」而言,會是一個值得放鞭炮的壯舉。最令人興奮的是,只要金融體系的顏色正確後,誰說服貿還會是「黑箱」?誰還會說人民幣是邪惡?

到時,各位可能會很驚訝,怎麼民進黨哈人民幣的嘴臉,絲毫不輸國民黨。這剛好呼應到幾個月前,賴清德等一干縣市首長,無緣無故大喊「親中愛台」的舉措,或許有權(錢)人想的就是跟魯蛇們不同,人家早在下服貿與「人民幣台灣化」這步棋了。

屆時馬英九與連勝文們,應該會覺得很嘔吧;肥肉都是別人吃,黑鍋卻是自己背。但能為這個國家好,與對岸有個正常化的經貿關係,未嘗不是壞事。

人民禁止國民黨做的,就讓民進黨效勞吧。這樣想,或許就能豁然開朗。不久後,顧立雄這位「台版上海人」,就可跟對岸的「金融上海幫」,麻吉、麻吉一下。

延伸:

國庫通綠黨庫 讓全家就是小英家

天然獨:「為了人民幣,拜託請統統我」!

遠雄案:法院民進黨開的 金庫國民黨管的

永豐弊案來的正是時候 蔡政府的心裡話?

「黨產」因辦不上去,所以辦不下去!

洪仲丘案過半年,請問你有比較不笨了嗎?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回味施俊吉那些奇特的經濟見解
    2017-09-13 風傳媒 呂紹煒專欄

    內閣改組,施俊吉出任行政院副院長,肩負的是內閣中財經事務的「領導」任務。施俊吉過去在財金見解上是「迭有創新」,讓我們一起來回味一下。

    台幣貶值7%等於與世界各國簽署立即生效的FTA

    施俊吉最「膾炙人口」的經濟新見解,是在2014年服貿318學運期間,在一場「服貿怎麼簽?台灣怎麼顧?」的座談會上提出。他提出的短期經濟對策是:若能自台幣兌美元30元降至32元,就能使台灣出口品價格全面下降7%,等於與世界各國簽署立即生效的FTA。這是一個既對匯率兩面刃效果無知、也不明白FTA(自由貿易協定)意義、更對國際金融實務無知的「新見解」。
    匯率的高低對進口與出口、對國內民眾的財富(以消費能力計算)、還有物價等都有不同的正負影響與效益。台幣貶值7%,出口商似乎提高出口的(價格)競爭力,但對進口商而言則是進口成本增加;台灣能源98%靠進口,油、天然氣上漲所以電也會上漲;民生物品方面,台灣有許多進口商品,從麵粉到奶油再到各類食物,全部都要上漲,所以對民眾而言,是生活成本增加、消費能力下降(等於財富縮小),整體而言,則可能出現輸入型通膨。

    央行驚嚇問:中研院怎有這種研究員?

    這種匯率的雙面刃效果,大概是大一經濟學念完─最遲大二、三念完貨幣金融學後,就該知道。但貴為曾是經濟系教授的施俊吉,顯然已「超越」此階段。
    而全球的政府與經濟學界,無人把貨幣貶值與簽FTA相提並論,因為兩者意義完全不同。FTA是兩國彼此降關稅(大部份的長期目標都是95%要降到零關稅),其效果讓彼此的商品進入對方市場有高於其它國家的價格競爭力(因為其它國家要課關稅),這與貶值是完全不同檔次的事情。
    實務上,施的貶值說更是無知;匯率貶值可一不可再,而且其它貿易對手國也會藉貶值沖銷其影響;如果施俊吉的說法正確,貶值7%就等於跟全球簽FTA,這麼好棒棒的事,大家為什麼不作?全球各國花了無數心力、談判經年最後簽了400多個FTA,韓國費盡心思與全球各大經濟體簽下FTA,豈不都蠢斃了?依照施的正解,就貶值個7%就萬事解決了嘛!
    施俊吉此說一出,曾震撼央行,央行高官碰上中研院的人時就訝異的問:你們中研院怎麼有這種研究員?至於這是推崇還是貶抑之意,則要再研究一番了。現在施俊吉已是財金「領導」,而台灣對外的FTA仍無解,不知他是否會要央行研究一下「與全球馬上簽訂FTA」(貶值7%)的計劃?
    同樣在反服貿時,施俊吉接受媒體專訪時說,「TPP、RCEP分別由美國及中國主導,雙方相互較勁,10年恐怕都不一定能夠成形。」這是2014年4月講的話。但2015年10月TPP就完成談判,現在由各國政府批准中,雖然後來美國退出,但還是能在2018年上路,施俊吉顯然「看錯了」。

    台灣福氣啦,可自動成為TPP會員國!?

    更勁爆的是在同篇訪問中,他說:「TPP是APEC的終極,台灣已是APEC的經濟體,TPP最終成形時,台灣自動成為會員。」這是一個完全錯誤又荒謬的說法,何時有「TPP最終成形時,台灣自動成為會員」的規定?有這麼好康的事,那些先談判談到死去活來的12個TPP會員國是談辛酸的嗎?更何況,施俊吉難道不知TPP是老美主導要「重返亞洲」、抗衡中國崛起的利器嗎?如果TPP成形後APEC會員國自動成為會員,那中國也自動成為TPP的一員囉?老美不是白忙一場?
    事實是除了TPP現在12個會員國外,要新加入者必須向其申請,得到各國接受;然後展開與各國的談判(要繳頭期款的意思),最後與所有會員國完成談判後才可能進入。施俊吉是否有意跟日本談談,基於台灣是APEC會員國,明年就讓台灣「自動成為TPP會員國」的提案?
    此外,對FTA的關稅減讓,施俊吉也另有創見,詮釋角度相當奇特。他雖然承認免除關稅可使外國人多買台灣製品,卻又說:FTA是可獲得關稅減免優惠,但關稅是外國進口商在進口台灣產品時,付給該國海關的租稅,直接受益者是外國進口商;所以馬政府宣稱ECFA可替台灣節省3千億元關稅是錯的,所謂中國「讓利」其實是讓給自家的進口商。
    依照這個「神邏輯」,台灣不必跟任何經貿往來國談關稅減讓,因為「讓利」獲利的都嘛是對方的進口商。所以那些談關稅減讓談到昏天暗地的國家都是腦袋燒壞。按施俊吉的處方,根本不必談FTA,「提高產品競爭力就好了嘛」──說這話顯然就是「吃米不知米價」。
    2015年1月,在朝野針對高鐵財務計劃展開攻防時,施俊吉也與綠營的會計師張兆順一起出面表達綠營的立場。施俊吉說,他支持接管,這樣高鐵每年營運盈餘200億元就可進入國庫。而且他說,高鐵特許期延長40年,其價值在資本支出前相當於8000億新台幣,在考慮資本支出後,淨價值相當於5000億新台幣;這等於說,交通部的計劃是「將此8000億元利益輸送給現在有權利增資高鐵的特定對象」。

    錯把現金當獲利,高鐵淨現金流可進入國庫?

    這也是一種相當奇特的「會計新見解」;依照其說法,變成一家公司經營產生的淨現金流都能歸為獲利。如果帳可以這樣算,全台的企業一定歡喜死了──收到的現金都是自己的獲利,那些貸款的還本利息及水電辦公人事及許多其它支出都不必看,設備折舊也免攤提。這種觀點確實是開全球之先河。施俊吉已是政府的財金領導,是否要在國內推動這種「現金流即獲利」的會計準則?
    施俊吉在2014年時也曾以《全台灣最賺錢的銀行》為文,討論有關國內人民幣清算制的問題。除了指中國的中銀(負責台灣人民幣業務)轉手貸出即有就有3%的獲利,同時推算出因此「台幣(1.03兆元)則流往中國,流往中國的台幣,最終將變成人民銀行(中國的中央銀行)的外匯存底之一部份。而人民銀行在獲得這筆台幣後,可以將它存入中國銀行,中銀再將這筆資金交給台北分行運用,放款給台灣的客戶……。」

    台幣如何流出1兆元?

    他進而對到這個結論:「故事尚未結束:兩岸服貿協議如果通過,中國服務業就可以參進台灣市場,或新設事業,或購併本地廠商;其購併之資金,只需向中國銀行台北分行融通『台資』即可,根本無須從對岸匯入『中資』。 」「屆時它就會有能力擴張到1兆元以上(中銀台北分行三月底的資產總額是1.2兆元,而非央行所言的125億元)。1兆元能買1萬家市值1億元的公司,或100家市值100億元的公司。想像一下,如果發生,我們的未來是何景象?」
    雖然施俊吉曾當了幾個月的金管會主委,但顯然對金融實務這種「形而下」的事務不甚了解。台灣銀行吸收人民幣存款後,與中銀之間是是同業存款,不是中銀吸收的存款,因此不可能作為商業貸款放出去,只能到拆款市場上拆放,拆款市場能得到0.4%左右的獲利就算好了。
    此外,民眾拿台幣換成人民幣存款,台幣是由國內銀行吸收,看不出這1兆台幣要如何流到北京去,人行再怎麼樣都不會有1兆元台幣,更不會把這台幣當「外匯存底的一部份」。而且,銀行間人民幣、台幣換來換去,最終其實都是「美金來、美金去」,台幣要如何流出?

    蔡政府拚創新,「創新經濟見解」受青睞?

    至於最後危言聳聽的說中資可借出這1兆元,「買1萬家市值1億元的公司,或100家市值100億元的公司」,更是純屬笑話;施俊吉似乎完全不曉得,中資在台灣投資、買企業,有嚴格限制、更需要審批,那能輕易「買1萬家公司」?
    換個角度看,如果台灣完全未限制中資買台灣公司,以中資肥厚的家當,單是中國4大銀行每年獲利加總可達1200億美元左右、約台幣3.6兆,要買台灣公司實在不必靠台灣銀行吸收的這1兆元啦。從國銀接收人民幣存款牽拖到此,倒也相當「厲害」而富想像力。
    施俊吉其它的財經新見解,就不再多說。經濟學界對蔡政府請出其擔綱演出財經領導,頗為不解;也許是因為蔡政府就是要拚創新,所以這種有「創新經濟見解」者最受青睞。或許未來,外界還可聽到不少經濟新解而「增廣見聞」,這也是賴清德的財經內閣最值得「期待」之處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