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9182714  

秋意:一大串的太陽花 !                                                                                                              (刊於東森雲論)

最近的民進黨政府,真可以放聲大喊「全家就是我家」!怎麼說呢?因為根據銓敘部所研擬的《公務人員基準法》修正案,內容將大幅鬆綁「旋轉門條款」,也就是說,閣員與高階公務員轉任民間企業的限制大幅放寬。

未來只要是接受政府指派,皆可擔任公股事業及財團法人的董監事,不必受到「旋轉門條款」限制。更扯的是,新的規範將從現行「職務禁止」改採「行為禁止」,以兼顧維護公益、工作權及政府攬才。

如果把上面一整串法規翻譯成白話文,那就是:

 

「只要我林全院長將來因內閣改組下台後,就能隨便挑一個像是台銀或合庫等我爽挑的公股事業擔任金控高層」

「只要我林全的『行為』沒有違反相關規定,全家就是我家!管他什麼利益迴避、官商勾結,或圖利疑慮等高尚原則,畢竟,要舉證『行為觸法』比『職務違法』困難得多。」

 

這項修正案尷尬且無恥之處,在於台灣金融圈甫爆發永豐金控背信與超貸弊案,集團董座何壽川的職位已遭金管會拔除,且安插了一位親近蔡英文總統的新董座。然而,這個號稱「正義」的政府倘若什麼都不做,又覺得怪怪的,這樣會被外界注視得很難為情。因此,銀行公會稍早前受金管會的監督,提報「金控公司治理實務守則」修正草案,其中列入「永豐條款」,限制獨董兼職上限4家公司,且增列「吹哨者保護機制」,建立審查跨產業的企業集團機制。

這項條款的確可視為增強金控風險控管的機制,畢竟台灣真有一堆「吃飽閒閒」的獨董,坐領乾薪當門神。不可諱言,馬英九時代就有很多如此的獨董,整天跑去各大銀行、金控、國營事業與民間企業當門神,導致企業被跨國購併、違法超貸與關係人交易等問題層出不窮。

Revolving-Door  事實上樂陞、中信、台銀與永豐就是活脫脫的案例。可諷刺的是,既然蔡政府左手想透過更嚴謹的金融風險控管機制,防範人謀不臧與利益衝突等問題,卻又透過考試院這隻右手,祭出「全家就是我家」等級的「旋轉門條款」,這不就是自掌嘴巴嗎?

好啦,講太多法條讓人聽不懂,就舉個最顯著的案例好了。倘若「全家就是我家版」的旋轉門條款過關後,將來林全一旦撐不住,就可在各大「親藍」金控中,挑一個自己喜歡的職位坐坐,就算行政院長的職權的確管到金控體系,但新的法令只「行為禁止」他做壞事,不會「職務禁止」他擔任直屬職位。

注意喔!這只是一家金控、一個職位而已,可你能想像當整個內閣改組之後,將來釋出的「政府人才」會有多少?以後每一大型金控、國營事業、民間企業的董事長、獨董或總經理,全都是由林全內閣所擔任,這不正是「全家就是我家」了嗎?

其實想想,這也合理。細觀小英政府透過檢調體系執行的一系列政治辦案、籌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以及鞏固「法院就是民進黨開的」等策略,大幅改造了永豐、遠雄、中影、中廣、婦聯會、救國團、紅十字會與血液基金會的營運。現在,至少還有個「旋轉門條款」可限制小英集團的髒手亂伸,可將來一旦鬆綁,民進黨的「失業政客們」就能充分就業,薪水還可三級跳!

最後一個值得玩味的,在於此前服貿之所以持續卡關,就是因為台灣的金融體系中,有許多是藍營大咖所掌控的,永豐金就是一例。將來這套「旋轉門條款」上路,且將一堆金控高層透過檢調體系的「政治辦案」換成小綠綠後,不就變成法院是民進黨開的,就連金庫也會是綠營管的嗎?

屆時,才是蔡英文政府真正希望通過服貿的時機點。畢竟有了人民幣的拉抬之後,民共兩黨就真的是「姊家也是哥家了」。到時候替國民黨提前完成兩岸一統大業的,就是民進黨了。

延伸:

天然獨:「為了人民幣,拜託請統統我」!

遠雄案:法院民進黨開的 金庫國民黨管的

永豐弊案來的正是時候 蔡政府的心裡話?

只要不關我冷氣 拎祖媽就給你反核!

前瞻讓齊導青山成骨灰,灑在各大車站中

收拾了軍公教之後 下一個就會輪勞工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時代力量明年派黃益中參新竹市長,民進黨在2018不敢派人參選台北市長!
  • 2018地方選舉將至,在上屆立委選舉中拿下5席立委席次的時代力量,目前也積極準備拓展勢力,要在各縣市首長候選人不缺席(註:台北市柯文哲算是時代力量的盟友)。據媒體報導,時力有意推派「熱血教師」黃益中參選2018新竹市長。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時代力量企圖在新竹縣、市都推出候選人,並已將積極支持社運、擁有一定聲量的「熱血教師」黃益中列入新竹市長候選人的口袋名單,要讓民進黨籍的新竹市長林智堅落選!

    時代力量發言人吳崢也對此表示,黃益中在社運圈活躍,並曾幫忙邱顯智參選2016新竹市立委,跟時代力量關係良好。對於2018選舉,各種可能性都不排除。

  • 訪客
  • 大師這帖光看標題肯定是沒人會點擊看內容,點閱率可能會直接盪在400以下
  • 訪客
  • 連濕迷們都是與眾不同這麼神,
    只看標題不看內容就知道一定沒啥內容可看,
    所以會直接就略過了
  • 引申
  • 這也比中國政府下令關閉網路社群連結要來的高明,就偷偷摸摸的,再怎麼說也只是憑空臆測捕風捉影
  • 訪客
  • 所以王大師要投時代力量還國民黨?
    一定是最清廉的國民黨ˋ對不對?
  • 訪客
  • 不投姊難道你想投給國民黨?
    如果兩者都不是,大不了就是棄選了?
  • 訪客
  • 不想投給中國紅色代理人
    就自己識相點,不要挑三揀四嫌東嫌西(台語)
  • 訪客
  • 有感覺選民好像是被綁架了,被政黨綁架了的感覺
  • 引申
  • 這是進步政府執政要捍衛的價值?
  • 訪客
  • 其實也是可以沒意見

    繼續搞下去「旁門左道」搞多了,就把邪門兩字內化到自己的性格,那只會搞垮自己。
  • 訪客
  • 其一
    違背憲法規定任命已經任期8年屆滿退任的司法院長並為大法官,玩弄國家法紀毀憲亂政,白話叫作玩法

    所以早在一年以前不就已經預告了司法改革的結果?
  • 訪客
  • 其二
    金融機構涉嫌違法洗錢被美國政府裁罰57億元,大概也是用人民納稅拿來支付

    涉案資料不移請司法機關依法追訴偵辦,把相關金流往來可能為犯罪資料列為機密
    竟然天真的以為可以迴避司法程序追究刑事責任?不也是玩法包庇?
  • 訪客
  • 其三
    提案修法想把旋轉門條款修掉,弄個唬人的名詞來呼嚨老百姓,所謂只規範事的衝突不規範人,這是指法律上的行為人不包括行為與人?

    所謂事的衝突就是指人在職務上的行為,利益衝突迴避當然應該規範人的職務及其行為,限制職務上必須迴避才是立法目的。

    所以說穿了還是在騙
  • 訪客
  • 其四
    一例一休修法砍勞工假
    就是增加工時,刪勞工的法定雙倍薪資

    用看的就知道會使低薪過勞的問題更惡化更加嚴重
  • 訪客
  • 現在又說勞工值得更好的待遇?請工商界給勞工加薪?是不是令人錯愕?以為是哪個神經病精神錯亂又發作了?
  • 訪客
  • 砍勞工假是直接修法,加薪就道德勸說,請問這又是在演哪齣?

    鄉民就說了,選舉又到了
    又是心裏的那塊肉?
  • 訪客
  • 所以說穿了還是在騙?

    不就是與工商財團的「閉門會」談勞動條件,被爆出了才趕緊轉個彎找個詞來搪塞?
  • 訪客
  • 法律禁止殺人禁止製毒吸毒
    政府核准工業鍋爐燃燒生煤石油焦,核准工業污染合法製造毒氣殺人

    是強迫人民呼吸毒氣,非法剝奪人民受憲法保障的基本生存權利
  • 訪客
  • 燃燒生煤石油焦產生法定毒性物質是法定固定污染源,會產生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的第一級致癌物
  • 訪客
  • 是對不特定的多數人排放毒氣進行毒害,也等同是納粹使用毒氣室的殘忍殺人行為
  • 訪客
  • 納粹種族屠殺行為,違反人道罪行要被追究法律責任、嚴厲譴責,

    政府核准更大的毒氣室殺害自己的人民,每年因空汙毒害罹病死亡人數有六千多人
    不是納粹屠殺行為?不是違反人道罪行?

    這又是什麼自欺欺人虛假偽善的價值觀?
  • 訪客
  • 政府應該立法定期限禁止燃燒生煤石油焦,限期汰換燃燒生煤石油焦的鍋爐設備改燒天然氣(但政府有這樣作嗎?)
    談人道價值只是在羞辱自己
  • 訪客
  • 用罄竹難書應該也不為過
    請問人民還有什麼可以期待?
  • 訪客
  • 國家的名稱及國家地理名詞被違法篡改羞辱
    中央政府沒有基本立場與態度好像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 訪客引申
  • 如果把北京市改為中華台北,你看北京政府會不會提出執法的嚴正聲明?
    把紐約市、華盛頓特區改為中華台北,美國政府也一樣會事不關己不作為?

    這樣你就知道了,我們進步的政府執政所要捍衛的是什麼進步的價值!
  • 訪客
  • 而最令人無言的莫過於這件

    有689萬台灣人民投票給你
    人民把國家的權力託付給你,你是把屬於國家的礦產違法核定給私人企業開採營利外銷牟利,展延二十年採礦權

    這是明顯違憲的作法,你真的有恪遵憲法無負人民付託?
  • 訪客
  • 這種價值觀真的會令人尊敬嗎?

    梅克爾會尊敬你,也會讚許你的作為?
    梅伊會尊敬你?
    川普會尊敬你?

    你的對手習主席又會怎麼看你?也會尊敬你所有作為?

    最重要是你的老爸看著女兒也會認為你做對了?

    不知道你有沒有也曾這樣想過,試著回答這些問題?
  • 呆丸哈哈哈
  • 台灣真的會更好嗎?
    2014/11/30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這次的選舉很詭譎:選前詭譎,結果詭譎,選後政壇各種可能的變化更詭譎。想了一夜,擔心的事比開心的事更多。
    國民黨大敗之後,2016有可能會繼續輸去總統大選,「保住立委席次」將是國民黨(所有?)政要未來能有的最好出路了。為了保住立委席位,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是學到教訓而變得更好,還是為了搶奪很難保住的席位而變得更糟、更不擇手段、更卑劣?
    馬英九萬般不是,不過他還算有試圖跟地方黑金派系作出切割。問題是,選後的國民黨會不會急於自保,而再度伸手去跟地方的黑金派系連盟來強化立委戰局的勝算?
    民進黨會不會像2000年那樣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獲得權力,因而在嬌寵與傲慢中加速腐化與財團化?財團與黑金會不會變成2016總統大選與立委戰局中,民進黨與國民黨競相邀盟的寵兒與「關鍵的少數」,而身價水漲船高?
    2000年陳水扁獲勝的那一天,我跟太太說:「從此我們不需要再用悲情的街頭運動去推動台灣的進步了。」不幸地,2000年之後的台灣卻迅速沉淪!2016之後,公民的力量會不會再度變成只剩悲情與遺憾?我們有沒有機會用兩年的時間去防止這種夢靨的發生?
    今天的聯合報把蔡英文看成2016年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甚至問出:國民黨有誰能攖其鋒。這是我的第一個噩夢!
    台灣加入WTO的過程中,李登輝授權蔡英文全權決定談判,結果談出來的條件堪稱自有鴉片戰爭以來不曾有過的奇恥大辱:我們被迫以「已開發國家」名義加入,因而無法享受韓國和大陸享有的「開發中國家」禮遇,還被迫在沒有開始享受WTO會員國待遇之前就開始自砍政府補貼與自降稅率,其不平等待遇嚴重違背WTO許多公開炫燿的原則。不僅如此,蔡英文跟馬英九辯論ECFA問題時,曾經主持WTO談判的蔡英文竟然在許多問題上都遠不如只靠死記硬背的馬英九。這件事讓我徹底看破蔡英文:連自己負責的政務都不用心,哪能期盼她對國家大事用心?
    接下來,國光石化跟她在行政院副院長任內關係密切,空思妄想的生技產業也跟她有關。蔡英文擔任陸委會主委及行政院副院長的期間,其行事風格跟我們痛恨的國民黨毫無二致,你能期待她的掌權為台灣帶來什麼樣的希望?
    謝長廷呢?運動圈內盛傳這麼一句話:「要談理念,謝長廷保證讓你感動到流淚──只可惜他說的沒一句是真心的。」蘇貞昌呢?一位熟識他的朋友曾經對他讚譽有加,但是他跟謝長廷爭總統提名,把謝罵成無格無品的人,後來卻又願意跟謝搭配當副總統候選人,這件事之後我再也看不起這人。
    回顧2000-2008,蔡、蘇、謝都在行政院伸展過手腳,他們的政策哪一樣跟國民黨不一樣,他們跟財團的勾結哪一點不同於國民黨?頂多只不過八十步笑百步而已!
    昨夜電視論壇裡,一位民進黨立委嚴肅地說:民進黨縣市長絕對不能再讓郭台銘誤以為民進黨有反商情結,一定要積極爭取郭董許諾過的投資。還沒2016,已經對財團巴結至此,我們能對民進黨有何期待?
    如果你還記得2000-2008民進黨執政期間台灣人的痛苦,絕對不要忘記:當時職掌行政院的人就叫蔡英文、蘇貞昌、謝長廷、游錫堃。如果你太年輕,不知道當時台灣人有多痛苦,去問長輩或者Google一下,千萬別在2016年浪漫地用選票引狼入室。
    選前年輕人盛傳「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我很想加入下聯和橫聯:「柯建銘和天王們不倒,民進黨不會好」;「民進黨也倒,台灣會更好」。
    當年輕人快樂地在慶祝「我們教訓了國民黨」時,我不得不憂心:2016年,這些年輕人會不會被執政的民進黨整得更加地水深火熱?
    優質的第三黨是我唯一想得到的期待與務實的制衡力量,而我的期待也不多,只盼他們有機會在2016年搶攻下部分立法院席次,為政治的改革打下灘頭堡;就算無法阻擋官商勾結,至少讓官商勾結變得很透明──把裡面的齷齪事一一說出來,別讓選民被蒙在鼓裡。但是第三黨(第三勢力)有機會達成這個目標嗎?綠黨有機會崛起嗎?
    公民組合算是野百合世代第二次組黨的嘗試,上一次的嘗試是「第三社會黨」。可惜第三社會黨純真有餘而務實不足,不但推薦了江宜樺這個今天被大家唾罵的人,還被何東洪批評為「第三社會黨只有第三,沒有社會」──自命清流,看不起底層社會,以為民進黨的腐敗是跟草根力量結合太深而失去理想。
    今天的公民組合,是比第三社會黨更成熟而值得期待?還是仍舊只有書生的熱情與天真,而對台灣真實社會的理解卻比馬英九、連勝文更無知,更像天龍國裡的人?我目前的觀察並不樂觀。
    劉兆玄組閣的那一天,我就跟朋友說過:「大家等著過苦日子。」朋友大怒,罵我不給人機會試一試。我回答他:「你看著這個校長內閣,所有人都有一個共通的特色。」「什麼特色?」「他們從進了幼稚園之後,直到進入行政院,其間從不曾離開過學校。對美國社會不了解,對台灣社會也不了解,其實對所有社會都一無所知。這樣的一群人,每人給他一千萬去股市投資,十天內就可以輸光光;叫他們到私人公司去上班,三個月試用期滿之後不知道有幾人能被錄用留下來。這樣一批人,你要如何把社會國家託付給他們?」
    公民組合裡有多少人是長期躲在校園裡的書呆子,有多少人是真的了解這個社會的多元需求,有多少人真的了解產業問題與經濟?太陽花學運要結束的那一天傍晚,我在立法院外找到四個最終決策者之一,我問他:「在你的認知中,如果沒有大陸市場,台灣的經濟會不會垮?」他笑嘻嘻地回答:「當然會。」我不得不質問他:「你如果這麼想,憑什麼反服貿?」
    年輕人的未來要靠自己救,但是面對險惡的政治、經濟、產業形勢和貪腐的兩黨,只有天真與熱情並不足以救自己的未來。
    我曾跟一位企業界朋友談過:要救台灣,必須有書生的熱情與理想,加上企業家的務實和歷練。我曾期待公民組合和綠黨可以結合台灣各界與各階層的佼佼者,使它既有理想性又有務實性與跨階層的寬廣性;可惜,這個夢想也許還比所有人的夢想都還更天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