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57_言論自由日    

(先別看本文。沒錯,8月21日晚,就在世大運醜聞鬧得如火如荼的當下,我又被朝廷盯上,被貶入臉書禁閉室,已經第二次了,詳情請點入)

 

 

 

 

 

 

 

 

 

 

 

 

 

 

(刊於雅虎專欄)

已有廣大的網路原生世代,開始懷念起馬英九時代了!不是他這顆傻傻的腦袋有多會治國,而是當時的台灣輿論界,風氣十分自由;網路充滿肥沃的批馬聲浪。因此,天真的網民們,也對聲稱會捍衛鄭南榕「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小英政府,寄予厚望。

怎知自從數位政委唐鳳接管網路的言論輸導管後,一個個批評執政黨的臉書帳號,被大剌剌的送入輿論禁閉室。有的是刪掉一兩則PO文,有的是關個24小時,有的則鎖個一週,有的更準備不見天日一輩子。

台版404 page not found

首先這把火先燒到核終的黃士修,再燒到新黨的侯漢廷,又偷關退休金遭沒收的郭冠英,也刪掉專欄作家洛杉基的柯P布鞋文。就連形象極佳的陳長文律師,他的《民進黨政府正在復辟刑法一百條》一文,也被「臉書警總複合體」給封鎖至深夜。

這段期間,陸陸續續可聽聞網友抱怨諸多《中時》與《聯合》批前瞻計畫的新聞,也會比照外國元首高談蔣介石般,自動被404 page not found。此外,被勞改的苦主還包括《罷免黃國昌》、《政變後的寧靜夏午》、《黃智賢世界》等粉專。

當然,上述僅為較活躍的評論家與網站,還沒算入廣大批評蔡政府的個體戶與小型粉專。若一一列舉,恐族繁不及備載。或許讀者至此,應瞭解為何有為數眾多的網友,開始懷念起馬茸兒的時代了吧!因為那個笨政府,還真相信該容忍不同言論的價值。

罪名莫須有

因此,抱有僥倖心態的我,沾沾自喜,以為對這起封鎖伊波拉有絕緣體。怎知24日因一則有關台灣對美國的外匯政策,調侃了本國人對外來強權的懦弱與姑息。不久後,竟被臉書的言論審查機制給貶入輿論勞改營,為時24小時。文末還不忘提醒如果繼續熱愛言論自由,老子可是能關草民一輩子。

 唐鳳網路東廠受害者聯盟記者會,對濕兒論點有興趣的網友,可直接從11:48開始

當時的我愣了一下,百般不解為何就連評論台灣購買過多的美債,也會被網路東廠給盯上,或許是調侃式的講了一句:「都是『台巴子』要買美爸的單」,但還是不確定,臉書不明說。當時彷彿卡夫卡小說《審判》內的主人翁般,被定了一個沒人可告知的罪狀。罪名雖不可考,罰則卻異常難耐。

臉書壟斷你的一切

很多靠著這載具聯絡的網友,無法繼續使用這管道;訊息上停了多則詢問我的留言,但就跟鬼壓床般,怎樣喊都喊不出。大量的資料與網友聯絡空間也遭壓縮。至於舊有的管道呢?部落格的網友早已被臉書吸走,很難達到過往的觸及率。噗浪也是,Google+的傳遞效力遠不及臉書強。

徐世榮  

    徐世榮教授如是說(覺青:請KMT髒手放過徐教授!徐回:草泥馬啦~)

如今臉書幾乎主宰了現代人的通訊、社交、閱讀、娛樂、文化、交流與新聞傳遞方式,且驚人的壟斷幅度,恐蓋過其他網路軟體的總和。美智庫曾調查,約66%的臉書用戶使用這網站獲取新聞,美國每年花近800億美元數位廣告,7成由谷歌與臉畫拿走。

當時徹底明白,臉書燒了過去那幾百億美元,值得!它壟斷了我們的一切。所以一句老話,當一個東西是免費的時候,你就是那商品。

唐鳳操刀網路東廠

我想台灣的臉書依賴度應更高,如果仔細檢討上述台版的「臉書劉曉波們」,以及北京的「正港劉曉波」,兩者所遇到的審查機制與工具,並沒有本質上的不同。但就因軟禁劉曉波的北京當局屬「正確敵人」,而台灣批評執政黨的作者群們調侃了「不正確敵人」,因此這現象,在網路姑息了很長一段時間。

網路甚至在唐鳳操刀數位政委後,大剌剌推出「真實查核機制」。酷似小說《1984》的真理部,會將多個包括本人在內的粉專中具「爭議性」文章,先行貼上「這是假新聞」的警告,以免迷途羔羊受騙。但問題是,是誰先定義某貼文是假新聞?且問題是,臉書PO文算新聞嗎?

綠營生態圈控制臉書

除了唐鳳所主導的言論輸導管之外,更令人背脊發涼的是台灣臉書的背後靈,目前得知為「李登輝學校」高徒的邱繼弘。他創辦的聖洋科技,是台灣社群行銷的領導廠商,同時也是臉書、LineSkype微軟台灣廣告總代理,提供廣告、粉專經營與社群應用程式開發的整合性服務。一句老話:「誰控制了廣告預算,誰就能控制內容。」

 尼砍砍,邱繼弘的神切割,抓耙子式的把唐鳳是臉書在台買辦的事實給抖出來;沒道義。這下唐姊恐有口難言惹

邱繼弘不但是蔡英文總統的堅定支持者,也是太陽花運動的精神人物。聖洋科技又碰巧得到貿協桃捷等政府機關的訂單。如果懷疑臉書與近幾年的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以及亞洲的太陽花與佔中活動的關聯性,不妨直接將這些社運與臉書一起google,就會發現臉書具主導這些運動的關鍵角色。

臉書、CIA與顏色革命

facebook-revolutions-arab-spring-lebanon-syria-egypt-tunisia-yemen-bahrain  畢竟,這個「潮品牌」背後,就是靠美中央情報局(CIA)所操盤的創投基金(In-Q-Tel所成立。或許就是認知臉書具有龐大政治、經濟與文化渲染力,蔡英文與柯文哲兩位偏綠的政治人物,在選前造訪美國時,臉書總部一定是必經的行程。倘若蔡政府真對「反黑箱」有興趣,我倒是主張她公佈赴臉書總部的談話內容。

其實也不需公佈,就看看後續任命的科技職缺,以及主要社群網站的經營團隊,就可一葉知秋。這樣想想,最近台灣一件又一件,針對批評蔡政府的臉書作者群,給無預警關台,也有了合理的解釋。

言論自由的幻覺

只是可惜,我還一度相信蔡政府會奉行鄭南榕與劉曉波的精神。沒想到奪權後的行徑,似乎被一位美國搖滾樂手Frank Zappa的名言說中,他說:「當一個政府的謊言足夠蠱惑人心時,言論自由就會是無限暢飲的贈品;一旦發現維持這謊言不符成本後,統治者就會猙獰的撕開這假象的布簾;屆時,人們才會發現布簾遮住的是一面言論高牆。」

這段期間,小英政府足足讓本島人民,發現台灣與中國大陸擁有十分類似的輿論高牆。高到如果劉曉波在世,也不得不佩服其隱晦性;高到如鄭南榕復活,也不得不讚嘆它的無所不在。

你隨時可結帳、但永遠逃不出這裡

這面高牆,讓台灣這座輿論集中營,享有5星級飯店般的服務。但猶如老鷹合唱團的那首歌Hotel California所說 “You can check out any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看來,姊的網軍第三方團體開始反擊囉

 

延伸:

我居然也被寧靜掉了!

真的假的?唐鳳這隻政府髒手要伸入輿論勞改營!

天下獨評真幸福,上架後才禁;反觀批王丹與柯P

小心,老大姊正看著你!唐鳳搞網路東廠激凸中

笑對岸時請撒尿照自己臉書已向共產黨看齊惹

 

 

媒體報導:

DPP accused of Facebook censorship(建議想讓國際友人瞭解姊的網路箝制,可分享這篇TT報導)

管制!批蔡、批民進黨紛遭停權!臉書綠色恐怖祖克柏你知道嗎?(中時)

批臉書染綠頻封鎖藍軍言論,國民黨基金會要唐鳳踹共(風傳媒)

臉書屢刪貼文國民黨質疑言論管制(鉅亨網)

黃智賢:臉書親綠祖克柏何須假裝不知道?(UND)

臉書「綠色恐怖」?藍智庫:若針對藍營底色請改綠色UDN

臉書綠了?藍營智庫揭發馬克祖克伯都不知的祕密(豬油)

臉書綠了?國民黨質疑臉書打壓批綠文章要唐鳳踹共(信傳媒)

藍營罵錯對象了! 台灣網軍「口碑行銷」一年商機超過16億元(信傳媒)

臉書遭智庫點名執行長澄清無關(醒報)

藍智庫批台灣臉書也搞綠色恐怖網友:抓到了!祖克伯是綠的(上報)

誤解FB打壓言論網友揪貼文洗祖克柏(癮科技)

遭控染綠臉書唐鳳辦公室:從未介入運作(中央社)

批臉書染綠國民黨智庫籲唐鳳踹共(新頭殼)

藍:批蔡政府就被封臉書也搞綠色恐怖(中評社)

國民黨智庫:台灣臉書有綠色恐怖(豬油)

臉書轉綠?呂秋遠:臉書紅了台灣人臉就綠了udn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引申
  • 雖同樣是大師的文章
    但只看標題就知道又是批評蔡英文
    所以我不會點進去看文章內容
    這篇的點閱率我應該不算在內

    所以事實就是這樣?
  • 訪客
  • 大師是否該減肥了?
    連小小口腹之慾也這麼容易失控,哪算什麼大師
  • 訪客
  • 王大師分析的實在太好了!
  • 路人乙
  • 不用臉書,用微博或推特總可以吧!
  • 訪客
  • 王大師別用臉書了啦,都被民進黨控制了
    有魄力全都用微博吧!
  • WILL
  • 大師轉微博吧,還有知乎蔡瀾、林清玄都到那發展了。
    我刪臉書兩個月,覺得沒什麼影響,上面負面能量太多。
    你應該可以感覺,現在真正控制台灣的團隊,是好還是不好。
  • 民進黨的滅香措施觸怒神明,導致1天兩颱的襲擊!
  • 雲林縣北港鎮武德宮發起「捍衛信仰守護香火大聯盟」,將於7月23日邀集上百間廟宇,出動眾神上台北凱道遶境祈福,訴求「捍衛信仰,守護香火」。

    在台灣拜拜燒香的習俗流傳的時間比民進黨創黨的時間還久,民進黨禁止人民燒香、燒金紙、燃放鞭炮(註:不包括鹽水蜂炮),引起不同見解與聲音;雲林縣北港鎮武德宮主委林安樂在臉書,發起組成大聯盟並串連宮廟「進香」總統府陳情,在武德宮展開大聯盟第一波宣示行動。

    林安樂邀集台南學甲慈濟宮、嘉義城隍廟、台南永華宮等董事長或主委,齊聚武德宮召開「史上最大科,眾神上凱道」記者會,表達「捍衛信仰守護香火大聯盟」於2017年7月23日到總統府「進香」的訴求。但受到一些壓力,當天的活動改成宗教嘉年華.

    「宗教嘉年華」之後的一個星期,不到12小時接連兩個颱風尼莎和海棠重創台灣南部以及宜蘭(民進黨的大本營).顯示民進黨的滅香措施觸怒神明,導致人民受到災殃!


  • 賴清德拿人命做他是否神算的籌碼,柯文哲只擔心颱風是否重創世大運會場而不先顧人民!
  • 這次在1天之內接連出現兩個颱風,在下覺得這跟2016年初霸王寒流與南台大地震一樣,都是上天在警示台灣!

    雲林縣北港鎮武德宮主委林安樂發起「捍衛信仰守護香火大聯盟」,於7月23日邀集上百間廟宇,出動眾神上台北凱道,訴求「捍衛信仰,守護香火」。但受到一些壓力,當天的活動改成宗教嘉年華.

    「宗教嘉年華」之後的一個星期,不到12小時接連兩個颱風尼莎和海棠重創台灣南部以及宜蘭(民進黨的大本營).顯示民進黨的滅香措施觸怒神明,導致人民受到災殃!

    2012年天秤颱風來襲,台南市長賴清德借助成大防災研究中心提供的氣象資料後,有別於台中以南都放假,遂做出不放颱風假的決定,事後證明他「決策英明」而獲網友大讚封「賴神」。而當時台中市無風無雨卻放假,時任台中市長的胡志強被網友罵翻,導致他在2014年落選.

    2016年9月莫蘭蒂強颱來襲時,賴清德仍然與人不同堅持不放假,但因為預估錯誤,最後下午宣佈停班停課,導致家長冒著風雨去接送小孩,當天總計有20多人因颱風而受傷,為各縣市之冠。惹起偌大民怨的賴清德從此被譏為「賴半天」。

    2016年9月底梅姬颱風來襲,賴清德又再度放半天假,引起民眾反彈。然後一幅賴清德在台南五妃廟與小學生講話的圖片在網路上瘋傳,鄉民將照片kuso成「賴神勸童」的諷刺圖片。對此有名嘴表示,賴清德在2016年颱風事件後被民眾請下神壇。

    2017年7月31日海棠颱風襲擊台灣南部,台南市在7月31日清晨4時起大雨不斷,賴清德直到早上6時30分才緊急宣布全天停止上班上課,但因為賴清德7月30日才說31日照常上班上課,大逆轉引發台南市民批評。台南淹成水鄉澤國,賴清德7月31日臨時宣布停班停課惹罵,當他視察災區時,卻在臉書提「治水成效」。

    台南市因為7月31日太晚宣布停班課引發熱議,賴清德指這是根據中央氣象局提供的風雨預報資料所做的決定.不過氣象局預報中心主任呂國臣指出,7月30日晚上7時所提供的風雨預測,台南平地達「大豪雨」(24小時累積雨量超過350毫米)等級,山區更達「超大豪雨」(24小時累積雨量超過500毫米)等級,氣象局在7月30日晚上已經資料送給各縣市政府參考,但是否放假的決定權在縣市政府,不在氣象局。

    7月31日中午中天新聞,資深氣象主播李富城(今年83歲)在播報氣象時,除了說早就提醒南部在這次尼莎颱風和海棠颱風來襲會淹大水,李富城還一直批評賴清德與民進黨政府.李富城在軍中以上校退伍,這次民進黨年金改革,上校與以上的軍階被減少的退休金最多,難怪李富城為了退休更有保障,還要拼老命賺通告費!有些以往支持民進黨的軍公教人員,看到段宜康的蠻橫表現加上像李富城這樣80幾歲之退休軍公教還要因年金改革而拖老命賺通告費,他們現在都悔不當初!

    人有時會被華麗的宣傳所蒙蔽理,所以當在2014看到綠色神字輩的人物嘴角全泡滔滔不絕地推薦同陣營之人,就捨棄只顧人民身家安全而寧可放錯颱風假的胡志強!如果地方首長只拿人民的身家性命做籌碼來賭自己有神算的美名,或者在颱風天只管世大運的場地是否嚴重受損而忘記先顧人民,那麼給他們當上行政院長或總統,彼輩勢必為了完成特定理念而把蒼生當成隨時可拋的棋子!
  • cao1995ss


  • 約學妹+line: dr568

    台灣約兼職妹+line :dr568

    約 OL +line: dr568
  • 呆丸哈哈哈
  • 張景森民事訴訟案及其他
    2017-08-01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彭明輝(國立清華大學退休教授)

    張景森撤銷刑事訴訟案時,我曾PO一文告知讀者。後來為了息事寧人,以及因為對政治的徹底失望而不想再跟政治有任何關涉,因此撤去該文。
    後來張景森又提民事訴訟。我在調解會上也以「捍衛憲法保障的言論權」為前提而盡可能地讓步,可惜張景森執意要告到底。但是我一秉「厭惡政治,不涉入政治」的原則,並沒有在網路上告知關心的讀者。
    週一(昨天)台北地院宣布張景森敗訴,我也沒打算「公告周知」。但是今天自由時報的報導讓我很不滿意,所以只好在此公布法院宣判的全文及重點,順便補充一些個人說明。

    一、台北地院新聞稿
    台北地院的新聞稿PO在司法院的《司法最新動態》這個網站裡。只要在該網站的「查詢條件」欄位內輸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有關被告彭明輝106年度訴字第866號損害賠償事件新聞稿」,就會找到判決全文。
    不要緊的細節我且略過,整篇判決基本上都是在探討兩個關鍵問題:(1)被告(彭明輝)是否有在其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2)被告(彭明輝)是否有表現出想要傷害原告(張景森)的「真實惡意」。
    由於我在〈在柯P身上看見陳水扁的影子〉一文中所舉證有關張景森的事實都是以可靠的新聞報導為基礎,所以法官認定我有在能力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此外,我基於事實所作的推測都有其合理之基礎,看不出有惡意的成分,因此法官認定我沒有「真實惡意」。基於以上兩大認定,法官判決張景森敗訴。
    法官的判決書條理分明且面面俱到,我覺得是值得欣賞的佳作。而沒有碰到恐龍法官,則是我的幸運(雖然我不知道在台灣碰到恐龍法官的機率到底有多高)。

    二、我對張景森的了解
    我對張景森的了解遠遠超過他所能想像的——他的老師和學弟中,有好幾位是我長期從事台灣社會改革運動過程中認識的朋友。
    戒嚴時期我厭惡政治,李登輝統治期間我厭惡(看不起)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我一向是只關心弱勢人權和台灣土地,而極端厭惡政治人物的人。
    1995年起,我陰錯陽差地捲入新竹所有的社會改革運動——如同一位記者後來滿臉訝異地問我:「老師,為什麼1990年代新竹有關文化、社會總體營造與環保的議題都跟你有關,而且你都好像是主導者?」
    1999年擔任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之前,我早就已經跟台北無殼蝸牛運動「生下來」的NGO團體(社區營造學會、Ours、溫州家園、崔媽媽無住屋協會等)的許多成員稔熟(裡面許多人是張景森的老師和學弟),也早就持續地在關注台北市14、15號公園預定地遷移案,並且對張景森的背景與為人聽聞甚久,也跟張景森的博論指導教授(夏鑄九)開過好幾次會。
    很不幸的是,一捲入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就會捲入民進黨的各種外圍組織。

    三、從關心台灣到(再度)厭惡政治
    我對民進黨的認識,遠遠超過許多把我扣上「統派」的深綠、淺綠人士所能想像的——長期從事社會改革運動的人,身邊總會有些直通民進黨權力核心的朋友。
    1997年劉守成跟廖風德競選宜蘭縣長時,我被朋友抓去站台助選。「沒空氣吸會死人」這句當時許多宜蘭人耳熟能詳的口號,就是我當時用來反駁廖風德「運動公園只能踢石頭、吸空氣」的。那一次的舞台操控是陳文茜負責,我第一次親自看清楚這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2001年蔡明憲參選台中市長時,我被邀請加入他的智囊團,不過婉拒擔任學術顧問團團長。那是我涉入政治最深的一次,經常參與他們的決策會議,也常睡在蔡明憲的辦公室裡。不過,也是那一次的經驗,讓我看清楚民進黨許多人的噁心嘴臉、以及卑劣的競選手段。
    經過這兩次的接觸之後,我知道:民進黨變質得非常厲害,早已不是黃信介他們那種懷抱真誠情感與理想,而是到處都有「為個人利害,不習犧牲同志與台灣社會」的政治新星。
    最粗略的描繪大概是這樣:民進黨內年紀越輕的政治明星越噁心、卑劣,沒有熱情與理想而不擇手段,而且他們地位越高越噁心、卑劣而不擇手段(例外的是有,但是不多)。其實,這也大致上就是台灣運動圈內的變化趨勢。
    於是,我再也不願意碰政黨和政治,而專注地於NGO團體。很不幸地,只要你關心台灣,願意真心地付出時間與心力,就總會捲入「披著羊皮的狼群裡」。
    我以為社區大學是一個超黨派、跨黨派的改革組織,卻很不以為然地發現:全國促進會一再利用民進黨的政治力量來加速組織的發展。很久後,我才知道:黃武雄是蘇治芬的先生,而全國促進會裡更有很多人根本就是民進黨的樁腳、甚至外圍組織負責人——雖然也很慶幸地有像老林(林孝信)這樣無私的老左派。
    NGO團體如果跟政黨過從過密,就會有裁判(NGO本應該是監督團體與倡議團體)兼球員(而且還是被政黨指使的低階球員,跑龍套的那種)的疑慮,以及欺騙支持者的疑慮(表面上宣稱是超黨派、跨黨派,實質上偏袒特定政黨)。但是,從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這種問題層出不窮。
    921之後,我更發現:有些著名的NGO團體一方面拿行政院的災區活動補助,另一方面則出面打擊那些敢於批評民進黨執政的NGO,儼然已經變成民進黨的外圍組織。
    農陣是把我擊垮的最後一根稻草:裡面有人是超黨派的,有些人根本就是拿著「土地正義」當幌子在盼望民進黨「恩賜」的權力。但是絕大多數核心成員都搞不清楚NGO是監督團體,也不擔心它淪為特定政黨的外圍組織。
    我再也不想跟台灣的政治、NGO團體有關連。

    四、蠻橫的、霸道的、無限上綱的台獨基本教義派
    台獨有很多種,光譜最寬廣的「天然獨」裡幾乎什麼樣的立場都有,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分類是「理性台獨」與「非理性台獨」。
    理性台獨是站穩「台灣人自主地決定內部事務」的前提下,有彈性、有策略、有階段性目標地思索經濟、社會、文化、國際、頂尖人才出路等課題,以「對台灣土地、人民與社會發展最有利」為前提下,務實地思索兩岸的關係與短、中、長程變化。
    非理性台獨是不在乎兩岸會不會有戰爭,即便犧牲台灣人民與土地的利益,斷絕台灣技術升級與經濟發展的各種契機,減損年輕人的出路與就業機會,窄化台灣人的文化與國際視野,也要蓄意激怒對岸的非理性力量,以便繼而操作成「強國欺壓台灣人」的印象,藉此激化兩岸立場來鞏固自己在島內(或特定政治團體內)的利益。
    可惜的是,理性台獨在台灣的網路世界裡沒有市場,而欠缺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都看不見:綠營媒體如何通過各種操作,在激化、加速兩岸的對立,並製造台灣在經濟、社會、文化發展上的各種困境。
    網路上很多人罵過我。其中有一部分人,單純只是要藉此搏點閱率,換取知名度和網路上的經濟利益;
    另一部分人,語焉不詳地批評我「文章品質低落」、「以前像洪蘭,現在更像洪蘭」。其實,他們真正的不滿是我違背「台獨基本教義派」的信念與綱領,甚至會損及「非理性台獨」的發展目標與利益——因為我一再提醒台灣人:目前兩岸關係中,統獨不是最急切的問題;搞好台灣的產業、經濟與財富分配等實質民主問題,以及有國際宏觀視野的開放性文化等實質社會發展問題,才是更要緊的事。

    五、網路世界:太多的激情,太少的理性
    既然網路世界的屬性如此,堅持理性的人只好退隱到網路上非理性力量到不了的角落,不浪費時間去跟非理性力量糾纏。
    我仍然厭惡政治與政治人物,不願意沾染到這些東西的穢氣。所以本文會在一週內撤除。
  • 呆丸哈哈哈
  • 【新聞稿】社民黨支持廢除集遊法強制排除與禁制區條款!
    2016/07/15 社會民主黨

    針對本會期集會遊行法修正法案中仍然保留「強制排除」與「禁制區」的條款,社會民主黨表示堅決反對!新政府應落實人民期待,保障集會遊行自由,而不是假進步之名行侵害人民權利之實!
    社會民主黨發言人嚴婉玲指出,集會遊行法極可能在本會期尾聲三讀通過,但民進黨版仍保留強制排除與禁制區的條款,此舉將危害未來人民上街抗議的權利。
    「民進黨上任第一哩路就走歪!」嚴婉玲強調,馬政府執政時期,許多人為了表達意見、爭取權利而頭破血流。現在街頭起家的民進黨上台,難道也要讓上街抗爭的人民繼續頭破血流嗎?
    社會民主黨召集人陳尚志認為,人民集會結社的權利受憲法保障,任何可能侵害集會結社權利的條款都應該被廢除。過去街頭抗議中警察動輒以暴力對待抗議群眾,甚至還以訴訟作為司法追殺的手段,讓正當請願、抗爭、表達意見的人民背負不應存在的沉重壓力。呼籲民進黨政府,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切莫背離街頭同志的期待。
  • 呆丸哈哈哈
  • 民進黨社會性與蔡英文執政危機
    多維月刊TW2017年7月號(總第20期) 王崑義(台灣國際戰略學會會長)

    蔡英文總統就職才剛滿一年,她的聲望在各種民調中都已呈現相當難堪的數字,最低更已經來到18.4%,為此她曾辯駁說:「近來不少民調顯示,多數國人支持我,卻表現出對我的不滿意,這些我都虛心接受」。她還說:「選擇在第一任、第一年就推最困難的改革,過去總統沒人會這樣做。從民調精算角度來看,不是最好的選擇,…不過我不是為民調做事,是為台灣做事」。

    蔡英文這句「不是為民調做事,是為台灣做事」的話,應該可以列為台灣的「政治名言」了,表面聽起來鏗鏘有聲,但實質卻經不起檢驗。因為民主政治本來就是民意政治,而民調反應的正是民意,如果蔡英文不為民調做事,那麼過去蔣介石利用戒嚴體制,不但維護了台灣安全,也讓台灣的經濟發展出現奇蹟,蔣介石也可以說:「我不為民調做事,是為台灣做事」,綠營人士為何又要到處砍蔣介石銅像的頭呢?所以這句「不為民調做事」的說法,只是一種詭辯,沒有實質的意義。

    而民進黨的崛起,本來就是來自中產階級推動的「新社會運動」,是台灣在民主轉型時期所出現的新民意支持出來的一個政黨,跟國民黨原本就以掌控國家機器的角色並不相同,所以國民黨兩次的政權失落,都是無法體察民意所造成的後果,但是民進黨的崛起卻是跟社會脈動息息相關,蔡英文不為民調做事,不只違背了民進黨的創黨精神,也顯現出她不理解民進黨的屬性,才會造成她在執政一年後,陷入民意背離的悲歌中。

    ●台灣社會轉型與民進黨的崛起

    如果把台灣的發展納入二次戰後資本主義生產體系來解釋,台灣的轉型並沒有跳脫資本主義所建構的歷史邏輯。從1960、70年代期間現代化的轉型,台灣被當作是一個現代性的邊陲生產中心,使得它在經濟、社會、文化方面的轉化有一個快速變遷的時期,這就促成台灣社會從一個傳統性的社會形態,移轉到一個現代性的社會形態,而這個現代性的社會形態所建構的中心基礎,是以國家為中心的支配型導向,國家作為支配總體社會發展的方向,就具有決定性的作用。

    1980年代以後,台灣社會進入一個走向激進民主的轉型期,中產階級的出現讓那一次的轉型從社會面推展開來,也就是從社會的急遽變化,逐步演變到推動威權體制的轉化,國家與社會均面臨一個必須再造的臨界點,這也是台灣能從威權體制向民主化轉型的社會基礎。

    而在激進民主的常態中,各種不同利益的表達與立場之爭,其實是尋求新政治權力的一個過程,尤其是反對黨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藉由意識形態領域的抗爭,以爭奪文化霸權掌握社會主流價值的發言權和解釋權,並藉此來爭取各種力量的支持,反倒是政黨擴張的必要之途。

    民進黨就是從社會中尋租政治權力開始,這頗為類似西方學界主張的「新政治」意涵。「新政治」是一種大眾政治,是表現在選舉與政黨之間接連功能上的改變,政黨競爭的政治訴求,已經不再依賴客觀社會分歧結構所衍生的利益衝突,轉而強調不同社會化階段與過程中所形成的主觀政治價值,以作為政黨競爭的基礎。

    若以「新政治」的內涵來看,民進黨自創黨以來,即紮根在台灣已經逐漸形成的市民社會基礎上,黨內多重派系並在「雞兔同龍」的結構下形成一種共生關係,他們透過不同的立場之爭,向市民社會尋求主流價值的解釋權,並把黨的權力中心視為是一個意識形態爭奪的場域,從黨內鬥爭擴展到國家政策之爭,不斷的把社會力量拉到自己的陣營之中,這種「分進合擊」的鬥爭策略,使得民進黨的意識形態能快速跟社會價值結合。

    ●社會價值與民進黨的社會性

    其實,社會價值本身既是對社會情境的解釋,又是一種理想的分析或管理形式的行動標準,它所呈現的是一種社會型態或範例,可以讓社會達到共同擁有的程度,以替社會的共同期待打下基礎,並使人的行為得到調整,於是價值和適應環境的要求決定了社會結構,其中還會產生衝突。

    在民進黨派系力量的來源是根植於社會價值之時,它需要掌握社會上主流價值的解釋權,才具有正當性的基礎,為了爭奪這種社會的主流價值,黨內的衝突也就變得有它的必要性。它跟國民黨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國民黨掌握了國家機器,可以履行自己所欲施行的政策主張,但民進黨缺乏國家機器做為政策實踐的場域,只能依靠掌握市民社會作為政黨立足的基礎。

    只是,當時台灣市民社會的意識形態過於分歧,各種價值的主張也不若國民黨所掌握的國家機器那麼單一化,所以民進黨唯有掌握社會的主流價值,才能與社會同步脈動跟發展,因此,民進黨的社會性要比國民黨高出許多。

    就因現實條件的不同,民進黨也一直無法統一黨內思想,只有透過黨機器這個鬥爭場域逐步凝聚共識,也因此民進黨的發展就形成左右共構的關係,它儼然是一種「派系反對」(factional opposition)的雛形。而「派系反對」是一種派系之間因爭奪或因政策的分歧所引發的鬥爭行為,不同的派系或許對某些領導者有不同的意見表達,但並非針對體制的反對,因此,絕大多數的派系反對都是在體制內進行,而且也都有意識形態的因素介入其中,所以會有民族主義與國際主義、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左翼與右翼之分。

    在這個前提之下,民進黨內的派系反對即有它的根源存在,也是擴展版圖的另一種資本,雖然他們維持一個表面上的團結,對外高唱「團結的民進黨」,但只不過是為社會大眾製造一種「虛假意識」,讓各種階層的人都可以透過這個虛假意識,去解釋民進黨存在台灣社會的原初價值,也因此「民進黨」三個字其實只具有符號意義,它是派系間集體建構的一種社會符號,而不會變成某一派系可以永遠操控的權力工具。

    ●第一次執政與社會背離

    由於民進黨的存在與台灣社會價值有相當大的關連,所以2000年民進黨第一次由陳水扁贏得執政權,主要是當時台灣社會已經厭倦國民黨掌握國家機器,卻不斷進行「宮廷式權力鬥爭」,所以透過國民黨連戰與宋楚瑜的分裂選舉,選民把民進黨的候選人陳水扁送上總統寶座。

    但是,陳水扁執政之後,並沒有體察社會的主流價值傾向於休養生息,反而繼續透過政治鬥爭,不斷的跟泛藍陣營鬥,當時陳水扁的鬥爭策略,可說印證了毛澤東所說的:「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

    陳水扁除了透過停建核四與泛藍鬥之外,他也宣示兩岸是「一邊一國」而與中國大陸鬥,最後更是以烽火外交、正名制憲、入聯公投,也與美國鬥上,逼得美國與大陸不得不聯手「共管台灣」。

    所以陳水扁執政8年並沒有體察社會想要休養生息的意願,硬是認為能夠進行不斷的鬥爭,就可以幫台灣爭出一個國際空間,最後在扁家的貪腐案爆發之後,陳水扁不只斷送了民進黨的政權,也讓自己在下台以後身陷囹圄。

    2008年民進黨失去政權以後,以新潮流系為主的民進黨派系,共同推出蔡英文擔任黨主席,以便在危機時期能夠領導民進黨再起。

    民進黨內派系會屬意蔡英文出任黨主席,當然是考量到社會對陳水扁家族貪腐的反動,社會不再相信二級貧戶出身的領導者能夠清廉,所以就找一位有錢的富家女蔡英文來帶領民進黨,讓社會知道民進黨有反省之心。

    但是,蔡英文並非典型的民進黨草根人物出身,她甚至是國民黨李登輝執政時的御用學者,所以免不了有一些國民黨的僚氣,因此出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一開始並沒有政治人物的魅力,特別是在她領導的社會運動中出現暴動,社會就封她一個「暴力小英」的稱號。這一封號也間接影響到她在2010年第一次參選新北市長時,敗給國民黨的朱立倫,2012年出馬競選總統時,又輸給尋求連任的馬英九80幾萬票。

    ●台灣世代翻轉元年與民進黨接地氣

    儘管缺乏政治魅力的蔡英文一敗再敗,但是從2013年開始,台灣又興起一股新的社會力,民進黨在承接這股新的社會力地氣之後,也突然壯大了起來,讓蔡英文所帶領的民進黨能夠在2014年的地方選舉和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翻轉政權,所以民進黨只要能跟隨著社會的主流價值走,回到它應有的社會屬性,民進黨就有崛起的機會。

    2013年之所以對民進黨的再起具有關鍵地位,主要是在當年7月台灣發生了「洪仲丘軍中人權事件」,青年們透過網路揪團出來的「白衫軍運動」,確實震撼了當時的台灣社會,馬英九政府無力安撫力挺洪仲丘的青年情緒,讓台灣青年的群體政治參與開始從虛擬的網路世界,走向實體的凱達格蘭大道上,50萬人的「白衫軍運動」,激起台灣新一波的社會力。

    2014年在立法院抗爭的「太陽花學運」,更進一步的把社會力與政治運動結合,並指向兩岸關係過度擴張的疑慮,於是「反服貿協議」變成是這次學運的主要訴求。事實上,這一次「太陽花學運」跟大陸1989年六四事件的「反官倒」頗為類似,主要是要反對國民黨一些穿梭兩岸吃乾抹盡的「買辦集團」,所以學生運動的激進性也展露無疑。

    而在「太陽花學運」的社會與政治運動進行融合的過程中,所伴隨出現的「天然獨」意識形態,讓台灣的青年世代成為影響2014年底地方「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勝的主因,更間接影響到2016年的總統大選,提前完成蔡英文到達總統府的「最後一哩路」,於是2016年也被稱為是「台灣世代翻轉元年」。

    ●第二次執政與社會背離

    民進黨在創黨初期的崛起,主要是藉著中產階級的出現,在風起雲湧的「新社會運動」中,不斷的衝擊國民黨的威權體制,民進黨吸納這股社會的正能量,最終得以在這股大潮流中崛起。

    而2013年以後民進黨的再次崛起,主要是依靠青年世代對台灣社會低薪與高房價的一種反動,國民黨無力解決青年的這兩種困境,即使有大陸對台讓利,仍無助於國民黨政權的長治久安。

    可惜的是,蔡英文2016年執政以後,並沒有體察當時台灣社會的這股主流價值,反而繼續走陳水扁鬥爭泛藍陣營的老路,所以不管蔡英文所推出的不當黨產條例、年金改革有多大的正當性,但是一個藉著社會力贏得執政權的政府,卻不思提出滿足社會需求的政策,當然會快速讓人民失望。

    尤其是蔡英文所推動的「一例一休」勞工政策,不只沒有符合勞工的意願,反而造成物價的高漲,這對處在低薪環境的青年階層生活,只能說更是雪上加霜,青年階層對政府的不滿與快速背離可想而知。

    這裡,我們先來看親綠網路媒體《新頭殼》2017年6月6日的一篇報導:「行政院長林全日前的一番老實話,『低薪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又澆了廣大民眾一盆冷水。人民可以理解的是,結構性的問題絕非一朝一夕可以改變,但無法接受的是,卻看不到中長期的完整政策和執行方法,難怪年輕人對政府的信心逐漸流失中……

    台灣的低薪問題持續惡化,尤其近期看到幾個案例,更讓我背脊發涼——原來低薪問題已從年輕上班族向上延燒,許多資深員工和中階主管也多年未加薪,低薪已入侵各行各業,燒的全民心中一把怒火。」

    從上面的報導可以理解,蔡英文陷入低聲望的困境,不是她要為民調或為台灣做事的問題,而是她沒有理解她的崛起是由青年世代推動的社會翻轉所促成,蔡英文雖然辯稱她是超越前人而選擇從困難的改革著手,但畢竟她的政策選擇,還是背離民進黨政權再次崛起的原初社會價值,於是人民從對執政者的失望到不再支持,這才是蔡英文政府應該了解的最大執政危機。

    如果再從比較細部的分解,過去一年來蔡英文的政策被質疑最多的包括如下:

    一是,軍公教退休人員的年金改革,在沒有充分的討論下,蔡英文政府就貿然的要把他們的退休金砍去18趴的優惠措施,最後曾招致「八百壯士」埋鍋造飯的持久抗爭。

    二是,民進黨選前不斷強調轉型正義,2016年6月22日將《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在立院完成初審,但促轉條例歷經兩會期仍未完成三讀,倒是黨產條例先過了,於是就遭到外界質疑轉型正義只是為追討國民黨黨產,根本是打假球。

    三是,調查局草擬《國家保防工作法》,擬調動數百名調查官進駐各機關保防單位,以及對特定人員可留置3小時,扣留物品期限30天,這項作為被批評是「走民主倒車、違憲」,以致法案被快速退回。

    最後是連小事都當大事處理的政策,例如退役將領登陸被更加嚴格限制,如果出現參與中共政治活動者,最重者可以取消退休金,這是行為與懲罰相當不對稱的作為。還有就是連世新大學跟大陸大學簽署學生交流承諾書,也被當成是「一中承諾書」處理,甚至擴大查處其他學校是否也有相同的作為,弄得大學校園也出現「綠色恐怖」的情境。

    以上種種施政,讓就職才滿一年的蔡英文聲望大翻轉,各種民調都已不到30﹪的支持度,這種聲望翻轉的速度要比社會翻轉蔡英文政權的聲望還快,這也印證了一句老話:「民意如流水,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面對未來3年的任期,蔡英文能不慎嗎?
  • 呆丸哈哈哈
  • 蔡政府的假民主與真霸權
    2016/12/08 苦勞網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新聞稿

    爭議多時的「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勞基法修正案,終於在民進黨黨團的強勢動員下,於日前(12/07)表決通過。雖然蔡總統曾說:「勞工是我們心裡最軟的那一塊」,但這卻是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處理得「最強硬粗暴」的政策修法。針對這個狀況,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簡稱民主平台)提出以下幾點批判與主張:

    1. 政策反覆,缺少堅定的價值信念和誠信
    蔡總統選前撐起進步價值,倡言落實週休二日、不刪國定假日;民進黨立院黨團在今年前半年的第一會期開始時,尚亦堅持此一方向,誰知520上台後不久即「龜腳畢露」,政策大轉彎,匆忙在不符合憲政體制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中拍板定案,充分顯示該黨的選前承諾,根本不是蔡總統的價值信念,而是幕僚起草騙票的政見謊言。
    不久前公視的節目裡,工商界代表也指出,520前曾私下與林全及相關準閣員會面,獲得承諾將會砍假,但當場並無任何勞工代表。公開承諾不算數,私下開會卻可拍板,顯示這已不僅是政見謊言,更是「政策黑箱」。

    2. 因為政策黑箱,只好粗暴通過
    今年10月5日,立院上演了新政府上台以來,最為醜陋荒誕的一幕。為使砍假政策快速過關,民進黨立院黨團竟然動員多位立委,其中包括許多號稱進步的不分區立委,一早在會議室內「捍衛」主席台,隨後更演出民進黨召委陳瑩未經充分討論,即快速宣布通過將修正案送朝野協商的「一分瑩」事件。
    這一類似當年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半分鐘通過服貿的事件,充分顯現出民進黨在處理此一問題上的「心虛與理虧」;該黨不僅背棄了對勞工的承諾,也以粗暴的方式延續了剝削勞工的勞動政策。

    3. 為何「心虛理虧」?「長工時、低工資」造就「體制暴力」
    IMF的資料顯示,與其他國家進行相比,台灣近年單位勞工成本逐年降低(其他國家則是升高);GDP資料也顯示,勞動所得比例不升反降。種種數據皆顯示,台灣勞工已陷入「長工時、低工資」的嚴酷處境。蔡總統/民進黨從未深切檢討此種發展困境,讓企業猶如吃鴉片般無法戒除,導致整體產業無法升級、經濟陷入瓶頸,也讓台灣的勞動人口長年被迫進行高風險的「血汗勞動」,更導致每年有數萬人發生工作傷害,連帶引發家庭、心理及社會等諸多問題。
    台灣勞工早已被這種「體制暴力」施暴多年。蔡總統,你所謂「心軟」的那一塊,究竟看到了嗎?

    4. 大動作譴責暴力?民進黨對台灣民主歷程失憶了嗎?
    台灣的民主進程,本來就是在政治、社會與經濟等體制的暴力壓迫下,不斷藉由社會運動的各種抗爭向前推進,過程中發生群眾衝突所在多有,但執政黨、政府與社會經濟優勢者,習於將「反抗者」惡意描寫為「暴力分子」,意圖用「維持社會秩序、逮捕暴力分子」的思維,來「轉移」真正的問題焦點,同時又以濫用國家機器(刑求、警暴…)、縱容社會暴力(疾風、林宅血案等)方式,系統性地對反抗者施以強暴脅迫。
    2008年,蔡主席不是曾經說過:「所有曾經歷過美麗島事件的民主前輩們都知道,過去的極權統治者是如何使用暴力對待人民,逼人民走上街頭的,這才是真正的『暴力政府』」?難道,民進黨對這整個艱辛的民主歷程都失憶了嗎?如果民進黨選擇對「政治」領域遺忘,總不該忘記1988年的520農運事件吧?林全、蘇嘉全與呂秀蓮今年八月不是才剛參加過520農運領袖林國華先生的告別式,並覆蓋黨旗嗎?
    發生在立法院外的拉扯推擠,固然需要被檢討、被批判。但府院黨團大動作的召開記者會譴責暴力,與當年國民黨譴責暴力、和國家機器對異議者的司法追殺又有何異?缺乏對體制暴力與霸權壓迫進行反省,只知黑箱決策、粗暴表決、並且對一時失控的抗議者發動大規模「譴責」的民進黨政權,急著向國民黨看齊、向威權體制學習,難道真要淪落為民主改革的絆腳石?
    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權利不會從天而降,霸權也不可能仰賴權力者的善意而改變。當執政者選擇站在霸權的一方、對台灣民主運動的艱辛進行選擇性的失憶,我們必須站出來揭發蔡政府假民主、真霸權的真面目。就此,我們提出以下幾點主張:

    一、產業科技政策應社會民主化
    勞工權利不是經濟發展的阻力,長工時、低薪資、圖利財團的租稅優惠等企業鴉片,才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困境主因。蔡政府認為,產業創新升級才是改善勞動條件的關鍵,卻以財團掛帥的模式,獨斷決策。我們因此主張,所有重大的產業科技政策,都應該以民主的方式獲得制定,尤其應納入勞工代表與勞團的意見,如此才有機會全面檢討向資本家傾斜的經濟剝削體制。

    二、總統到國會報告,進行政策辯論
    蔡政府無意推動憲改,執意以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做為國家重大政策的決議機制,並且下令立院務必遵照配合。對此權責明顯失衡的現象,我們主張,蔡總統即應到國會進行報告,並且接受立委的實質詢答,以公開的政策說明和辯論,取代總統府的黑箱下令決策。

    三、說好的國會改革,趕緊實踐!
    與其動輒威脅廢除解散立法院,蘇嘉全院長與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應該推動落實國會改革的承諾,以實質的政策辯論取代多數暴力快速通關的粗暴立法。

    四、切莫司法追殺、黨紀處分
    執政者應記取台灣民主運動的歷史教訓,切莫重蹈威權體制打壓社運的覆轍,勿以司法追殺恐嚇異議者,也不應以黨紀處分黨內以具體行動表達其價值信念的立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