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ful-lake-scenery-wallpaper-1  

原本也不打算公開這篇自省文,原因是這與我在網路上所型塑的形象不太搭,不夠犀利、不夠霸氣、更不夠逞強,剩的僅有斑斑的血肉。但總覺得,除非曝露在陽光下,傷口始終難以癒合。又或許是早上第一篇映入眼簾的文章是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的元旦日記吧,天知道。

一直以為過了快七個月的離婚期,傷口總該痊癒了吧。其實沒那麼簡單,當正常工作日的幻覺落幕後,進入一個全世界親友齊聚一堂,共同慶祝跨年之際,就突然會發現前一個幻覺的熟習,與後一個幻覺的荒涼。

元旦是前妻的生日,也是我倆佛化婚禮的日子。過往在慶祝這天時,總是滿腹牢騷。認識第一年的跨年之夜,我們去了一趟清境農場。前妻的外套放在牧場上忘了拿。於是我一人摸黑,走了近一小時的荒野之路,幫她取回外套。頓時間,發現在我不在乎的外表上,仍有個十分在乎的內心。

不久後,腳被民宿該死的熱水給燙得像土石流一樣,整個腳皮掀開。想要叫前妻幫我處理傷口,但總覺得別人認為我是累贅。心想不可能會跟這種人交往下去。沒想到,過了4年,卻不情願的結了婚;又過了4年,也不情願的離了婚;又過了半年,更不情願的想起這往事。

於是心中呢喃,到底什麼才是我的真心?我發覺,我所認為的理所當然,它遠永不理所當然。每個當下,都是當時的情緒、感知、條件與偏好所編織而成,當想著別人的時候,腦中就會織出都是我的錯、對方好的故事;你的眼睛會跟著掉淚,你的肚子會跟著翻攪。

當然,環境一旦穩定,外界變得可預測、內心轉而麻木時,所有的苦悶,都會化成對方的不好,別人高攀不上我。但無論是對方的好,或是對方的錯,一切都是心造。問題來了,當我提出這「一切心造」的感嘆時,是否又是心造出的幻覺呢?這好像站在兩面鏡子中,映出無限循環的影子般,沒有終點。

元旦清晨,沒工作要作、沒稿子要翻,蔡英文、柯P與老美幾乎被我罵到沒剩餘空間,年金老子又領不到、一例一休又放不到我這自由業的;說實話,干我屁事?那什麼才干我屁事呢?晨間的餐事、如廁之鳥事;前者讓我越吃越肥,後者須靠一日一蘋,才能讓交通順暢。

我想說的是,人真的很難一天沒煩惱,在心中想著當偉人的當下,一個XP系統跟不上新規,就會讓我整天抓狂;一個稿費被拖又會讓我憂慮帳單付不出;一個同事的不屑,又會讓我覺得是否被人嫌棄,一個….

生活中有太多「一個」,讓一整天無法過的舒暢;就當我聚焦想著聯準會的貨幣政策,以及美10年期國債殖利率,對土耳其里拉的衝擊時;心儀對象晚回我幾小時Line又會把我打入阿鼻地獄之中,心中呢喃著:「是不是我太胖?是不是我太愛故作玄虛?是不是我又批空心蔡?是不是我…….

對,就是我,一切心造;心造出一個充滿缺陷的外在,於是就回應一個充滿缺陷的內在黏住我。發覺要維持一整天心情的穩定,可能是世上最困難的雜耍。試問,讀者最近一天,整日維持在愉悅的日子已離了多久了,我可能要追溯至童年。

024335_8  電影Thirteen Conversations About One Thing其中有一段,一位飽覽群書的大學教授周旋在妻子與小三之間,心中飽受折磨。於是強迫心理醫師幫他開劑量最強的鎮定劑解鬱。

醫師告知:「先生,我給您開的藥恐已是最強的了,如果再開下去,您的心智恐怕承受不了。」此時教授自嘲的道:「諷刺吧,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將這顆腦袋訓練得無堅不摧,如今只想關掉它。」

諷刺吧,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為自己創造出一個美麗新世界,如今只求能有一天活得安穩。如果新年總該來個什麼新希望,就讓這成真,願未來的一年中,能有更多的日子過得安心、活得自在。也祝福您,能獲得內心的平靜。

延伸:

大師,路上的錢不要亂撿啊!

小心!!小大哥們正看著你

不知的智慧

向前走

別人即是地獄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