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e52e4d0b301cce  

今早在從植物園回家的路上,經過愛國西路的圓環時,突然發現前方不遠處,飄來了一張紅紅的百元現鈔。就因為這是張白花花的錢,讓我的眼睛張得雪亮。當時心想,這張百元應該快點撿起,也不知道為何,總覺得錢不應該如此大剌剌的在街上滾動。

於是立即撲向前方,彎腰撿起這張紅紅的百元大鈔。正想問問看是否有主人要認領時,發現前方的紅綠燈僅有稀疏兩三個行人步行,離我已遠,可能趕不上問是否為遺留物。

唯一看我撿鈔的人,應該就是馬路上的公車乘客,但錢不可能是他們丟的,畢竟這些人都在另一個空間中,無法將錢隔空置入我的前方。不管如何,我當時就認為一張鈔票不應在街上亂滾,這會勾起人心中,很尷尬的一面。

警局離我很遠,如果想抑制住自己的貪念,又懶得將這張百元大鈔交給警局,大可將錢丟入垃圾桶中,眼不見為淨,我可以保證各位,中華路上的垃圾桶真是多,但我克制住了。正想該如何處置時,受西方經濟學洗滌的濕兒,頓時想到貨幣學中的「翻轉理論」(money velocityv)。

如果我將這百元大鈔,花在中午的肉粽與油豆腐細粉上,這張鈔票就可增加100元的GDP增幅;那個肉粽攤又可用這百元大鈔,花在女兒的文具上,這又是100元的GDP流量。

文具店老闆再用這張百元,拿來買回嘉義的車票,這原本的百元大鈔M,就會刺激V3次的經濟成長,GDP=M100)乘以V3)=300元,就是這張百元大鈔的功德。當然,翻轉的越多,就越能刺激GDP;這是大學教我的基本概念。

於是乎,心理覺得很踏實,我的一個彎腰,居然讓這張薄薄的百元大鈔,幫助疲弱不堪的中華民國經濟增加那麼多的增速。這是我經過嚴謹西方貨幣學訓練後,所歸納出的結論,於是興沖沖的回家了。

 

「大師!路上的錢不能隨便撿啊!」,友人聽我後回

 

「為何麼?」

 

「因為你不知道上面有什麼?」,友人回

 

突然聽到這個回應後,背脊涼了一半,於是就立即Google一下,突然間紙錢、鬼新娘、鬼遮眼、抓交替等字眼一一映入眼簾;剎那間,喉嚨如卡了一根硬硬的魚刺般,幾乎無法呼出聲,四肢也開始僵硬。

 

「有什麼可以破解的嗎?」我問

 

「不知道耶,可以Google看看」:友人答

 

心想,我就是被這Google給嚇成這樣,還要繼續Google

 

於是就半遮眼,半看了些台灣與大陸的文章,也大概只有這兩地的網友,會相信這套說法。不久後,就讓我瞄到一個「捐」字。於是就決定中午時,到天后宮將鈔票捐出。外出前,還將買來許久沒用的艾草給搬出來燻了一番。

不久後,心想,到底是什麼東西,讓我的身體與心理歷經如此大的轉折,明明是一張紙鈔,就因為一個民間信仰的信念,就左右了一個人的行為與世界觀。

 

「寧可信其有嗎」友人答。

 

「對啊,之前完全沒這概念,在美國那,他們的邏輯是『Finders Keepers』,也就是找到的人就要當做守護者」,我回

 

「對,但這是台灣,畢竟入境隨俗嗎。」,友人

 

沒錯,也就是Finders Keepers的信念,讓美國人的疆土於開國前,就已十分寬廣,他們的信念就是,整個美洲大陸是一個處女地,為了方便管理,美國先賢就讓拓荒者去搶,誰最早發現,又能維持住,這些地就是發現人的財產。

或許就是這原因,在美國的財產法中明定,在路上找到的物品,若無人認領,就屬尋獲者的一部分,如此才不會浪費資源。也就是Finders Keepers的道理,美國,乃至加拿大與澳洲的歷史才會短短幾百年不到,就可橫跨兩大洋。中國人的土地於歷經5000年後,大概還是那麼點大小。

在泛華人的文化中,每樣土地、金錢、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背後被一種因果業力與神秘風水給牽動著。一棟新光三越大樓的那把劍,就能破壞圓山大飯店的龍脈,讓這個大樓莫名失火。一棟101大樓,也能破壞了台北市的風水,所有地震都歸咎於它。更不用說雪隧了,有人甚至認為這是台灣厄運的開始。

至於是否真有這一回事?如友人所說「寧可信其有」嗎。所以我還是捐了那張鈔票。

記得「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一書中談到,父母該如何教導出有成就的小孩,是胎教?補習?獎賞?整容?家教?取好名?最後發現都沒用,正解是父母的學歷與環境才是關鍵,這會形成一種堅定的信念。

也就是說,一個父母會擔心子女的長成,就意味這是好父母,剩餘的作為都是多餘的。只要一個孩子生在願意投資未來的家庭,以及培養正向循環的環境中,慢慢就會成為有成就的小孩。同樣的道理,一張掉落在愛國西路的百元大鈔,是否真有鬼遮眼的功能?

freakonomics-110210003647-phpapp02-thumbnail-4 不一定,如果你是生長在一個深信抓交替、鬼新娘的環境中,這就會是你的實相,住在這裡的人,就比較不敢亂撿錢、亂偷錢、亂褻瀆鬼神、亂調戲良家婦女,這個地方就會比較安定,有善惡因果觀,在廁所丟手機也不會有人撿,但缺點就是沒什麼衝勁,人們過於安逸,且好迷信。

如果妳是生長在一個任何沒人認領的東西,都可佔為己有的國家,所有東西,都只是沒生命的物質而已。這個地方的人民就會比較強大、積極;當然,也會顯得過度具野心、有侵略性。這點就很像歐美國家了。

至於我,捐了那張百元大鈔後,的確鬆了一口氣,在路上看到救護車時,心想是不是逃過一劫,抓別人當交替了呢?於是定下神一看,好像只是虛驚一場。於是想了一想,就想把這經驗,寫成一篇文章,刺激讀者的思考、沈澱我的思緒。

至於那張鈔票是否有個穿紅衣的迷你女子站在上面,已經不是重點,畢竟錢也捐了,艾草也燒了,幾小時過後,這篇文章就成了那張百元大鈔的果,如今觸及到各位的大腦中,那,您的信念又是什麼呢?

延伸:

聽自己的鼓聲--論梭羅

論榮格--(找回你的那一根)

論笛卡爾--我思,不見得我會在!

大師讀書俱樂部:Top 30

誰偷了你的身高?

作個善事,嘖、嘖、連連;不如靜觀內心起伏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引申
  • 其一
    路邊的錢,應該留給更需要的人去撿
  • 引申
  • 其二
    總統應該熟讀並且搞懂大師這段提示

    "
    受西方經濟學洗滌的濕兒,頓時想到貨幣學中的「翻轉理論」(money velocity;v)。

    如果我將這百元大鈔,花在中午的肉粽與油豆腐細粉上,這張鈔票就可增加100元的GDP增幅;那個肉粽攤又可用這百元大鈔,花在女兒的文具上,這又是100元的GDP流量。

    文具店老闆再用這張百元,拿來買回嘉義的車票,這原本的百元大鈔M,就會刺激V=3次的經濟成長,GDP=M(100)乘以V(3)=300元,就是這張百元大鈔的功德。當然,翻轉的越多,就越能刺激GDP;這是大學教我的基本概念。

    於是乎,心理覺得很踏實,我的一個彎腰,居然讓這張薄薄的百元大鈔,幫助疲弱不堪的中華民國經濟增加那麼多的增速。這是我經過嚴謹西方貨幣學訓練後,所歸納出的結論,
    "

    (簡單來說,就是創造內需效果會增加投資與就業)
  • 引申
  • 所以,GDP每年成長而薪資倒退十六年,低薪過勞就是阻礙國家經濟增長的一種罪惡。

    是讓年青人不敢結婚生子、養不起孩子、少子化、人才外流的原因。
  • 引申
  • 大師這段話,是歲末年終給台灣最大的祝福。
  • 每個生命每個人都攜帶著一個時空實相
  • 而不同法則的時空實相之間會互相碰觸 交流 互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