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497-poster-1920-172-features-how-negotiate-salary  

(原刊於滔滔堂)

週日吃完中餐後,回家聽到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端出振興經濟藥方首部曲的「員工加薪、企業抵稅」政策,深感執政黨團隊,腦筋終於靈光了起來;瞭解明年要有一丁點執政的機會,一定要讓嘉欣(加薪)小姐的時薪,打敗婉君姑娘的空心。

突然發現,這二十幾年來的經濟學論述,已從1990年代麥克波特的「國家競爭優勢」理論,慢慢轉移至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這兩本鉅作的論述截然不同。

前者談一個國家的人民如何爆肝,後者則談如何補肝。目前的台灣,要的是好肝政策,而不是逼著喝愛肝挽救。

雖然洪秀柱團隊的加薪構思還不錯,可輔助年初的「加薪四法」政策,但仍不是最理想化的財經架構。要制定一個通盤的加薪方案,我憑自己的經驗,提供一個加薪五大補丸,輔助新法案:

一、立法,大幅刪減履歷表內容:我的經驗是這樣,台灣薪資之所以如此之低,很大原因是勞工從履歷表的填寫開始,就輸得很徹底。台灣履歷表的規格很無良,會將勞工的談判籌碼,一字不漏的獻給潛在雇主摸底。

舉凡年齡、身高、婚姻、長相、體重、血型、家世、星座、成績、前薪資、甚至連家人的身份證字號,都必須畢露無遺。勞工好像將自己剝光一樣,讓裸露的身價全暴露在雇主之前,勞工卻沒有等同的資方資訊。

在台灣,隨便一個履歷表就超過5頁。在國外,通常一頁就能搞定。寫多了,反而認為是侵犯人權。但這不僅只是保護人權的概念而已,也是議價的策略。倘若雇主對瞭解勞工的程度,比勞工瞭解雇主更透徹,薪資談判的天平,會平衡嗎?

如果資方能夠要求勞方在申請工作時,提供鉅細靡遺的個人資料,那是否可請公司的營運單位,提供經理部門的薪資情況、三等親資訊、以及前三個工作的報酬與離職原因。或更棒的是,請提供公司前三年的財務報表與成本結構,員工的單位成本與報酬率。

此外,請提供本人所申請的職缺離職率是多少,解釋前3任與現職3位的薪資結構,與前職被fire的理由,並請主管陳述解僱原因與員工的答辯;請將這些答辯檔案化,並向勞工局立案。這樣,不是會有更客觀的薪資談判平台嗎?至少資訊是對稱的。

二、修正工會法: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研究顯示,要求企業加薪最佳的管道,並非靠政府代為議價,而是員工自己組成工會,靠利害關係人的集體議價權,為自己把關。

看看德國等北歐國家的薪資之所以羨煞全球,並非政府強制規定加薪政策,而是國家擁有堅挺的勞工團體,負責幫員工議價薪資、爭取福利。這些國家的勞工團體十分專業,通常會形成一個大型的雨傘架構,專業且全職的幫勞工議價、罷工、訴訟、以及研究勞資結構。

反觀台灣,能夠說出的勞工組織寥寥可數,且分散至各產業內。想像看,如果有一個如台積電績效的勞工團體,全職的幫台灣勞工議價,我們的薪資還會那麼慘嗎?

所以我提議,除了年初國會推出的「加薪四法」外,立法院必須另立一法,規定台灣企業一旦有盈餘,必須比照出口業必繳的「推廣貿易基金」,將部分營收用於制定「台灣工會聯盟」。

這個工會組織屬財團法人性質,甚至能夠上市櫃融資。功能就是全職協助勞工爭取福利,並組織個別產業的工會團體,成為一個跨產業的雨傘架構。

三、幽谷天使政策:台灣的薪資會低,其中一個因素,就是經濟學家稱的「死亡之谷」。這是一段應屆畢業生,從學校的最後一哩路離開後,到擁有穩定工作的第一哩路間的距離。

通常職場新鮮人礙於沒經驗,因此四處碰壁。外加沒勇氣爭取較高的薪資,於是屈就薄薄的22K。如果這段期間政府適時介入,在無助的年輕勞工卡在死亡之谷時,伸出一隻天使之手陪伴新鮮人,默默的渡過黑暗幽谷,豈非功德一樁?

這一隻手,靠得是政府藉由對企業的稅務優惠,鼓勵公司加薪。讓新進員工可在踏入第一份工作的當下,立即拿到與職場老鳥等同的薪資,而不會卡在22K的牢籠中。

四、提升基本工資:雖說基本工資利弊的論述不同,但不爭的事實是,主要國家都有基本工資的保障,且趨勢為上升的格局。全美第二大城洛杉磯要在2020年之前,將基本工資從目前的時薪9美元,逐年調升至15美元(新台幣457元)。

同時間,英國總理卡麥隆今年也制定「全國生活薪資」政策,將時薪於2020年之前,調升至9英鎊(約新台幣450元)。反觀台灣目前的基本工資為時薪120元。感覺可努力的空間,仍十分龐大。我提議可參考施明德的27,199元。

五、制定通縮結構:什麼?大師你瘋了嗎,會推廣這種經濟自殺牌?但我反問,誰說一旦通縮(物價下滑),就一定會導致經濟衰退(recession)?瑞士目前的GDP增速為1%,通膨則為-1.3%,意味著這國有2.3%的實質成長率,不就是物價跌、經濟漲的範例嗎?

日本是更好的例子,雖歷經20多年的通縮環境,但近幾十年來,經濟照樣成正向成長,只是速度不像19601990年代那樣快速而已。日本的通縮環境,反而讓它成為世界上,僅次於荷蘭的最均富已開發國家。

但按照資本家所研發的GDP定義,日本卻被認定為失敗的例子。但在安倍經濟學之前的近20多年來,日本房價變便宜了(資本家稱為房價崩跌)、日圓升值了(資本家稱出口衰退)、購買力上漲了(資本家稱通縮),大財團變少了(資本家稱企業危機)。這些例子,在在使日本的財富矛盾消弭,這其實根本不是什麼失落的N年!

所以我主張利用各式政策工具,讓匯率、利率、工資調回應有的水位,讓台幣升值、利率走高;如此,國民的購買力就會上升,儲蓄報酬成為正數;同時間,高幣值、高利率會抑制通膨、增加購買力。

這樣GDP很有可能會趨緩,沒關係,政府只要小心控制萎縮程序,制定在這段經濟收縮期中,有哪些產業該減肥,哪些該保持,而哪些該增加。

從事這些「有秩序通縮」的當下,我們可以逐年減少工作時數,首先取消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的陋習。然後,規定每年上班時速遞減5%、CPI遞減0.2%,等以此類推。

預計10年後,硬性規定的上班時數,可減至每日4小時,剩下的4小時則為加值用。或是你不想上班,則可以選擇自我充電、培訓對社會有益的技職,這些成本企業必須全額補貼。

以台灣(其實是全球)的人口結構而言,我們的退休機制恐無法永續,因為目前的算式,均以現在的物價水準推估,每年制定12%的增幅,到2040年後,退休人員當然需要一大筆退休金才能過活。

那要如何不失去退休人員的購買力、又可兼顧之後的人口結構呢?答案就是:通縮,讓經濟穩定成長,並使物價水準逐年下滑。

希望將來,在一個以「人」為本的社會中,一天的經濟活動只佔4小時就好,也就是整天(以16小時計算)的25%就夠。其他時間則用在創作、家庭、社交、娛樂、技能、提昇心靈等活動。

畢竟,我們只要看大自然就可發現,只有人類那麼瘋狂的工作、那麼神經的囤積;就連所謂最勤奮的螞蟻,也不會多浪費地球一粒米的資源;更何況,工蟻的付出,是出於內在的動力,而不是冷血的KPI績效。

延伸:

台灣薪資從履歷表上就開始輸.... (。・ˇ_ˇ・。)

不要絕望!未來工作只要4小時

張忠謀拿一分都不能缺的電;補股東死都不多繳的一毛稅

棒!加薪四法已過一,來聽大濕講故事

誰偷了你的人生?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留言列表 (3)

Post Comment
  • 路人乙
  • 似乎只有具備豐富行政經驗的宋楚瑜才可以做到上述的改革,洪秀柱能當上立法院副院長只是運氣好,蔡英文登基只是綠色貪腐集團復辟而已!
  • 黑色大丽花
  • 宋楚瑜?
    算了吧。
    搅屎棍一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
    他这辈子最大的两个标注就是【花钱买人心未遂】以及【政坛常青树错觉】。

  • 呆丸哈哈哈
  • 再批宋楚瑜邪惡 施明德:他很榮幸,我們很不幸
    2015-08-23 今日新聞網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日前表示,他要為曾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過往曾存在的傷害與撕裂表達他的遺憾,他在哽咽後鞠躬道歉,「我終於感同身受了。我的道歉來得太晚。」對此,獨立總統參選人施明德怒批「何其平庸的邪惡!」、「你的榮幸,造就我們的不幸。」

    施明德說,宋楚瑜「彎腰道歉」表示「我何其榮幸,是『白色恐怖』的年代的代表。統治者如宋楚瑜習慣使用「傷痛年代」,刻意迴避掉「白色恐怖」這個字眼,就是對歷史真實的不尊重。這種刻意輕描淡寫,哪裏是認錯道歉的態度。

    施明德認為,真正可怕的是宋楚瑜字裡行間所展示出對「恐怖統治」的真實認知與態度,他表示「何其榮幸!」他榮幸什麼呢?榮幸能出身在權貴世家;榮幸能站在統治者身邊;榮幸能替掌權者打壓為爭取民主、自由的反抗者,抹黑美麗島事件為「高雄暴力事件」;榮幸能在美麗島軍法大審期間1980年初,選擇228當天,再一次恐怖屠殺林義雄全家(第二次二二八事件)好讓台灣人民恐懼、害怕、噤聲;榮幸能在1981年刑求陳文成教授致死,謊稱為意外自殺事件,榮幸能在1984年繼續派人到美國恐怖暗殺異議作家江南。

    施明德感歎,「在哪個時代,他真的很榮幸,而我們真的很『不幸』。」、「施明德成爲那個時代的恥辱,宋楚瑜口中的陰謀份子;林義雄必須承受恐怖的暴力,宋楚瑜口中的懸案;許信良活該必須浪跡天涯不得返鄉。 你的榮幸,造就我們的不幸。」

    「你總是為自己辯解,從不反省。」施明德說,你做為恐怖統治做打手,是時代的悲劇,是不得已,「沒錯啊!你『不得已』選擇了功名利祿,我們也是『不得已』選擇了正義與良心,」如果人沒有這種差別,今天我們也無需談論什麼「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要反省、要恢復的正義,是要能明辨出那個恐怖時代的邪惡到底怎麼發生的?是誰的政策?是誰在執行?是誰在支持?是誰在背叛?是誰在反抗?是誰在受難?當台灣人面對這一段歷史,必須拿出在白色恐怖時代被恐懼所泯滅的良知,認清事實恢復正義,這才是歷史的尺度,台灣人的史度。

    施明德認為,和解也必須在這個基礎上。作為一個因反抗而受難的人,他出獄時說:「忍耐是不夠的,必須寬恕。」「1995年我任民進黨主席主張:『社會大和解』我與你見面,談話的主軸也是『大和解』,你當場頻頻點頭,看來也是一場戲。看來我期待台灣能出現如南非的『戴克拉克』作為國家社會和解的象徵,是太太太高估了你。」

    施明德批評,真實的宋楚瑜以做「恐怖統治獨裁者」的打手為榮,真實的宋楚瑜在任何時代都是最懂得「討好諂媚」的大演員,無論對象是掌權者蔣經國、地方派系樁腳或者民主頭家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