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blind-melon  

通常被霸凌的時候,我都會去泡湯。浸在泉中能百解憂、也能延益壽,最重要的,泡湯還能忘憂愁。

綜觀大台北地區,北投與烏來是兩個泡湯的好去處,但烏來行車困難,北投硫磺味濃,但通常還是對交通問題舉白旗,讓一天的辛勞,快速卸下。

昨天慣例跑去湯屋入定,平常不愛熱鬧,浸淫在火山泉之際,當然還是選擇一個人的寧靜。不久後,缺乏人潮的簇擁,還是會難免不安。

 

 「咖哩貢喔,ㄏㄟ馬ㄟ喔,一定ㄨ貪污拉!」,在45度超高溫的湯池中,一群年過50的中老年人,慣例的將現任總統批得一文不值,來過多次後,已對幾位常客相當面熟,我從不主動打招呼,但如果有人將砲口朝我這掃來,通常也會虛應幾句。

「ㄟ,大塊A,里貢馬ㄟ肝耶偷走?」,不好了,一位看似酒國豪傑的老闆,沒見我故意裝打禪七,將話頭引導至我這。看到再不出聲,就會被當智力障礙對待時,突然開口:「五告燒ㄟ,哇賣去令池阿」

 

W020091104275903839656語畢,一溜煙的逃至冷池區。一股腦跳進幾個背後刺觀音的大漢身旁,這幾位滿臉橫肉的類更生人,見我貿然躍入冷池中,眼角透露幾分的不爽,我也稍微提心吊膽了一下,但更怕再度躍入政治渾水中,逼迫表態。

不久後,發覺那池批馬大會的聲音,是近來湯屋內分貝最大的討論版,一些持有不同看法的湯客,通常會被排擠到不遠處的低溫池,三兩成群的或是討論工作壓力、或是抱怨婚姻觸礁。有些跟我一樣,只想逃離喧囂,或是閉著眼睛若有所思,或是望向遠處文化大學。

 

喔~,你是我的花朵, 我要擁有妳,插在我心窩


喔~ 妳是我的花朵,我要保護妳, 一路都暢通…       

 

突然一首伍佰的歌曲,在這陽明山谷間,響徹雲霄。不遠處的蒸氣室前方,突然跳出一位唐寶寶,跟著伍佰歌曲的韻律,大肆浸淫在舞步中。

 

喔~ 妳是我的花朵 就算妳身邊 很多小石頭…  

 

1263089695109_f這位唐寶寶,將右手從左上角,鏗鏘有力的劃至右下;再將左手,從右上角,整齊劃一的滑至左下,動作絲毫不含糊。臀部則跟著China Blue的節奏,誇張的前後搖擺,動作不輸烏瑪舒曼在《 黑色追緝令》的迪斯可大賽。

 

♬ ♬….喔~ 妳是我的花朵,我要愛著妳,不眠也不休….. ♬ ♬

 

此時,這位微胖的唐寶寶,複製麥克傑克森的月球漫步,「滑行」至熱湯區的走道,著實讓那群政治咖嚇到。

 

「喔!舞猴、舞猴(台語很棒)、幾勒老蘇武尬(這老師有教)」,一位政治咖突然回神,對著另一位狂罵Bumbler吃錢的政治牌搭,如此表示著。

「幾勒尚好命,隆嘸煩惱,聽到瓜,丟低勒跳。」政治牌搭也感嘆著道。

 

喔~,你是我的花朵, 我要擁有妳,插在我心窩


喔~ 妳是我的花朵,我要保護妳, 一路都暢通…       

 

唐寶寶不只雙手搖擺著70年代的復古舞步,偶爾裸露的肥臀,還會跟嘻哈歌手般,前後呈波浪擺盪,好似求偶般,看得大夥兒好不快活,也好不尷尬。

fdbdfca7b2bf41ac51c63413d6556de3 一時間,泡在我旁邊的禪七哥,彷彿找到救贖般,將視線從天空收回至人間;與溫池內的失戀哥一起,焦點擺在將舞步換成拔河的唐寶寶身上。一旁的幾位刺青哥,也不再互相吹噓憋冷的功夫,一起傻眼盯著今晚突發的餘興節目。

政治咖、禪七哥、失戀兄、刺青團,還有我這個忘憂人,目光全被唐寶寶給吸引住。有的跟著打拍子,有的笑到撐腰,有的則讚聲連連,猜測應是安親班老師指導有方。

頓時間,之前分隔彼此的人為藩籬被打破了,沒人對馬英九是否A大巨蛋有興趣;失戀的人有新目標;打禪七的師兄,重返紅塵;刺青哥們也覺得無須證明男子氣概,大夥兒被這無厘頭小子,搞的樂不開懷。彷彿空氣中有股神秘磁場,串連彼此的人生戲碼。

 

喔~ 妳是我的花朵 我要愛著妳 不眠也不休…….♬ ♬ ♬ ♬

 

隨著音量的減弱,舞曲也步入尾聲,唐寶寶有如知道人生無不散的宴席般,也將擺臀收斂了起來。就在鍵盤的音符打在最後幾拍時,唐寶寶做了個波浪舞,整起舞步,就在一記假後空翻中,劃下休止符。

剛剛忘記彼此疆界的一團人,好似一道無形的玻璃板,再度將互相隔離開。我的眼神一度與禪七哥對焦,想要起一個話頭,最後也因舞曲的降溫,各自回到彼此的安全地帶。

當然,唐寶寶的花朵舞,並不是受到每個人的讚賞,我想很多人只是藉由他的串場,逃脫安靜。幾位不懷好意的老兄,坐遠遠地,邊看邊笑;臉部透露著幾分的反感,與幾分的揶揄,手叉在胸前,好像宣誓著老子比你正常的高傲。

唐寶寶也不在意,依然等著下首歌的到來,再度陶醉在漫無目的的傻笑中。

不久後,瑪丹娜80年代的暢銷曲「I am crazy for you」迎入耳際,唐寶寶也一改稍早前的狂放,將雙手環繞在胸前,好似在跳一曲「一個人的探戈」般。

隨著月光漸漸升起,我知道為時已晚,收拾好不完整的思緒,突然想到新聞吵著楊又穎的霸凌事件。我可以猜想唐寶寶在社會上,也飽受異樣眼光看待,但有些人心中,就是與別人的批判絕緣,盡自活在逍遙的舞曲中。那到底是異常人正常,還是正常人異常?

有些事就是那麼的難說,只好心中哼著I am crazy for you,繼續面對另一天!

延伸:

你管別人怎麼想!!--《阿維的書店》

異鄉人

5尺半徑的空間

不知的智慧

人群

生命花園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9) 人氣()


留言列表 (9)

Post Comment
  • 呆丸哈哈哈
  • 原來,台語不靈也可參選總統…
    2011年4月13日 聯合報 鄧志鴻【演藝人員(台中市)】

    話說,90年代,老鄧我開啟了「台灣政治模仿秀」的先河,給台灣守舊的綜藝節目帶來了一股新的視野。後來,在九四年台北市長選戰中幫「阿扁」助講,成為演藝圈頭一個為綠軍站台的藝人。後來,更陸續參加了一些綠軍的選戰場合應邀上台講話。有一次在高雄,上台之前,司儀跑來告訴我:鄧先生,請你台上千萬不要講「北京話」!我當時還反應不過來什麼叫北京話,腦袋裡電光石火的轉了個圈,啊!原來國語叫「北京話」!
    曾幾何時,講閩南語是王道,成了檢驗一個人或是政治人物愛不愛台灣的一個「標準」;所以,台語不輪轉的宋楚瑜和馬英九都費了好大勁,甚至拜師學台語!但詭異的是,當今綠軍總統參選人之一的蔡英文竟然台語極端的不靈光,左支右絀,二二六六,反而「北京話」講得很溜!
    君不見,她的參選宣言全程是北京話,接受媒體訪問以及黨內初選辯論二話不說全是北京話。奇怪了,綠軍的同志們,你們受得了嗎?你們不是聽到北京話就會抓狂,就會賭爛嗎?所以不能有兩套標準。請小英把台語學好,先愛TAIWAN再來選總統!
    其實語言是沒有意識形態的。老鄧我是外省第二代,我從老師那裡學會了北京話,跟同學練會了閩南語,媽媽教給我客家話,爸爸又教給了我廣東話。面對台下是歐吉桑、歐巴桑,我當然是講「台語」;面對台下是老兵,我自然是南腔北調;到了桃竹苗,我就講客語;去了港澳地區,我就講廣東話;當然到了北京,我就講北京話。語言是拿來溝通的,語言無罪,誰也不該給它掛上意識形態。聰明如我,不必任何人提醒,我上台該講什麼話!
    但很抱歉!我曾經在語言上被嚴格要求及檢驗,我現在也很不得已的說:小英,請講台語。如果妳的台語能達到我的水平,我的一票投給妳!
  • 看官
  • 大師難得悠閒,這篇浮生隨筆寓意深遠。

    唐寶寶陶然忘我,是有點傻氣,有些低俗幼稚愛現,但是真實的自己。
    她很認真的面對自己的人生,努力的學習表現,希望自己是一個更好的人。

    人生就是擺脫不了天生命定的宿命,她再努力,她仍是唐寶寶。但是她很認真的生活,努力的讓自己更好,這點好令人感動。
  • 但唐寶寶並不『努力』做自己,他只是在那跳呀跳,這才是可貴之處

    accrcw75 replied in 2015/04/26 17:21

  • 看官
  • 那聰明的人呢?
    大巨蛋、美河市,馬總統做對了嗎?
  • 看官
  • 沒有愧對台北市民的愛護支持?

    如果是無心疏忽,也是可以被接受被原諒。但重要的是要誠實的修補錯誤,努力幫助善後工作。
  • 看官
  • 至於說「台語不靈也可參選總統」,台語不靈都可當總統,還是連任,台語不靈也可參選總統有什麼好說嘴的。
  • 呆丸哈哈哈
  • 一個神聖年代的消逝
    2014-08-09 黑雨部落格 作者:黑雨

    從呂秀蓮變成嘮叨怨婦、林義雄的「禁食」變成泛藍口中的笑話、到這次陳菊在高雄氣爆事件後的失足,我們正在目睹一個神聖年代的消逝。在那樣的年代中,受難的悲情、高呼台獨的激動、與打倒國民黨的亢奮,多年來一直是支撐泛綠陣營的主要精神動力。然而,在這次氣爆事件陳菊出面道歉之後,這一整套價值體系可能將被重新檢視,新的路線或許將有機會從火浴中誕生。
    先從我自己幾個月前遇到的一件事講起。當時是民進黨台北市長黨內候選人電視辯論。我在網路某處認為,許添財既想選台北市長,不適合全程使用台語發言;但馬上就被一個在社運界很活躍的台派支持者抹黑為「歧視台語」,並且開始到處散播跟我有關的謠言。我會很生氣嗎?其實不會,因為我早已對這類現象見怪不怪:太單一淺薄的思考層次、過度宗教化的政治價值觀、再加上過度的被迫害情結,他的歇斯底里其實不算罕見。
    有趣的是:一些熱衷參與活動的台派朋友雖然知道我不是那麼不堪,卻覺得那位仁兄的亢奮行為無傷大雅,因為他們認為他過去很熱心為獨派出力,所以那樣的偏執是可以被諒解的。可是,對我而言,這樣的反對運動跟真正的台灣似乎是兩個平行的宇宙,很難有真正的交集。
    泛綠在這次高雄氣爆事件的應對方式,其實也受到上述類宗教價值觀的左右。在爆炸發生後,絕大多數的泛綠政治人物、綠色名嘴、跟網友們,在第一時間就選擇了「陳菊團隊絕對不會出錯」的立場,讓自己陷入無法回頭的險境。接著,他們完全忘記馬金體系就是最喜歡看到選舉時的藍綠互鬥,開始猛烈攻擊國民黨與馬政府,試圖證明「高雄市政府完全沒有責任」。然後,悲劇就發生了:在昨晚跟前晚的年代政論節目中,只見泛綠政治人物跟綠色名嘴們臉色蒼白,一反他們過去幾天攻擊國民黨時的激烈,開始試圖往中間走,但也已經太遲了。
    這樣的結果可以事先避免嗎?可以。但是在泛綠過往的價值觀中,冷靜與理性從來不是必備的要素,因為:宗教的神聖與精神口號的堅持,才能讓多數政治人物或團體獲得深綠選民的支持。但是基本盤的擴大也因此而止步,重複困在一個自我取暖的狹小宇宙中。
    從國民黨的角度來看,他們其實是很喜歡泛綠擁有這些「悲情、激動、亢奮」特質的。只要泛綠繼續沈溺在這樣的精神狀態中,國民黨在任何時候都可以隨便抓住一兩個特殊事件,把民進黨甚至整個泛綠陣營推向「不理性、過動、缺乏穩定性」的既有形象,然後一次又一次贏得選舉。
    所幸的是,陳菊的挫折不等於台派的失敗,反而卻可能是一個轉機。一來,馬英九的國民黨並沒有從李登輝在921的救災行動中學到贏取人心的課程,反而處處刁難、呈現出冷血的本質;他們非但沒有從陳菊的失敗中得分,反而因為自己的雞腸鳥肚提供民進黨一個互相抵銷的喘息空間。
    再者,當過去靠著受難資歷獲取政治權力的陳菊顯示悲情與台獨的神聖不再等於政治萬靈丹後,台派或許有機會可以選擇自己未來將走向何方:是跟過去一樣停留在政治宗教化的集體迷醉中?還是踏踏實實地回到塵世,承認自己並非完美,務實地去看待台灣人民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希臘神話中的薛西佛斯,每天都在把一顆巨大的石頭推向山頂;但到達山頂後,巨石又滾回山下,永無止盡地重複下去。責罵不等於說服,悲情不等於完美,政治當然也不該是宗教。如果幾十年來靠著臭罵國民黨、強調受難的神聖性、以及強調台獨的神聖性都無法動搖國民黨的基礎的話,那麼我們還要重複推著石頭多久,才能夠走到牛奶與蜜之地?
  • 挪威屠夫:台灣拒多元文化,讚!
  • 挪威屠夫:台灣拒多元文化,讚!
    2011/07/27 聯合報 【編譯張佑生/綜合報導】

    挪威殺人魔布雷維克在犯下大爆炸和大屠殺案之前的數小時,曾上傳一個一千五百頁的「歐洲獨立宣言」上網路,宣言中對台灣、日本和南韓推崇備至,認為是西方民主國家的楷模,原因是台、日、韓都採行單一族群文化價值體系(monoculturalism),排斥外族。宣言中提到「台灣」和「台灣人」不下十六次。

    布雷維克在這份宣揚他激進理念的宣言中表示,台、日、韓三國在文化上代表了一九五○年代的古典保守主義,但科學和經濟進步,社福也很完善,吸收了西方國家的精華,不採多元文化主義;拜單一族群模式所賜,三國現在擁有最和平的社會,犯罪幾乎不存在,人們可以自由自在旅行,不必老是擔心會被姦殺擄掠,「是保守派運動的楷模,恪遵族群血統純正的原則。」
    他還說,台、日、韓和芬蘭部分地區,是僅存的拒絕多元文化主義的「西方」國家。如果台、日、韓位在歐洲,早就被妖魔化為納粹、法西斯和種族主義者。
    布雷維克認為,重新引進單一族群文化價值體系的正當性,建立在日常生活中實際的議題以及社會凝聚的環境條件,而非恨意,在這方面台、日、韓將是典範。但他自己搞大爆炸和大屠殺,仇恨情緒比誰都強烈。
    對於政治難民的問題,布雷維克也自有見解,認為遣送出境和隔離是最沒有種族歧視的做法。他特別以越戰為例,認為反共的越南民眾當初應該在台灣落腳。布雷維克對台灣的理解是:一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反共的中國人所建立的國家。
    仇視穆斯林的布雷維克還先從企業競爭力的角度切入,認為台、日、韓的企業擁有較佳的競爭力,與該國國內穆斯林人口不多有關;穆斯林移民雖然要繳稅,但也獲得許多補助津貼。社會不安定,市場缺乏信心,無法吸引新的投資,企業經營成本提高,競爭力自然下降。
  • 呆丸哈哈哈
  • 否決異己 民主倒退嚕
    2015年5月3日 中國時報 石之瑜、賴祥蔚

    台灣這幾年的發展似乎陷入了某種停滯,尤其是朝野經常很難對於一些重大公共政策形成普遍共識,因而引起了許多知識分子的憂慮與討論。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教授日前在雜誌專欄中寫了一篇〈否決體制 癱瘓民主〉的文章,並且援引美國加州高速鐵路興建計畫為例指出,該計畫從1980年代開始倡議,2008年透過公投授權州政府舉債籌資,至今仍因為土地徵收、沿路設站、環境評估等因素而繼續一波三折、難以動工。朱院士認為台灣也是「否決體制」的受害者之一。
    「否決體制」(vetocracy)一詞是由日裔美國學者法蘭西斯福山在2011年11月的報紙專欄提出,意指在民主體制之中,由於抱持特定意識形態的團體、特殊利益團體等的杯葛,沒有任何領導者可以對政策拍板定案,因此沒有決策終點。福山認為,美國的否決體制是相對於英國的民主獨裁:英國只要國會比過半數多一票,就可以通過任何決策;而美國卻賦予個別的國會議員許多阻止表決的權力,因此延宕了許多重要決策;他認為美國必須在立法體制上向英國學習。福山當年因為主張意識形態鬥爭已經進入「歷史的終結」而聲名大噪,如今卻認為意識形態團體仍可能僵化民主體制,可見意識形態難以真正終結。
    然而,在台灣這個總統與行政院長分工不明、立法院大老關說司法不能追究、少數派持續杯葛多數而習以為常的社會,連體制是什麼都談不上,豈有所謂否決體制的問題?當人人都引經據典來指控旁人,但輪到自己時卻總是不能身體力行;人人都如數家珍暢談自由,但碰到霸凌場合卻總忍不住上前踢一腳;此時,我們不是否決體制,而是否決別人有資格跟我一起參與體制。
    回顧來看,在若干重大公共政策的爭議中,造成難以決策的其實不是體制,而是立場的對立。一些投入抗議的政治人物或公民往往不是真的針對政策本身,而是針對特定的對象,儘管他們在訴求中經常說得完全對事不對人。華人的社會往往是孔子所不取的「以人廢言、以言廢人」的社會,這種社會就是一種「否決異己」的體系,對於敵對立場者(也就是異己)所主張的政策,必然窮盡一切體制內與體制外的辦法來抵制或打擊;但是一旦剷除了異己之後,同樣的政策,在同樣的體制之下,其實還是可以推動的。類似案例,在不同政黨執政的時空下可以找到許多,不及備載。
    這麼說起來,即使否決體制真的存在,但是真正的深層問題其實是否決異己而不是否決體制。就此而論,即使台灣真的如同福山所建議的修改了體制,只怕在否決異己的心態之下,重大政策難以推動的情況依然還會存在。比過半數多一票不是問題,超過三分之二也許也不是問題,問題是這股不能容忍異己的心態。
    民主ABC講的是服從多數、尊重少數。可是當社會開始習慣於否決異己,那就只剩下立場,不管多數,更遑論少數了。台灣許多重大政策無法通過,其實不是否決體制的問題,而是否決異己與否決民主的問題。
    (作者石之瑜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賴祥蔚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
  • 由這次劉小妹事件,為何北榮可立即救劉小妹,而北榮在10年前不救邱小妹?!
  • 前天台北市北投區國小劉姓女學童命案,柯文哲稱讚警察3分鐘就趕到命案現場,應該打99分(不過那是兇嫌殺人之後主動跟警方自首).

    這件殺同事件,引起白冰冰又出來呼籲不可廢死,不過想問白冰冰,叫唆殺人如果得逞,那麼該不該也要處以極刑?

    第三勢力在被民進黨打壓之下,終於逮到造勢的天賜良機,他們要藉殺童案在7月25日發動遊行,期望有當時洪仲丘事件與318太陽花學運之時的規模!

    這次殺童事件,不禁讓人回想起10年前的邱小妹妹事件.2005年一個酒醉的單親老爸,痛毆跟在他身的女兒邱小妹妹(姓名好像叫做邱姿瑩),邱小妹妹頭部受到重創被送到台北榮總急救,卻被找藉口拒收,只好被迫送到台中沙鹿童綜合醫院.

    前天劉小妹妹立刻急救卻在台北榮總只撐了19小時,而10年前邱小妹妹在舟車勞頓之下還可在台中沙鹿童綜合醫院撐了近一個星期.眾所周知,台北榮總的醫師素質和醫療設備堪稱全國頂尖(由得到李登輝青睞可得知),倘使當時台北榮總肯像前天立刻救治劉小妹妹一樣地立刻救治邱小妹妹,邱小妹妹應該可以活命而現在已到念高中的年齡了!

    個人有合理懷疑台北榮總對於病患有差別待遇!跟據新聞報導,劉小妹妹還可以擁有一對一的古箏教學.近來取消聯考之後,各種推甄或申請入學,如果面試者有特殊才藝,則可在主官心目之中加上不少的印象分數.Why?根據本人的經驗,老師覺得學生能夠學習特殊才藝,代表學生的家庭有能力多送錢給老師來享用!同理,台北榮總認為劉小妹的家庭可以多付一些健保之外的更多自付額進貢給院方(註:這可由知名女星海倫清桃還幫劉小妹的父親來喬機票,可看出劉家的政商關係.),而10年前邱小妹妹的家庭只是台北市社會局所列管的問題家庭!

    在關心社會風氣如何影響兇嫌以及要不要廢死之餘,也要探討知名的頂尖醫院對於病患大小眼的可怕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