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order-last-dance  

(原刊於論壇新浪潮)



自從亞投行於上個月31日截止報名以來,中國可說在國際舞台上,擊出一記耀眼的得分安打。美國的傳統盟友一一倒戈,連最死忠的戰友日本,國內官員也紛紛提出未來須慎重考慮加入的可能性。

美國的執政官員目前則仍嘴硬,迄今為止國內不乏看衰亞投行的哨音。總統歐巴馬亦未對這項21世紀最龐大的投資案表達有建樹的說法。美國政府的官方說詞,仍脫不了亞投行內容不夠透明、會計制度失真等說詞,甚至有聲音批評亞投行將淪為中國稱霸歐亞的私器。

但美國如此的指控,著實印證西方國家所職掌的兩大國際機構:世界銀行(WB)與國際貨幣基金(IMF)近一甲子來,令第三世界國家詬病之處。前者慣例以美國人為主席,所採取的政策偏向華爾街利益;後者則以歐洲人為總裁,自從歐債危機爆發後,IMF只對解決歐債危機有興趣。

因此,美方對亞投行的批評,剛好自掌嘴巴。雖然世銀的任務為協助未開發國家發展,但該機構遭反全球化人士批評為「新殖民主義」的工具。異議人士認為,世銀常與西方大企業合作,對第三世界國家進行「結構性調整」(Structural Adjustment)的剝削。

AIIB研究顯示,1960年時,全球最富有的5國與最窮5國相比,「收入差距」(Income Gap)為30:1。在經過世銀的「調整」後,此數據在1998年時攀升至74:1;在1985至2000年期間,全球每天生活費用不到1美元的人口增加18%。就連美國國會的聯合經濟委員會都坦承,世銀的計畫僅享有40%的成功率。

這些問題,美國官員並非毫無所知,美國與其盟友的日本,之所以對亞投行抱持極不友善的態度,追根究底,還是深懼美元獨霸的地位終將不保。尤其所謂的「升息」論調,至今仍不見蹤影,市場開始擔心殷切期盼的「復甦行情」,終將成為海市蜃樓。也許升息神話猶如某些教義般,「只能喊,但不能做」。

聯準會與華爾街投行吹噓好一陣子的升息策略,眼見將在6月見真章,怎知剛公佈的3月非農就業新增人數,跌破所有專家的眼鏡,成長幅度比預測少了一半。好不容易漲破100點的美元指數,立即被打趴,瞬間跌落至96點,美元也再也沒進入100點大關。

反觀上證指數本週則一度突破4,000點大關。港股則受一帶一路利多的激勵,長假後的首日開市爆出2,500億港元成交量,創歷史新高,恆生指數大漲3.8%,一舉來到26,236點,改寫2008年5月以來高點。

the_awesome_stupidity_of_replacing_larry_summers_with_a_ceo「一帶一路」與「亞投行」所帶來的商機與話題效應,也讓沒包袱的美國前政府官員敢陸續說真話。美前財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本週投書表示,美國對亞投行的態度,見證已喪失全球經濟新秩序中的霸主地位。他認為,中國所建構的亞投行倡議,是自「布列敦森林會議」以來,最為撼動國際地基的事件。

台灣比美國稍微強些,我國政府在截止報名當天,透過陸委會遞交意向書。意料中的是,反對黨以及幾個面熟的社運團體趁機練兵,大肆抗議政府矮化國格。但透過兩岸的國內組織聯繫,為兩岸往常的慣例。對岸雖由國台辦接文,我方不也是以陸委會接待對方的訪問團?何來矮化之有?

重要的是,未來審理台灣入亞投行的名稱為何。如果以APEC、WTO與奧運模式的「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加入,要說政府刻意矮化台灣國格恐站不住腳;畢竟,如果「中華台北」不妥,難道台灣要一併退出WTO?拒參APEC?杯葛奧運?

然而,如果台灣以「中國台灣」(China, Taiwan)的名號加入,這就有失中華民國的自主性,屆時反對黨與幾位熱愛鎂光燈的社運組織,在強力杯葛才有依據。不管如何,台灣在加入亞投行的時間雖稍晚,但也不失為「平衡各立場」的妥協。

比上遲遲加不進來的日本,台灣仍握有相對優勢,但比起韓、澳、新加坡等與中國積極接觸的國家而言,台灣則稍嫌綁手綁腳;未來,政府仍須拿捏我國與美國及中國之間微妙的利益平衡,其他無厘頭的抗爭,就當作茶餘飯後的娛樂吧。

延伸:

亞投行:中國制定世界新秩序,台灣挫咧等!

亞投行證明:太陽花一年,共虧全台20年營養午餐!

葛老:美退QE!不如看老共、黃金與馬雲

服貿耽擱虧掉一座核四!能跟太陽花討嗎?

萬曆447年:賴清德登大位、中國高鐵穿世界

《貨幣之死》閱後感:你該預備的金融崩盤7徵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深度智障
  • 啪啪啪,智障又來了。
    1.美元指數被大師講的好像崩盤了,結果今天最高價99.951,距離大師所講的100整數關卡只差那麼一點點,離前高100.33也不遠,等到過幾天見到100元,我再來拜訪大師,啪啪啪。
    2.大師應該看得懂線圖吧?一直漲一直漲叫做多頭,一直跌一直跌叫做空頭。美股從2009年迄今,一路大漲小回,已經走了6年多頭,目前看不出多頭有結束跡象,上證指數從2009年到2014年走了5年的空頭,從2014年7月才起漲。
    懂嗎? 真要比較,應該拿股市跟股市比,大師拿美元指數跟上證指數比,簡直是懶叫比雞腿,紐約城張飛戰岳飛。
  • 深度智障
  • 大師忙著在別處角色扮演,這裡快荒蕪了。
  • 呆丸哈哈哈
  • 在中國威脅與經濟利益之間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八日 中國時報 陶在樸

    約在三十年前,德國亞琛大學(Aachen)教授富克斯(W. Fucks)用他新穎的「國力方程」預測全球未來,他預言中國將在本世紀末超過日本而於二○一○年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當時中國大陸正陷入「文革」的水深火熱之中,富氏的預言被人當做笑話而逐漸遺忘。八十年代開始,大陸結束政治動亂並對外門戶開放,關於中國經濟強國的種種預言重新出籠,其中特別需要提到,日本為準備本世紀末走上世界舞台,一九八七年組織大批專家進行預測,結論是二○○○年中國大陸GNP(國民生產毛額)將達到一兆美元,而人平GNP與西方列強的差距將增大,大陸不可能在可見的未來超過日本。
    使人意外的是富克斯的「笑話」成了真。根據最新發表的統計資料,一九九五年按PPP方法(購買力平價理論)計算的GNP,大陸為三兆美元,已經超過日本的二.六兆美元,僅次於美國的六.七兆美元,並從日本手中奪得全球第二把交椅。這項挑戰震驚美、日。冷戰結束,「蘇東坡」垮台後,由於中共堅持社會主義路線不為西方所動,成為共產主義威脅的最後來源,由此英語國家的「中國威脅論」、德語國家的「新黃禍論」得以流行。然而由於中國經濟走強,在全球貿易中的比例日益增多,特定含義的「中國威脅論」與西方各國的日常經濟利益並不協調,往往形成西方大國口實與務實、說與做的分裂;也因此在蘇聯瓦解之後,防禦東方共產主義的西方統一戰線始終無法形成。例如法國從來腳踩兩隻船,一面與台灣維持高額軍售關係,另一面也未斷絕與中共的軍事高技術買賣;德國更趁西方「六四」制裁之際向大陸高速貿易滲透。
    而中共為避免落入中國威脅論的陷阱,在軍事上十分謹慎,一方面「精兵」以縮減軍費開支比例,另一方面避免捲入軍事爭端而布置後發制人的全球新戰略;在這次「保釣」運動中,寧受老百姓的責難與抗議而不對日進行軍事阻遏,李光耀先生說,這是中共領導人政治「成熟」的表現。
    鑑於軍事(或政治)的中國威脅論並非有效,而諸如WTO入會條件的挑剔或智慧產權的責難極易引出中共的反報復招數,為糾正中共「行為不軌」需要另一張「牌」,這就是大陸的污染威脅論,西方的代表作是發表於一九九五年美國「挑戰」雜誌的一篇文章「中國牌:全球氣溫高升」(作者為加里勒G.Carliner)。他說「矯正」中國的最容易方法是經濟的環境問題,全球都在抱怨氣候異常,元兇是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後者又與能源消耗緊密相關,大陸的能源消耗佔全球總量約一成,這個比例隨大陸經濟發展勢必擴大,因此他建議與紡織品貿易相同,二氧化碳也進行配額制,對二氧化碳配額實際上就是對經濟成長量配額,看你有何本事跳出如來佛掌心。可是此「槍」一開,可能「走火」傷及非共產主義的其他開發中大國,這是問題的一個負面。
    「中國威脅論」的主角中共又如何呢?儘管經濟發展十分迅速,然而中共的政治改革並未同步跟進,引起外界對其「政治倒退」的高度質疑,尤其是最近的兩件大事:其一為對異議分子的政治逮捕和審判,另一為中共十四屆六中全會的「精神文明建設」的決議。也許中國威脅論並不能打倒中共,而停滯不前的政治改革卻是致命傷害。
    面對這種新形勢,台灣怎麼辦?許多人說,如果隨著經濟發展、中共能夠「和平演變」,兩岸即使現在修好,台灣吃點虧也在所不惜。其實這種「理性預期」的前提並不符合已有的世界經驗。俄國是蘇聯和平演變的標準產物,至今俄國既未徹底進入西方懷抱,也未與「共產主義最後堡壘」的中共割斷臍帶,可見世界的演變在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內仍將處於似非而是的兩種制度並存的不穩定期,和平演變也僅具相對意義。在這種複雜的情況下,台灣很容易納入「中國威脅論」的一面倒體系,而忽視逆向策略的巧妙應用。例如恐懼中共的威脅而減少兩岸投資與貿易的主張,幾乎是台灣目前的主流政策思想,殊不知:當著貿易對象在經濟上升期,增加「貿易依賴度」所帶來的正面效果才是主要的。回過頭來看歷史,台灣經濟發展的高速期不正是高依賴度的對象國(美、日)的高成長期嗎?
    (收錄於陶在樸著《我愛台灣小而美》,中華徵信所出版)
  • 訪客
  • 大師啊~不用拿WTO當藉口啦~
    總之,台灣就是要用犧牲點主權,換點經濟,換點本錢維持主權吧
  • 呆丸哈哈哈
  • 某「苯土」大黨,嘴上反中,身體倒是不斷開放商人前去中國。
  • 呆丸哈哈哈
  • 本土格局與世界脫軌 獨派團體阻止馬政府加入亞投行受挫之分析
    《海峽評論》293期(2015年5月號) 王繼舜(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生)

    4月1日,以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以下簡稱黑島青)、民主鬥陣、台左維新等號稱公民團體,欲炮製去年太陽花學運模式,以抗議馬政府申請加入亞投行為由,於凱達格蘭大道集體「靜坐」表達抗議。在警方驅離之下,部分抗議群眾以激烈手段抵抗,造成維安人員受傷。事發後數天,媒體對其報導並不多見。
    根據抗議團體4月1日的聲明,反對「台灣」政府加入亞投行的理由如下:(一)反對台灣盲目追隨經濟強權的金融資本主義競賽;(二)中國藉由亞投行的資金來增加權力;(三)對環境、勞工人權的堅持;(四)黑箱過程、一人決策、賠上全國;(五)意向同意書未照應有程序、矮化主權。由上述聲明中,吾人可看出抗議團體的疑慮與反對觀點,與去年學運所提出的中心思想如出一轍;其原因容下再述。先依五點主張提出回應。
    抗議者第一點之主張,乃是認為亞投行乃是亞洲版的世界銀行或國際貨幣基金,將是另一場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對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制約、剝削與干涉內政。這話充其量只對了一半:亞投行或許是亞洲版的世界銀行,卻是針對世銀或國際貨幣基金功能不彰之處與制度缺陷所提出的解決方案。其次,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或許有引人非議之處,如以紓困資金為交換條件,使被紓困國開放國內政治或經濟制度;然而世銀與國際貨幣基金仍做出不少貢獻,且當國際社會成員面臨金融危機時,兩者仍是紓困的不二人選。再者,中共是否能被視為「先進資本主義國家」,與歐美國家做等量類比,仍有待商榷。即令中共方面自身之說法,目前也僅是「小康社會」狀態;而就經濟型態言,中共乃採取「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自不可與資本主義國家相提並論。
    第二點主張,認為中共藉亞投行的各國資金來增加權力。若說中共成立亞投行完全沒有權力考量,當然是不可能之事;然而亞投行成立的動機,有更大的考量為彌補現行機構之不足。美歐主要國家掌握了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其投票制度又為比重投票制(Weighted Voting),對第三世界國家極為不利。亞投行的目的乃是投資興建亞洲基礎建設,是以亞洲區域為主的經濟組織。若說亞投行的成立將會形成對發展中國家形成另一種剝削,則失之偏頗。
    第三點主張,為抗議團體對勞工人權的堅持。渠等認為中共對於環境與人權的漠視,將會使得其成員國人權倒退。這點訴求可謂不知所云。中共自1950年代逐漸進入國際社會以來,始終將「不干涉他國主權」奉為圭臬;即使國力持續崛起,要以其影響力來限制他國人權標準,亦非容易之事。
    至於第四點與第五點主張,則回到「黑箱作業」與「矮化主權」等問題。行政部門與立法院長期以來無法協調已成多年沉痾,並非只有去年的服貿協議或此次遞交亞投行意向書為獨立事件。馬政府上任六年多來無法與民意溝通,已是全民公認之事實;然若再以黑箱作業之罪名扣上馬政府,其實恰恰突顯太陽花學運後所通過《兩岸監督條例》之無力與學運後續影響的微乎其微。至於矮化主權方面,日前中共方面已發表聲明,台灣入會的名稱正在「磋商中」,姑不作評論;然而可以想見的是,我國之選擇頂多止於奧會模式(即「中華台北」),要以任何國家之名稱入會無異緣木求魚。
    由4月1日抗議事件的後續發展來看,媒體與民間的關注度皆不明顯,遑論與去年此時之聲勢相比。從3月18日太陽花一周年晚會至4月1日總統府前抗爭事件,可看出黑島青等獨派團體已失去話題性和正當性,其原因筆者歸納如下:
    (一)馬政府自八八風災以來高漲不下的民怨,已在去年九合一大選得到宣洩;國民黨在縣市首長選舉的慘敗,是人民對於執政黨的失能給予重重的教訓。抗議團體想效仿去年一呼眾諾景象,已不可得。
    (二)抗議團體成員主體為年輕學子,某些主張的確反映了社會中貧富不均加劇、一般收入過低等困境;然而正如同渠等批評馬政府與民意脫軌,抗議團體自身的問題在於太過「本土」,眼中只有台灣與「中國」,忽略了國際局勢的巨變、忽略了南韓已將我國遠遠拋諸腦後,也忽略了東南亞各國正在急起直追。這樣本土的格局,也與世界脫軌。
    (三)抗議團體領袖自身無法昇華。誠如某些媒體與政客的辯護之言,不要將個人私德與從事之活動相提並論;但若想成為影響全國群眾的團體,其領袖必然要有更高的道德號召,尤其標榜「公平正義」此神聖口號之際。領袖若無法以感動、激勵與寬容為骨幹,而是持續煽動、破壞與撕裂,久而久之,民眾心中自有公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