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ok  

(原刊於UDN鳴人堂  

去年九合一的大選,可謂撼動台灣的政治地基。藍軍徹底大輸,綠軍則逆轉乾坤。綜觀這幾年的版圖變化,關鍵點為去年3月的太陽花運動。這個學運的高潮,是由前三年的洪仲丘案、反核四、反大埔與反壟斷等各類式社會運動堆疊而起。三年過後,台灣的社運,真有改變什麼嗎?

如果叫一個火星人從外太空俯瞰台灣,請他申論本島社運組織的各訴求,這位外星人大概可歸納出反權貴、反政黨惡鬥、反官商勾結、反分配不均以及反中國勢力等五大類。

這位火星人很可能會對著台灣的執政當局大笑,心想為何一個總統那麼不瞭解民心,不在選前順應民意、鞏固政權。但如果叫這位火星人選後再度光臨本島,紀錄台灣選後的各項觀察,這時他可能會愣住,筆記內容很可能會如下:

1. 反權貴:本人一度以為台灣人民十分反權貴,尤其是反官二代這種封建制度;畢竟,在九合一大選前,那位胖胖的權貴候選人,屢屢在網路上遭痛宰。我也時常看到畫工精美、創意十足的文宣品,大肆醜化這個姓連的政治家族,嘲諷他們不知民間疾苦。但在9日的新聞中,我卻看到台灣的媒體,居然吹出一起「政二代」風潮。

我發現,選前反權貴的在野黨中,有多位前政治A咖第二代,正摩拳擦掌望踏入政治這塊骯髒的領域,其中包括席蘇貞昌的女兒蘇巧慧;游錫堃的兒子游秉陶,以及陳水扁的公子陳致中,這些政二代都希望贏得2016年立委的大位。

甚至曾宣布退出政壇的謝長廷,他的兒子謝維洲,也偷偷在九合一中當選議員。悄悄在上海開銀行的薛凌,權貴公子何志偉也默默的選上議員、擔任DPP中常委。此時社運抗議聲:零!

2. 反政黨惡鬥:這點是我們火星人最無法瞭解的現象,我一度懷疑自己的視力。雖然學運參與者,不時在太陽花運動期間喊出不參政的高尚目標。但熱血蓋過半邊天的妖西先生,竟在選後「高姿態」入民進黨。他雖然反媒體壟斷,卻不時出現在台灣最壟斷的媒體年代集團中,要求民進黨多開放不分區立委名單給社運人士。

而那位手掌十分有力的陳姓同學維廷,除了是小英青年軍的成員外,選後呼籲民進黨能在苗栗的立委補選中讓位給他。如果不是選前的風流史外漏,這位陳同學應該已是綠軍的耀眼之星了。

其他如柯一正、雞排妹、阿信、馮光遠、魏楊、閃靈樂團的FreddyDoris、洪仲丘姊姊洪慈庸、朱學恆、楊儒門、林飛帆、黃國昌一干人等,一改之前在反壟斷、反核四、反服貿、反大埔期間堅稱不踏入政壇的情操,紛紛被新政治團體「時代力量」提名,準備參加明年的立委大戲。而那位在九合一時遭遺忘的王奕凱,則又默默的想在此地重新再來。此時社運抗議聲:應可忽略!

3. 反官商勾結:這一塊更讓我們火星人納悶,害我的天線吱吱叫。因為在我們星球,說一就是一,說不黑箱,就是透明到底!但在台灣這個地方,情況會跟著有無選舉而改變。

原以為台灣選民唾棄上面那位胖胖的官二代,不愛官商勾結的黑箱作業,更不愛北市前任市長那般山也BOT、海也BOT,但發覺我錯了。那位被彭明輝教授稱為陳水扁的貪腐集團內最佳幫手前經濟會副主委張景森,突然要接任被柯市長指控為奸商的富邦集團新的獨立董事。

這點我們火星人真的不瞭解,這家金融機構不是台灣所有黑箱BOT之母高鐵的原始股東嗎?為何在台北新市長征討5大奸商的時候,選擇與這家企業主黑箱談判。不久後,讓有不良歷史、在競選時期大玩黑箱老鼠尾的張景森入主富邦獨董?

更耐人尋味的是,我真的不懂台灣的社運團體,明明不愛BOT與都更案,但就在復興航空墜機的第一時間,這位張先生隨即喊出廢除松山機場提議,指出在首都中放個大機場有礙都市發展,這真引人對未來都更肥肉的想像。此時社運抗議聲:少的可憐!

4. 反分配不均:我這點也不大明白,台灣人民在選後,似乎忘記了弭平分配不均的重要性。贏得大選的綠營,突然在選後推出「取消兩稅合一」的提議,讓國庫空等應繳入的稅收。反對黨也坐視房地產兩稅合一「輕稅化」不理,以及證所稅的大戶條款莫名其妙被延期。此時抗議聲:只有螞蟻聽得到!

5. 反親中勢力:一向反中、護台的民進黨,目前正緊鑼密鼓重啟「中國事務委員會」,好讓一向捍衛「獨立自主」的本土政黨,能在下次對美國面試時,不會在兩岸政策上被掀巴掌。同時間,一度被視為共諜的張顯耀,卻在10日遭判不起訴判決。之前反對黨撲天蓋地指控的洩漏機密罪,到頭來好像只是交換減肥心得般。

而台北市的柯市長,一度想藉由「兩國一制」論調,挑戰對岸的敏感神經。但對方只是出個小報的社論, 揚言杯葛鈔票滿滿的雙城論壇與世大運後,這位號稱不能感受人類情感的亞斯伯格患者,卻突然安靜的如後宮婢女般。

結論:

這位火星人在紀錄完筆記後,對自己長嘆一聲,他發覺台灣在太陽花學運後,除了染指政治的人物,多了一堆常見的素人外,似乎沒改變什麼?正值此刻,台灣領導人的一位親信王郁琦,正準備踏入另一個總統親信的後塵,與執政團隊說bye bye

頓時間,這位火星人明白,為何大家都叫總統bumbler了!

 延伸:

他沒亞斯伯格,他是『貝魯斯柯P

九合一:從『體外社運』到『體內清算』的政治交配

選前喊左派、選後大右派:台灣選戰不敗之道

張顯耀洩密啟示:我們是台灣人!但先給我麥當勞

太陽花後續啟示:拼裝式社運比硬裝式機構省太多!

如何靠大一中架構打敗22k?請擁抱中華國協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燃燒布魯思
  • 大師果然慧眼獨具,點出自馬英九當選以來一連貫羊皮虎質的公民(鬥馬)運動,

    其實早在馬當選的頭一年我早發現綠色偏執意識已開始策動復仇行動,

    這群因禍國殃民而被人民唾棄的偏執意識不知悔改,

    反而深信人民是愚笨好騙的,憑他們的厚黑小人招,必定能把民意再度拐騙回來,

    他們打算用以牙還牙的方式,把陳水扁的下場完全複製於馬英九,

    於是,

    從檯面上的"無能"的口號開始造謠起,終至如大師所說的一連串假公民IPO,

    加上檯面下的利益交換,合縱連橫,壟斷媒體,智庫網軍....等

    無不貫徹終極目標:鬥馬,復仇.

    事實也證明,民意,真的是好騙,好操弄的,他們即將復仇成功,

    可悲阿,高喊民主進步下的真相其實是真正的民主退步,

    當初人民聖戰打敗的是邪惡,現今被操弄的人民所企圖拉下的卻是正善阿!!

    死灰復燃的邪惡意識,正用著口喊正義,借刀殺人,更陰險的招在企圖消滅正道阿....

    國家即將再度沉淪,甚至被竄!!

    正道人士難道還要再隱....
  • 燃燒布魯思
  • 如果邪惡意識所建構出的完整邪惡思想體系,歷史觀,能顛覆洗腦人民,

    那代表真理的正善意識應該更能使人民振聾發聵,撥亂反正,頓悟清醒才對阿,

    怎麼反而正善意識如此沒落?邪惡意識卻如此猖獗?
  • 深度智障
  • 其實在甲午年一連串公民運動之後,
    王大師的聲音,也愈來愈小聲,
    快比螞蟻還小聲了。
    王大師還不見風轉舵!?

    網路上最不缺的就是日薄西山的意見領袖。
  • 民進黨藉內湖事件要消滅慈濟
  • 眾所周知,魏應充是慈濟VIP會員,頂新魏家被外界認為跟國民黨關係匪淺,所以民進黨認為慈濟極可能是該黨2016最後一哩路上的最大擋路巨石.

    在2014選前10天,蔡英文公開提醒柯文哲,不要忘記民進黨禮讓他的恩情.現在柯文哲投桃報李,藉著內湖事件,配合民進黨整肅慈濟!

    俗話說:"女人的心眼最小!","天不能容二日!",以及"一山不能容二虎!",2015年新春有廟宇的國運籤詩,被暗指台灣在2016可能有武則天.呂后,武則天,以及慈禧太后在還沒有掌權之前,對於女性同儕也非常狠毒.

    證嚴上人和蔡英文同屬女人,慈濟的勢力龐大,非民進黨所能操控,蔡英文覺得"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所以民進黨要找藉口趁機消滅他們眼中的反改革勢力!
  • 女權
  • 台灣人都很愛一說一套做另一套...

    然後關於武則天.呂后,武則天,以及慈禧太后
    你們所知道的她們的歷史都是錯誤的

    只不過是因為女權會讓男人們失去長期以來的父權統治
    所以才被男人們刻意謊稱她們非常狠毒
    男人們為的是永久的男權統治 所以就會想盡辦法抹黑女人爲了掌權會狠毒...
    但事實上真正的女人們都是有愛的生物

    也就只有那些三八的男女的心眼才是最小的~
  • 達里般
  • 大師厲害真是犀利
    真是相見恨晚
    但總比沒見到要好

  • 呆丸哈哈哈
  • 壹週刊踢爆主角賣淫,有符合人民利益嗎?其實要看主角是誰。如果主角是太陽花的成員、是公民運動代表、是綠營人士,那就不符合人民利益,一定要大力譴責媒體、努力保護當事人。如果主角是藍營人物,那可就大大符合人民利益,什麼巧克力薇閣出軌的,酸講個八年十年也不會膩。因為綠營跟全世界的共產黨一樣,最愛把「人民」掛嘴邊。
  • 呆丸哈哈哈
  • 姚立明爆料:扁家300億藏日本
    2008/10/15 蘋果日報【晏明強、吳家翔、蘇恩民╱台北報導】

    文化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名嘴姚立明前天在東森電視爆料說,根據日方正式管道透露,扁家在日本還有約三百億元台幣存款。特偵組昨證實,確有扁家在日本藏錢情資,但因日本至今未同意透過司法互助協助調查,所以還無法得知實情。
    姚立明昨在東森再爆料,扁家在日本的錢,特偵組至今查不到,是因為這些錢完全是「外給外存,沒有經過國內匯款程序」,是人去日本處理的。姚強調,消息來自日本「非常正經的來源」,如果特偵組有興趣,他樂意向特偵組說明。
    姚立明昨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他沒辦法透露消息來源,如果扁辦公室要告他,「我就願意在法庭上說明清楚。」姚希望政府積極介入,透過外交或國安系統與日方談判,或許能取得事證。
    陳水扁幕僚昨得知後反問:「去哪裡找三百億?叫他(指姚立明)自己拿出來!」幕僚駁斥,這些說法都是「神經錯亂了」。而對於姚立明爆料,多次爆料扁家弊案的國民黨立委邱毅質疑:「不太可能吧!」「姚立明大概是換算時搞錯了,把台幣誤以為是美金來計算。」
    辦案人員指出,根據各方情資綜合研判,扁家實際海外資金應該遠比遭凍結的數目多,而根據檢舉情資,以及陳致中近年多次搭機飛往東京,天數只有兩、三天等情況研判,扁家極可能將錢藏在日本。
    特偵組日前多次透過法務部及調查局和日本司法單位聯繫,希望建立司法互助管道,請求提供扁及家人在日本帳戶及交易明細。但因日方對於司法互助標準較嚴格,日本銀行非常重視客戶隱私,日方認為我方沒提出具體人名及帳戶資料,尚未同意。但專案人員認為,「還沒有完全絕望」。
  • Ray
  • To #5女權,
    您有所不知「武則天.呂后,武則天,以及慈禧太后」這些都是老公當過皇帝的。
    原來那些詩籤算的不是台灣的命,它要算的是美國的命啊。
  • 何東隆
  • 台灣政治人物本來就是盤上的砂石各自為政,沒有國家民族的觀念。為反對而反對...才不會被邊緣化而消失。取得執政,取得權利是他們的目標,服務只是呼口號而已...
  • 褲子批發商
  • 別再紮稻草人了,買條褲子穿吧,大濕。
  • 呆丸哈哈哈
  • 評〈老包:誰最台獨?!〉
    2012-10-18 雲程的雙魚鏡Xuite檔案館 王雲程

    老包這篇關於謝長廷到中國的文章,涉及許多人際關係。其中很多只有當事人或少數人知道,實際上不應作為給眾人據以判斷謝長廷的證據。
    任何國家間的關係既廣且深,從文化、經濟、生活到安全。交流不可避免,交流也不代表只能做好朋友。當對方是壞朋友,也必須交流,這是成熟。一層面的交好,不代表另一層面無需警戒。國與國的關係是這樣的複雜,所以必須拋開個人或黨派喜好,以政策理性加以思考和藉以行動。
    台灣派已經遇到且應該正面接招的現實:台灣身邊有一個的巨大中國。進一步看,這個巨大國家對台灣派誤解很深。這兩個事實帶來下一個命題:台灣派絕不能無視中國的存在。中國派已經邁開步伐許久,但台灣派要如何學習自處與相處?
    過去半世紀,因為冷戰與鐵幕的原因,自由世界與共產世界少有交往。肯楠於是提出對蘇聯封鎖與隔離的戰略。在那大環境下,台灣與中國的隔離具有比附美對蘇大戰略的意義,從而也獲益於其溢出效果(喊喊堅守民主陣容等口號,換取加工出口區與美日生產技術等)。在那年代,隔離是正確的,仇視中國有益於台灣的整體利益。國民黨的教育內容,也是走在這條路線上。
    但即便如此,世界仍逐漸的變動。首先是美中在韓戰談判桌上的對峙(並阻止了日中的和平),逐漸演化到美中在越戰談判桌上的交流。然後有日中透過貿易的試探性交往。再來就是著名的「季辛吉肚子痛」,開啟了美蘇的正常化。日中正常化之後不久,美中也正常化。當冷戰的圍堵已經打破,蔣經國也被逼不得不開始改變蔣介石的「堅守」,而有開放探親的試驗。1989年鄧小平南巡開啟中國的改革開放後的巨大動能,讓台灣逐漸面對無法忽略中國的經濟存在、甚至於其政治與軍事存在。
    國民黨最先理解這趨勢的改變,所以也變得最快。相對的,北京也因此最了解國民黨。但北京偏頗性的與國民黨交往,卻讓自己失去理解台灣社會的機會──對台資訊完全被國民黨所壟斷,國民黨成功的從「美國在台灣的代理人」轉變或兼任了「台灣在中國的代理人」。這情勢台灣派雖要負一部分責任,而北京居然任憑其發生更是不智。這或許要歸咎於江澤民,他為了要製造政權的正當性,必須製造敵人──日本是最主要的一個,而台灣派是另外一個。假使我是國民黨主席,當然也樂得讓台灣派繼續實踐過去仇視中國的慣性,證成自己的成熟與不可或缺、以及台灣派的孩子氣。
    如果台灣不可忽略中國,則謝長廷的中國行應該被視為交往前的試探。這個試探,也許成功,也許暫時不成功,也許會較快走,也許很慢,但必須試探。美國與日本對於中國的交往,從1949年起要經過30年才走完。但,劇變開始後就有許多人在努力構築垮下來的橋樑,是一條艱辛的路。至於謝長廷表演得好不好,應不應該招搖,是不是太招搖,都是謝長廷自己要負責的技術性問題。
    台灣派對中國的改變,似乎總是慢了時代很多個十年。從1992年算起,至少慢20年。從1979年算起,則長達20年以上。這多半由於國民黨冷戰仇恨教育的成功,或是台灣人純真把「政治宣傳」當教育。中共政權的缺乏人權、經濟上的不安定與安全上的威脅,台灣派不能無日不加警戒。
    執政,必須時時平衡風險與機會。弔詭的是,當台灣派專注於對中國的風險時,等於簽發了一張空白支票給國民黨,讓它們更無忌憚地前行中國,反正有人扮演煞車者角色。那就是我們看到的「賣台」──有些是真的,有些見仁見智、可好也可壞。
    假使台灣派曾執政失敗,也不願意只停留於在野,對於中國、美國以及許多國內事務就不能僅止於說NO。人們一定會問,台灣派也必須時時思考:假使換你執政,會怎樣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