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FH940_1031bo_WN_20141031082754  

我說嗎!!美國怎敢退QE?退QE會有何後果?這會讓支撐美國國債買盤的恩客,也就是聯準會的印鈔機頓時消失,讓借貸水準失衡,國家徹夜破產。所以,一國會盡可能防止其發生。

當然,在6月之前,支撐美國債買盤的是神秘比利時,目前則由另一個美國禁臠小日本買單中。

就在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宣佈完全退出QE的印鈔專案,矢言戒掉憑空造錢的癮頭後,卻又偷偷地拿著不知什麼棍棒或紅羅蔔,誘使日本央行『意外的』宣佈80兆日圓的印鈔專案。

下載我認為這個『意外的』事件對很多圈內人來說,應該都不會太意外。怎麼那麼巧,當美國資金恐乾枯的當下,遠在西方的歐元區,東方的日本央行皆紛紛進場接手,補足資金缺口。剛好各造都是『三邊委員會』的成員。

尤其是日本,自己的GDP4.8兆美元而已,一年卻要印80兆日圓,也就是7,100億美元的鈔票,約莫為15%的GDP佔比。看看美國,他的QE3一年約印1兆,但僅佔GDP6%。

美國GDP約為小日本3.5倍大,所以換算起來,日本QE12的規模,約莫是美國QE32.5倍大。

所以一個好問題是,小日本印那麼多的鈔票幹麼?首先,當然是日本的經濟頹靡,目前已來到無法自生的地步。日本的人口老化嚴重、年輕人債務比過高、薪資則停滯不前、家戶債務比甚至高於美國,根本沒足夠的可支配收入消費,家戶支出處在10年期低點

      HouseholdDebtSelectedCountries  

                日本家戶債務佔可支配收入比,甚至比老美與歐豬國家還高

其次,明明日本國民的可支配餘額不增,奇怪的日本央行又要搞QE1~12,尤其是最後幾次,讓一度通縮的經濟,硬是增加12%的通膨,這會對消費者抽12%的隱形稅,獲利的卻是大出口企業如豐田、富士通、與Panasonic

最後致命的一擊是,既然支撐日本GDP最大宗的是國內消費,你不但硬搞大通膨抑制消費,最後又在今年4月調升消費稅從5%至8,這樣又會讓對價格錙銖必較的普羅大眾勒緊褲帶。

最後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日本GDP6%直接衰落至上季的-7.1%,跌幅為有史來之最(除金融海嘯期外),也代表說,日本經濟已衰退到無法靠自己的內源力量支撐。

japan

                                   日本GDP趨勢圖 

另一點小日本要大QE的原因在,這個國家一直是美國的半殖民地連個憲法都要美國人寫。甚至連印鈔機的按鈕,美國老爸也想將肥指伸入。就在納悶為何美國既然要退QE,債券價格卻上揚,導致殖利率下滑的當下,我突然明白原因了。

這就是魔術師的手法,當日本央行宣佈加大QE80兆的當下,日本的退休基金GPIF突然宣佈幾乎腰斬國內債(由60%降至35%),並提高海外債券購買比例,從總佔比的11%增至15GPIF也將提高國內、外的股票採購量從目前的各12%,增至各25%。

難怪全球股市在經濟那麼爛的當下,可全面收紅,日本還創今年的單日最大漲幅。美國在退QE的當下,還能更奇蹟似的股債雙漲,因為一般而言,這兩個資產會走反向。

答案應該就是有人逼迫,或是利誘日本政府趁機追加,好讓美國老爸感覺真的很強,經濟已全數回溫,美元將來到強勢格局,並趁機打趴金價。而GPIF所拋售出的日本國債,就由日本央行接手,所以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已佔GDP56%之驚人水位。

所以下次有人跟你瞎掰說美國經濟回穩、全球股市強旺等鬼話時,你可以用大師的文章打臉說:這些只不過是金融槓桿手法而已,跟頂新玩的花樣差不多,美國老爸只是用別人的資金撐起美元、股、債。這次買單的不再是神秘比利時,而是日本武士。

不確定是否是這個原因,伊玻拉病毒的解方,『突然』掉落在富士軟片的大腿上。真驚奇,一個專門做古董產品,一度快要破產的底片公司,竟然可神秘的研發出人類有史以來,最棘手病毒的解方。(你他媽當我吃素啊!!)

當然,如果常來大濕這,很多神秘事件,可能就不再神秘了;畢竟,大師是個愛過度臆測的科幻小說家!

皮凱提240-160  

延伸:

葛老:美退QE!不如看老共、黃金與馬雲

佔中遍地開花:不過是美元與人民幣爭霸戰

如何靠大一中架構打敗22k?請擁抱中華國協

美縮QE、老共接手,順便買你IBMGoogle

誰說QE退場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ken
  • 親愛的王大師,我一直拜讀你的文章許久,一直是你非常的忠實讀著,我看了很久你寫的文章,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但我這樣看很久的文章,這樣下去,全球經濟不就會出現大泡沫嗎?還是會被美國一直轉債到不同國家,直到沒得轉債為止這樣嗎?(派謝,我不是專家,只是小老百姓)
  • 首先,我也不是專家,我只是個喜劇演員!!

    如果有個背後抄手,這個劇本有幾種情境,每個情境都有可能,都有個機率。

    1. 全球經濟瓦解,美元崩盤,貨幣重組,由Imf的SDR為主要貨幣,其中納入金磚貨幣,內含貴金屬比重。未來5年發生機率:30%

    2. 美國利用全球的怪怪IPO如伊波拉、ISIS、消失的班機,甚至氣候戰,持續穩定美元霸權,然後一直維持下去到至少20年。機率:25%

    3. 世界沒有背後操盤者,新聞講的就是實話,全球邁入穩定復甦中。機率:25%

    4. 其他:20%

    accrcw75 於 2014/11/02 08:38 回覆

  • 悄悄話
  • sean
  • 濕哥 是否可以把這金融結算機制 金磚五國 歐元 人民幣 三方支付(電子化貨幣) 諸如此類各種關聯做個整體分析呢 勞煩您的專業了
  • ken
  • 謝謝你,你是一個很棒的哲學家,你的觀點就是質疑和猜想,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哲學家(只不過是在經濟方面) 請務必要保持你的獨特觀點,因為每一個偉大的哲學家,都有其個人的見解,加油,我愛你^^
  • 深度智障
  • 1.誠如大師所言,美國退QE的缺額由日本補上,而且,容本智障提醒一下大師,別忘了10月底歐洲央行也啟動新一輪的1兆歐元買債計畫,美國自己退QE,卻叫的動歐洲和日本連袂補QE缺額,而且數量有過之而無不及,看來美國的影響力還是很大耶,除了叫不動中國和俄羅斯以及ISIS之外,山姆大叔仍牢牢掌控全球政經。
    2.依大師一兩年前的文章所述(抱歉,有興趣的人自己回去找,我好懶),終極警探第三集,賽門偷走聯準會幾萬噸黃金,約翰麥克連費盡千辛萬苦搶回來,但是已經被美國偷偷賣光了,無現貨在手,美國根本無力做空黃金,近日歐洲日本一起印鈔票,中國還在大肆買進黃金(依大師所言),金價應該飆翻天啊,但是上週黃金大挫屎,低點1165每盎司已跌破2010年7月以來的新低? 甚至跌破某些公司的開採成本, 請教大師,賣盤從何而來? 不要告訴我是全球的大媽一起把嫁妝拿出來賣嘿~
  • 一個好問題是,確定是美國叫動歐日嗎?還是美國也要跟某人answer,今天匯豐的PMI出爐,指數為50.4的3個月新高。滬港通也要通了,上海黃金交易所的黃金入續送到。反佔中簽署超過150萬人。說好的中國完蛋呢。

    注意喔,中國只是用了一點點的定向寬鬆,就可有這成績。歐美日則要輪流搞QE,那位叫得動美歐日的真正主人,會壓寶哪位。

    BTW,明天APEC要開場了,我們再看看全球資金的走向吧。

    至於黃金賣盤,那些很多是GLD的紙黃金,很多是西方央行與投行自行拋售,試圖崩潰行情,將weak hand甩掉。但隨你賣,真正在意的人,是央行的實體量,至於誰在裸泳,不久後就可看到。

    accrcw75 於 2014/11/03 16:14 回覆

  • 深度智障
  • 喔對了,補充一下,
    本智障說的都是有圖有真相,大師說的大部分都是想像。
    例如美國要先請示某強國才能叫歐洲和日本印鈔票。
  • 訪客
  • 深度智障:
    大師,你一直刪文,難道真是怕了本智障?
  • 訪客
  • 1.美國叫日本印鈔,是大師您在本文中自己說的。
    歐洲印鈔,儘管德國自始反對,但符合美國財政部與聯準會的期望,請在鉅亨網查詢新聞"美元走高全球央行都歡欣鼓舞"。
    (鉅亨網唷,中國yes唷,不是甚麼大紀元唷)
    2.還不相信中國賣黃金救股市嗎?
    從今年七月中起,把黃金日K截圖後翻轉180度,簡直和上證一模一樣啊!

    我用大師的邏輯來說明反佔中150萬聯署,聯署是紙黃金,真正站上街頭的才是實體黃金。香港佔中行動還沒結束,而且各地標被掛上"我要真普選"的巨幅布條,港府也懶得拿下來了。
    中國不會一下子就完蛋啊,倉庫裡還有些黃金可以拿來應急,賣完了黃金大概會開始賣美國國債,可是美國早已放話,賣美國國債視同戰爭,中國有膽就跟美國打一仗,打敗就崩潰了,打勝的話呢? 不可能打勝的啦!唯一一艘遼寧號才下水一年就鍋爐爆炸,目前生死未卜,說明中國解放軍只是紙老虎。
  • 深度智障
  • 啊呀,上篇忘了署名,是我啦!
  • Shou Lun Liu
  • 美國要請示的不是某強國,而是某集團.....

    另外,光靠高科技與全球最強軍力(無可置疑)就可以讓美國打勝仗的話,韓戰越戰與伊拉克、阿富汗戰史都要改寫了。

    老共老俄真的要比科技、比軍力,說真的還遠遠不是老美的對手,但是大規模戰爭打的是持久力,講白了就是人民意志、軍隊士氣,與後勤補給(實體經濟生產力)。

    再回頭看看美國二戰之後的歷史,應該不難理解,美國為何沒有勝算。
    就像小小一個釣魚台,論空軍海軍實力,中共根本不可能打贏日本,但日本再怕什麼? 養過軍隊才知道,當家才知持家難。軍隊不是一聲令下,就一定會聽話的。

    更別說就算極度服從的軍隊,在後勤補給與人事和硬體數量弱勢的情況下,短期戰役的壓倒性必勝優勢,對整體戰爭一點幫助都沒有。不然美國不會打輸越戰。

    論人民吃苦耐勞度與軍隊士氣和實體經濟生產力,歐美日都深知自己遠遠不如中俄。不然他們不需要一再提醒中俄的威脅性。實體經濟生產力與壓倒性的數量正是當年美國能打贏二戰的唯一優勢(因此才在軍事科技上邊打邊慢慢追上德日,開戰初期美國軍事科技是遠遠落後德日的)。明眼人都知道這兩點現在在中俄手中而非歐美日。

    表面上的經濟數據,所謂的"和國際接軌",就是採用歐美那一套經濟制度與會計準則。懂經濟的都知道,會計準則的調整,可以多大的影響數據呈現出來的假象。

    所以照這套表面準則捧出來的全球首富,自己都心知肚明,自己的身價只是股價上的泡沫而非實質購買力。更別說那些根本不被統計到的產油國富豪(比如整個國家財富都是國王一個人的,不會被當成個人財產計算)

    中國很多制度尚未與國際接軌,甚至故意推遲,即使是以國際會計準則公布的數據,也常被質疑真假。那麼用這些數據來判斷中國,正如一向表現的總是失準。
    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中國的經濟情況是不是真的那麼糟? 還是北京希望被外國人認為中國現在經濟這麼糟? 從民間商業慣用的角度去看,是不可能看到真相的。

    中國如果真缺錢,腦子壞掉才會賣美國國債,美國國債玩的好,可以輕易的讓美國大兵吃不飽穿不短,航空母艦與戰鬥機沒燃料,美國軍隊沒有發揮美國憲法的擁槍自衛權推翻政府就不錯了,還需要打仗? 拿美國國債出售換錢,是小老百姓的思考層次,很遺憾現在的中國領導人層次沒那麼低。

    若不談長期大規模戰爭,那就是丟核彈了,這點美國對中俄更缺乏優勢,美國想滅國才敢提開戰。國會議員是白癡敢提開戰,美國總統的也不會准(開戰權在總統手裡)。
  • Shou Lun Liu
  • 日本自己很清楚,釣魚台如果開戰,雖然全球軍事專家包括中國解放軍自己的專家都一致同意,解放軍海空軍根本不是日本自衛隊的對手,但日本還是一定會打輸(很詭調嗎?)。

    所以日本才更是緊張,更要虛張聲勢。而中國更是老神在在。一點都不在乎會不會真打起來。只是雙方也知道只是在演給民眾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懂軍事的話應該懂戰略與戰術的差異,以及戰爭與戰役的差異。愛鑽研軍事的膚淺軍事宅,向來只懂戰術與戰役,避談戰略與戰爭,因為後者牽扯到後勤補給與經濟和貨幣學,不是軍事宅有興趣(或理解能力)的領域。因此軍事宅只會以軍隊戰力來衡量戰爭輸贏,卻不知現實與遊戲是不一樣的。

    可以當我是說無知屁話的呆子,但歐盟與美日的國家領導人,是否也都是膽小無知胡亂害怕中俄的呆子,就交給各位自由心證了。
  • 訪客
  • 有的人常以整個國家立場在看事情,
    卻不去懷疑整個國家的決策,
    有沒有可能被少數人綁架?

    入主味全的人,
    真的把味全當成第一順位來經營嗎?
  • 呆丸哈哈哈
  • 中情局資助愛荷華寫作計劃曝光
    2014年11月23日 亞洲週刊第28卷46期 陳之嶽

    美國學者班尼特發表長文,揭露中情局當年資助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作家聶華苓和安格爾經由寫作計劃,廣邀兩岸三地和全球作家交流寫作心得、民族感情與文化共識,意外地超越中情局的冷戰構想。

    在冷戰時代,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世界各地秘密進行「硬實力」與「軟實力」行動。「硬實力」行動包括在伊朗(一九五三年)、危地馬拉(一九五四)和越南(一九六三)製造兵變,以及發動古巴難民登陸豬灣(一九六一)。「軟實力」則是成立外圍組織,撥發經費,發行刊物或資助大學,宣揚美國文化,拉攏外國知識分子。新近披露的檔案顯示,聞名全球的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International Writ- ing Program)即是接受中情局所提供的經費而成立。

    羅德島州普羅維登斯(Providence,又譯天命)學院英文系助理教授艾力克.班尼特(Eric Bennett)曾於一九九八至二零零零年到愛荷華大學參加「愛荷華作家寫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零七年七月,班尼特回到愛荷華大學校園,以一個月時間研讀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創辦人之一保羅.安格爾(Paul Engle)的生平。

    一九九一年以八十二歲高齡在芝加哥機場猝逝的安格爾,於一九六七年和來自台灣的湖北籍作家聶華苓(一九二五年生,六四年赴美)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和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並不一樣,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創於上世紀三十年代,首任主任是韋伯.施拉姆(Wilbur Schramm),安格爾是第二任主任,從一九四一年做到六五年。聶華苓曾在台灣素負盛名的反對派雜誌《自由中國》做過文藝編輯,並在台灣大學外文系教過書,她於一九六四年到愛荷華大學,七一年和安格爾結婚,雙方都是第二次婚姻。六七年,安格爾與聶華苓另行創設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專門招收海外作家到愛大進修,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則專門吸收美國本地作家。

    班尼特於二零零七年盛夏,每天朝九晚五翻閱安格爾捐贈給愛大的四十箱檔案與資料,他找到一份資料,指出安格爾於一九六零年曾向洛克菲勒基金會(Rockfeller Foundation,又譯羅氏基金會)提議,他所主持的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向海外招收作家,特別是左翼作家,讓他們到新大陸來看看美國、認識美國,讓他們知道美國文化並不只是可口可樂、米老鼠。洛克菲勒基金會給他一萬美元旅費,到亞洲及歐洲吸收作家(以左派知青為主)到愛荷華作家寫作坊深造。安格爾於一九六七年不再主持愛荷華作家寫作坊,但他是個工作狂,又好客、愛交朋友,更很喜歡和外國作家來往。於是,他和聶華苓一起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

    班尼特赫然發現,安格爾和聶華苓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的經費,竟然是來自中情局的外圍組織法菲德基金會(Farfield Foundation)。除了法菲德基金會,中情局的另一外圍組織亞洲基金會(Asia Foundation)、洛克菲勒基金會和國務院亦都曾資助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台灣的一些民間機構亦曾向國際寫作計劃捐款。台灣的一些反共政客與右翼文化打手曾對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邀請自由派作家赴美,表示不滿。台灣著名異議作家柏楊在安格爾於一九九一年去世時,撰寫《懷念中國人的朋友﹕悼保羅.安格爾》,文章裏提到﹕「國大代表鍾鼎文先生在報上把愛荷華的經費來源的國務院,誣指為花花公子雜誌,指控保羅夫婦對中國文化包藏禍心。」

    安格爾於一九零八年生於愛荷華州西達拉皮茲市(Cedar Rapids,又譯雪松急湍),曾就讀柯(Coc)學院、愛荷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因品學兼優獲羅氏學者(Rhodes Scholar,前美國總統克林頓亦為得主),負笈牛津大學。安氏以寫詩出名,班尼特說他像當時的許多理想型的知識分子,曾嚮往和相信共產主義,日後又拋棄共產主義。安氏做過奧亨利獎(O. Henry Prize)叢書主編。他主持愛荷華作家寫作坊的四分之一世紀裏,使寫作坊揚名天下,全球各地作家都想到被玉米田包圍的愛大進修,與世界各地作家促膝把晤、通宵暢飲,交換寫作心得。國際寫作計劃亦成為化敵為友的文化園地,最流行的傳奇是,一位以色列作家和一位巴勒斯坦作家初見面後,曾互擲酒杯對罵,幾個月後分手時,兩個人抱頭痛哭。

    中情局希望國際寫作計劃通過海外作家向全球推廣反共宣傳,並介紹美國文化。但安格爾和聶華苓則經由國際寫作計劃,廣邀兩岸三地作家進行寫作心得、民族感情、文化共識的交流與提升,其正面作用遠超過中情局的冷戰構想與原始創意。海峽兩岸當局都曾因懷疑或不滿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而動用政治力量抵制或阻撓作家赴會,甚至不讓安格爾夫婦來訪。

    班尼特今年二月曾在《高等教育紀事》(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發表長篇文章,敍述中情局與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的關係,他亦準備出版《帝國的寫作坊》,以申論中情局如何介入包括寫作坊在內的各種文化機構。班尼特對中情局的做法持負面看法,深不以為然。但安格爾和聶華苓卻利用愛荷華國際計劃,為文學和文化打開一條新路與生路,使兩岸三地和其他各地的作家共聚一地暢述衷情,這也許是中情局特務沒有想到的。

    愛大惠及眾多兩岸作家

    從六十年代開始(包括愛荷華作家寫作坊),數不清的海外作家曾到愛荷華呼吸含有玉米味道的新鮮空氣與自由氣氛。從台灣的柏楊、陳映真、王禎和、林懷民、鄭愁予、殷允芃、瘂弦、高信疆到大陸的莫言、丁玲、徐遲、諶容等,多少文化人都在愛荷華找到了梁啟超所說的「煙士披里純」(inspiration,即靈感、鼓舞人心的事)和伙伴情誼(camaraderie)。

    中情局在冷戰時曾設立不少基金會和文化組織以對抗國際共產主義,並向海外宣傳美國文化,其中最大的一個外圍組織是以歐洲為戰場的「促進文化自由聯合會」(Congress for Cultural Freedom)。促進文化自由聯合會從一九五零年到六七年,在三十五個國家成立分會,出版二十種有水準的雜誌,並經常舉辦畫展、音樂會、文化交流和學術研討會,許多知名學者和作家都在不知聯合會底細的情況下,參與它的會議,如英國哲學家羅素。不少歐美主流媒體的著名記者亦曾自願被中情局外圍組織利用,如《紐約時報》外交專欄作家索茲伯格(A. L. Sulzberger)。

    中情局在海外所推動的秘密戰爭包羅萬象,應有盡有,現在最拿手的是利用無人飛機炸射恐怖分子。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也許是惡名昭彰的中情局所作的最有價值的文化投資,安格爾長留去思。一個不會聽亦不會說中國話(只會﹕「吃飯吧!」)的外國人,向兩岸三地作家展示了無國界的愛心與熱忱。舞蹈家兼作家林懷民說﹕「在柏林圍牆倒塌前,那道牆已在聶華苓家被拆除了。」

    安格爾夫婦獲提名諾獎

    班尼特稱安格爾是「冷戰鬥士」,但他和聶華苓對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的不朽貢獻卻超越冷戰,而受到國際文化界所認同。一九七六年,他們夫婦二人曾被共同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 呆丸哈哈哈
  • 中情局的帝國寫作坊
    2014年11月12日 中國時報 林博文專欄

    惡名昭彰的美國中央情報局,冷戰時代除了在伊朗、瓜地馬拉、剛果、越南和其他各地製造兵變,同時亦花了不少美金設立外圍組織,滲透海內外學術、教育與文化機構,宣揚美國文化與美國價值。詩人保羅‧安格爾(Paul Engle)和他的第二任妻子聶華苓於1967年成立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時,中情局的外圍組織法飛爾德(Farfield)基金會,即向他們提供一筆成立經費。中情局的另一個外圍組織亞洲基金會亦給了不少錢。

    冷戰時代 宣揚美國價值

    1991年在芝加哥機場等飛機準備去東歐訪問時,82歲的詩人安格爾因心臟病突發去世。他從1941年開始擔任愛荷華大學作家寫作坊主任,一直做到1965年。曾在《自由中國》半月刊當文藝編輯並執教台大文學院的聶華苓(1925年生),1964年到愛荷華,1971年和安格爾結婚,夫妻兩人為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付出了極大的心力。這項寫作計畫不僅促成了兩岸三地作家的心靈交流,更推動了世界各地作家一年一度在「玉米之鄉」愛荷華的文化大會師。1976年,安格爾與聶華苓曾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現任教羅德島州普羅維登斯學院英文系的艾力克‧賓內特(Eric Bennett),曾在1998至2000年在愛荷華作家寫作坊進修。2007年夏天,賓內特回到愛荷華,以1個月時間從早到晚埋首愛大圖書館研讀40大箱安格爾的檔案與資料,他發現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及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這兩個不同的單位和中情局的關係太深了。

    於是,他準備寫一本書專門談中情局與愛大這兩個寫作班子的故事,書名就叫《帝國的寫作坊》,打算由愛荷華大學出版社出版,但遲遲未面世。賓內特今春在水準頗高的《高等教育紀事》刊物上發表一篇長文揭發安格爾和中情局的關係,因雜誌發行不廣,很少人注意到。

    賓內特說,早在1960年,安格爾即向洛克菲勒基金會(舊譯羅氏基金會)反映說,蘇聯向海外招收大批年輕學子到莫斯科上大學,免費念書,灌輸意識形態。安格爾認為美國亦應學蘇聯這種作法。洛克菲勒基金會即給安格爾10000美元前往歐亞兩洲訪問,開始招收海外作家到愛荷華作家寫作坊進修。安格爾和聶華苓於1967年想到何不另創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不受愛荷華作家寫作坊(1930年代成立)管轄。中情局外圍組織法飛爾德基金會很爽快地出錢資助這個新的寫作班子,安格爾亦於1969年正式脫離愛荷華作家寫作坊,以全副精力投入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

    安格爾聶華苓 超越冷戰

    當初中情局要求安格爾在海外找作家時,最好是在右派反共國家(如台灣)邀一批愛批評政府的左翼作家、在左派或共黨當道的國家邀一批右翼作家來美國,讓他們認識美國,不要以為新大陸只有可口可樂和米老鼠。從這個角度來看,即可了解愛荷華的寫作班子為什麼會邀請陳映真、柏楊去美國,並會邀被鬥過好幾次的丁玲訪美。安格爾和聶華苓都是心胸寬大的知識分子,他們擴大邀訪對象,不限左派或右派,只看有沒有料、夠不夠格。中情局絕未想到他們想要對抗共產主義的文化戰爭,竟成了兩岸三地作家團聚、暢飲的天地。安格爾在1968年即曾邀請他的同行、捷克詩人哈維爾到愛荷華,但蘇聯坦克開進布拉格,哈維爾去不成。

    中情局最大的外圍組織是「促進文化自由聯合會」(CCF),法飛爾德基金會即受其監督。促進文化自由聯合會在35個國家設有辦事處,出版20種雜誌,常主辦音樂會、展覽和研討會。波士頓交響樂團在50年代常到海外開演奏會,經費即由促進文化自由聯合會所提供。許多名學者和作家參加過一些聯合會主辦的研討會,但他們都不知道中情局出錢。賓內特稱安格爾是個「冷戰鬥士」,又說他年輕時曾相信過共產主義,但從他和聶華苓數十年辛勤耕耘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的成果來看,他們夫妻應被稱為「文化園丁」,有功於思想自由的開拓。

    兩岸政府都曾一度不滿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大陸說他們反共,台灣罵他們親共。一個號稱「詩人」的國大代表鍾鼎文甚至誣指寫作計畫的經費來自《花花公子》雜誌,以貶低寫作計畫的價值與純度。安格爾與聶華苓的文化貢獻,早就跨越了冷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