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51_600  

(原刊於UDN鳴人堂專欄)

昨天早上翻開各大報,發現央行的彭總裁躍升11A的寶座,比起上周橫掃全球財經版面的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還要有風。然看到下個新聞後,突然瞭解彭總裁贏得11A的桂冠,還要多謝強冠、大統與昱伸等黑心食品業者的加持。

為何如此說?原因是細看彭總裁獲11A寶座最主要的因素,在於維持物價的穩定。眾所皆知,經濟學家在規劃物價政策時,最難控制的兩大要素為食物與能源類別,原因是波動率大,且為民生必需品,政府不管如何,一定要維持這兩項要素的平穩。

但這與全球央行近年來,所執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相違背。全球各地目前充斥廉價游資,台灣的房屋市場走了10年的大牛市,帝寶價格已翻了3番,來到一坪300萬元的價位。

最近以無殼蝸牛為訴求的巢運,亦將舉行一系列的抗爭運動,這些都多虧央行制定多年低利率的貨幣政策。全球金融雜誌(Global Finance)怎會在此時,評價彭總裁對維持物價穩定有功呢?

124687831275其實答案一點都不難,CPI(物價指數)的組成中僅有租金、沒有房價,房屋價格屬資產市場,主要靠廉價資金堆疊起來的投機動能,實際住屋需求則沒那麼高,所以租金就漲不起來,也就不會影響CPI的漲幅。

那食物呢?這就來到台灣一堆黑心食品業者了,不管你是昱伸發明的起雲劑、大統調配的棉籽油、亦或是強冠收購的餿水油,只要能將食品價格壓在讓政府面子掛得住的標準,本島官員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明明臭得發噁的餿水油,硬是將檢測程序切割成全合格的結果,這才是魔術。

下游廠商則抱著只問價格、不問過程的心態,也不想多過問製造流程,反正政府都已貼了食品GMP標章,有責任就上面扛,應該壓不到自己。如此,就變相達到台灣之光,讓本島的物價超級穩定。

觀光客來台,莫不讚賞小吃文化物美價廉,深不知吞下肚內的食物,不輸島民看了電視後,經常嘲諷對岸連豬都不會吃的飼料。

也就是說,台灣的食物價格中,早已摻上名目價位衡量不出的「品質通膨」,傷的是商譽、賠的則是健康,卻顧了彭總裁的11A面子,贏得台灣物價水準低廉的美名,怎知一切都是海市蜃樓。

那食品GMP標章呢,這不是政府幫忙把關食品安全的機構嗎?這就是整個魔術的關鍵了。首先,GMP協會是民間所組成的機構,政府的角色僅為輔助性質而已,是個掛國家羊頭、賣自家狗肉的魔術師戲法。頂新的魏應充在混油案還沒鬧大前,還是食品GMP的理事長哩!

講到這,突然聯想到美國在金融海嘯期間,各大華爾街投資銀行,利用名校剛畢業的博士生數學技能,調配出有毒的金融餿水油,再用香噴噴的話術與DM除臭,將這些大規模毀滅性金融武器,大量流通到全球市面上。

這些金融餿水油,都是被哪些美國版的食品GMP標章給認證呢?答案就是標普、穆迪、與惠譽等三大民間信評機構。所以說,自由學派常說的「市場總是對的」信念,好像也不那麼的牢靠吧!

news-1-640x0-14104221040405既然國家靠不住、企業會騙人,那人民呢,我們的角色跑哪去了?這要回到當人民看見政府每年荒謬的預算規劃後,民間到底有沒有盡到正確認識的責任。我的觀察是悲觀的。

還記得當去年爆出「混很大」的假油事件後,造價2千萬的「液相層析高解析度串聯質譜儀」因日夜操而當機。但重點不是為何壞了,而是怎麼這座可確保國人安全的儀器,全台只有一個?

同時間,國軍卻以700億新台幣,進口性能不佳的阿帕契直昇機,準備一個已60年沒打過的戰爭?這些阿帕契在交貨不久後,就陸續因儀器問題送修,最後又有一架在桃園的民宅上墜機,失事原因不明。

我不是說國防不重要,但凡是都有輕重緩急。我們寧願花40億新台幣去買一架破銅爛鐵,也不願意花兩千萬買一台看管國人健康的質譜儀,或是增加稽查食品安全的人力。這不是本末倒置,什麼才是本末倒置?

也許荒謬的採購政策是政府的疏失、也許這是台灣卡在美軍工複合體淫威下的妥協,但小老百姓又不拿軍火商的回扣、又要站在第一線活吞業者調配的餿水油,為何都沒有人抗議呢?這連成為一個討論議題的空間都享受不到。

答案恐怕是台灣人民都太被動了,總認為一定有人會關心。但從近來每年都會鬧一次食安危機的頻率看來,如果人民不自己關心,這問題根本沒人會幫大眾把關。

寶島就會笨笨的持續協助彭總裁這幫人,在灌大房地產泡沫的同時間,賺取下一個12A總裁的美名。


延伸

是趙藤雄們殺了孫中山?!

彭淮南想升息擠泡泡?!還沒被柏老耍夠嗎?

21世紀經濟學大師-皮凱提拆解台灣社運訴求

回張忠謀:世上沒教不會的人才,只有不會領導的老闆

清境濫墾、法規偏頗:台灣需『懲罰性賠償』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7) 人氣()


留言列表 (7)

Post Comment
  • Private Comment
  • gary
  • 以美國人對設計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思考邏輯來評斷,餿水油在美國絕對是個"創新"的事業.所以在台灣也是一樣.
  • CIA特工
  • 大師 台灣因為法定基本薪資太低 (看看大台北新資
    就知道法定低薪連經濟均衡的邊都碰不上)
    很多人根本負擔不起食物 只能吃毒物
    吃不起 只能吃 需求完全沒有彈性 當然能光明正大的賣
  • 雜碎排班經理
  • 都說彭總厲害,怎個厲害法?不知道。每次都說臺灣經濟爛,薪資倒退十六年,何以都怪在茸兒身上,而非彭總?彭總有11A加身,殊不知茸兒也有和平獎護身。最讓我困惑的是,何以沒有食安社運IPO出來,台灣的食安英雄都去哪了?
  • 中島三郎
  • 版主總是騷不到問題的癢處 :-(

    對比「每年」1.2兆新台幣,「偶而一次」的700億新台幣只是零錢而已。

    亡國主力非外患,是120萬個內賊: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6269
  • 中島三郎
  • 版主一直抓不到台灣的問題核心 :-(

    國內貪腐米蟲「每年掏空7500億」,是米帝「多年一次從台灣撈走700億」的N倍。N > 10。

    http://4sacca.blogspot.tw/2012/01/125.html

    「光是軍公教人員的薪水及退休金支出,每年就要7500億左右,政府近幾年來,平均年收入約 16,000 億左右 7,500/16,000 = 47%,等於將近一半的國家收入,都給了這125萬人(佔總人口的5% ) 。」
  • 呆丸哈哈哈
  • 變質巢運,撕裂台灣社會
    2014/09/30 路仁教授

    巢運要夜宿仁愛路,拉弓射帝寶住戶。社運可瞄準政府、政策,但將社會少數人圈為靶心時,澎湃射出的箭終會墜落反傷自己。
    巢運夜宿者,也許收入有限,買不起台北房子,但能全怪帝寶住戶?歐美富人愛住獨棟豪宅,有天有地、有廣闊花園,他們多住一坪地,其他人便少一坪。台灣流行大樓型豪宅,向天空借空間,影響居住權少很多。
    住帝寶較安全,但天價管理費乃自付,非政府補助。他們要警衛巡到滴水不落,因歹徒覬覦錢財、可能綁架小孩。其他人嫉妒外,是否該體諒其需求,甚至珍惜自己非富人,不必如此擔心安全?
    帝寶住戶有錢,但錢非罪惡。帝寶的電子業、金融業...老闆日日動腦賺錢,但同時也在創造就業機會,養活電子系、財經系...畢業生。也許年輕人仍覺得薪資不夠,但與歐洲年輕人的3成失業率相較,台灣產業仍提供立足地。
    這些富人賺錢,每賺100億,就繳40億的稅到國庫,支持台灣的社會福利;相對而言,八成台灣人僅繳5%的稅或免稅。而且這40%的稅還將提昇到45%。當然,許多夜宿者仍不滿,仍充滿仇恨,覺得富人稅太輕。
    但增稅談何容易?台灣非處於多語言文化之歐洲,有同文化的星、港在競爭。法國增稅,法國富人搬德國後,得承受語言不通、子女教育銜接等問題,想想後仍待法國讓政府扣稅。台灣照左派運動者所述,決定扣重稅以後,真的會扣得到嗎?
    不必等以後,聯電、日月光...等不少高科技老闆,早已入籍文化語言相通的新加坡,台灣連一毛所得稅也扣不到。連中研院翁啟惠院長也是美國籍,仍繳稅給美國政府。台灣是一個自由島,無扣重稅的空間,甚至也無仇富空間。
    台灣無美國的美元印超機、中東石油、北歐礦產,過去經濟成長,靠的是企業家往前衝,人民勤奮在後支持。對辛苦經營事業的富人,住在集合型的豪宅獲取安全感,甚至獲取一些名望,我們何必如此仇恨苛責?
    該苛責的是不創造就業機會,專門炒作土地的人(林榮三)。通常,這些人不會住帝寶這種大樓型豪宅,而是住不共用電梯的獨棟別墅,巢運的人敢去抗爭嗎?通常,這些人還擁有媒體(自由時報),便於炒作土地,而且這些炒作大亨還橫跨藍綠,巢運的人敢到其媒體總部前夜宿嗎?
    敢的話才是超越藍綠,否則只是在製造階級對立、撕裂台灣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