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per-free_speech  

(原刊於UDN王大師專欄8/6)

近來台灣被一連串公共災害壟罩,從澎湖空難,一直到高雄的氣爆事件,均使社會人心惶惶。但就是在這段非常期間,人民更要注意在平常時期認為理所當然的權利,是否因輿論壓力遭限縮。

就在高雄氣爆不久後,兩位「白目」的網民——潘姓與蔡姓男子,各自發表一篇「不當言論」以及「假消息」。警察大隊聞風後趕到,將兩位白目人士移送警局訊問。不久後發現均無犯罪事實而飭回。

這兩個臉書PO文事件,觸及到近兩世紀來對「言論自由限制」的大辯論。也就是說,社會上到底有什麼言論是可受保護,什麼言論則要遭受強制限制?又由誰來斷定?經過兩百多年的演進後,法律約略歸納出「傷害原則」,為限制言論自由的標竿。

傷害原則包括暴力、誹謗、煽動顛覆或淫穢言行等細項。煽動顛覆已徹底被近來的民運風潮解構,本文暫不論述。毀謗與淫穢言行在不同文化與價值中,有著不同的標準,我留到稍後申論,先從辨識暴力的依據開始談吧。

Jack-Ryan_Clear-and-Present-Danger根據美國的「大申克訴合眾國案」(Schenck v. United States),執筆法院意見的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法官提出「明顯而立即危險」(clear and present danger)的概念。他引用發言者不可於戲院中喊大火的例子,作為判定限制言論自由的依據。為什麼?因為散佈者的言論會導致戲院內產生「明顯而立即危險」。

好,我們再將近日內兩則臉書PO文的案例,與上述辨識暴力的依據作一番比較。潘性男子於事發當天,其網路言論為:

「太開心了, 哈哈,爆爆爆爆爆,炸畜生囉。我就說嘛,畜生多必有毀滅。不過好像不夠嚴重,希望持續下去。好久沒有笑過的我,剛剛竟然萌生了一點笑意!!」

這是否符合霍姆斯法官的「明顯而立即危險」原則?看似沒有。畢竟沒事證顯示有人因此言論,導致立即的暴力行為。且發言者是在臉書中寫文,主要對象為朋友等特定團體。

潘性男子的言論,一般人見到只會將其貶為瘋言瘋語之列,這與眾多網路上如「中國豬、支那、吱吱、 鬼島、病畜、綠蛆、天龍國」等用詞相當,都為具貶意,且挑釁意味十足的言論。

這應不應該被譴責?應該!應不應該勸阻?應該!應不應該昇華?應該!應不應該再教育?應該!應不應該查禁?視情況而定。應不應該派執法當局上門將其移送警局?大大不應該!!而且有夠不應該。除非你想活在警察國家中。

也許有人會援引誹謗或淫穢言行等事項,聲援警察的執法行為。但在毀謗原則中,必須有受害者舉證並提告才能符合。最好的例子是今年5月時,張大春vs.劉駿耀的互咬案。

 

張與劉因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禁食隔空互槓,大春老師不滿劉在節目上譏諷林沒飯吃所以絕食,在臉書批劉「下流」、「可恥」、「腦子裝屎」,遭劉控告誹謗,台北地檢署隨後傳喚兩人。

這個案例中,法院處理的方式是不干預劉駿耀批評林義雄的言論。但執行張對劉的不當言論,為何?因為有原告、事證與明確的「受害者」。而潘性男子的「爆爆爆案」則無明確的受害者與原告,警察如此輕易的上門抓人盤問,實有執法過當之感。

此外,在中央社的新聞中,並無交待警方是如何接獲這則PO文的來源。然高雄市隨即出動科技犯罪專案小組查緝,總令人感覺毛毛的,是否台灣的執法當局,不時監控網路言論?這又跟東德主管監聽的秘密情報單位「國家安全部」(Stasi)有何不同?

Unpopular-opinion-2-450x250  雖然潘性男子的言論,可說毫無言論價值,但國家不應該貿然動用警察權,限制「不受歡迎的意見」(unpopular opinion),更適當的處理方式是由網路輿論自行撻伐。

至於第二個案例中的蔡姓男子,其散佈假消息的言論內容為:

「目前警戒線拉到大社,鳳興國中,左營區的管線路面部分已經隆起,可能是昨晚氣爆導致,漢神巨蛋新莊仔路也有管線隆起(我親眼看到警察在疏散汽車改道)高雄都要提高警覺」

其中,蔡姓男子雖於PO文中引用「可能」作為合理判斷的依據。但對於後續的處理則有引起「明顯而立即危險」的「疑慮」;畢竟,他捏造「我親眼看到警察在疏散汽車改道」的假消息,這與事實有違。

這案例動用警察權的合理性,大為增加。但我認為還是可以保留某程度的寬容性;畢竟,發言者的本意並非惡意。如果,論述的當,確實可引起有關單位注意,防止悲劇的發生。

images國家在限制人民的言論自由時,政府具龐大的「舉證責任」,不得輕易為之。套句自由主義哲人密爾(J.S. Mills)所言,社會曾經相信為正確的事多半為錯誤,因此意見不應該因明顯的錯誤而被禁止,以防止被「既定意見的沈睡」(the deep slumber of a decided opinion)所綁架。

美國之所以每年必須印1兆美元的超額支出,支付龐大戰爭費用與軍人的醫療成本,主要是在911事件後,美國社會充斥主戰的聲音,導致反戰意見遭壓抑。社會被恐懼與憤怒所綁架,政府就可輕易靠薄弱的證據,到處於中東為非作歹,佔領他國油田,最後導致當地目前還處在阿鼻地獄中。

社會總是在非常時期,才能體現出是否具容忍不同意見的雅量。否則也許會在多年後發現,人民的自由,一點一滴的凌遲處死。社會則陷在大腦僵硬的「美麗新世界」中。

延伸: 

危機即轉機:一次搞定高雄氣爆、南北差距、與黨產 

王丹會『掛腦瘤賣狗肉』?臉書先驗算後再說! 

台灣有言論自由、你是否敢自由言論?! 

壹傳媒拍賣記,請問你怎麼看?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ean
  • 相較於另一篇隔天的PO文,這裡竟然如此冷清,似乎也顯示出什麼,濕哥的擔心我想是必然的,或許現今的環境讓人被壓的沒了思緒,只能表面的注重某方面被操控議題吧!這樣這幾年的用心還是在原點啊!
  • sean
  • 或許我言語困乏常感孤獨,總感到不知是我活在夢裡還是反之,但詩歌的文采,卻也是乏人欣賞,被點醒的少之又少,難道這文字間的表述大家都看不懂嗎?意思懂嗎?懷疑看清真相,沒人教您盡信,但總是要醒吧!您所擔心的現實生活問題就是要從這些去改變啊,思緒不清明怎找到適切的方向呢?
  • 呆丸哈哈哈
  • 昔為反共義士,今為中國豬
    2014/12/02 銀正雄

    人文曆書24
    1月23日 昔為反共義士,今為中國豬

    這14,850人,在1954年的這一天,分成3批從基隆上岸。他們來自南韓的美軍戰俘營,美國人稱之為「韓戰義士」。當年的中華民國以「反共義士」待如上賓,各縣市的自由鐘為之敲響23聲。
    但實在講,這14,850人幾皆是1949年來不及撤離大陸的軍官、士官與士兵。年紀大的還參加過北伐、抗戰,年輕的甚至面對過毛澤東的人海戰術。儘管他們最後為勢所逼不得不投降,滿心巴望著毛澤東可以兌現善待他們的承諾。人活著,茍全於亂世,是最低最無奈的一種要求。
    但對毛澤東而言,國民黨戰俘從來是心腹之患。不殺降,只是籠絡人心的權宜之計。最終他還是得把這幫人料理乾淨,關鍵只在他殺人是否殺得很正確。而這個時機,恰恰是美國人送給他的。
    1950年6月25日,北韓金日成揮軍越過38度線,韓戰爆發。3天後,南韓當時首都漢城淪陷。這一下,杜魯門大驚失色,立刻要求聯合國召開安理會,讓美國組織聯軍抵抗金日成的赤化南韓霸業。3個月後的9月28日,美軍奪回漢城,誓言進攻平壤。
    現在輪到金日成大傷腦筋了,只得一邊拍發急電給史達林,一邊向北京乞援。這就給了毛澤東天大的機會,先是對著人民宣傳「美國侵略朝鮮」,繼而以「中國人民志願軍」名義,兵渡鴨綠江,展開「抗美援朝」的正義之戰。
    毛澤東的「正義」,包括了把國民政府留在大陸的部隊全都送上戰場,殺死一個少一個,最好全部讓老美的先進武器通通殺光,省得他傷神。這是毛澤東兵法的借刀殺人。
    然則身為接任麥克阿瑟統帥的赫爾將軍,以及遠在美國的白宮,固然知道老毛的如意算盤。但四年戰爭打下來,卻也面臨多達21,300個中國戰俘的燙手山竽,最終全都丟給台灣的蔣介石總統善後。
    這14,850人,在1954年的1月23日享受「反共義士」的風光後,開始陸續歸建。有的死在一江山戰役,有的犧牲於823砲戰,有的葬身在中部橫貫公路的工程建設,沒死的也上了梨山、大雪山、合歡山去拓荒開闢果園。這14,850人,如同在1949年隨著國民政府播遷的外省人一樣,為了保衛台灣肝腦塗地,為了建設台灣而一生清苦。
    但時隔半世紀後的21世紀初,這14850位「反共義士」以及後代子弟,通通都被沒有為台灣流過一滴血的民進黨政客和台獨學者怒罵為「中國豬」、叫囂著「中國豬,滾回大陸去」。
    據稱,這是台灣媒體最熱衷於報導的主流趨勢──台灣天天都是這種自由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