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D    

老美有句諺語:『騙我一次,是你無恥;騙我兩次,是我無知!』(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至於有沒有人會再度受騙,那就要看魔術師的戲法了。

全球知名的民運悍將王丹先生,自從1996年『疑似』患有腦瘤之後,最近再度患有疑似腦瘤的『症狀』。於是上週利用由美中情局(CIA)所研發的臉書,撲天蓋地的請求台灣移民署,盡快使用特權,為王悍將辦妥入台手續。

畢竟如王先生所說,他是寶島的納稅人,在這裡辛苦教我們的小孩,所以請不要說他濫用本地健保資源等『鬼話』。

說實話,不大確定是誰在說鬼話,但我對一個收受扁政府40萬美元『黑箱資金』又與美情治單位有緊密關係且獲得專顛覆他國政權(烏克蘭)的美國民主基金會資金的二度腦瘤人士著實感到感冒。當然,沒有證據前,不應隨便說人作假,好來台灣搞政治作業。

但有趣的是,台灣立法院目前正值二度臨時會議期間,探討的法案有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服貿協議、自經區等兩岸重大議題,這些都是中國天敵美國最關心的戰略法案。

safe_image持有美國綠卡、在那獲得人生第二春,又有深度戰略價值的民運人士,突然在20年後復發腦瘤跡象,這讓我的雷達再度嗡嗡作響。

當然,20年前的腦瘤最後發現是喉嚨發炎,但奠定他來往台美兩地,操控反中言論的悍將地位。10年前的40萬美元交待不清,10年後的腦瘤病症也是模糊帶過。

但在與台灣媒體的越洋電話及臉書內的談話條理看來,卻顯得思路十分清晰。王丹在臉書詳細羅列法條的能力,也令人讚嘆。彷彿有個團隊,幫他做足功課。

至少花這麼多時間,供王悍將準備噹台灣移民署的精力,好似給了他無限腦細胞養分,發覺頭也不暈眩,血壓也不上升了。

然而,中華民國本為人道立國的民主寶島,島內享有舉世聞名的全民健保制度,這連王丹暫認祖國的美利堅合眾國,也難望其項背。本國的醫療體系,理當提供王悍將無限量的MRI與血壓測量。

但王丹卡在的地方是,自由民主燈塔的美國,好像坐在旁隔岸觀火般,一個如果有心僅需幾天就能處理好的返美證,卻被美國務院操縱成要花9個月的時間。不知是否是說好,準備給台灣當局難堪用的戲法?

21ce5p又這麼湊巧,原本要揭開『國防布』的『公民1985聯盟』,又準備要在83日再度捍衛不大確定什麼的自由。但地點卻選在濟南路口的立法院前,又恰好院內正招開各項兩岸重大議案的決議。至於軍中的弊案,則沒人關心了。

正好就在今天的報紙上,有著一則灣原駐美軍事代表團團長黎賢聖測謊未過的新聞。兩個事件相比,1985聯盟不是更應該對黎賢聖的案子感興趣才對嗎?

如果這位負責台美軍購案的操盤手,最終發覺有誠信問題,是個美國,或是哪裡來的間諜,我們一年所損失的軍購費用,會是多少?這是個多大塊的國防布啊!但也許對象是美國,我們的社運組織就自我審查了!

此外,王丹腦瘤案與1985聯盟的二度炒股案,是緊接著美國學者沙特提出離間兩岸關係建議的當下。這位學者稍早前建議,美國應該從中國弱點下手,讓老共嘗到後果。

這些建議包括打台灣牌,出售66F16C/D戰機給台灣,或公開支持太陽花學運所代表的台灣認同趨勢。沙特指出,美國的支持可讓台灣政治轉而對反對黨有利,以取代不受歡迎的馬英九政府。

我不確定,這聽起來有點像是利用軍購與操控社運組織,來干預他國內政。這不是違反聯合國憲章嗎?畢竟,國外媒體常踢爆美國情治單位,利用臉書、推特、谷歌等社群網站,影響他國政治氛圍以達戰略目的。也許王丹案就是臉書蒐集網路訊息,再客製化因應措施的策略?

如果茸兒有點勇氣,應該是要視美國為不受歡迎的國家喔。但沒有骨氣的中華民國政府,不但對老美沒一丁點的譴責,甚至還協助在內湖建造一個內含整連陸戰隊的新AIT大樓,這不是唾面自乾嗎?

也許我是太陰謀了,把王悍將的腦障礙事件,看成美國CIA籌劃的擾台任務。但台灣是個小國,卡在中美大國的博弈之間,許多情況恐事與願違,政府能夠自主的空間,也比老百姓想像中的少。

畢竟,前幾天莫名其妙來自美國的4成高太陽能關稅,幾乎讓台股哀鴻遍野。網路又有人探討都是中國害的,時間點真巧!

但政府的力量,最終來自老百姓的智商;智商越高,力量越強,大國想用臉書、微博、好萊塢、與好聲音等技倆,控制準殖民國的空間也越少。

最後,關於王丹可否來台接受診療,我的看法是,歡迎。但如果被發現又偷偷地溜去立法院外『掛腦瘤賣狗肉』,指責躺在立法院內的幾個法案,會讓大陸人虧垮台灣醫療體系,就指著他哈哈大笑就好。

但還是祝王丹來台灣覓得大腦仙丹。如果發現還是喉嚨發炎而已,沒關係,可試試台灣名產的『明通治痛丹』!

延伸:

美國民主基金會、王丹、反馬陰謀大魔術

台灣有言論自由、你是否敢自由言論?!

第一次社運IPO就上手論柏克

走了洪案與狂犬,又來鮮奶危安!你就是這樣被耍的

洪仲丘案過半年,請問你有比較不笨了嗎?

那一年,我們一起的反壟斷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Post Comment
  • 美國閒人
  • 我也不清楚王丹先生現在的工作在那裡??美國或台灣??無論如何, 他有美國綠咭(不知當年美國給他時, 有否限制條件?) 他便可申請obamcare, 只看收入,全世界收入. 他可量力而買. 四種不同, 白金,金,銀,銅. 白金月費最貴, 自付額最少. 新法也規定不可因之前已存在的疾病而拒絕病人購買保險. 假若他的收入超過法例上限, 就要付"足額月費", 會很貴. 不知他的收入如何?? 這是否他回台灣就醫原因??
  • 訪客
  • 去年王丹才從NED拿了442054美元,其中王丹個人年薪一項合計108500美元

    NED給王丹錢是要運作“重回天安門”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紀念活動...目的是針對大陸

    結果王丹反而把精神都花在台灣搞太陽花運動......結果破壞台灣的政治平衡..

    好玩的事....其實王丹在美國都在幹麼???

    王丹在美國都和「全能神」教派合作(東方閃電).......

    山東麥當勞血案還記的嗎?一名女子在一家麥當勞快餐店用餐時,
    被要求提供手機號碼,拒絕後遭到6人團伙圍毆致死
    那就是「全能神」教派幹的事

    大陸對於一般重大社會案件.怕丟大國的臉..都會封鎖消息的...
    但對於山東招遠麥當勞血案.為何會在媒體網路上大肆宣傳....
    就是要防止「全能神」教派在大陸成為下一個法輪功.....
    (我還有點懷疑...這個案件會不會是大陸故意安排的?)

    不過要小心...「全能神」教派已經發展到台灣了...
    不曉的這個教派....和王先生有沒有關係

  • 政客的嘴臉
  • 抱歉~借句大師文章首段:
    老美有句諺語:『騙我一次,是你無恥;騙我兩次,是我無知!』(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至於有沒有人會再度受騙,那就要看魔術師的戲法了。

    高雄發生大氣爆多人死傷,目前為止場面仍未完全掌控
    看看天王花媽:http://m.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069790

    現在還有心力在談這個,不是不該檢討但不是現在,現在要全力投入場面控制與救災,以時效優先性而言現在沒有談這的必要,以大眾傳播心理學來說這是在做"曲線暗示制約",講白一點就是搶一步以第一印象放送出這不是我的責任都是中央的問題,現在這時候還在搞這種政治算計…

    挾著久任高雄市長並被市民屢屢評為高滿意度的五星市長
    這樣的心態與回報叫市民如何感想?
    還好多慮了...
    沒有人會有受傷感沒有人會不高興
    因為這魔術師的戲法夠漂亮
    天王依舊是天王
    反正爽就好
  • 王丹被台灣e新聞神打臉
  • 讀者投書:王丹哭窮要特權
    2014-07-25 台灣e新聞

    很多媒體,包括台灣《自由時報》等,都曾報導:在陳水扁前總統的國務機要費一案審理中,無論是檢察官還是陳前總統本人都證實,王丹曾得到陳前總統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20萬美元。
    《自由時報》(2008年5月16日)報導說,「國務機要費曝光後,王丹推說把錢(20萬美元)給了《北京之春》(民運刊物,王丹任社長)等組織,但《北京之春》經理薛偉卻告訴記者:我們從未收到王丹轉來的一分錢。」
    當時海外中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黨」的主要領導者、資深民運人士王希哲、徐文立、汪珉、黃奔等人曾聯署公開信,要求王丹交出台灣政府給海外民運的20萬美元,但王丹不予回應。
    王丹從哈佛畢業後,就到台灣國立清華大學擔任客座助理教授,並還兼任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有相當可觀的薪金收入。後來王丹又在台灣組織成立了(網絡)《華人民主書院》,他本人出任了「董事會主席」,該書院幾次在台舉辦募款餐會,也得到不少資助。有人說,王丹是海外最富有的民運人士,他在美國不購買個人醫療保險(歐巴馬醫保實施後,低收入者保險金降到很低),現在卻哭窮,等於要台灣人給他出醫療費,實在是有點離譜。
    而且王丹呼籲台灣移民署給他開綠燈,即在他沒有「回美證」的情況下也可登機返回台灣,不僅是公開要做違法的事情,而且更是離譜的要求。因為根據台灣移民署的公開說明,王丹有美國綠卡,同時有他擔任客座助理教授的台灣清大的任用聘書,他出入台灣是自由的。憑什麼他呼籲台灣移民署給他開綠燈?開什麼綠燈?難道讓台灣移民署給他開回美國的綠燈嗎?王丹的大腦可能確實出了問題!
    他作為綠卡持有者,超過六個月不在美國,需先辦理「回美證」,以便從台灣返回美國時能夠合法入境。現在他不跟美國移民局交涉,卻要求台灣政府幫助,甚至呼籲清大學生「通融」台灣移民署,甚至還有人提出一人一信寫給移民署施壓,這簡直荒唐到神經錯亂的地步!
    王丹不可能不懂這個「回美證」的事情(他已在台灣幾年了,按理說以前也應辦過了),但為什麼還這樣呼籲,把頭痛自己定性為腫瘤或腦癌?他還沒經過檢查,怎麼就可以自己定性呢?這不明擺著是裝可憐、搏同情、要捐助嗎?
    至於他在自己臉書上說在美國量個血壓就要1750美元,更完全是瞎扯,要騙那些不了解美國情況的台灣讀者。因為在美國即使沒有健保,去私人診所看個醫生包括量血壓,也就50美元左右。而且有些大超市裡的藥房,還有免費的自己量血壓的機器。哪來天方夜譚的1750美元!
    王丹還說在美國檢查一下腦部就要花二、三萬美元,更是隨口胡說。大家都可以從網上查到如下信息:美國各州的收費標準雖然不同,但做全腦的CT掃描檢查等,費用是在270到4800美元之間,根本沒有什麼二、三萬美金的。王丹這樣誇大其詞,簡直到了撒謊的地步。
    王丹隔一陣子就自我製造點新聞。他上次說共產黨當局說海外的王丹是假的,明顯是編造的。當年共產黨從監獄把他放了之後,把他送出來,今天說他是假的有什麼意義?難道共產黨當年是抓了假王丹,判了假王丹,再把假王丹送到美國?還有沒有一點常識邏輯?
    這種故意自我製造新聞的行為實在惡劣。他到底要幹什麼?要媒體關注?要人給他捐同情款?還是真的大腦得了某種疾病?因為正常人不會這麼荒腔走板。
  • 曹長青接受《時報周刊》專訪談王丹
  • 旅美作家曹長青接受《時報周刊》專訪談王丹全文
    刪節版刊於2014年8月8日 《時報周刊》第1903期 報導/蔡偉祺

    Q:首先想要請問,曹先生25日在臉書上所分享《台灣e新聞》三篇有關這次王丹所引發爭議的文章,目的是什麼?這些內容是曹先生所撰寫,或可以代表您的想法?台灣的網友認為這是「反共義士間的內鬨」和「路線之爭」,請問您怎麼看?
    回答:《台灣e新聞》上的三篇,其中那篇「讀者投書」是我寫的,是看到該網站的那兩篇之後,有同感,於是作為讀者投書一篇。之前沒看過王丹臉書,也根本不知道王丹要大家幫助他回台一事。我的投書沒署名,不是怕什麼,我曾發表過多篇批評名人的文章(包括反共的胡平、高行健、劉曉波、余杰等),當時只是考慮署名文章批評王丹,有點太重了,所以僅用讀者投書名義,在我的臉書轉一下,如果王丹能看到,會猜到或看出是我的文字,他自己對此事有點反省就行了。我沒覺得這是什麼大事,因為《台灣e新聞》和我的個人臉書都是小眾而已,根本沒有想到我的臉書轉發被《自由時報》《蘋果日報》等報導。這篇讀者投書當然是我的看法。但其他兩篇,則是該網站自己編發的東西,是他們的觀點。
    所謂「反共義士間的內訌」「路線之爭」等,在我這裡都不存在。我跟任何民運人士都沒有什麼內訌,因為我多年來一直都是個人獨立寫作,跟任何人都沒有權力之爭。跟王丹,在反對中共專制、支持台灣民主方面,大方向都是一致的,所以也不存在什麼路線之爭。而且我更專注研究美國,也不在台灣生活,所以更無利害衝突。但是,在我這裡沒有什麼「內外」,只有「對錯」。我認為最壞的事情之一,就是用所謂「一致對外(中共專制)」,來容忍反共陣營裡的種種問題、劣行,其結果一定是損害反共陣營。
    Q:曹先生您也是從中國流亡到美國,當初您是否曾有遇到類似王丹這樣的情況(有綠卡,無護照),在您要出國時,又如何解決?而且,王丹強調,他的情況是特例,是否真的屬實?
    回答:我跟王丹的情況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處:我倆都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合法進入美國。我當年是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拿到綠卡,王丹應該也同樣。我的中國護照到期後,去紐約中國領館延期,被正式吊銷。王丹的中國護照到期後是否去延期,是否被吊銷,我不知道,也沒看到報道。
    不同處:我持綠卡在美住滿五年後立即加入了美國籍,並在入籍宣誓次日,就用加快當天辦了美國護照(因當時馬上要去歐洲),從此不存在身份證問題。而王丹持綠卡應該早已超過五年,他沒有入籍美國。
    某些有政治抱負的人士,為了將來回中國從政而不加入美國籍,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但做了這種選擇之後,就要自己承擔這種選擇所帶來的不便和困境,而不應拿出一副「我為民主犧牲,受了多大委屈,你們都得幫我」的勁頭。搞民主也好,不入美國籍也好,都是自己的選擇,不能用這種選擇理直氣壯地要求別人的「特別」照顧和保護。
    我不非議別人的政治雄心,但像民運組織中國民聯創辦人王炳章那樣,就因為沒有加入美國或加拿大籍,導致被中共逮捕後,西方國家就沒法用對待自己的公民方式救援。王丹今天的身份證困境,在「大、小」兩方面,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大」是沒有入籍美國,「小」是在先前的證件到期之前,沒有及時辦理回美證。他自己的「錯誤」卻呼籲大眾來「買單」,來給台灣政府施壓,實在像被慣壞的孩子,要通過哭鬧來要糖吃、要關注。
    Q:以王丹的狀況(需要量血壓、做腦部檢查),在美國的醫療保險大概需要多少錢?否則,從王丹在臉書的內容推測,他在美國應有置產,加上又有台灣教職,收入應算不錯,怎麼會無力負擔?曹先生您自己又是如何為自己在這方面做安排?
    回答:美國的醫療保險很複雜。簡單地說,貧困線以下的窮人,政府全包了。富人當然不在乎花多少錢買保險。真正苦的是中產階級偏下的,他們雖然能買得起,但因負擔太重,有些人就不買了。但今年開始實施歐巴馬健保,不買醫療保險就違法,會被罰款,所以大家都得買。但低收入的中產階級,能得到一部分國家補貼,還可以買便宜的「意外險/災難險」(catastrophic insurance),也就是只管大病手術住院等的費用,身體檢查只支付很小一部分。以王丹在台灣教職的收入,應該有能力購買歐巴馬保險,起碼是「意外險」。
    王丹回台風波發生後,華盛頓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他時,問他為何不買歐巴馬健保,他回答說,因他人在台灣,無法返美,所以錯過了今年3月31日的歐巴馬健保截止期,要等今年10月那個第二階段啟動時再買。但這個說法不夠實在。因絕大多數人都是通過歐巴馬政府新建的健保網站購買(只有極少數完全不懂英文的人才去福利機構填表等),所以才導致歐巴馬的健保網站因不完善而倍遭批評。
    王丹當時又不是在月球上,而是在網絡極為發達的台灣,說因人不在美國而無法買醫療保險實在太唬人。當然他不買美國保險也是可以理解的,他有台灣健保,就想省了這筆錢。直說就是了,大家都可理解,可他又弄出什麼「人不在美國沒買成」的說法。
    Q:王丹的狀況,台灣政府將在29日進行研議,若屆時台灣政府以人道考量,允許他在未持有回美證的情況下來台,您認為這樣是否合理?或者也應該對所有需要人道協助的大陸人士比照辦理?而且,若台灣政府可以這樣做協助,美國政府難道不可以加快核發給王丹回美證嗎?台灣有民眾認為,王丹要求台灣為他開綠燈的行為是「關說」,但王丹卻認為是「求助」,您怎麼看?
    回答:如前所述,王丹沒有辦好回美證,無法入台,責任在自身。他請求台灣移民署給予人道救援考慮,寫信請求幫助,也是可以理解的。無論台灣移民署是基於人道理由破例照顧王丹,還是堅持法律原則,不特殊對待任何人,都是移民署的法權。不給,也不至於上升到蔑視人道、人權(因為王丹的「腦瘤」之說,到目前為止只是他自己的聲稱,並無醫生診斷結論)。給了,也不是值得批評的特惠,因為這種進入海關的優惠、照顧、提供特殊方便之類,基於各種原因,在哪個國家都有很多,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
    但問題在王丹這裡。這種事情,自己私下請求一下台灣政府的幫助,是可以理解的,雖然錯都出在他自己身上。但他用在臉書公佈此事,渲染什麼腦腫瘤之類(他1998年已經「得」過一次腦瘤了。那時為逃離中國,可以理解。但這次為進台灣又「得」一次腦瘤,就有點……)。還說那種大手術做起來人會瘦很多等,好像他已經被醫生確診了似的,明擺著是要煽動輿論,把他自己的一個錯誤,反而轉變成一個引起大眾深刻同情的砝碼。
    俗語說「法不責眾」。現在王丹這種做法,等於是要「眾來壓法」,用輿論、群情激昂等等,來逼迫執法單位破例、給王丹開綠燈。王丹用這種方式,再次展示自己是「與眾不同」的、是特殊人物。他還拿自己跟中共國台辦的張志軍在台灣的待遇比,一是不倫不類,二是已經把自己當作「國家領導人」了。因突發事件爆得大名的人,能有正常心態很不容易。但六四已經過去四分之一世紀,還沒跳出當年的明星心態,倒的確是需要治療調整的。
    王丹在等待台灣移民署是否給他「特惠」的時候對記者表示,預計兩個小時,台灣政府就會宣佈有關他入境申請的安排。後來又在要求美國給「特惠」的隔天宣布「我前天向美國移民署提出以人道考量加快辦理回美證的申請,今天已經以最快速度獲得批准。」這些東西不是太過於明顯地在「秀」:我內部有人,我是特殊人物,我很容易得到特殊關照。就像中國人最愛炫耀的:「我有後門」。
    有志於將來回中國從政的王丹,在還沒有任何權力的時候,就這麼熱衷「特惠」,炫耀「特惠」。怎能不促人想一下,如果將來他真有了權力,會怎樣呢?
    Q:王丹引發爭議後,都會在臉書上對所有不利於他的言論進行做回應,唯獨對您臉書上的質疑隻字未提。您認為他為何迴避?
    回答:我太忙,上臉書只是去貼自己的文章,不像王丹那麼有時間、每天花五個小時泡在臉書上(見《壹週刊》專訪:http://www.hkhkhk.com/64/messages/16201.html)。我沒看過王丹在臉書對讀者的回應。他的話,都是從媒體報導上看到的。
    但我認為,王丹的臉書不是媒體公器,只是發表、交流他自己言論的空間,他有權利刪除自己不喜歡的文字。這就如同,你可以在別的地方隨便罵我,但到我家裡來罵我,我就有權利把你趕出去一樣。這不能像某些網友那樣,上綱上線到「壓制言論自由」、「不容許異己聲音」等。王丹不是政府,只是一個個人,他壓制不了任何人的聲音。你們誰都可以在自己的臉書/推特上批他、罵他,就像我在自己的臉書上批他一樣。
    但王丹的問題是,他把那些批評都說成是中共五毛,或是因他支持太陽花學運、國民黨支持者乘機報復。但這種說法明顯不盡真實。我認為很多台灣讀者是滿欣賞支持王丹的,只是不認同他此次事件的做法。王丹之所以沒有對著我來,可能的原因是:第一,我長期以來支持綠營的態度,導致他不能指控我是國民黨支持者;第二,他恐怕更沒法說我是中共的「五毛」吧。而且我那篇讀者投書中提出的問題,什麼在美國量個血壓要1750美元,大腦檢查要二、三萬美元等,明擺著都是他隨口胡說。怎麼回應呢?只有一條:承認自己是隨便亂說。但從王丹迄今為止的反應來看,他是自己一點錯都沒有,都是「壞蛋」在整他。王丹還沒權,已經像那些被慣壞了的權勢人物、明星人物那樣,一切都是別人的錯、別人陷害、污衊,自己就是一點錯都沒有。這種東西在我眼裡很可怕。其實,當今民主國家的權勢人物也不敢像王丹那麼放肆。從王丹說話的口氣來看,他從來都沒忘記自己是明星,諸如宣稱自己是六四偶像。但他不是歌星、球星。如果是政治明星,那麼大眾對他說話的口氣、使用的語言就會有相當的要求。再過五年,王丹就年過半百了,如果說話經常不像成人的話,是很不利於他將來從政的,也影響反共陣容的形象。所以我才認為,有人喝幾棒子,只有好處。批不得的人,都是最可怕、也是最倒霉的。
    Q:曹先生分享的文章中,對王丹做了許多的批判,包括自我製造新聞等。但今年三月台灣有一場驚天動地的太陽花學運,其中,學運的領導人之一陳為廷就是王丹在清大的學生,王丹也一路支持並提供自己的經驗,獲得不少年輕人認同。在這次爭議中,他也認為自己「在台灣辛苦教你們的小孩」,享受台灣健保他問心無愧,你是否同意他這樣的說法?就您的瞭解,您對王丹如何評價?對他這次引發的爭議,會不會感到意外?
    回答:對這件事的爭議弄到這麼沸沸揚揚,倒是有點出乎我意料。但想想,有些人就是要這麼「折騰事」來贏得關注。我在美國住了26年,越來越痛恨的,現在成為最最痛恨的,還不是政治觀點的不同,而是「做作、整景、作秀」。這種東西,背後就是不誠實、作假、撒謊。這個看來不是什麼「罪惡」、而且往往贏得敬仰的東西,實際上是人類最大的惡之一!坦率明確地說,我對一切「做作、整景、作秀」的人與事的反感超過對「政敵」,因為這是媚俗的最典型表現,表面上是反專制的,實際上是阻止摧毀邪惡的重大障礙。引昆德拉小說人物的一句話:「我不是反共,我是反對媚俗。」這些年來,我對這句話感受越來越深刻。無論是左派右派、親共反共、泛藍泛綠,哪個陣營裡都有「整景作秀派」,我對哪個陣營的這一派都深惡痛絕,這一派其實是什麼原則底線也堅持不住的 「虛榮派」、「個人風頭利益派」。
    我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批評,主要一條就是受不了他的作秀——剛跟老婆那兒說完跟共產黨「不共戴天」,轉身就去跟大眾說「我沒有敵人」,明擺著是要用這種高調贏得大眾仰望。這種媚俗透頂的東西,就是把個人風頭、名利擺在超過真實,超過實際效果、結局的地位,而且是不顧後果,不顧結局的。整景、作秀者,多是不做實事、卻不顧一切要「attention」者。這比不做事、也不作秀者,往往起到更糟糕的效果。
    王丹這件事,本來應該自己私下處理好。但這麼高調咋呼,像小孩哭鬧要關注、要糖吃一樣,引起很多人反感,讓很多人看到是「反共人士」在整景、哭窮、要特權。其潛在效果就是引起人們反感。這難道不是損害整體反共人士的形像嗎?
    王丹讓我反感的另外一點,是他說話那種居高臨下的口氣。正如你提問時引的這段:「來台灣辛苦教你們的小孩,享受台灣健保我問心無愧。」這都說什麼呢?他既然那麼喜歡美國的大房子,那麼委屈地表示自己不得不回到台灣的「鴿子籠」,那他為什麼不去教美國的小孩、去教歐洲的小孩?歐美教授的薪金待遇可能更豐厚吧?明擺著,以他的碩士博士論文內容,在歐美找不到教職,去台灣是為了一份工作。
    王丹如果心態正常,應該感謝這個世界上有個民主的台灣,有這樣一個說漢語的世界,給他提供這樣一份教職,而不是一邊居高臨下「我幫你們了、我多辛苦」、一邊委屈連連「我這麼個反共義士,你們不好好特殊關照」。我感覺王丹是被慣壞了。你反共,就像你不拿美國籍一樣,是自己的選擇。你要委屈,就別做。那種「我為民主犧牲了,你們就欠我的,就應該感激我、特殊關照我」的心態,才是一種病。
    Q:對於王丹今天(台灣時間7/31)宣稱:「我前天向美國移民署提出以人道考量加快辦理回美證的申請,今天已經以最快速度獲得批准。證件寄到後,我會儘快返回台灣檢查身體。」在美國方面是否也有同樣的消息?因為您先前也提到:「護照可以加當天辦到手,但沒聽過、也沒查到回美證可以『加快』特殊辦理。」若王丹真的在三天內拿到原本需要數月審核的回美證,是否出乎您的預料?與他這次引發的新聞事件是否有關?
    回答:由於王丹在此次「疑患腦瘤」事件中有諸多不實之詞,所以我對他三天內「以最快速度獲得批准」一說相當質疑。首先,他7月28日接受北美《世界日報》採訪時說,他在一個月前已送出申請。那麼按正常情況,現在也差不多該拿到了。我一個朋友,遞交申請之後,兩週內就辦完「按指模」手續。這個手續辦完之後,有護照的人就可以離境,在居住國等待回美證寄達美國駐該國領事館,這可能要花二、三個月的時間。但如在美國就快很多,會直接寄到家裡。王丹既然一個月之前就送出申請,現在卻張揚三天就拿到回美證,到底哪頭是真話?當然,美國議員雖然不能向美國移民局施壓要求加速辦理什麼手續,但可以提出請求。移民局認為合理,也有可能協助。對王丹一事,既然他這麼容易、這麼快就能拿到回美證,那麼興師動眾地要求台灣移民署給他「專案處理」又是為哪般?除了鬧一鬧要關注、要製造新聞(真達到效果了),我想不出任何理由。
    王丹在被台灣移民署拒絕後的聲明中說:「我進入台灣須持有回美證,這是台灣方面的要求,不是美國方面的要求。所以我當然第一時間尋求台灣政府的協助,詢問是否可以用綠卡替代回美證先行返回台灣。」王丹又在隨口亂說。因為綠卡只是擁有美國居留權的證明,並不是旅行通行證。在美國境內旅行,可用美國駕駛證登機。但國際旅行(進出美國),安檢要核對護照(或回美證、難民證等與護照具同等功效的旅行證件);如沒有這種旅行證件,任何航空公司都不會給予辦理登機手續。即使台灣移民署下令長榮或華航給王丹開「特例」,王丹也無法在登機前通過「美國安檢」,無法離開美國。王丹自己說,過去這些年他在美台之間已往來20多次;那麼他當然完全清楚,用什麼證件才可通過美國安檢。所以王丹高調張揚要台灣移民署「特批」他返台,簡直是莫名其妙。
    而且,王丹火急火燎地要求「專案處理」,迅速回台灣檢查是否有腦腫瘤;但當民進黨駐美代表處聯繫到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的醫師會員幫他診病時,卻被王丹拒絕,說是已有一位中醫幫他看過,認為是大腦供血不足。這又讓人感覺不真實了。首先,王丹不是說在美國診病費用昂貴他承受不起嗎?那現在美國的台灣醫師們可以馬上免費給他診病,他怎麼會拒絕呢?哪個真正懷疑自己得腫瘤、急著要檢查的人,都會充滿感激地接受這種善意吧?幾天前又著急、又沒錢的,現在都能解決,又不要了。那王丹弄出這一台戲要幹什麼呢?
    其次,哪有懷疑腦腫瘤首先去看中醫的?摸脈能摸出腦腫瘤嗎?他自己又說要回台灣做腦部掃描,不還是相信西醫嘛。既然相信西醫,為什麼不趕緊讓在西方的台灣醫師看一看,卻用所謂的中醫診斷來拒絕。既然已經看過中醫,相信中醫診斷的「非腦瘤」結果,為什麼還要咋呼「懷疑腦腫瘤」呢?
    Q:這次王丹引發的爭議,在台灣正反意見都有。不知道在美國華人圈,是否有相關討論?
    回答:當然有,但不是很多。我看到、聽到的,是反感王丹要特權做法的遠多過支持他的。
    (全文完)
  • 封從德:造明星以燬民運,正是中共的圈套
  • 2014年8月20日 封從德 (時報周刊專訪談王丹全文)
    2014-08-22 曹長青網站

    對此次王丹返台風波,我想講幾句:一、王丹愛作秀,這次作過頭,我們有責任;二、其行事乖張,帳目不清,由來已久;三、此次風波也有相當正面意義。現略述如下。

    一、王丹愛作秀,這次作過頭,我們有責任。包括我在內的八九學運與民運同道,大家多少都有責任——過去我們太慣縱愛作秀的“明星領袖”了。就在幾天前,我還聽到一位媒體人的嚴辭批評,說我們包庇另一位“明星領袖”。這也促使我打破沉默。不說是包庇,說又易遭猜測,輕則你嫉妒,重則你五毛。橫豎都不對,不如實話實說。

    王丹愛作秀,八九年既已如此。事情是別人做的,宣言是別人寫的,王丹大言不慚地站在記者面前歸為己有,常常如此。因此便被學運組織邊緣化,于是不顧學運組織的一致反對,而發動所謂的“個人絕食”以至于一發不可收拾。

    學運組織雖已除其名,記者卻不了解內情,依然追星,稱其為“主席”“負責人”。類似的明星領袖還有幾位,都由媒體“選”出,而非真正由大家票選的領頭人。明星並不能代表大家,大家卻束手無策。這就注定了八九明星領袖的素養常常不及格,以至外界看輕這場運動。更有甚者,中共實際上明里暗裡結構性地推波助瀾,推明星以燬民運,二十幾年屢試不爽,民運組織幾無招架之力。

    愛作秀的明星也愛塗改歷史,“六四”屠城之前群情激憤萬眾一心,就比誰都激進和高調;屠城之后規避責任,就塗改得之前就比誰都“溫和”。篇幅有限這裡不細說,讀者有興趣可參阅拙著《六四日記》,或今年7月香港《開放》雜志上的拙文〈八九學運為何未能撤離廣場?〉,其中有細述《王丹回憶錄》如何纂亂史實。另外還有许多當事人的回憶(如王有才、熊焱、劉剛等等),亦多有見證。

    此次返台風波,王丹明顯作秀作過頭,有欺騙善良的台灣民眾之嫌。平心而論,因王丹早年的付出,加之大家想團結,我們都曾相當呵護他。但腦瘤不是開玩笑的事,十幾年前博得大家同情一次,尚情有可原;這次又如法炮製,則有愚弄天下人之嫌了。

    更何況,能否去台灣,卡在美國登機前,而非台灣入口處,王丹應該比誰都清楚,卻偏偏選擇施壓台灣政府,耍大牌要特權,簡直匪夷所思。

    我和王丹一樣都持美國難民綠卡,若要出美國,須另持難民旅行證代替護照,否則有多達四道關卡,根本無從登機:1,辦登記手續(check in)時拿不到登機牌;2,進入安檢前的預查不會放行;3,嚴密的安檢不會放行;4,登機驗票時不會放行。因此,王丹高調要求台灣政府,根本是緣木求魚,明知故犯,如此不通情理,似當別有緣由。結果大家看見,其“危急的病情”不存在,其旅行證“漫長的申請”困境也不存在,別人要等四個月,他三天就拿到了。如此一驚一乍地作秀,實在過了,令八九一代也跟著蒙羞。

    二、帳目不清,行事專制,由來已久。“青年人權獎”是否有基金會我不清楚,“天安門一代基金會”我也未能參與,但“互助基金”我參與了,還與前二者都相關。2000年夏王丹到巴黎,與我商談設立“互助基金”,不久后二三十位八九一代同仁每人每月捐款二十美金,支持國內難友。2002年秋,“天安門一代”約三十人通過電郵進行換屆改選。都進行了一個多月,大家才突然得知王丹在開會前幾個月早已內定了幾位接班人。這時他強推“五選五”等額選舉,五個職務五位候選人,且已內定。“等額選舉”是中共常玩弄的專制手法,竟然用到爭取民主的天安門一代群體,大家一下子就炸開了鍋,堅決要求開放選舉。王丹阻撓說沒人會主動出來工作,結果呢?五個職務有十一人自願報名參選。最后,大家全票(包括王丹)選舉周鋒鎖接任召集人,我和另三人也當選,這時王丹等人就死活都不承認這次選舉了。

    除民主理念有差外,衝突的關鍵在帳目。其實最初查賬還是王丹找我,告訴我沈彤截留了一大筆給天安門一代的捐款。我們于是追問帳目,中途王丹已很不情願。查到后面發現三個賬戶,竟被告知是私人帳號,外人無權過問。我們每月捐輸,卻成了外人;许多香港、台灣等地給天安門一代的捐款都進到王丹的私人賬戶,也不得過問。最后,甚至被告知天安門一代基金會僅僅是五人註冊的公司,五人以外大家都不是公司成員,更無權過問。如果通過改選由周鋒鎖和我等人接任,勢必接過帳目,這大概就是王丹等人堅決否認那次選舉的根源吧。

    至此,天安門一代分化為改選方與否認方,雙方最終達成協議:天安門一代組織停止運作,剩余善款轉送當時運作很好的中國人權,最終給天安門母親。然而直到2008年我離開中國人權,也未見這筆資金的轉送。

    另外,改選方曾提議將天安門一代改稱“八九一代”,后來王丹等人以此稱號運作“青年人權獎”,但用沒用由我們每月捐輸卻未見帳目、也未見轉送天安門母親的互助基金,至今我都不得而知。因此,民運團體追問不出陳水扁給王丹的數十萬美金的去向,我並不吃驚,只是感覺相當痛心。這麼多善款沒起正面作用,反倒敗壞民運形象,大概是善良的人們始料未及的吧。我見眾多志士如李旺陽,在海外每月幾百美元、國內則更少的最低生活標準下,依然故我,不求名利,堅韌地追求中國的民主大業。對比起來,常令人不勝唏噓:中國究竟遭了何等罪孽,百年竟是如许國運,領頭人常衰敗不堪,就連自稱“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且令人期待的王丹,也一至如此。為此我常自責,感覺未盡到責任。

    三、此次風波也有相當正面意義。首先對王丹,大家的批評應是很好的鞭策,望其有則改之,成為更加完善的民主戰士。

    大家可以看見,上述狀況已十二年了,有的甚至更早,大家都不去講,可見過去大家對王丹呵護到幾近被人指責為“包庇”的程度了。但如此方式來規避“民運內訌”,也不是辦法,終究會慣縱太過,不僅導致明星領袖個人行為乖張,最終還是會牽連大家整體形象受損。

    過分求名圖利,無異于吸毒。我一直反對明星運動,因其成就歸個人,名利雙收;敗壞卻要大家買單,極不合理。以前劉剛、王有才、熊焱和我等人的一些文字與發言,或含蓄或直率地批評,但似未見效果;希望此番風波,王丹能有所反省和收斂,而不要以真理化身自居,但凡批評就指為中共五毛。實際上,王丹若真有高度的防共意識,倒是應該好好規勸其學生如陳為廷,別在不同場合都穿著共黨領袖馬克思、列寧、切瓦格納頭像的T恤衫;更不要一方面號稱防止未來的中共滲透,一方面卻現在就全文高歌共產黨的黨歌《國際歌》(!整整三段都會唱,而且還是一大群人)。

    其次對民運,也有正面意義:摒棄明星運動,回到草根民眾。其實,造明星以燬民運,正是中共的圈套。八九年如此,此前此后也如此。相信越來越多的民運同道已經意識到這一問題了,我們今后要立足草根,要注重組織與民主程序,不要讓少數人佔盡風頭變成“明星領袖”還凌駕于組織和程序之上,更不要讓中共造明星燬民運的陰謀得逞。這樣的覺悟,正是中國民主運動再出發的良好契機。

    最后對國府,也似有改進空間。此次風波雖說卡在美方,但根源卻是我們這些在中國大陸追求民主的人士,沒有有效的護照。我們要離開庇護國外出開會,確有極大不便。在這一點上,我倒是和王丹很有同感。只是我覺得王丹不應該僅僅向民國政府爭取自己的特權,而是應該利用其影響力,為更多類似情況的民主人士,爭取國府立法,採用合理而安全的方式,向流亡海外一段時間的大陸民主人士發放中華民國海外護照,只為旅行,不需要其它國民待遇。我認為台灣民國政府無論藍綠,都應該理直氣壯地做這一件有利于中國民主化、也最終有利于台灣安全的利人利己的大好事。當然,我知道其中必有諸多安全考量,這些技術問題只需專家設計好甄別程序,應該並不十分困難。實際上,二十年前一段時間,確曾發放過中華民國海外護照,因此並非沒有先例或不可能。如此方式,應該是民國政府提昇國際地位、廣收大陸人才、長期投資安全保障的好辦法,望能斟酌採納。
  • 應給胡平王丹開刀割腦瘤
  • 2014年11月14日 曹長青

    王丹疑患腦瘤,任人皆知。胡平在家幫王丹調養腦瘤,認識他倆的人皆知。現在的問題是,無論他倆是誰調養誰,誰傳染誰,這爺倆(還是哥倆)都絕對得了腦瘤。對此,我確信無疑。否則這爺倆為什麼一定要拼命自扇嘴巴?這事兒我只在精神病院見過,但我不能指控人家瘋了。瘋了是治不好的,腦瘤還可開刀。
    任人皆知,王丹曾和胡平等人一起,高調聯合發聲明,要“給占中港人爭諾獎”。新聞鋪遍海外華文媒體。
    隨后,胡平一而再、再而三、聲嘶力竭、不屈不撓地喊:占中港人違法,要趕緊撤,已經錯過了撤的大好機會。習正恩在國內喊:占中違法!胡理論在國外喊:占中違法!
    胡理論,你為什麼要給“違法”的人申請諾貝爾獎?的確需要快點去檢查腦瘤。
    王丹呢,最拿手發公開信,於是信口夢囈:學生們要失敗了呵,要做好准備;而且呢,失敗后,還要端正失敗態度;最后呢,“過來人”王大伯告訴你們香港小毛孩們:因爭“真普選”而激發出的熱情、國際關注、參與意識等等,比“真普選”意義更為重大。也就是說:
    「你們揮汗耕耘,讓大家看見你們種田就行了,這比“真收獲糧食”意義更重大。
    你們有病去看醫生,讓大家知道你們往醫院跑就行了,這比“真治好病”意義更重大。
    王丹胡平去看腦瘤,讓大家看見醫生刀刀見血就行了,這比把爺倆的瘤子“真割掉”意義更重大。
    89民運,你們到天安門廣場鬧一鬧,讓全世界看見你們聚眾了,讓我王丹揚名就行了,這比中國“真改變”意義更重大。
    埃及革命,你們到開羅廣場喊幾嗓子,讓國際社會聽見你們怒吼就行了,這比讓穆巴拉克和穆爾西下台的“真革命成了”意義更重大。
    消滅拉登,你們開直升飛機在拉登房頂上轉幾圈,讓世界知道美軍順利偷進巴基斯坦就行了,這比“真干掉拉登”意義更重大。」
    這推理有錯嗎?誰有本事證明王丹不是這邏輯,請展示一下武藝。否則,請催促王丹快點再去全面檢查腦瘤。
    另外,我呼籲發起給胡平王丹捐款6萬美元的活動,因王丹說掃描一下腦瘤需要2-3萬美元,胡王爺倆當然起碼需要六萬。款項請捐至:王軍濤避難基金會。款項的正當使用與否,由冒名「楊非羊」的李進進大律師監督。腦瘤確診之后,手術費大家就不必操心了,習正恩同志會一手承擔,因為明摆著:胡爺爺、王伯伯在海外的吶喊,跟“習大大”步調節拍恰到好處地吻合;大名鼎鼎的反共義士之聲,豈是什麼周小痞之類可比擬的?
  • 呆丸哈哈哈
  • 陰溝裡翻船
    2015/01/01 聯合報 黑白集

    若未見過陰溝裡翻船,眼前的王丹便是。
    王丹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風雲人物,當年的風采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然而,這次他為陳為廷事件的發言,堪謂脫線離譜,也重傷了他的名聲形象,甚而可能導致清大不再續聘他任教。
    王丹為陳為廷辯護稱:「好色不是人格缺陷,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但就算好色不是人格缺陷,在公車捷運上一再襲胸算不算缺陷?他又說,要陳退選,除非也主張吳育昇立即辭立委,否則即是雙重標準。但吳育昇至少是兩廂情願,而陳為廷則是霸王硬上弓,已經觸法;再說,王丹只提吳育昇,卻不提王世堅,顯已有顏色的選擇。他又說:「那些不原諒陳為廷的,你們是誰?」但對陳案持何立場本是個人自由,難道王丹是麥卡錫主義的獵巫者?
    自由民主有兩個層次。在沒有自由民主的社會,自由民主是絕對的價值,這是天安門事件的層次;但在有了自由民主體制的社會,經由自由民主來體現公義,始是像台灣這樣的社會之最高追求。
    沒有自由民主,要爭自由民主;但有了自由民主,即應藉自由民主來維護公義及理性。雖然不一定有了民主就有公義,但像王丹這樣有聲名的人物,倘在自由民主中不能為公義發言、不能站在理性上發言,而竟趨炎附勢、媚俗阿世,能不令人為他惋惜?
    此案後來的發展,是連陳為廷的戰友楊蕙如及妖西等皆出來批判他,而陳為廷也在社會壓力下退出了立委補選。可徵王丹不僅在自由民主思維上有盲點,他也高估了陳為廷的實力,並低估了台灣社會分辨是非的能力。
    連王丹都會一頭栽進這一口民粹陷阱,可見自由民主有其高深微妙之處。
  • 呆丸哈哈哈
  • 我為什麼不齒王丹
    2015年6月3日 中國時報 邱毅

    1989年,大陸發生震驚國際的「天安門學生運動」,當時大陸政府強硬鎮壓被普遍譴責,也因之對參與民運的學生寄予高度同情,尤其幾位耀眼明星如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等更成為台灣街知巷聞的風雲人物。20幾年過去了,有些民運人士流亡海外、生活艱難,卻仍堅定站在爭取民主、自由、人權的陣營;但有部分人士卻在政治的混水裡紙醉金迷,王丹就是其中最明顯的一個。以下我舉出三個爭議案例來幫大家揭開王丹的面具:
    一、王丹與貪腐指標人物掛勾:在陳水扁貪汙大案爆發時,阿扁被指控將國務機要費挪用、五鬼搬運、中飽私囊。阿扁在法庭的狡辯遁詞之一,是他將國務機要費做了機密用途,其中之一就是資助大陸民運人士。在陳報給檢方的書狀裡,阿扁白紙黑字寫下曾給王丹20萬美元。對阿扁的供詞,王丹起初否認,後雖不得不承認,卻拒絕交代用在哪裡。
    由此事件擴散出來,王丹又受到兩種相關的質疑:一是王丹長期受台灣情報單位給予諮詢費,二是台港許多對民運人士的捐款可能都流入王丹的私人帳戶。
    二、王丹擅長搞悲情獲取特權:王丹在1998年曾在獄中自爆罹患腦瘤,必須保外就醫赴美治療,後來悲情牌奏效,王丹赴美治療檢查,結果僅是牙齒和胃出了一些問題。15年後,王丹又利用台灣九合一選舉的敏感時刻,如法炮製一番,這回他施壓的對象是馬英九。王丹因護照被大陸取消,他聲稱想到台灣治療腦瘤,但必須持有美國政府核發的「回美證」。王丹不請求美國官方以急件辦理,反而選擇向台灣政府施壓,要求馬英九同意他在證件不齊全下「專案」回台治療。
    王丹回台後,在民進黨立委蕭美琴陪同下赴台中監獄探視阿扁,還公開呼籲阿扁病體懨懨,應准其保外就醫、釋放出獄以促進社會和諧。王丹與阿扁相見歡的行徑,著實丟了民運人士的臉,也折損了民運反貪腐的招牌。
    三、王丹力挺襲胸學運領袖:去年太陽花運動,林飛帆、陳為廷等年輕政治新星異軍突起。陳為廷食髓知味後投入苗栗立委補選,但旋即被連續揭發在大學、高中時期有多起性侵、襲胸的爭議醜聞。陳為廷一夕之間成為台灣社會強烈批判撻伐的對象,王丹卻站出來力挺,還說出「不好色才不正常」的驚人怪論。網友甚至還成立要求清大解聘王丹的粉絲團。後來清大也決定不再續聘王丹為客座助理教授。
    六四事件經過了26年,當時參與的積極人士在時間的考驗下一一現形。我之所以看不起王丹,正是因為他虎頭蛇尾,拿政治作為斂財求名爭利的工具,而心智未成熟的學生更被他信手捻來做為鬥爭的籌碼。做為一個知識分子,我對如此行徑極為不齒。(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