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bb3d56bcda948c0ef05a83c89ef4eb6218565d698a0ae091fa2bd41258b33  

這個月來,發現大師論壇這兒,分享最多的文章,竟然是『TED死都不讓你看的兩個演講』。這篇不僅在各網路媒體轉貼,還引起兩位博士級科普達人黃兄洪兄的撰文回覆。

我之前答應網友,如果本篇的點閱率達一定流量,就會寫一篇長文回覆,我想,光大師論壇就達5.2萬人次,現在該是時候了。但先要抱歉,兩位回覆我文的先進,大量掉書袋,大師也會大開書戒惹!

images首先,何為科學?如果看光英文Science字面意義,其拉丁字根 “Scientia”,原意為『知識』。字面上並沒有說一定要符合某種特定典範,如牛頓的三大運動定律、熱力學的三項定律、或是伽利略的太陽中心論等科普SOP

這些都是科學在某個時間點,利用當時的工具與計量方式,所推導出的假設。這又需要介紹德國哲人康德所說的「居先論」(a priori),也就是可在刪除所有噪音後,所剩下的『最初始狀』。這個論點,其實是個大假設,因為所有的初始狀,都是觀察者,利用肉眼這個不可靠的經驗所得出。

這時想到一位奧地利哲學家維特根斯坦與學生的對話。維氏的傻學生一天跑去恩師面前,戲謔的說:『真受不了中古時期那些蠢貨,他們竟然相信太陽繞著地球轉!』

此時慈悲的恩師,看了蠢徒弟後,回道:『對啊,真傻!!但我很好奇這樣的世界,看起來會是如何?』

paradiso當然,答案是,這個世界的樣貌,會看起來很像你我每天所見到的景象,也就是說,中古時期的世界,與現代人的外在環境,用肉眼看起來是一模一樣的,如果信童女生子的基督徒會犯錯,盯著同一個畫面的現代人,難保不會也被我們的子孫虧。

原因是,人類賴以維生的科學典範,會隨著時間、地域、工具、甚至文化而改變,不變的是變化本身。這就是黃兄所引用的孔恩,惇惇教誨的訓言啊!

換句話說,不要說石頭、河流、山域、或地心引力到底存不存在了。連最基礎的點、線、面,是否有其恆常的實像,最終也是個大哉問。畢竟,你何時看過一條『直線』了?

任何人只要持續劃這條線,延展到地平線的盡頭,最後都會成為一條彎線,原因是地球是圓的,根本沒有一個基準點,讓你建構直線,最後繪出正確的幾何實像。

但這又不能說死,因為不管如何,你還是可以看見一個3D的地球啊,從外太空一窺,地球確實是圓形的啊?

喔!是嗎?首先PI是否能除盡,也是個大哉問,且地球的比例,根本不符合PI的圓周率。我們所謂的幾何圖形,只是個『方便之詞』罷了,用來解釋簡單數學之用,但不能當真。於是,這個邏輯,就解構了康德的『居先論』。

     p133  

再回到傳統的科學,是誰首先推出LKK的科學觀點?答案是亞里斯多德、培根(Francis Bacon)與休謨(Hume)等三人幫,後兩位推崇『正確』的科學觀,應以歸納法(inductive reasoning)為依歸;也就是說,嚴肅的科學家,應用肉眼與經驗法則,在大自然中,尋找某種共通規律,然後再歸納出某一通則。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如果我經過100次的觀察,發現所有的天鵝都是白的,我就可歸納出,世界上所有的天鵝全是白色的,但猶黃兄愛引用的波普爾(Karl Popper)所云,歸納法的問題在於,如果只要證明有一隻黑天鵝的存在,那整個架構就會瓦解。

article-2154839-13754D44000005DC-849_634x675  所以波兄不敢亂歸納真理,他只願推崇『證偽』而已,也就是說,我不跟你玩真理這玩意兒,我只願意到處證明你是假的就夠。很像鄉民愛搞的習慣,也就是說,管你是否是玩真的,反正我就到處找碴就好,因為亂槍打鳥,總會打到一兩隻,只要撈到一隻是假,我就贏了。真是一本萬利!

歸納法最嚴重的問題是,除了大濕剛講的難以找到一個所謂的『客觀法則』存在於環境外。人們的經驗,常常會騙人。整體心理學(Gestalt Psychology)就很喜歡用一些簡單的圖像,證明眾人所認知的動態、整體、與片段的圖像,根本是假象。

那如果你不用歸納法,改用亞里斯多德的演繹法(deductive reasoning)呢?這又是啥東東。亞里斯多德屬唯心論者,喜歡搞一個「目的論」(telos),並假設一個初始的真、善、美,作為『第一動力』(prime mover),認為所有符合這目標的事物,就可演繹至其最終目的。

但問題是,誰能評論那個『第一動力』是啥?誰能評論何為真理?當然,聖艾奎諾偷偷摸摸說是『上帝』,但笛卡兒當場打臉,說除非能先奠定一個不容懷疑的前提,否則沒有一個東西是真的。但小笛最後發現在懷疑一切事物後,唯一無法懷疑的,就是那個會懷疑的心,於是他也買單了。

雖然演繹論者可避免犯『眼見為憑』的陷阱,但就跟維特根斯坦的傻徒弟一樣,每個人見到的都是一個固定的畫面,但最後都會落到『一相各表』的窘境,一個人說是第一動力、一個人靠腰是上帝、另一個則說『我思故我在』、禪宗師父則會賞你一巴掌,那你又會說啥呢?

images (1)    image003  kitaoka12  

你也許會問,大濕你如此解構現代科學的兩大方法論,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科學呢?這就來到TED死都不讓你看的兩個演講了,謝式與漢氏都以『我們不確定什麼是正確科學』的開放性立場,來探討嶄新的世界。

尤其是謝氏,他所執行的科學實驗,都是依照傳統的歸納法,推導出一個『型態場域』的假設,但就因為這場域無法用顯微鏡看到,而且違反傳統祭司的信仰,尤其是觸犯牛頓的機械論宇宙觀,於是被貶入主流牢獄中。

而漢氏則挑戰主流的道德與法律觀,尤其還吸食大麻與死藤水等無害禁藥,於是更不能納入科學殿堂,只好放逐在所謂TED的『不乖角落』(naughty corner)中。但這兩位不但運用傳統科學的演繹與歸納法門,且不斷然否認傳統科學的存在,但就因思想不正確,一度無法認祖歸宗,主流殿堂到底在怕什麼呢?

helfrich10那,又要如何認祖歸宗呢?這時就可引用英國生物與社會學家史賓賽(Herbert Spencer)的學術論點了。他認為演化的方向,是由兩個動力所推動,一為差異化(differentiation),另一則為整合化(integration),最終邁入複雜化(complexity)。

美國哲學家肯恩韋伯(Ken Wilber)則將其改稱為超越(transcend)與包括(include也就是後期更複雜,但又更整合的論述,會超越並包括前期的觀點。比方說與天主教創世論的觀點相比,牛頓的萬有引力說,就可超越並包括中古時期前的神學典範。

但小牛的機械論宇宙觀,無法解釋海森堡的不確定理論與普朗克的量子力學。根據量子論,一顆粒子的移動,不需從A點,慢慢移向B點。在量子世界中,一顆粒子可同時存在兩個點、也可同時不存在於AB中,關鍵在於有沒有人在觀看,也就是有名的『觀察者效應』。

DSCN5316-e1372372076611

如此,量子力學的邏輯,就可超越並包括傳統的物理學。這樣看來,為何不能有地球母靈、或是型態場域的觀念呢?如果TED就因為『討論』他們自己不懂的領域,而將演講下架,感覺很是不大器。但話又說來,這是個浩瀚的宇宙,誰管TED要餵食你什麼呢!?

延伸: 

TED死都不想讓你看的兩個演講! 

大演化(生物篇)--Rupert Sheldrake之型態場域論》 

論笛卡爾--我思,不見得我會在! 

正義的思辨:論康德 

論榮格--(找回你的那一根) 

民主是好東西嗎?大師論柏拉圖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9) 人氣()


留言列表 (9)

Post Comment
  • 無言
  • 感覺像是一篇大學生的科學哲學期末報告,而且寫得還不太好。。。。
  • Chuck
  • 回樓上。大濕本來就不是科學家。他只是把他的思想表達出來罷了。
  • Vijnana Lin
  • 回樓上。一樓說的是科哲,即使是科學家也不依定會唸到科哲,那主要是哲學系在念的。再來,一樓說的是大學生,你自己把大學生當科學家,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回樓上阿?我是在回樓上就是了。

    問大濕:你認為地球母靈、或是型態場域的觀念具有「可否證性」嗎?
  • 這跟有沒有辦法證明『意識』一樣,你不去證明他(傳統方法論),他就不證自明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4/07/17 08:53

  • aloneliu
  • 反正能不能成為主流學說,或至少主流之一.....一切還是看錢的力量(而不是驗證)

    不信看看富麗堂皇的梵諦岡......還可以在世界各國設立大學頒發神學學位,一樣是學界主流之一,而且科學界不敢打壓批評.....猛吧~

    今天如果是比爾蓋茲或各領域都投資的Google說已經開發出任意門或時光機,但為了維持世界穩定安全與人類和平,不能公開也不銷售,一定全球一堆人信,而且科學界也不敢太過質疑,因為錢才是老大,你還想不想要財團資助的經費?

    所謂的學術界就跟古典音樂界或某些宗教團體(非指科學家、音樂家、宗教家本身,而是其周邊組織成員)一樣,其實只是假高尚,幫頂級有錢人擦脂抹粉互利共生而已,不過至少還會加減回饋一點真正的社會價值,所以才能夠一直存在。

    如同作家需要出版商,藝人需要經紀公司,組織化以後,都是錢的世界,只是好歹他們有支撐那些真正貢獻社會的創作、研發與傳道者。
  • aloneliu
  • 只要錢夠多,黑的都可以應說成白的,這點大師最懂了~

    世人根本不關心真正的是非對錯(頂多嚼舌根,坐而言絕不起而行)
    努力辯解與驗證真理往往徒勞無功,除非後世(比如幾百年後)運氣好被有宣傳力的組織(含國家)驗證了,那就一夕間天地倒轉,說來說去還是....會關心真裡的人自然會關心,不關心的怎麼宣導都沒用,洗腦靠錢就辦的到,是非對錯一點也不重要。不過我們又為何要去洗腦別人呢?(即使是告知真相,把不信的硬是宣導到信)

    除了要獲取實質利益之外,倒是看不到半點"向不關心真理的人宣導真理"這努力有任何價值,當然,這點像是宗教法人與大濕常談的各類IPO組織都最懂了~
  • 雜碎排班經理
  • 回一樓的,形容的很棒阿,不過大濕可貴的是他帶給我們些有趣的資訊,至於是不是真的有賴讀者的判斷。至於四,五樓的論點不令人茍同,金錢只不過是可能改變學術的方向,科學主流有賴於自然法則的驗證,至於權威與金錢支持的留派沒有通過驗證,會失去所有信譽,套你的話,google邀你去坐時光機,你會去嗎?
  • onlypower
  • 就科哲來說,本非大師所擅長,但是看了黃兄與洪兄的回文純在科哲上打轉也蠻有趣的。實際上,我不知道哪時TED可以算是個夠格的科學論述守門人角色,整個問題也不該在科學或是科哲裡打轉,而是做為一個論述分享平臺,是否能請了人來演講,而後又因某種理由而禁聲呢?在某種角度上,的確是種思想檢查,你可以大方反駁謝氏和漢氏的論述,但是禁聲就是種思想檢查的權力展現而已。科哲和科學不是不能談,而是談得太快了,畢竟你已經先消去了他們的聲音~
    至於用Kuhn、Lakatos或是Popper等的科哲理論來論述,我倒是覺得很有趣。因為,我很少會看到科學家用科哲理論來反駁另一理論是否為科學,或是禁得起科學檢驗,這種情況在臺灣是人文科學研究者或是哲學研究者(總而言之,基本上對於科學的認識並不深刻)才比較常發生。因為,利用科哲來談的話,永遠有一堆相反立場的論述來回擊,譬如說某一篇回文談到的Feyerabend。
  • Taipei Jk
  • Breaking Bad
  • sean
  • 我懂得粗略,對科學不了解,對哲學看了幾本小書,像蘇菲的世界這種等級的,或是克里希那穆提,奧修,和"我是誰"這類小書,當然偶而翻翻科學人雜誌,瞭解科學發展方向畢竟很多東西科學都是帶領社會發展的領頭羊,但裡面的術語和專業多半是我不懂的,只是有點求知若渴的感覺,也有點想搞清楚,我這動物存在的方式,和環境間的關係,所以連駭客任務這種虛構的電影也啟發我一點點非主流的想法。
    從小每個人就要尋求那絕對真理或是事實的面貌甚至是絕對的正義(後來才知道沒有正義這回事),如果我被這現在的價值(知識)所建立的立足點來窺真實的全貌,是否可看見真相,是否只是母體要我看的,還是有不斷的母體一層層的包覆虛構出一個我以為可以理解的世界,這母體又是什麼,是你我的經驗所累積建構的,也或許是某力量造成的,世界面貌已被撕開看見整片天空,但或許有個極小破洞可以把那像天空的東西再撕開來(就如大家所唾棄的以管窺天,這管孔或許才是明的(孔明XD)),只是那洞或許是你以為的髒污或是傷口留下疤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