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xico-deal-us-nsa-spy.si  

先問各位一個問題,中國是不是集權國家?我想大家提供的答案應該都是肯定的。再問,美國呢?第三個問題是,身為一個台灣人,我們受誰的統治比較多?中華民國政府,還是臉書?

我之所以很少批評中國,是因為你會嘲笑4年級生不懂代數嗎?小學生還沒成熟到需要瞭解代數,才能平安渡過日常生活。

但台灣有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自尊心,又或是被利益集團洗腦『正確獨裁』的定義,會一味的嘲笑對岸活在楚門的世界中,而自己則生長在自由的寶島內。但真是如此嗎?

china-censorship網路自由就是一個例子,比方說,中國的萬里防火牆,就是活生生的網路集權案例。一個中央獨裁的共產黨,控制整個內地的網路資訊。雖然大陸有百度、新浪、人人、優酷、土豆、阿里巴巴等網路軟體,但流量幾乎都受北京政府的監控。所以可化繁為簡,甚至化簡為一。

反觀自由的燈塔—美國,雖然這個國家沒有一道自由女神防火牆,但有著與老共一模一樣的網路陣容,供全球愛好自由的人民享用。對應上述中國的軟體,美國有Google、推特、臉書、YouTube、與亞馬遜,可以說幾乎無縫接軌。

但你會說,美國所有的網路企業都是上市公司,全都是獨立自主經營,僱用獨立董事,擁有全球龐大投資人,與國際投行監控財務。但這論點有個死穴,這些網路企業的資訊流量,全被華盛頓的美國安局(NSA)監控,很多企業的創投資金,則由中情局包辦。

ndaa-nsa-spying至於隱私的部份,美國的《愛國者法案》中,有一項硬性規定,一旦有美國政府認為是『恐怖行動』的內容,網路公司就必須提供毫無保留的合作。當然,所謂的『恐怖行動』,全都是由美國情治單位說的算,不然就問問死得無辜的海珊看看。

所以到最後,美國之所以不需建構一道自由長城,是因為根本不需要。全球幾乎所有的網路與電信流量,都需經過美國的電信骨幹。這些骨幹,全被美國安局、CIA、與FBI監控,傻瓜才會建一道長城,將自己與全球不請自來的資訊阻隔。

  這些資訊包括什麼?張忠謀對台積電下一季的營收預估談話、宏碁新一代NB的製程email、王金平與柯建銘對司法關說的私人通話、馬英九與杏仁果的深夜談話、朴僅惠與三星高層的Line訊息、梅克爾與李克強的Skype會議。

如果這些都是機密資料,誰掌握內線資訊,不就有不公平的商業與戰略優勢嗎?那美國不正是在蓋一個新北韓?或是更新版的1984?能夠建一個生態圈,又定義這生態圈為自由聖地,這才是大聯盟應該搞的。

 

prism-us-as-backbone-slide

 

 

再來到最後的問題,誰才是真正控制台灣的黑手?

請問各位,想要控制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核心是什麼?不就是徹徹底底瞭解,你的人民在想什麼嗎?以前的CIA與KGB特務,必須利用刑求的方式逼供,才能辛苦的擠出一些機密。

現在不要了,政府如果想要瞭解造反人士在想什麼,或生態圈為何,不就開個臉書、推特、Google+後門就好。老大哥不但可用海量資料(Big Data),精準算出這些革命份子的想法、習慣、組織、地點、活動、與領袖為何,甚至可用演算模式,控制這些人的現實認知與情緒起伏。

這些資訊又在誰的手上呢?台灣的行政院嗎?還是矽谷的實驗室內?所以講到最後,是誰比我們的軍情局還瞭解自己人民在想什麼?怎樣想?弱點為何?以及如何顛覆這些不正確份子?是內政部?還是臉書?

很多人以為法西斯的定義是像希特勒、墨索里尼、東條英機這類國家層級的暴力獨裁者,但擔任羅斯福總統副手的華勒斯(Henry Wallace)曾警告,他說:

 

如果將法西斯的內涵,定義在一種以金錢與權力最大化為終極目標,並不惜利用各種手段達到它,那美國則已有成千上萬個法西斯主義者了。』

 quote-if-we-define-an-american-fascist-as-one-who-in-case-of-conflict-puts-money-and-power-ahead-of-human-henry-a-wallace-192325  

沒錯,也許華勒斯非常瞭解法西斯主義的內涵;畢竟,歷史學家只要稍微做功課,就會發現希特勒之所以能奪權,主要是靠歐美企業如IBM、福特、摩根大通、可口可樂、柯達、Hugo Boss、福斯、拜耳、西門子等的贊助;其中甚至包括小布希阿公Prescott Bush的銀行資金。

那還是上個世紀的企業規模,如今則更大百倍。也就是說,與主權政府比起來,真正掌控全球權力的,根本就是跨國性企業,且以美國為主。台灣的馬小九、或陳阿扁,充其量只是跑腿的小弟。只要聽話,就可平安下台;如有太多自己主見,則牢獄伺候。

延伸:

連希特勒都辦不到的洗腦技倆,臉書輕易搞定

小心!!小大哥們正看著你

如果連該怕的人都找不到?畢德堡會議與PRISM陰謀

IBM百年誕辰希特勒很滿意!!

國軍納粹制服風暴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Post Comment
  • 陳志榮
  • 希特勒就是美國老羅斯福總統的二兒子,難怪希特勒的資金都是從美國的企業過去的
    希特勒=Kermit Roosevelt= 華特迪士尼
    http://wellaware1.com/hitler.shtml
  • 訪客
  • 無縫接軌的是中國~你所謂的內地
  • 大陆网友
  • 用youtube以‘中国’为关键字搜索发现前十页90%以上的为负面信息,这些信息大部分是错误的或遭到篡改的,在细致点看发现基本都是各种各样NGO发布的,很多帐号甚至只负责发布和分享自己却从不观看其他视频或留言,很奇怪吧! 怎么会奇怪,网络的内涵及其能量早超越了传统的媒体 银行 国家安全 这个和现实越来越紧密的虚拟世界早已经占据生活的方方面面,改造我们的行为和思想,网络主权未来必将凌驾主宰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不被‘聪明’的国家和利益集团控制并使用它呢 看看华为只是卖点设备所遇到的遭遇 用点脑子想想 哪里值得大惊小怪呢!
  • 林
  • 大師你好,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Google或是某些公司有沒有可能藉由搜集對手的搜尋記錄
    並以此來猜測對手公司可能的走向及策略呢?
  • 真田美 森永
  • 其實你的說法只是一種想像
    算是滿偏激而不客觀的
    這種多段式推倒會有嚴重的謬誤

    其實與其說這些媒體影響著我們
    不如說一個教育能影響人更深
    如果沒有獨立思考能力
    一切順著走都會變成恐怖的中央集權
  • 咆嗚
  • 如果你的述說為真 那你這一篇文章我又怎麼可能看到
  • 咆嗚
  • 如果你的述說為真 那你這一篇文章我又怎麼可能看到
  • to咆嗚
  • 《道德經》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 SayNoToIdiotBall
  • 美国是中共最好的朋友,是民主斗士最大的敌人
    2014-04-08 简书 作者:饱醉豚

    1949年,是谁断然拒绝蒋介石军事援助的请求,坐看中共军队渡过长江?是美国。美国政府喜欢共产党吗?不,那时候美国国内是反共的。美国人只是喜欢扶持在中国的共产党。
    中共经过反右、文革,把独裁统治和个人崇拜发挥到极点的时候,是谁主动上门跟中共用“乒乓外交”眉来眼去?是美国。
    当台湾走上经济高速发展的民生之路,而大陆仍然深陷于阶级斗争的红色海洋,是谁带头把台湾逼出了联合国、把中共抬入了联合国?是美国。
    1989年9月,当全世界都对中国谴责制裁的时候,是谁率先偷偷摸摸跟邓小平联络、把红绣球抛向中共?是美国总统(老)布什。
    当民主斗士否认未经选举的中共的合法性,当人民拒绝被“三个代表”代表,是谁一直承认中共的合法统治地位、把中共作为战略伙伴?是美国。
    美国忌讳共产党吗?也许他们提防过,可是他们在中共最红色恐怖的“文化大革命”时候跟中共建交。
    当中共训练马来西亚共产党、派出军事顾问协助印尼游击队,当东南亚十三国和中共断交,美国在哪里?美国在为把中共抬入联合国而奔波。
    中国有2个政府:一个民主的“中华民国政府、一个中共的大陆政府。美国只跟中共政府建交,只承认中共政府是中国的合法政府。
    中共的高级官员,纷纷把子女送往美国、把财产转往美国。美国用名校为太子党镀金,让他们继续继承上一代的红色旗帜。所以,不论是薄(熙来)的孩子、还是习(近平)的孩子,都在美国顶尖名校拿学位。
    美国为中共高官保存大量的财产,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一旦政局有变,他们在美国有巨额财产,有早已拿到绿卡和美国护照的子孙后代。
    美国利用中共的低人权优势,挤垮了竞争对手——欧盟。
    美国和中国的产业结构完全不一样,它和中国大陆不是竞争对手,而是互补型的合作伙伴。
    扶持一个中共的中国,可以让美国人感到“中国威胁”,从而让美国人民团结在以XXX总统为核心的自由民主的美国政府周围,凝聚国家力量。
    911以后,美国利用“恐怖事件”大作文章;于是中国的疆独成了恐怖分子而被美国人追杀。于是中国海外民运王炳章以“恐怖分子”的身份被绑架到中国判处无期徒刑。
    你当真以为美国会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去反对独裁吗?做梦。
    为什么那些写《中国可以说不》的人拿了美国绿卡?为什么责问美国的北大女生嫁到了美国?为什么中共领导人的第三代这么多是美国人?难道他们真的会安心去一个对独裁和独裁的支持者充满敌意的国家吗?
    当著名的反日反美愤青郭飞雄因为被余杰、王怡排挤而见不到美国总统,愤愤不平。我们要想想,这事儿有多荒唐。
    当著名的反日但不反美、并自称“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的余杰把受到美国总统接见当做了一种荣耀写在自己的小传里,有基督徒这样骂他:“即使丁光训和吴耀宗这种犹大,也不至于去寻求外国政客的庇护。”
    而一群自诩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而奋斗的中国人,却对美国政客充满了一厢情愿的幻想。要怎样的弱智,才能以为美国不是中共的朋友、却会是你们的朋友啊。
    那些把美国当做自由民主的基地,指望美国能够成为他们反共同盟军的民主斗士,该醒醒了,别说你们装睡的时候我没叫醒你们。
    【大约写于2009年,略作和谐以免给简书添麻烦】
  • 嚴正警告白樂崎等霸權主義者:不得干涉台灣內政
  • 必須維護國家主權尊嚴和司法獨立:嚴正警告白樂崎等霸權主義者不得干涉台灣內政
    《海峽評論》第245期(2011年5月號)社論

    4月10日,《自由時報》刊出了由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白樂崎領銜的34名外國人士致馬英九總統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您可能記得,我們這一群下列署名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及澳洲的國際學者及作家,曾經數次公開向貴政府致函,針對台灣目前一些令人顧慮的發展走向表達我們的關心。身為支持台灣民主的國際友人,我們深切關心貴國的民主自由及未來的發展。
    這次,我們致函給您,是為了向您表達我們關心台灣最新的政治發展:貴政府指控17位民進黨官員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未歸檔』三萬六千餘件公文,而違反檔案法及另外兩條法規。
    根據貴政府在3月29日發出的聲明,此案已送請監察院調查,也表示刑事責任擬被一併追究。
    被調查的名單上包括了民進黨許多政要:前任總統府秘書長及交通部長葉菊蘭、前任總統府秘書長及外交部長陳唐山、前任副秘書長及駐華府大使吳釗燮、前任副秘書長及外交部長簡又新、前任秘書長及行政院長蘇貞昌。
    此事件發生的時機令我們感到憂慮。如果任何的公文『不知去向』,貴政府應該在2008年政權從民進黨政府轉移至貴政府交接時就應該已發現。選擇在3年後,當民進黨正在進行明年總統大選初選的時刻,將這件事情搬上檯面,難免令人懷疑有政治鬥爭的意圖。
    除此之外,『消失公文』案是在蘇貞昌先生宣布參選民進黨總統初選的前一天公布的。蘇先生毋庸置疑將會在未來的總統大選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不管是身為候選人或是最終候選人的支持者。選擇在此時機宣布對他及其他人進行調查,確實讓人覺得這是一種政治手段,目的是打擊民進黨及其候選人,並使他們失信於民。
    我們也想要指出,在任何的政府機構裡,這些公文,被行政首長檢視及審核後,其下的部屬則負責處理公文歸檔的工作。雖然政權已經從民進黨輪替至國民黨,但這些公務員們應無變動。在台灣重視法規的官僚體系之下,這些公務員不敢偏離既有的處理公文規章。根據我們長期觀察台灣政治發展的經驗,我們相信這些指控是不正確的且充滿政治動機。在民主體制內尊崇法治本無可厚非,但這必須是在公平且無私的情況下進行,不能讓人覺察到有任何一絲的濫權。
    在我們看來,貴政府所採取的行動極不恰當。這樣的行為使貴政府看起來是試圖利用監察院及司法體系來達成政治打壓的目的,企圖讓整個事件表面看來似乎『於法有據』,以避免外國政府及人權組織的批評。
    我們因此呼籲您及貴政府,應竭盡全力在台灣建立最完整的民主制度,並避免利用司法之名以行政治迫害之實。
    近20年來,因為台灣人民的努力,而促成了台灣轉型成為民主國家。台灣人民有權利要求他們的領導人物,治國之道應該是公正、公平及不偏不倚的。」
    這封公開信一發表後,馬政府竟一反「溫良恭儉讓」的常態,立即由總統府和國民黨提出嚴正的反駁。據報導云:
    「羅智強針對白樂崎等人在公開信上提出的質疑作出說明。他指出,公文遺失案是2008年9月份最高檢察署特偵組承辦陳水扁涉貪案,兩度搜索扁辦公室時,扣押證物發現有府方公文。特偵組要求府方協助調查,發現情形嚴重,於是全面清查、核對民進黨執政8年間的收文紀錄與歸檔資料,才發現外交部秘抄二萬多件、一般公文一萬多件不知去向。
    他表示,2008年5月20日政權移交時並不知道有此一情形、也不瞭解是否有公文遺失的問題,直到特偵組搜索證物才發現;又因為這些遺失公文無法以電腦稽查,同時要顧及正常業務,所以只能3個人力進行人工比對,完成初查與複查兩階段。
    他說,台灣年年都有選舉、提名,年年有人參選,何時移送監察院才無政治考量?尤其這可能危及國家機密與利益,涉及行政責任、也涉及刑事責任,相信歐美國家也不能坐視檔案流失在外、去向不明,因此全案移送絕無政治考量。
    羅智強表示,府方目前移送全案是『移事不移人』、『移送監院不移送檢察機關』,這是因為公文遺失的內部責任歸屬當待進一步釐清,由於府方對扁朝五長(正副總統、秘書長、2位副秘書長)辦公室機要及幕僚人員沒有調查權,因此只能依法送監院處理。」(「中評社」,2011-04-11)
    國民黨方面的反駁,據報導云:
    「蘇俊賓表示,任何國家的自由,毫無疑問都是以法治為前提,這是現代政治學基礎知識。
    他說,民進黨政府時期的總統府高層有高達三萬六千餘件公文未依法歸檔,破壞國家法治事證明確。經總統府長期仔細清查後,基於公務員職責舉發,卻被誣指為打擊民進黨及參選人,『這種不符事實的指控太過沈重,也無法讓人接受。』
    蘇俊賓表示,在公開信連署人士中不乏曾在美國政府任職的退休官員,不可能不知道建立國家制度重要性,『如果政黨輪替一次,制度就要被摧毀一次,那麼國家不僅永無寧日,更無法期待昌盛與繁榮的願景。』
    他說,總統府公開這個案件的目的,就在建立可長可久的制度奠立基礎。但公開信中一面強調『深切關心貴國的民主自由及未來的發展』,另一面卻無視破壞國家發展的行為,令人匪夷所思。
    蘇俊賓表示,這種昧於事實的批評,與國內多數民意、國際社會主流價值有極大差距。」(「中央社」,2011-04-11)
    台灣的官員和政府,一向見到美國人就矮半截。從「抱美國大腿」的扁政府到「親美、友日、和中」的馬政府,毫不顧及國家尊嚴,一個比一個窩囊。這次馬政府卻發出了維護國家尊嚴和法治主權的聲明,不能不讓人刮目相看。但我們民間的在野統派也有我們的一些看法和意見。
    公開信中自稱,他們「曾經數次公開向貴政府致函,針對台灣目前一些令人顧慮的發展走向表達我們的關心」。「貴政府」當指馬政府,他們沒說對扁政府的「發展走向」「令人顧慮」,而只「顧慮」馬政府的「發展走向」,當然也就是「顧慮」馬政府與扁政府「發展走向」的不同。
    扁政府與馬政府的「發展走向」有什麼不同?眾所周知的,扁政府的「發展走向」是「一邊一國」、「正名制憲」、「去中國化」、「鎖國政策」,其結果是兩岸關係惡化、幾乎兵戎相見,把台海變成世界三大戰爭危險地區之一;對內撕裂族群,致使父子陌路、夫婦反目、兄弟失和、友朋不相往來,整個社會人際關係呈現撕裂和惡鬥;在經濟上,不斷衰退和邊緣化;在國際上,「烽火外交」,愈來愈被孤立;政府官員更是貪贓枉法。對這樣的扁政府「發展走向」,從來沒有看到這些自稱「支持台灣民主的國際友人」有過什麼「顧慮」,而只看到他們的不斷火上加油。
    馬政府上台後,堅持憲法架構,恢復「九二共識」,重新開啟兩岸兩會會談,至今已簽署了15項協議,台灣海峽已從戰雲密佈的戰爭危險區成為了兩岸交流的和平大道,因而馬英九還獲國際媒體稱他應為真正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馬政府上台後,強調清廉檢樸、守正不阿、依法行政,寧願受支持者「無能」、「親綠不親藍」的批評和民調低落,堅持司法獨立、公務員國家化、用人唯才、社會和諧,努力彌平被撕裂的社會傷口。馬政府還領導了台灣度過「八八水災」,而受到聯合國和歐盟勘災小組的肯定;領導全民度過「世界金融海嘯」,迅速恢復了股市活絡,經濟成長,降低了失業率。
    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顧慮」馬政府的「發展走向」,究竟「顧慮」些什麼?其實這些「國際友人」中,當馬英九競選2008年總統時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和以「九二共識」爭取兩岸和解時,就有人「顧慮」:一旦馬英九當選,台灣將繼韓國的金大中、盧武鉉之後又出現一個「不配合美國亞洲政策的民主國家」。也就是「顧慮」馬英九的兩岸和解政策。那是小布希總統的時期。
    馬英九的當選是台灣民主政治的勝利和使然,他的兩岸和解政策更是一直民調居高不下的政策,又何勞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關心」?所以,他們「關心」和「顧慮」的其實並不是台灣的「民主自由」,而是兩岸和解政策。他們沒說出的,就是民進黨說的「傾中賣台」。
    韓國出現金大中和盧武鉉的「陽光政策」導致南韓和解,就認為是「不配合美國亞洲政策」;兩岸和解,也當然是「不配合美國亞洲政策」。美國的亞洲政策是什麼?那就是要有亞洲各國間衝突和對抗;在衝突對抗中,美國才能漁翁得利,這就是美國的亞洲戰略利益。
    自1979年中共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以「和平統一」取代「解放台灣」,經「葉九條」、「一國兩制」到「江八點」,只要台灣不搞台獨,「什麼問題都可以談」;一「談」,不就「和」了嗎?一「和」,就沒有或減低衝突對抗了,美國就無法從中取利了。美國雖不願為台獨而戰,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兩岸和解而喪失在亞洲的戰略利益。所以,我們把後冷戰的美國對台戰略概括為「不統不獨,不戰不和,以台制中」。如何才能「不和」?就是在「不獨」的現實上,不斷以台獨挑釁中共,但不能實現台獨。因此,這20多年來,美國口口聲聲「不支持台獨」(而不說「反對」),又不斷放出「錯誤訊息」鼓勵台獨勢力;白樂崎就是這麼一號人物。
    1991年7月16日,美國賓州大學舉辦「兩岸民主化和統一前景」研討會,身為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的白樂崎在會中即強調:「台灣的分離身份本來就已經很明顯了,在和大陸的政治和經濟差距擴大後將會更形顯著,政府將必以更有責任、更有回應的態度面對全體選民。」這是在鼓動李登輝走向台獨路線。
    1993年3月22日,時「九二共識」已形成,「辜汪會談」已敲定,許信良主席率民進黨立院黨團與白樂崎餐會。席間,白樂崎嚴厲批判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大陸政策;他批評,國民黨「太過樂觀」、「信心十足」,其實「辜汪會談」不會有什麼結果;他批評,民進黨「缺乏戰略思想」、「不夠用功」、「立場也不明確」,「對於國際問題,民進黨不能沒有自我主張」。這是明顯的反對「辜汪會談」,反對兩岸和解。
    2000年7月8日,白樂崎在《自由時報》專欄發表《香港殷鑑不遠,台灣將重蹈覆轍!》,他要台灣選民清楚知曉:香港「一國兩制之下的政治活動並未更趨民主,以及中國經濟獨霸香港經濟的負面衝擊」是極其重要的,「因為台灣選民可能正是日後票決自身未來的人」。他不但反對香港「一國兩制」,還擔心台灣選民可能接受「一國兩制」。
    2003年5月7日,白樂崎在《自由時報》發表《國家認同分歧是台灣改革最大障礙》,鼓勵扁政府在立院推動台獨的「改革」,說:立法院的力量「這也是未來台灣推動與國家認同此一根本問題相關的憲法修正案時之必要條件」。
    2003年6月9日,他又發表《突發性危機考驗陳總統》,鼓動陳水扁控制媒體、約束公眾、迴避民意機構監督。
    2007年1月8日,白樂崎又在《自由時報》發表《維持現狀,難逃中國威脅》,鼓動扁政府突破現狀、邁向法理台獨。
    2008年,馬政府上台後,從11月底到12月初,白樂崎就與多位「國際友人」二度致函法務部,對余政憲、李界木、王定宇、邱義仁、陳唐山、蘇治芬所涉刑案進行干預,要求遵循無罪推定、公平審判。
    2009年4月,白樂崎又在《自由時報》發表兩篇文章指導民進黨反對兩岸簽訂ECFA,說什麼「主權被矮化」、「讓步太多」、「將台灣經濟與衰退中的中國出口導向經濟連結在一起」。
    簡言之:白樂崎等「國際友人」就是見不得兩岸和解,以民進黨為棋子,不斷以台獨挑釁大陸,製造兩岸「不和」;而對馬英九的兩岸和解政策的「發展走向」「令人顧慮」和「關心」,以至冒國際之大不韙,粗暴地干涉台灣內政和司法獨立。
    企圖佔領台灣、控制台灣,將台灣從中國領土中分裂出去,這是從19世紀中期伯里 (Matthew C. Perry)將軍以來美國霸權主義的戰略思維;歷經迪龍 (Charles Delong)、田貝 (Charles Danby),戰後又歷經遠東戰略小組的葛超智 (George Kerr)、「台灣地位未定論」、裴爾、索拉茲,到白樂崎等「國際友人」,而不絕如縷。
    但是,美國霸權主義經過「九一一」,成為全球恐怖主義攻擊的目標,又身陷阿富汗、伊拉克戰場。再者,美國猶未脫出「世界金融海嘯」的泥淖。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中,親美政權一個個倒台,新政權的動向尚未明確。而中國大陸卻在「改革開放」後,經「世運」、「世博」和「世界金融海嘯」的試煉,已躍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霸權主義分裂中國的陰謀還能得逞嗎?
    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顧慮」台灣「發展走向」,但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司徒文卻說:
    「美國不會因兩岸關係改善而緊張、或是被排除在外。兩岸發展符合人民的意願,也是美國一直堅持的原則和立場。兩岸關係的改善,不但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東亞區域穩定。與中東和朝鮮半島的情勢相較,穩定和平的台灣海峽堪稱『上帝恩賜』(God Send)。
    美國對歡迎兩岸以和平方式解決彼此歧見。他說:台灣與大陸的關係進展是驚人的,海基會與海協會過去3年簽訂了15項協議,項目包羅萬象;最受矚目的是ECFA,這是兩岸迄今簽署的最大的協議,而且在今年已生效,這將為兩岸人民來財富與機會。」(《聯合報》2011-03-09)
    「時代在變,潮流在變」,但白樂崎等「國際友人」卻和拿破崙的老兵一樣抱著美國霸權的「沙文主義」不變。
    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除了「顧慮」台灣「發展走向」外,之所以如此急切粗暴地干涉台灣內政和司法獨立,來「關心」扁政府的「公文消失」案,不能不令人懷疑另有原因。
    扁政府時期,以「烽火外交」收買各國政要和「國際友人」。遺失的二萬多件「外交部秘抄」,是不是包括收買白樂崎等「國際友人」的資料在內,一旦曝光,這些「國際友人」豈不均得在醜聞中現身?原來,美國霸權主義的什麼民主、人權、自由,是可以賄賂的;所謂「國際友人」者,不過是和扁政府互為表裡,拿二千三百萬人的命運做台獨冒險外,還是參與分贓台灣人民納稅錢的竊賊!
    這次馬政府不為「國際友人」的壓力所動,不為其恐嚇所屈,嚴正的予以反駁,維護了國家主權的尊嚴,維護了台灣司法的獨立,應該獲得國人最大的肯定;但更進一步,馬政府應宣佈白樂崎等34名外國人士為中華民國的「不受歡迎人物」,以杜絕列強霸權主義對台灣內政的干涉。
  • 賊喊捉賊:以色列占領軍的「自衛權」
  • 賊喊捉賊:以色列占領軍的「自衛權」
    2014/07/14 苦勞網 周世瑀(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

    根據Al-Akhbar報導,以色列占領軍自7月8日空襲加薩占領區迄今已造成166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儘管加薩平民傷亡慘重,英、美的資本家媒體和以色列官方卻一再重申:以色列擁有「自衛權」,由於以色列領土遭遇「敵軍」哈瑪斯火箭攻擊,以色列「國防軍」必須「還擊」。一言以蔽之,由於「敵軍」主動「攻擊」,才「迫使」以色列「反擊」。
    以色列身為軍事占領國,以「自衛」之名屠戮占領區平民,明擺著是帝國主義罪行與國家恐怖主義的行逕。帝國主義政權所謂的「自衛權」分明是對國際法徹頭徹尾的踐踏。
    根據1907年的《海牙公約》對占領之定義,當一國領土由敵軍完全掌控,即構成占領。以色列於1967年發動六日戰爭併吞巴勒斯坦領土,即耶路撒冷東城、約旦河西岸、加薩。同年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和10個非常任理事國以15比0票一致通過《242號決議》。該決議文明言《聯合國憲章》禁止以戰爭奪取領土的原則,並責成以色列承認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自決權利。提案同時要求以色列歸還於六日戰爭非法占領的巴勒斯坦領土。
    2004年7月國際法院,即全世界位階最高的國際法裁決機關,就以色列於約旦河西岸肆意擴張殖民地及興建種族隔離牆作成諮詢意見。國際法院以14票贊成、1票反對(美國籍的Thomas Buergenthal)重申國際法禁止以戰爭奪取領土的原則,並裁定以色列必須返還於六日戰爭掠奪的巴勒斯坦領土。換言之,以色列占領加薩並掌控加薩邊境、領海、領空、水電基礎設施長達47年。帝國主義政權對被占領區域主張國際法上的「自衛權」,根本是顛倒是非。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Jen Psaki在2014年7月8日記者會上厚顏無恥地宣傳以色列的「自衛權」,當記者反問加薩的巴勒斯坦平民遭到以色列侵略時是否也擁有自衛權,Psaki則是顧左右而言他。
    根據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2014年1月1日的數據,加薩人口超過150萬,其中120萬人為難民,居住於加薩8個難民營。由於以色列封鎖加薩的領海、領陸、領空並實施斷電,加薩每日平均停電12至16個小時。加薩的失業率更是高達38.5%。以色列國會副議長在2014年7月9日表示,在以色列地面部隊進入加薩前,以色列必須切斷對加薩的供電,加薩的洗腎病人死不足惜。試想,若是敍利亞政府軍事占領了黎巴嫩,再以「自衛」之名展開殺戮,英、美政府、資本家的媒體又豈會一字不差地複頌(英、美敵對政權)敍利亞所稱的「自衛權」?
    以色列所稱的「自衛權」,說穿了就是帝國主義政權以軍事手段對巴勒斯坦人民趕盡殺絕以延續帝國秩序。根據《聯合國憲章》第2條第4項:「各會員國在其國際關係上不得使用威脅或武力,或以與聯合國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會員國或國家之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哈瑪斯是巴勒斯坦人於2006年1月經民主程序選出的政府。哈瑪斯在132席的立法會選舉囊括74席,巴勒斯坦解放組織(the PLO,簡稱巴解)內勢力最大的派系美國傀儡法塔(Fatah)僅得45席。美國不願承認法塔敗選,故而串通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約旦,發動政變。由於美國介入,使得加薩領土和約旦河西岸領土處於法塔和哈瑪斯分治的狀態。2008年哈瑪斯表明願意接受國際共識以1967年六日戰爭前的疆界為基礎立國。由於以色列已無飾詞拒絕巴勒斯坦立國,以色列遂於2008年12月27日,憑空捏造哈瑪斯違反停火協議,展開加薩屠殺。
    2014年以色列再度發動加薩屠殺的動機一如往常,為了終結巴勒斯坦的領土完整與政治獨立。以色列占領軍前參謀總長在2007年時即指出,哈瑪斯一日不除,以色列便難以大規模開發黎凡特(Levant )的石油及天然氣。清理掉了哈瑪斯,以色列方可接收巴勒斯坦的天然資源。
    美國內政部的地質調查局(the Geological Survey)在2010年證實地中海東岸黎凡特的石油蘊藏量為17億桶,天然氣蘊藏量為122兆立方英呎。黎凡特海域的天然氣田明顯集中於加薩外海(參見下圖)。
    [https://farm3.staticflickr.com/2926/14464416389_ae15e267ef_o.jpg]
    [綠色圓點為油田,紅色圓點為天然氣田。(製圖:美國地質調查局) ]
    2014年6月2日,法塔與哈瑪斯宣佈共組聯合政府。以色列、美國為了維護帝國主義的現狀秩序,再次發動加薩屠殺。以色列的屠戮看似針對哈瑪斯,實則針對加薩的巴勒斯坦平民。哈瑪斯、法塔兩個資產階級政黨的內鬥,僅是以色列的肘腋之憂。相形之下,巴勒斯坦人民追求的民族自決與解放,才是美國與以色列的心腹大患。
    自2008年以來的歷次加薩屠殺中,全球的勞動人民(除以色列、美國以外)大多與巴勒斯坦人民同仇敵愾。台灣卻是反其道而行,大多數的勞動人民在藍、綠資產階級政客及資產階級媒體長期媚美、媚日的「教育」下,對第三世界人民所受的壓迫與壓榨不是一無所知、就是漠不關心,鄙夷第三世界勞動人民者更是不在少數。台灣人對以色列視巴勒斯坦人命如草芥、並以「受害者」身分主張「自衛權」的罪行,幾近無感。
    台灣社會對帝國主義的壓迫、國際團結運動無動於衷由來己久,巴勒斯坦問題也並非特例。由於崇美、國族至上的話語無所不在,台灣看似蓬勃發展的「社會運動」、「政治運動」其實外強中乾,難以想像能有跳脫國族/種族的侷限、邁向追求工人階級的團結與解放的一日。在以色列開始空襲加薩後,下圖在阿拉伯世界廣為流傳,左方為1930年8月7日美國白人圍觀因私刑遭到吊死的黑人,右方為2014年以色列人在山丘上觀看以色列占領軍空襲加薩。我不禁在想,右圖和現今台灣的區別竟究在哪裏?
    [https://farm4.staticflickr.com/3902/14670944453_5eef4a89b8_c.jpg]
    [(攝影:左圖/Lawrence Beitler;右圖/Allan Sorensen)]
  • s8300198
  • 警告,你這篇文章已經違反《愛國者法案》,FBI近日會和你進行約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