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  

原刊於6/17UDN專欄

最近台灣不管是學生、家長或老師,對新版的12年國教均感無助,原本以減少壓力與適性教學為主軸的新制度,卻發現許多與其相違背的現象。也許,在混亂時期,重新尋回「教育」二字本意,才能夠回到初衷。

目前全世界所追尋的教育目標,與這兩字並沒有多大的關聯。如果各位輸入Education二字於字典中,最常見的解釋為:

 

to impart knowledge by formal instructionto provide schooling or training for send to school.

 

這三個解釋翻成中文是:將提供正式訓練或送入學校,作為傳授知識之道;也就是說,按照現代版的教育定義,其為一種由外向內強加的思想灌輸。

然而繼續往下挖,會發現英文Educate一字,實源自拉丁文educere。這個字的原意為draw out,也就是抽取,或是引領出的意思。

既然如此,試問一個不管多聰明的老師,能夠從一口井中,抽取出金塊或天鵝嗎?除非抽錯井,否則得到的一定是泉水。教育也是同樣的道理,其中心意義是將學童本身的潛力抽取出來,剩餘的只是輔助措施而已。

就連中文的教育兩字,也意味著既「教」也「育」,尤其是育這個字,意味著培植的意思,具「有機化」的特質。就像一棵松樹不管內含的DNA有多複雜,幾年後,還是會長成一棵高大的松樹,不會因政府的十二年期計畫,突然培育成水母。

但人類經過19世紀的工業革命後,對教育的定義徹底改變,當時國家概念被具體化,外加資本主義對裝配線的盲從,最有競爭力的教育制度,就屬歐洲軍事強國普魯士(前德國)的軍訓計畫。

教育不再是一對一的師徒制,老師對學童僅有一年的責任期,而且採用一對多的大量製造模式,迅速的將學童調教成有效率的坦克車組裝員,每位學生被「訓練」成制式的機器人。

這時的教育非常符合當時的管理大師泰勒(Frederick Taylor)的「科學管理原則」,這位管理大師將工廠內的流程,拆解到讓員工只做身體動作幅度,不超過10公方半徑的工作,好讓活動成本最低化。

一位員工上完10幾小時的泰勒制工作後,體態也成了半機械式的殭屍,最有名的就是喜劇泰斗卓別林在電影《摩登時代》內的喬段,工人下了生產線,身體還會慣性的抽搐。想偷偷在廁所內抽煙,牆上還有一個老大哥的視頻,監視著工人的舉動。

在台灣經歷過多年聯考、基測、會考、與高普考的學生,應該對這種組裝式教育不陌生吧?許多「不重要」的藝術課程被借來惡補數理等左腦學科,體育課則可有可無。上正課時許多學生無聊到夢周公,下課後將約會的時間全奉獻給補習班。

學校內規定著整齊劃一的制服,學生困在監獄般的水泥牆內,背誦如《摩登時代》生產線的單一化公式,連文章解析都有標準答案、作文有標準寫法、實驗有標準程序,而連搞個革命都有標準口號,而且都是從電視中學,臉書中分享。

但如此的教育,有讓一棵內為松樹的潛能發揮出來嗎?也許與30年前相比,現在的學生多了智慧型手機與罵人的字彙,但本質還是一樣。準備接受12年教育的學生,還是得赴一個傳授「教育」的單位「被教育」。

但真正能夠培養種子茁壯的溫床,卻被後現代化的體制擱置著。教育換湯不換藥的更改「測驗」的定義,但教育體系仍不改由上到下的灌輸,原因是學校始終無法脫離功利主義的大社會。

在一個必須靠勞力謀生的經濟系統中,教育機構的方針不敢過於脫軌。就算老師敢試,付錢的家長也會干預,成為工業化價值的共犯結構之一。最後真正能夠瞭解學習真諦的學子,被逼迫成必須脫離母體的異類。

國內外許多傑出人才,在校表現都不過爾爾。比爾蓋茲、馬克左克柏大學讀一半就退學,後者還因私德出嚴重瑕疵而遭處分,然兩位日後的事業卻各為該產業的龍頭。英國首相邱吉爾在學時,幾乎每位老師都抱怨他毫無上進心,且缺乏紀律。

披頭四主唱約翰藍儂的老師,則斥責他每天只懂玩樂團,毫無課業上的進取心,擔心未來恐怕會露宿街頭;王家衛在校時對自己的期許是:「就是要造反!」;侯文詠小學時因喜歡講台語,所以每天要在校內掛狗牌,且怎麼說都不聽;孫大偉在羅東高中寄讀時,導師給了他的評語為:「該生素質太差!」……

愛因斯坦說過:「如果你用爬樹能力來斷定一條魚有多少才幹,牠整個人生都會相信自己愚蠢不堪。」

也許大眾教育應該回歸其長處,也就是傳輸資訊的地方。但這一天只要上4小時就夠,其餘時間不如學Google的作法,讓學子們「有秩序放空」,從事自由聯想、體能鍛鍊、或社交活動。

短期內,許多學生可能會覺得無所適從,而真正發起呆來。但長時間後,一般人都會有想要學習的衝動。此時學校就可提供學生想學的課程。並將原本的經費省下,好弭平分配不均的經濟制度,讓社會回歸到不需惡性競爭的環境。

在一個不需仰賴謀生之道的社會中,最佳的教育方針通成就能不證自明。因為學習自始就是人類本性的彰顯,這是種本能,學生們根本不需被教導就會自然發揮;畢竟,有哪個3歲娃兒的語言學習,需背注音符號的?

 

死腦筋所調製出的教育,最終產品還是死腦筋

回張忠謀:世上沒教不會的人才,只有不會領導的老闆

拒當富人馬桶─12年國教應採半天強制式

吳寶春之廉價教育作品

思考的終極藝術-發呆救台灣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莊勝傑
  • 王大師您好
    你的文章都寫得好棒!我常常會來到你的部落格吸收新知,打破舊思維
    這一篇文章跟上一篇「 死腦筋所調製出的教育,最終產品還是死腦筋」
    我覺得寫得很好,這個觀念值得推廣
    不知這兩篇文章我可否全文(不包含圖片影片)引用到「天地自然人網站」
    網址:http://www.cwnp.net

    期待您的回覆喔
  • 當然!請用

    accrcw75 於 2014/06/26 09:58 回覆

  • europaexplorer
  • “在台灣經歷過多年聯考、基測、會考、與高普考的學生,應該對這種組裝式教育不陌生吧?許多「不重要」的藝術課程被借來惡補數理等左腦學科,體育課則可有可無。上正課時許多學生無聊到夢周公,下課後將約會的時間全奉獻給補習班。”

    我受了三年這種國中教育,這一點意義都沒有.你說的太好了,你可以當教育部長,真的.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