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ny-pictures-auto-facebook-demotivation-467283 (1)  

今早起床後,例行性的瀏覽臉書內容,突然見到一則正送往屠宰場豬隻,躍向自由的短片。這隻豬兒肥頭大耳又臃腫的意象,一直追隨著我到用完午餐後,逼著我不得不打開電腦,寫下到底有啥體悟;畢竟,很多時候不書寫,還真不知自己在想什麼。

不曉得自由對這隻豬兒的意義是什麼?明明在爬上卡車頂後,映入眼簾的是風馳的速度,但這隻蹣跚的動物,還是一拐一拐的往車外蠕動。看了一下左邊的車道,連猶豫的時間都不醞釀,直接從二樓高的車頂外一躍,重重地摔在對向路面。

這隻邁向自由的豬兒在翻滾幾圈後,成功的降落在路邊的草皮上,身上並沒有顯著的傷口,豬兒也無恙的起身,但行車紀錄器卻在此時中止,提供觀眾無限想像。

當然,如果給好萊塢的片商見到這則短片,一定會被編製成一個『根據事實改編』的勵志故事。內容應不離:『一隻不畏艱難的豬勇士,對抗共產集權,最後逃離集中營奔向自由。』這影片一定會大肆歌頌自由的可貴,美式民主制度勝過一切的八股劇本。

但仔細看一下路旁的景象,一隻從小就被家畜化的動物,在一個工業化的環境中,最終能夠跑到哪去?恐怕幾天之內,就會發現藏身在某水溝中餵蚊子,最後被當地警察活抓。

此外,這麼大隻家畜,突然從卡車上摔下,難道不會被司機從後視鏡內發現?一般而言,一隻片體鱗傷的豬兒,應該會在20分鐘內遭補。頓時間,這個短片讓我想起民初文人魯迅,對作家易卜生名著【玩偶之家】的觀後感。

width_650.height_300.mode_FillAreaWithCrop.pos_Default.color_White魯迅在一場大學演講中追問學生,小說主人翁『娜拉』(Nora)受先生如寵物般的對待,雖提供娜拉吃住,但系統性的將她與外界隔離,娜拉最後成了牢籠中的寵物,失去牢籠外的求生能力。  

娜拉一直活在傳統的婚姻制度下,先生把她當成需嬌養和責罵的小孩,並以帶輕視、貶低的稱呼使喚她。最後娜拉為了尋找自己的一片天空而離家,但不同於傳統的解釋,魯迅問學生娜拉的出走到底是否為明智之舉。

她一輩子未曾自力更生過,如此貿然出走,很有可能會因謀生而落為風塵女子,娜拉又是否可從體制內尋求解放?當然,這是開放性的問題,沒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那照魯迅的提問講起來,是否未免過於被動,難道人不應該為自由而奮鬥?連一隻畜生都有尋求自由的衝動,為何身為萬物之長的人類,卻要坐以待斃?在這個『豬兒跳車』的困局中,是否有更佳的解方?在同樣情況下,你又會怎樣做?說實話,我真沒答案。

E3C314F9-3DB6-4C24-8227-0F1C9C6EDADA-783-000000782CEC7292但有一點可以確認,就是當這隻豬兒躍出後,假設原本卡車司機僅需花一個小時的車程,就可完成任務。但為了活逮一隻奔向自由的野豬,可能會需要僱用34個人,花額外1個小時的時間,在公路上到處追捕,甚至造成交通癱瘓。我想豬兒應該會很高興吧?

想像如果敢躍出的豬群有事先規劃逃離的路線與跳車的地點,數量又提高到卡車內一半的數量,這些自由之豬的存活率又是多少?運豬的人類,頂多有時間活逮一隻就很不錯了,還有時間關心剩下的嗎?如果跳完車後有同夥的照料,也許存活率就會大大增加。

但有趣的是,身為群體動物的人類,一旦想到追求自由的冒險後,卻又多半龜縮至溫暖的卡車內,吸吮統治階級提供的飼料,讓幾隻逃向自由的異類,不至打擾基改食品所提供的溫飽。

這樣講來,兩黨制的民主制度外加奴隸化的資本主義,像不像那基改飼料?提供豬群自由的假象,好讓被統治階級不思考真正的自由是什麼?畢竟,用暴力活逮豬隻還真耗力,但提供自由的替代品,卻可符合經濟效益,何樂而不為呢?

延伸:

非普通教慾

 誰偷了你的人生?

小心!!小大哥們正看著你

如果不是多元避稅,我贊成多元家庭

民主是好東西嗎?大師論柏拉圖

不丹的快樂不如丹麥的智慧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派大星
  • 台灣應該實施像北歐某個國家

    出來選舉的人

    選舉廣告經費限制在多少以內

    超過者失去候選人資格

    如此平民才有機會成為被選舉人

    才是真正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