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2 Thu 2014 23:50
  • 遊民

homeless_tramp_1126855  

住在萬華,就注定要跟遊民們混在一起。尤其大濕幾乎所有生活機能都在此處,每天步行在此,可輕易看到各種景象。

比方說跨過中華路的東邊後,那裡是博愛特區,主要以公務人員與政商權貴為主,所以沿著總統府一直到一品苑,可以感覺綠意盎然的生氣。

尤其是踏入植物園後,空氣中的芬多精,彷彿會滲透至毛細孔內,所以在中餐之後,我必定會散步至此,聆聽鳥叫、欣賞魚兒。

但入夜後,我的生活圈就開始往中華路以西的方向邁進。這裡的景象則相差十萬八千里。尤其到了龍山寺後,幾乎所有人都上了年紀,且穿著十分相似。

當然,這裡在入夜後,多半以遊民為主要棲息者。所以就開始我關注遊民的習慣。尤其是前一段時間,台灣被一團寒流壟罩住。我當時就想,這些遊民,真能受得了嗎?

                          

***

 

之所以會有這個體會,是之前從橘色巨塔離職後,跟著表舅遊了一趟花蓮,當時表舅的老友阿宗跟我分享旅遊心得。

他說最令人享受的旅遊體驗,是在花東縱谷中,直接在公園內露宿,而且不要睡在四面牆的建築物中。

 

阿宗:『人太受文明的制約,我們的父母,或是社會教我們一定要睡在有牆壁的正方空間中,才會有安全感。一旦這個人為的設計遭剝奪後,就會感到異常焦慮,很多人根本無法入睡。』

阿宗繼續說道:「我第一次睡在野外的時候,也很不習慣,每過10分鐘,就會醒來確認耳朵沒跑進螞蟻,才敢繼續瞇眼。這樣子持續約4小時,一度後悔為何那麼笨,要挑戰這種無聊的衝動。」

阿宗最後說:『等到最後實在太累,放棄了所有的防衛,也就自動入夢鄉了。等到早上後,發現對面花東縱谷的一片雲海,從山頂上飄下,好像一個雲織的瀑布,那天後,我就愛上露宿野外了。』

807161036591456  

 

當然,阿宗說他之所以常常來野外浸淫,是跟蘇格拉底學的。

 

大濕:『蘇格拉底?他也常來花東縱谷夜宿?』

阿宗:『沒啦,是因為他的老婆太兇了,常被迫要到街上找人辯論,藉以逃避家中的獅吼。』

 

哈,原來阿宗跟他老婆已經好久沒說話了,兩人形同陌路。雖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但夫妻倆從不說話。

 

大濕:『那你為何不直接跟他離婚?這樣你的災難不就解決了?』

阿宗:『是沒錯,但我不想跟他分房屋的錢。』他在說這句話時,神情難免覺得失落,但不知怎的,又突然跟我說泡野溪溫泉的樂趣。

 

我當時在想,他連野外都敢住,卻不敢離婚,或跟老婆和解。想必,人的牢籠,根本是如影隨形,不管外在多灑脫,卻始終脫離不了烙印在內心深處的監獄。

 

                                         ***

 

有了與阿宗的對話後,我更對每日露宿在龍山寺外的滿坑遊民,感到無比好奇。這股興致,不失早上在植物園賞花的吸引力。我總對完全沒保障的生活,感到入迷。我常在想,人如果完全沒社會制約,是否真無法活下去。

127尤其是在寒流來襲的夜晚,不知這些遊民,是否真能入睡?但就在台北市刷下9度氣溫的夜晚。這些遊民還是整齊劃一的橫躺在街頭,而且睡得還很香。

很多人還只穿短褲而已。一位約莫70歲阿伯的位置旁,還有水滴慢慢積淤成池。當然,大部分的人都有厚睡袋可蓋,但仍會發現幾個漏網之魚的身體,暴露在無情的寒風中。

但不知怎的,這些街友還是能度過冰寒的夜晚,第二天一早,又在擁擠的公園內,聽著賣唱人表演,或圍在一起下象棋。

我不確定每天上班,被老闆改稿、跟同事比快、在大廳廣眾之前受奚落的生活來的痛苦;還是每日夜宿街頭,但無須付一塊錢水電更慘。

但我知道,文明人受社會的洗禮後,很多人最終嚮往的,居然會是我家樓下遊民的生活,至少阿宗是如此。身為公家機關主管的他,時時刻刻想往大自然跑,睡在充滿蒼蠅、老鼠的公園內,享受無拘無束的一夜。

但通常人好自由的一面,是受捆綁所激發的出口,兩端緊緊的扣在一起,缺一不可。像阿宗在現實中的桎梏,與嚮往花東縱谷的心情,就是牢不可分的孿生兄弟。或是前幾天,借宿在新店街頭的『帳篷姐』,幾位好心社工想帶他回家,但卻有難言之隱而死也不回。

說實話,我也不確定當晚,龍山寺外的遊民是否睡得安穩,也許很多人早上後,就被送入救護車中。但如果有人要收容他們,或是帶他們回家,我想很多人會不願意。

這種自由與約束、文明與野蠻、擁有與失去、安全與冒險的矛盾,始終迷惑著我。畢竟,這人生到頭來,誰真的擁有了什麼,誰又真的失去了什麼。不過是曇花一現中的遊民罷了。

 

台北捷運的兩個事件

麥當勞叔叔之家與柯里昂家族

寶島外勞政策:窮到只剩地板

你管別人怎麼想!!--《阿維的書店》

誰偷了你的身高?

忠狗與暴警--是這樣嗎?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無孔不明
  • 我家也住在萬華,周圍的店家都用輕視的眼神看遊民,而政府卻也不解決這問題,這儼然成了在地的文化,但這會出現卻也怪不得他們,要不是政府很多策失敗導致經濟不景氣,他們也是有家的,他們也是一份力量的,台灣人很自私,對這種事情總是漠不關心,我才大學我沒有什麼力量,只能盡我的力做我該做的
  • 揚弦
  • 學生時在草療(草屯療養院)實習,我們必須跟自己負責的case有一定的對談,病人本來是對著你說話,說著說著跟你的後面(沒人只有空氣)說話,總之,他的內容只有他懂。
    我的意思是,除非你進入跟他的世界(就是腦袋瓜子跟他一樣~),否則你又怎麼懂呢?
  • 李竹賢
  • 這種心情就是所謂的(圍城)吧
  • 訪客
  • 那邊不是只有遊民 流鶯以及很多茶室 無身分證工作者等等問題都在那.....比起遊民,在那而茶室或者私娼工作的女性更需要受到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