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900390050      

今天好不容易休假,有一點時間寫些心中想說的話;也準備了一週內,看完的一堆閱讀資料。直到中午看到一則TVBS的新聞,頓時間,就將『讀報等身』的紙張,全部扔掉。這新聞沒有文字版,就引用先前的資料:

 

〈獨家〉星雲取名 日月光總廠「佛堂」曝光!

科技大廠「日月光」的名稱,其實有一段佛學淵源,是由星雲大師取的。因為董事長張虔生的母親長年習佛,和星雲淵源深厚,日月光高雄廠裡頭就設有一個佛堂精舍,供奉日光神、月光神和藥師佛,成為忙於公務的員工,心靈的休憩場所,TVBS獨家曝光。 

 

先說一下我的信仰。如果叫我填宗教欄,我會先猶豫,然後很不情願的勾選『佛教』,雖然對我而言,這兩字其實沒什麼意義。但畢竟,對這個宗教還是有很深的連結。

剛好,當初介紹我佛門信仰的,就是佛光山的法師,也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在紐約法拉盛的道場結緣,認識許多師兄姊。但如雪泥上的鴻爪,這些法緣馬上消失成記憶的裂痕。

fear_clergyman_custom_announcements-r0afd8222cf224de4b55c37a688eeb9ca_imtqg_8byvr_324

過了幾年後,我有靜坐上的問題,想請問台灣佛教界另一燈塔的聖嚴法師。這也是發生在紐約,當時因為困擾我的問題,找不到答案,想要請教上師。

但親愛的上人,看了我,愣了一下,隨即叫旁邊的師兄應付我。當然,這位師兄對我想問的問題,也是答非所問;此後,我就再也沒有請教上師的習慣了。

之後我一直在想,是否是上師看透了我的自我,認為藉由不理我,可讓我突破我執的傲慢。但在側觀台灣的宗教信仰後,我彷彿有另一個問題湧上,就是:「如果當初我是頂新的魏應充,或日月光的張虔生,是否就能夠多跟聖嚴談神聖的佛法?」

當然,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畢竟我的佛化婚禮是在法鼓山見證之下完成。其中除了叫我提供一堆個人資料,以及通過『面試』外,其實他們沒有要我花任何一毛錢。我當時很感激,雖然我依舊崇拜聖嚴法師,但不久後,我不得喃喃自語,詢問『這些錢,到底是從哪來的?』

fgs-taiwan

佛教、或是台灣主流的宗教團體,都屬非營利機構。雖然你在佛光山的高雄總部,會傻眼的看見一個要價1,000元的《心經》手抄本、或聽聞慈濟的『捐款換骨髓』、與樂捐兌徽章等『慈善功利主義』,忍不住會發覺宗教或慈善事業,其實骨子裡,並沒有那麼的脫離塵世。

最扯的是,我當時在美國念大學,突然在電視上,看到星雲那個肥頭大耳,在螢幕中晃來晃去。當時我還蠻吃佛光山的菜,但突然間看見兩個戴眼鏡的比丘尼,出席美國國會的聽證會,原因是:『星雲落跑了!』原本要傳喚星雲作證,但他老人家卻提早返台。

當時美國政府發現,老共的特務,透過佛光山的白手套,利用廟內許多比丘尼當人頭,資助副總統高爾的政治獻金,企圖左右別國內政。

images (1) images  images (2)

當然,這些捐款人資料,之後都被尼姑們銷毀,因為一旦公佈背後的捐款者,很多人會『丟臉』。而宗教往後要利用『道德溢價』的商業服務,就會大打折扣。這就是我看台灣佛教組織的角度。

再回到台灣今年來的年度代表字:『假』,為什麼是假?今年都發生了什麼事?不講小咖的,講大鯨魚。頂新與日月光,一個家產有2,000億,一個年營收也是那個價位。他們所造成的災害,背後都有誰的背書?

一個是慈濟的『倫理長』,專門操刀慈善事業;一個企業的大名『日月光』,就是上人所賜。但他們的實際作為是啥?一個調混油,一個排髒水,同時間賺暴利。但這些人,卻能得到上師的祝福與關注。反而是真對佛法有興趣的nobody,上師通常是用趕蒼蠅般的態度,將其揮之則去,這社會是不是顛倒了?

同時間,我們的政府都在幹麼?為了要讓前面那位『鮭魚返鄉』,允諾官股銀行提供99%屋價的極優惠貸款,鼓吹其買9棟帝寶拉抬房市;另一個則提供30多億的租稅優惠,排黑水毒死後勁溪生態圈。(題外話:試想,如果日月光發生在台北,郝龍斌是不是會被罵死?那為何陳菊沒有呢?)

x,qw=640,asrc=http,P3A,P2F,P2Fs.nownews.com,P2Fea,P2F26,P2Fea2692b215cd96669447786f4a889e08.jpg.pagespeed.ic.iUzsn4OxeU日月光的K11廠,埋了一堆暗管與備用槽,在環保人員不在場時,偷偷將毒水排入海中,而當一個國際最大的封測大廠,破壞了難以恢復原狀的生態後,罰金卻只是區區的『一萬元』。媽的!連我這個卡奴都可以幫他們付清了!!

那都是什麼障眼法讓這些大企業、大老闆,不管做的多離譜,都沒有事?頂新還準備買下中嘉這個第二大媒體系統台,企圖藉由操控媒體生態,洗清自己的髒事。但卻看不到反壟斷小朋友在場臥軌抗議,之前代表媒體正義的黃國昌教授,卻突然要『反服貿』了?我怎麼都不意外呢?

 

我們都是怎樣被騙的?林語堂在《生活的藝術》中,如是說:

 

我們世界中,充滿著『時髦的騙子」(fashionable humbug),無論是思想上的騙子或人生的騙子。在我們這個塵世裡,騙子真是多得很,可是中國佛教徒已經把許許多多的小騙子用兩個大騙子歸納起來;這兩個大騙子就是『名』和『利』。

 

這名與利,會大到原本要挑戰這兩種人類原罪的宗教團體,自己卻常落得慾望的獵物。我之前以為在佛寺中,能夠找到人生問題的解答,但《金剛經》卻警告我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通常娑婆世界的推銷員,總是披著袈裟。

 

 

清境濫墾、法規偏頗:台灣需『懲罰性賠償』

走了洪案與狂犬,又來鮮奶危安!你就是這樣被耍的

黃琪刷黑卡算啥?頂新還能刷上濕!

經濟越拼福祉越差?歡迎來到赤字國度

你信上帝嗎?

戀童癖與神父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8) 人氣()


留言列表 (8)

Post Comment
  • Private Comment
  • 台灣之胱泌尿科
  • 大師要不要談談最近的曼德拉風潮
  • 非常想,但時間有限ㄋㄟ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12/13 08:39

  • a0938559250
  • 我在十二月初時,仙佛靈詩:(朗朗乾坤,日月並明(鳴),三八佳人,塗炭生靈)。這是今年以後十年國際及台灣情況。
  • ottoking
  • 以日月光的規模而言,目前高雄出問題,中壢也出問題,可以大膽假設,在台灣所有的廠都有問題,假設全部關廠,政府跟人民承受的了嗎? 電子業的供應鏈承受的了嗎?
  • 張泓皓
  •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聖嚴根本不配稱為上師。
    金剛經第一品寫出佛陀的謙卑,
    對比佛光山的傲慢,
    令人不勝唏噓,
    難怪被稱為末法時代。

  • 如果妳對佛法有終極的渴望,你在這些廟裡都不會找到的。這裡比較像佛法迪斯尼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12/21 23:25

  • 楊善淵
  • 佛教嗎! 我相信他們一定是虔誠$教徒。只不過是佛字沒有人而已。
  • 淡定
  • 若人教有德, 當福利於萬民, 經世濟民, 此乃大道.

    今日之教, 富貴於個人,恩止於家族,榨取於社會.
    此取亂之教, 只論小惠修身, 於世卻是有礙,

    此無長久之理. 有識明主必遠之.
  • 訪客
  • 看到大師這一篇,深有感觸,近來坊間網路上對慈濟頗有言詞的文章越來越多,但仍不能公開談論,否則必遭撻伐,這是因為根深蒂固的核心思維所影響,行善念的人永遠自認為是為作善事、弘法願,心安理得,殊不知,慈濟的高層核心在做甚?有時我真搞不清楚慈濟到底是想要弘揚善盡社會福利責任,還是要造古蹟,到處購置土地資產蓋起豪華修道院,還特別介紹是使用哪裡的高級石材,只限定同道才能使用。講到慈濟,它就只是一個功德會不是宗教,但在社會上民眾卻直接把它與佛聯想為一體,以至於穿上一身藍色制服的都好似自我感覺社會地位良好,一種光榮。
    本人曾在社福單位服務過,深知這種國際級的社福團體家大業大,必定有操作外匯,這裡面有多少未曝光的問題就不說了,但對於一個有心做社福慈善團體的大老級來講,我從來沒看到一個可以自已自足的"企業化"單位還要靠會員捐款的,並且還比照丐幫的淨衣、汙衣派模式,有錢沒時間與有時間沒錢的兩種做功德法授與階級別針,難怪有人會汙衊指為直銷事業。行善、信仰不分尊貴卑賤,是我佛能弘揚萬載的根本,而這些捐款的錢都流到哪裡了呢?我想每位捐款者的錢是要用在急難救助時所用,可每次看到電視轉播都是各地師兄師姐自掏腰包、自行拔涉去賑災,怪哉!而台北市寸土寸金的房地產怎麼買的?高級休道院怎麼蓋的?樹大招風,本就該懂得藏拙,無奈,其操作反而更加使勁,醫院、電台頻道大力的放送置入性行銷。
    真要作慈善社福,就一定要恪遵「指定專款、無償使用」這兩點,並且無分貴賤,親身力行,就如同嘉邑行善團的作法,造橋鋪路你得親身力行,管你是王公貴族,才能體驗「施」與「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