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ping_field1    

昨天在翻報紙時,突然發現一則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的演講內容。我本能預測他的這番話,鐵定會惹起網路上撻伐。而抱怨高先生言論的族群,應該屬於較為年輕這邊,而偷偷支持他老人家言論的,肯定是政府高層與資本家,那高教授的『政府不欠你工作』言論,到底要如何看呢?

IMAG0584這個辯論,我在大學時代就跟一位教政治哲學的教授辯論過,當時我的政治sense極低,這位哈佛畢業教授屬於典型的奧地利學派,也就是現代右派經濟學始祖海耶克( Friedrich Hayek)的信徒。

想要反駁他,但對於左派的論點,我大概只看過馬克思的玉照,知道他有大鬍子,其他的部份,大概可以從當日被這位教授打臉的程度,知道我懂的皮毛有多貧瘠。

事過15年,有了比較豐富的學術知識,以及工作經歷後,再重新檢視當年的辯證,我會怎樣看。我發現高先生的言論,其實就是美國民主與共和、左右兩派,吵了好幾個世紀的大辯論。到底政府有無義務幫人民尋找工作;或是說,一個國民,之所以沒有工作,是政府的失職,還是人民的責任?

當然,共和黨,或是右派人士認為這理應是人民的問題,因為共和黨在刻版印象中,屬於有錢人的政黨。這些傢伙很多是靠old money,或是老爸的遺產而致富,所以他們認為自己DNA內,有著優越的血統,能夠賺更多錢。


en_0918_crawford_620x350不信的話,不妨聽聽去年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在募款餐會中,都跟恩客們如何抱怨支持歐巴馬的賤民,怎樣啃蝕國家財政。

當然,這些富家子弟不會說是受到老爸的庇蔭,而都會說是『hard working』,也就是個人的努力,所以才會致富。不信就問問小S老公,問他是不是靠自己的能耐過活?我想答案很可能不出我所料。

所以右派的學術,多半採取放任的『自由市場機制』為圭臬。一來,這比較好剝削現有機制;二來,這些人真以為自己多麼偉大,能成功,都是『靠自己』。

高希均在這場演講中的言論,很右派,說實話,我也贊成,我右傾的血液跟我說,台灣一堆年輕人,本來就是愛抗爭、愛抱怨、眼高手低、不願冒險。而且,本來你的命運就是要自己負責,幹麼牽托到政府?!

但問題來了,那民主黨,或是左派的論述都是廢話嗎?當然不是。那左派又說了什麼?先講馬克思好了。

他說,啊不就是廢話,當然人民要為自己負責,但如果在一場足球比賽中,球場的地形是斜的,那誰會贏?如果你怎麼踢,球都會往後跑,然後對方怎樣踢,都會快兩倍,這場賽,還要比嗎?

右派會說,你只要努力,就一定會贏。啊,廢話!比個1,000場,當然會有一場能贏。就算叫輪椅球隊,比多個幾次後,比方說100萬場,當然一定會有一場勝利,搞不好那天颱風,球被自動吹進去。

但這公平嗎?這就是左派要的論述:公平正義。

那一個社會中,要講自由,還是說正義?這當然是廢話,怎麼能夠選呢?當然都要。在任何經濟中,一定是先會被一堆old money、有頭腦、具膽識、富學養的人將財富創造出來,但問題是,這些財富會『黏黏的』,也就是經濟學家說的『price stickiness』。

那是啥碗糕啊,大濕,你怎麼那麼鹹濕?

不是啦,價格黏黏的,就是說市場上的產品價格,或是勞工薪資,在一段時間後,會無法反應市場真正的價值。因為資本家,通常在享受到權力與財富後,會想要壟斷資源、訊息、新聞、以及通路。

那怎辦,這時,國家機器這個裁判就要出來了,也就是左派所說的『政府干預』(government intervention,比方說就職補助啦、恰當的貨幣與財政政策啦、打破市場壟斷啦、就學貸款啦、穩定物價啦等等。

結論:台灣在二戰後,享受優渥的就業公平性與可尋度,因當時以實體經濟為主,也就是製造業;所以人人有職位,且享有實質的薪資成長。

但現在不同了,台灣家戶的金融所得年年成長,但薪資卻停滯不動,這代表什麼?這意味著我們的經濟結構,開始走樣了。代表人物就是像小S老公的許家、帝寶幫、林榮三的炒房幫,以及漸漸狀大,卻又不生產實體產品的金融勢力。

與其是靠生產力過活,多數有錢人靠財務槓桿炒財富,像股票、房地產、衍生性金融商品、期貨等等。而實體經濟多半外移,造成產業空洞化,所以實質薪資,已經停滯快20年。而能夠抑制金融財富分配不均的財政政策如證所稅、奢侈稅、贈與及遺產稅,不是被媒體硬操作成禍國毒蛇,再不就被閹割去勢,整個公平正義的措施被拋到窗外。

landscape-7一個學生入職場後,會發現自己撞入一座高牆;要找到工作很容易,但要突破高牆則異常困難,最後淪落為卡夫卡小說《城堡》內的場景。

這個故事是這樣的:就是一天,一位土地測量師K接到城堡內的指令,要他執行一個重大任務。但K找了半天,始終找不到入城堡的鑰匙。

問城外的居民,也沒有人真正知道是誰在發號司令,但始終都有任務自城堡內頒布。而這些命令,也不知最後淪落到何處。最後,測量師發現自己像個無頭蒼蠅般,迷失在牆外的護城河。

這,就是台灣年輕人的寫照!也是高教授欠年輕人的下半段。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想追蹤大濕+按一下就好!on Google+

再不吵,你連1.5K都沒有!

橘色巨塔

論李嗣涔14點給社會新鮮人建議」

卡夫

社會正義不重要? 蕭萬長該閉嘴了!

社會對立?

白玫瑰運動證明一個泰國人等於1/4個日本

台灣不只缺人才,還缺視力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打臉文
  • 網路的記錄與搜尋功能, 可以讓許多人露出原形,
    這位 "經濟學家" 發表的內容前後不一, 看看笑笑就好, 別當真.

    --

    http://newsrumble.tw/honest_news/30

    ✕陳總統,至少要肩負起最多的責難
    高希均 2001-01-06
    當政了七個多月的陳總統,至少要肩負起最多的責難。當一切的榮耀投射給他時,一切的後果自應由他來承擔。把今天的經濟衰退歸咎於國際因素與非經濟因素,只能反映出他的辯才;推動具體的政策,產生實際的成效,才能凸顯一個總統的擔當。

    〇面對全球經濟衰退,沒有一個國家有特效藥
    高希均 2009-02-24
    出人意料地,全球經濟大環境加速惡化,完全打亂了馬團隊的施政佈局。一面要倉促應對,一面要修改政見;另一面,前總統陳水扁留下的後遺症(從不適任的人事到不合理的行政命令及規定)無法立即清除。
  • chuck
  • 這陣子大師的文章我自己感覺是把目前社會的問題做一個很簡單但卻不失精確的結論式探討。"文明"裡許多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如今也開始產生矛盾感,荒誕的文明面貌看似和平且美好,其實到處都亂竄人性的黑暗面。期盼我們這些"底層"人民繼續不斷質疑與討論。
  • Huang Jun-Xiang
  • 王大師你為什麼要一直删我的文呢?你不是跟我說你這裡是不删文的?我只是覺得曹長青先生一些經濟的議題我很認同,想你去他那裡看一看而已,當然也歡迎王大師加入右派的行列。
  • 深度智障
  • 這裡是藍窩, 是右窩, 是個人部落格,
    大濕愛怎麼刪就怎麼刪, 你就認命吧.
  • 讀者
  • To 3樓:你有PO連結嗎?如果回覆的內文有連結,有時候痞客幫會自動過濾掉。
  • Huang Jun-Xiang
  • 回樓上的讀者,有連結。
  • Huang Jun-Xiang
  • 回樓上的深度智障,王大師是藍色左派!
    我是右派,但不分藍綠。
  • pjhuang
  • 如果問題是繼承的財富,也許可能的解法是,每年的遺產稅平均分給當年的新生兒,而非在太多其他的地方搞易出弊端的補助與福利。
  • 訪客
  • 好文
  • 訪客
  • 政府不欠我們工作, 政府欠我們工會.
  • snkamigo
  • 人人根據自身立場發言
    有的是無止盡的論辯
    當試圖在設身處地想與將心比心
    一切自然都有共同的答案…

    感謝大大的分享
  • 人道天堂
  • ...決定人類社會在歷史長河中,決定人類個體在社會大海中的地位,根本法則就是選擇權。」

      「一切權利的本質就是能夠自己選擇人生,奴隸從無選擇權,他們的反抗最激烈最徹底,因為他們除了反抗別無選擇,除了毀滅別無選擇,農民的反抗也很激烈,但是他們會直接渴求土地,工人是人類到現在最溫順的被統治階級,因為他們已經有了選擇權。」

      「所以我預見,在人類歷史上,工人這個族群,是最沒有反抗精神的種族,特別是當他們可以選擇從這個公司,或者那個公司工作時,因此,資本社會只要保證就業機會就可維持穩定。」

    ...

    如果政府不能保障年輕人的就業, 他們就會成為不安定的革命種子。
    台灣最近興起的社會運動, 就是年輕人被壓迫而反抗的必然.
  • 訪客
  • 轉優卡..
  • 壹
  • 请教12楼的人道老兄,您认为您口中这些被压迫的年轻人(或者还包含了很多百姓),对于现状,自己都完全没有责任吗?虽然我不否认现在的台湾社会(全世界亦然)出现了非常大的结构性问题,但是找个其他社会现象有点可比性的地方做个参照会比较公允吧?

    就拿年轻人失业率比台湾还高的欧洲来比较好了。欧洲的年轻人,除了(也许是很大的一个比率)上街头抗议外,有不少有野心或是抱负的年轻人,选择离开自己的国家,到外面去闯荡。(满清末期进行革命的孙中山这票人,也是从外面闯过后才决定回中国进行革命的。)

    相比欧洲,台湾的年轻人有多少能够抱持着努力与野心,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人类的世界很现实,从出生开始就是要竞争。台湾很多(年轻)人,连为自己人生努力、挣扎、竞争的魄力都没有,只会抱怨政府。最明显的现实就是:政府一定会征你税,但是绝对不会替你付账单,所以最后你还是得靠自己!连这么一点现实都没有认清的台湾(年轻)人,占了多少比率?而对这些最基本的现实都没有觉悟的(年轻)人,可能连当企业里面的小螺丝钉都还不太够格了,还能有魄力(以及最重要的:能力)成为革命的种子?恐怕只会成为什么屁都不是的鲁蛇刁民(或匿名网络乡民)吧?

    请原谅我提出的问题很重,但是很多台湾(年轻)人是否被我说中了呢?比率又有多少?我相信这些问题值得大家思考。当然另外一方面的现象也是很严重,但是这不是我的留言里面要探讨的。我(身为一个台湾年轻人),只先从自己检讨起。
  • 讀者
  • 壹:為什麼你身為台灣人,每次回覆都要用簡體字呢?
  • 壹
  • 回15樓:因為我住上海多年,已經學會了漢語拼音跟輸入法。如果你也會中國的sogou輸入法,你就能體會這玩意兒有多方便了==''

    話說我回這篇已經第四次了,但是痞客邦網站系統一直吃掉我的文.我可以想像三樓回文被吃掉的感受(他以為被刪文...)==''
  • 屁屁孩
  • 政府當然沒欠人民工作啦,人民才是政府的僱主耶。
    該是時候把不認真的員工解雇啦!
  • 劉俊秀
  • good article. if the ordinary peopel don't want to understand the situation they are in, i just say they have to the responsiblity of their misery.
  • 訪客
  • 繞來繞去講一堆,沒看法
    只是仇富的廢文
  • 訪客
  • 大師加油
    經濟強者永遠只強調自由開放全球化 但是就是不講公平 所以適當的社會主義採有可能照顧一下經濟弱者啊
    聽過一種論調 歐洲一些國家失業率10%以上 是因為有時有些人不工作比工作好 (我沒指現在哪位政治人物哦) 所以社會或政府願意用稅金養那些人 同樣可以維持社會國家安定 大師您的看法如何.....
  • 同意,但不能成為累墜

    accrcw75 於 2013/10/20 08:52 回覆

  • 訪客
  • 回答14樓妳的話
    台灣年輕人怎麼沒有?
    有野心或是抱负的很多也都跑出國發展了
    妳以為只有歐洲人會這樣做嗎

    因為你人在台灣
    所以你只看到台灣不好的一面
    和別人好的一面
    說真的我認為台灣這種對未來不負責的人非常多
    但在歐洲國家只會更多
    不然失業率哪來的
    有野心或是抱负的鍾就只是少數
    大部分的人都只會隨波逐流

    從台灣走出來的人才
    絕對不少
    而且都是非常厲害的
    不過人才流失真的沒什麼好自豪的
  • 壹
  • 回21楼老兄,我人在上海多年,看到的是极其刺眼的‘‘中国人民在力求上进;而台湾乡民在无脑沉沦’’的现象,而且在城市的知识分子水平,已经赶过了台湾乡民的平均素质(请别拿那些文盲或低阶层的人来说嘴,我们的国民教育不需要比下有余)。你能了解这种感受吗?

    另外,台湾虽然是小岛国但是人口数量绝对不少,比欧洲很多国家还多。你看看我的文里面,是不是不止一次出现‘‘比率’’这个关键词?这才是我留言里的重点~==’’
  • Tajar
  • 您所說的
    '當然,這些富家子弟不會說是受到老爸的庇蔭,而都會說是『hard working』,也就是個人的努力,所以才會致富。'

    正好是連勝文前些時候所說的
    您真準

  • 道乾
  • 王大師是藍色左派嗎?大濕應是年紀大的憤青!
    社會上有許多的不平、不公和不滿,但現實是無法抹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