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最近寫了一堆國際大事與民生雜事後,想回歸生活面;寫一下大濕散步的心得好了。我很喜歡獨自散步,也許有規律的甩手並大幅跨步,能夠平衡自律神經,所以很多書寫靈感,都是在都會行腳時,靈光乍現的。

很不幸的,住在台北市的萬華區,可以說是都會區綠地最少的地方,沿著長沙街兩方縱向走去,最常碰到的景象是狗屎、遊民、與皮條客。之前還有一位前黑澀會美眉跑到我家對面搞轟啪,真是無奇不有。

2977035719_5962b1e812所以我常常在用完晚餐後,步行至遙遠的博愛特區內。先沿著中華路南端漫步,再與街上的狗狗一起過馬路至國軍英雄館那側;瀏覽英雄館壁上,貼滿喜宴的菜色;但公務機關的建築,總嫌些許的寒酸。

對面就是台北憲兵隊,兩位荷槍實彈的阿兵哥,下意識的會對我這個突然行經衛哨的胖子,多張望幾眼。但我常想,這些臨時來當兵的義務役,看起來就很『不願意』。如果真跑前去搶槍,不知是否會將這些苦主嚇得六神無主?當然我從沒試過。有實驗精神的讀者不妨一試。

繞過國軍英雄館後,映入眼簾的就是東吳大學分校的街道;沿路的小吃攤與咖啡廳,平淡卻帶有校園風。我通常會把注意力放在剛下課的長腿妹上;趁著聽收音機的掩護,偷瞄幾眼長長的秀腿;然一旦想起家中的阿潔,又會迅速定神,繼續我的行腳旅。

我的散步路線,通常以植物園當目的地。原因不疑有他,此地充滿森林氣息,整座都市中的綠洲,瀰漫著一股清涼的花味與葉香。不管園外的氣溫是幾度,裡面的露水與涼風令人心曠神怡;通常一走進大門後,蟋蟀與田蛙的叫聲,讓我旋即入定。亦可感覺出自然界的空調已默默運做,只是這種空調,不會製造碳排放,甚至有逆排放的效果。

在繞了植物園一圈後,天色已漸漸漆黑。但荷花池對面的燈火,卻透露出一絲明亮。蜿蜒的走廊,穿插著幽暗的夜燈,坐在荷花池的對岸,許多煩人之事,彷彿被撲面而來的露水與微風抹去不少。此時盤腿在荷花池的板凳上,望著皎潔的月光,心中的每一念,好像被浩瀚的宇宙給映入夜空。

53135921不知2,500多年前的希達多太子,坐在菩提樹下6年後,仰天一望,窺見宇宙真理時是如何的景象?

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多大的震撼;繁星還是繁星,月還是月;但在希達多的眼中,看到的可能不僅是天上的亮光而已,而是這所有娑婆世界的濃縮與爆炸,一切與一切,都包含在這個寧靜的當下。

坐了20分後,屁股與大腿漸漸變麻,腳也被叮成紅豆冰,遂依依不捨的走向對面的夜燈走廊。一面步行,一面凝視著池中的荷花。白天時還能看到池內的魚兒四處游竄;入夜後,只見池上的同心圓,不停的劃圈圈向外擴散,我猜這些應該就是池中的魚兒在換氣,又或許魚兒不需換氣?

7繞完池塘後,一位中年的大叔,總是拿著一把吉他,於池邊小道盡頭,彈著五音不全的曲子。旁邊則圍繞著三五成群的小貓。一隻全黑、一直全灰、一隻黃裡透紅、另一隻則黑白相間。

不知那位大叔的觀眾都是誰?但每當我經過時,都會將耳機拔掉一邊,輕輕的聆聽,但始終無法聽出弦內之音,然玄外透露出無比自得;我想圍繞在這位大叔旁的貓咪們,也不知道他在彈啥曲,卻還是不介意的圍過來,湊湊熱鬧,順便舔淨身上的污穢。

台北市的綠地真不多,尤其是萬華區更是稀少。但每當踏進植物園的大門後,好像空氣中的芬多精,會偷偷地竄入毛細孔中。一堆於園外的凡人事,總會暫時的被擱置,這些漂浮在夜空中的種子,成了混亂世界中的衛哨,守護著塵世中的過客。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如月印空

法鼓山一日遊

三月蜜月行(上)--新加坡

鬼月漫談

不知的智慧

不加一滴水之源

向前走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


留言列表 (4)

Post Comment
  • 訪客
  • 去搶槍絕對被打
    再來就開槍了!
  • europaexplorer
  • 乍看那文章題目, 我以為某一所植物園惹到大師你了!!
  • chuck
  • 媽呀 這篇嚇死人!!
    難得出現的抒情文
    這植物園說的有味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