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spa  

我的經驗是如此,就是閱讀新聞時,不能只看內容寫什麼,不然讀者經常會失焦。我舉個例子,在照明學中,有分兩種不同的光源;一種為『泛光燈』(floodlight),另一則為『聚光燈』(spotlight);前者功能是將環境普遍照亮,使周遭一目了然;後者僅將強烈光源集中在某一熱點,但周遭的虛實,常會消失在黑暗中。一般而言,統治階級,會希望你用聚光燈視力注意新聞。

在美國波士頓爆炸案發生後,如果不稍加注意些,會很容易的失去整體趨勢。比方說今天CNN這個美國中央電台,希望將爆炸案的思考點帶往何處?

 

              How terror can breed through social media

London (CNN) -- The days of would-be terrorists needing to travel to far-off camps to make contacts and learn how to build bombs is rapidly receding. Social media forums like Twitter and Facebook provide a ready made Rolodex of sources -- dig further online, mine those contacts further, gain admission to private chat forums and eventually you will find instructions for bomb making.

 

這則新聞主要提及波爆案,是基於社群網站過於寬鬆的管制使然。涉嫌人的兩兄弟,就是經過social network複雜的管道,經常『瀏覽』恐怖組織網頁。但迄今為止,這些所謂的『反美』或是『恐怖活動』細節,通常都是美國的情治單位如FBICIA、以及CNN等管道拼湊,甚至餵食出。且細節多為穿鑿附會的混搭在一塊。

但媒體並沒有一一檢視關聯性,且陳述社群網站對反恐的正面意義。而當局過快的壟斷『恐怖活動』解釋權,比方說這起兩兄弟案屬『恐怖活動』,而Sandy Hook則僅是『槍擊事件』。此外,我們始終沒有聽到當事人的親口自白;一個老哥已死、一個老弟仍在戒護就醫中;所有的陳述,都是經由當局利用書寫的方式轉達,連一張相片或是原手稿也沒有。然後左哈(老弟)則被關在監獄醫院中,誰知道老大哥每天都在餵食他什麼東西。

洗腦大餐 但我認為這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為何美國媒體硬要將這起事件,與網路的監控搞在一起。不是已經說是一起『單獨的犯罪事件』嗎?怎麼現在突然又要跟網路安全搭上邊呢?是不是因為這起危機,很好消費?這起危機,又是否跟好萊塢拿手的技倆,有異曲同工之妙?注意,有點血腥:解釋1解釋2

來,我們試著用泛光燈的注意力,重新審查這起事件的來龍去脈。就在去年差不多的時間點,當時美國國會因想推監控網路智慧財產權的法案—SOPA未果,因此將相關法條的陳述細節模糊化,從新包裝成CISPA法案闖關。(CISPA註解

雖然一時在眾議院過關,但囿於參議院主要以民主黨為主,使法案闖關困難重重。因為就連一個假民主國家像美國,也要裝一下有自由派的元素在。於是歷經一群伸張『網路淨土』的自由鬥士杯葛後,最終於參議院駁回,其中最有名的鬥士就是電腦天才亞倫·斯沃茨(Aaron Swartz)。 

 

但不要高興太早,CISPA的利益牽涉實在太大,任何想操控民意與利益的集團,都想染指這項法案。因為CISPA賦予企業與政府在截取個人隱私上,幾乎是無可抗拒的權力。

比方說,我奇異(GE)只要懷疑某甲的言論有傷害該企業的營運,GE就有可逾越搜索令的權力,要求臉書、TwitterGoogle、微軟、以及PTT(沒錯,網路無國界,就算是台灣的內容,也會受限)的營運者,交出敏感的個人資料。而政府的染指,就更不用說了,你很有可能會無緣無故,標示成『恐部份子』。

而就當你以為只有主動書寫的內容會曝光在企業與政府的鷹爪下,你也許可再將泛光燈照在今年3月時發生的一起網路戰。這起戰爭是由一家位於日內瓦的機構叫SpamhausCyberBunker,兩網路公司打起。最後,CyberBunker的其中一員工,27日在西班牙遭活逮,不知這傢伙下場又會如何。

      電視沒有新聞,電視是演藝圈!!(Network)

Spamhaus自稱是過濾垃圾郵件的非營利機構;但實際上,這家公司被指控過濾許多『不應被篩選』的內容,也就是在充當『思想警察』。當然,這家企業內部的政策,一般人是不容易瞭解的。但從兩家公司的網路戰,可大到拖慢全世界的網速而視,我就認為值得詢問下去。但媒體卻停在『聚光燈』模式,不讓背後的勢力曝光,讀者只能繼續從相關細節中拼湊。

之後又拼湊到什麼?就是416日時,波爆案突然爆發,然後國會趁此時機,偷偷通過CISPA法案。真是方便;那……那位網路鬥士Aaron Swartz跑哪去了?不是應該出來說說話嗎?沒想到,正要google時,發覺我錯怪他了,他不像台灣的反壟斷集團,在要反年代併壹電視時,突然要考期中考。Swartz居然在2013年1月時『自殺了!』,原因是有『憂鬱症?!』

他老爸認為Swartz是個樂觀、進取的年輕人,怎麼想也猜不到他會突然自殺。也許是『被自殺?』藉以殺雞儆猴?不要以為這個可能性不存在,如果你看美國歷史,一堆想挑戰貨幣與軍事霸權的總統像Andrew JacksonGarfield、林肯、甘迺迪都有此經驗。而想挑戰能源霸權的像發明家Tesla,以及挑戰國際霸權的領袖像格瓦拉、卡司楚、查維斯、海珊、格達費,不是神秘離癌、就是死於非命,再不就是動不動被炸。

今早在打開電腦後,發現新聞指出波爆涉嫌人的母親來到美國,持續跟媒體說那位曾出現在媒體前的裸體男生,就是他兒子,也是左哈的哥哥;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在下一秒陣亡在槍火中?而另一篇稿源則說弟弟左哈根本沒有槍枝,哪來的開火?而既然中彈,又怎會從藏匿的船艇中穩健的爬出,然後又很巧的子彈穿喉,讓他無法答辯。但這些,都不是媒體希望你去注意,以及詢問的議題。

IMAG0185媒體也不希望你去詢問,為何金價會在同時間大跌,賽普勒斯原本要賣黃金的假新聞,突然又在價格大跌後,消失在媒體的雷達中。彷彿是目的達到後,啥也沒發生過似的。 

媒體不希望你去問,原本希望從中東撤兵的美國,突然又因敘利亞藏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當下,很有可能派兵攻打。且這個敘利亞網路軍真討厭,駭進美聯社的Twitter帳戶內,搞得道瓊盤中時大跌。這又可一魚兩吃,老美可藉此機會既打實體戰,又打網路戰。

當然,敘利亞不產油,所以絕不是進攻重點,還記不記得邪惡軸心啊?除了伊拉克與北韓外,還有那一國呢?此外,全國已經陷入混亂的國家,真有能力駭進你老美媒體內?而目的又為何?說不通啊!

然後,媒體又在同一時間,呈現美國盟友在此時,受到一系列的恐怖攻擊,包括網路戰。美國國務卿又在同一時間於東亞(包括台灣)、中東,基於區域危機與反恐策略,在那兜售武器與駐軍。這一系列的布局,才是應該注意的。

IMAG0149 IMAG0200

也許你會問我,那大師,這麼龐大且分散的資訊,到底我們要注意什麼big picture啊?這點我其實在貨幣大戰3部曲中已提過21世紀的國際博弈,已經不像過往人類歷史僅有槍、斧頭、以及石頭砸人腦袋的技倆,那會太費力,且不符合CP值。而是三種新策略:網路、貨幣、以及實體戰爭的交叉運用。前兩項打頭陣,最後一項清理現場,最終達到戰略目的。

  IMAG0169      IMAG0204  

我們的政府,就是偷偷摸摸的趁這種『創造型』危機中,通過這些法案來限制您的自由、控制您的人生

但這需要如『泛光燈』的注意力,才能見到全局。但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媒體、以及意見領袖,都希望我們用『聚光燈』的眼力,分析個別問題。這樣,才能達到權貴運用魔術師常搞的『失焦的藝術』(the art of misdireciting attention),叫你乖乖的繳稅付無人轟炸機、F-16 C/D,且限縮你在網路上的言論自由。 

                     世界沒有國家,只有現金流(Network) 

因為一旦CISPA法案過關,搞不好這篇文章就會無緣無故在網路上消失,而老大哥,也會想知道目前在看這一行字的人,您的生活習慣為何;因為臉書與Google,早都幫你分析好了;而微軟Windows的每日update,也把『god knows what?』傳給『god knows who?』你會不會懷疑,為何臉書突然在2010年大增使用率。而當時又推出什麼電影,這個電影公司又是由誰經營?好萊塢、媒體、以及美國政府歷年來的關係又是如何?這是一個什麼生態圈?

zuckmeme2

如果我們不用獨立自主的思考,並用泛光燈的模式交叉分析,很多事件的思考,就會限縮在某狹隘領域內,你就永遠也無法見到更大的藍圖。你就有如孫悟空,翻滾在如來神掌內。翱翔在無際的網路時,以為自己很厲害,早已脫離無知的狀態;怎知,這一路翻來,我們全在政府與主流媒體的神掌中打轉,而自以為了然。卻沒有發現,一切的路標,早已幫我們定好。無知的羊群,只是跟著柵欄走到屠宰場而已。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台美爆炸案是恐怖攻擊?想懂國際大事,請忘了你的教育!

全球貨幣大戰(上):序曲

金慘跌、波市爆、兩伊災、東亞鬧;豈皆單獨事件?

當你關心北韓時,這新聞偷偷溜過:美監獄絕食事件

林益世弊案、美牛戲碼真諦:台灣也有光明會? 

自由,平等,博愛;如果你相信的話!(維基解密現象)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Post Comment
  • S*
  • 那個洋大哥下手可真是一次比一次重啊....
  • 如果看這位大哥的歷史,會發現這是小case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4/29 08:34

  • 訪客
  • 中東的阿拉伯之春等革命示威運動,確實是倚仗網路媒體與社交網路而有所成。

    有趣的是,這些 "美國的敵人" 被網路興起力量扳倒後,
    號稱民主自由的典範--美國,反倒是要控管起網路媒體,向中國大陸與北韓看齊。

    看來,統治階級與既得利益集團的想法都差不多。
  • 我認為阿拉伯之春是有計劃扳倒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4/29 13:43

  • ufcfight420
  • 精采可期 先來看看Network ^^
  • network是今年看過最好的電影。雖然已經30多年了,一樣prophetic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4/29 15:03

  • Private Comment
  • 訪客
  • 這是自找的。

    古希臘的民主僅限於少數的大人物。眷屬和奴隸等才沒有投票權。

    美國的民主最初也限於農場主人。女人、奴隸、黑人、印地安人都沒票。

    美國直到19世紀後半到1970年代,才慢慢讓女人和黑人有投票權,並且用繳稅證明、識字測驗等排除低下人口投票(後來被判決違憲)。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保守勢力用各種小動作盡量壓低黑人的投票率。至於出獄後的重罪犯,在很多州也會被永久褫奪公權。至於總統大選,到現在還是有選舉人團,還是以州為單位投票。這根本就是假直選。

    美國實施的原來是好制度,後來慢慢變壞。但即使如此,美國的保守勢力還是盡量延緩敗壞的速度。我不是說有錢的地主投票就是好事。我認為全民有投票權必定是壞事。

    但是美國推廣到全世界的是什麼制度?

    連美國都玩不起的全民投票,美國要推銷給外國。在我看來,現在的網路管制,不過就是另一種美國為了存活下去所幹的黑心壞事罷了。他要外國民主,要給外國人更多「自由」,自己卻搞秘密警察。反正美國人再抱怨也跑不出去。

    世界各地的人混不下去都會移民或當難民,美國人敢移民出去的沒幾個。在自己國家抱怨連連,出國後更活不下去。因為美國人的程度太低,又不肯彎腰低頭。他們在國內還可以靠food stamp活下去,出去以後,不會外語、不懂外國文化、又不肯當苦力。自己的國家再高壓,反正有電視看、有汽水喝、有炸薯條吃就好。

    國家之所以存在,不是因為人民有人權,能用民主監督國家。國家必然是個暴力機器。而且人民也喜歡被統治。美國人就是這樣。這是奴性最重的國家。中國人不爽就偷渡出去。天涯海角不會說外國話,當苦力也可以活。只有美國人奴性強到不敢離開自己的國家。要不然越戰期間,不想打仗的美國年輕人怎麼不逃到墨西哥還是南美洲?

    過去十幾年美國的極權專制,不過就是一個國家要活下去的必要之惡。再開放下去,美國一定毀在自己手上。世界這麼多國家實施民主的下場,都會作用在美國身上。

    Internet不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東西。好比二十多年前,法國自己就有一套電傳視訊系統。但是美國用傾銷的方法,打敗其他國家的系統,把自己的Google、FB等等傾銷給外國。全世界只有北韓挺住了。老共也只能勉強半封鎖自己無法控制的網站。其他國家幾乎完全淪陷。

    所以說美國已經取得初步勝利,現在的控制網路不過就是接收戰果而已。如果一開始就告訴全世界,你們用的網路會被我監督,天底下還會有幾個國家接上Internet?那美國搞這個是給自己爽啊?
  • 講得太好了,但是很少人可以見到這點。

    但我認為古代的制度也不是好典範。我認為少數民族與女性被壓迫、剝削。

    更好的系統是『開悟型』的精英主義。請參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45539558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4/29 17:08

  • 訪客
  • "阿拉伯之春" 背後當然有美國的黑手在指揮...

    中情局幽靈資金 送阿富汗總統
    http://www.cna.com.tw/News/aOPL/201304290109-1.aspx

    美國人向來喜歡扶植外國 "親美政權",這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 wow,竟然有上我們的中央社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4/29 18:49

  • 訪客
  • 如果我是只會喝啤酒看棒球的標準美國人,我一定贊成網路管制。我愛帝國主義。沒有帝國主義,難道要我像中國人一樣拼到要死要活,國家到處是污染才能勉強活下去嗎?反正我沒有思想,就不需要任何言論自由。我有完整的幫老大哥說話的自由。

    如果我是美國的菁英,我會嘆氣兩聲,但是照樣接受。現在我的國家已經徹底敗壞了。再也不是兩百年前那個可以統治,而且價值觀操縱在白人菁英手上的時代。為了讓國家活下去,我會接受現在這個納粹黨體制。反正我很聰明,我還能學聰明的中國人翻牆。反正我真的很有辦法,最壞的情況下,我還能風風光光移民。

    如果我是美國人,無論如何我都要接受。

    加拿大被閹了。墨西哥是廢人。美國沒有敵人。美國唯一的敵人是自己的人民。

    但我不是美國人,所以我會站在反對的一方。怎麼了?你可以脫我的褲子,我就不能掀你的裙子?你能在我家放火,我就不能支持你家的幾個白痴小孩在瓦斯桶旁邊放鞭炮?橫豎我的國家太小打不過你,但是要死大家一起死。最好是他們真的佔領華爾街,搞死你的資本帝國主義。

    少數族群不是被壓迫,他們是笨。有大智慧的偉人,像是達賴喇嘛,就活得挺開心。你瞧,人家在美國絕口不談宗教,只敢談政治。如果達賴在美國一下飛機就租個體育館開佈道大會,每個教堂旁邊都有一家喇嘛廟,而且還免費招待食物,你覺得他會活幾天?他能活幾天?所以達賴喇嘛在美國不敢招收正常人民當信徒,白種人他招不起,黑人呢?你想那些激進伊斯蘭團體這幾年收了多少黑人,他們又被CIA怎樣監控?他只敢和少數的嬉痞和好萊塢影星站在一起。你猜有多少好萊塢影星是靠著幕後黑手讓他們紅起來的?他們又負擔多少特殊任務?不然那些連自己的屁股在哪裡都找不到的白痴美國人,怎麼會關心外國的西藏香格里拉啊?

    所以我說有大智慧的少數族群在美國絕不會被壓迫,反而如魚得水啊。死很慘的只有一個字:笨。
  • 同意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4/29 18:48

  • 大陸網軍
  • 是寶傑幹的!
  • chuck
  • 這陣子出了社會,好在有這裡,讓我嚐到了"自由"
    看這裡的文章和網友回應,過癮!
  • 訪客
  • 『開悟型』的精英主義老實講不太可能發生。從古代的經驗就知道,菁英主義實在是有客觀背景的。過去的君王和文官養成教育就是菁英主義。但那是在階級社會才成立。打破階級以後,人人表面上都是平等的。官員隨時可以說:為什麼你平常不對我卑躬屈膝,現在就要我照顧你?我當總統只是個工作而已,你餓死關我屁事?

    只有在階級社會裡,上層社會的人才有義務照顧黎民蒼生。我不是說每個上層社會的人都有高尚情操。我說的是如果下層社會希望上面的人有點良心,自己就該先把他們當成人上人看待。要不然在眾生平等的世界裡,就沒有資格要求他們遵守父權、家天下、封建時代的道德標準。

    歷史上唯一成功過的菁英主義是階級社會。我不是說階級社會一定能產生好的菁英。我是說自由、民主、平等的社會幾乎不可能產生好的菁英。每個現代化的國家只能靠掠奪第三世界取得資源,用來養活貪得無厭的人民。一旦這個老鼠會循環故障,民眾就自己去死吧。
  • 訪客
  • 中情局幽靈資金送阿富汗總統不過是小錢而已。美國也送伊拉克很多黑錢。反正要錢印就是了。

    換個角度看,如果你是個好國家,人民辛苦工作賺取美元,而你稍微有點貪污,在外國也有不少錢。美元要垮了,你會怎樣?

    美國確實有黃金。只是誰都知道他們的黃金不夠償還美元,連外國寄放的黃金都被偷了。所以手上有美元的更需要聽話。聽話的也許還能拿回一點點黃金,不聽話的就等著學陶淵明吧。
  • 訪客
  • 美國的正道是打敗中國,讓中國永遠成為美國的跟班。這是美國最高的國家利益。過去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努力。

    雖然說尼克森拉攏中國是為了牽制蘇聯。但是早在蘇聯瓦解以前,美國就已經要肢解中國了。天安門事件比蘇聯瓦解早兩年。如果當時鄧小平不敢鎮壓學生,很可能先垮的是中國。從此以後,中國的領導人都是華盛頓欽定的。

    柯林頓時代美國炸過中國在南斯拉夫的使館。一直到2001年初,南海發生撞機事件,小布希都想在中國武力強大以前,用美國最優勢的海、空軍擊敗中國,從此讓中國變成第二個日本。但是911把整個計畫都搞亂了。

    911對誰最有利?

    當然是以色列。從此美國當了十幾年猶太人的打手。陷入伊斯蘭泥淖、打宗教戰爭雖然不合美國的國家利益,但是對猶太人有利。

    過去三年來,美國一直想抓最後機會挑戰中國。但是一方面阿富汗、伊拉克戰場難以抽身,另一方面美國的猶太人又不停創造機會讓美國繼續陷在中東。所以說美國始終沒辦法找中國的麻煩,一次又一次浪費自己的機會。

    不過這對中國算是好事啦。
  • 吾兄po的三帖回覆,我幾乎完全同意,認為講得極好,但很多台灣人不這樣認為。

    但我想問的是,911真是冰拉登所為?我已經越來越不相信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5/01 10:53

  • 訪客
  • 我們的自由經濟制度失敗是因為錢已經變成抽象的東西。誰定義錢,誰就有聚寶盆。可惜真的聚寶盆可以讓米加倍、木頭加倍、象牙加倍、珍珠、白銀、黃金全都加倍。所謂的乘數效應只能讓空虛的貨幣供給加很多很多很多倍。

    我們有M1A, M1B, M2,各國有大同小異的貨幣計算方法。數字越大就越抽象,越難以變現,變現的損失也越大。我一直認為現在的貨幣總額不但灌水,而且是惡意擴張定義。

    但是我必須要說,窮人手上的錢是真的,富人手上的錢多半是假的。假設我窮到爆,我失業到一點財產也沒有,只能睡在路邊的紙箱裡,我的財產是:

    1. 整個社會。我有自來水、馬路、治安。甚至別人打預防針,都能降低我被傳染的機率。總之,我所分享到的整個社會遠比古代的皇帝更好。

    2. 社會福利和慈善。雖然我一毛錢收入都沒有,我可以領到救濟的食品。這是真實的實物。我不花錢也能吃東西。

    3. 一點別人施捨的零錢。這是現金。不是活儲、不是活存、不是定存。我的錢很少,但是要買東西的時候馬上可以用,不需要轉換。

    4. 我的現金多半是銅板,不是鈔票。就算鈔票貶值,銅板的金屬成份價值不會隨貨幣一直貶值。理論上我的資產還比較抗貶。

    5. 我沒有定存單、股票、外匯、選擇權、智慧財產權、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所以我的「財產」是完完整整屬於我的。我的一塊錢就是一塊錢。沒有任何的不確定性。當然我的財產被偷走的時候,也是紮紮實實被偷,我就馬上損失。

    如果我很有錢,我只有少部份現金,大部分是轉換成各種稀奇古怪的形式,根本不是現鈔。如果我要現金,就要用各種方式賣掉資產變現。不但要耗費時間,我的資產還會立刻縮水。

    如果比較財富是看一天吃進去多少熱量、多少醣類、蛋白質、脂肪、維他命、礦物質等,那世界上的貧富差距就更小了。也許有錢人連喝的水都是進口的阿爾卑斯山雪水。那又怎樣?我喝翡翠水庫的水又有什麼不好?

    所以現在所有問題的根源很可能不是在有錢人身上,而是在平民百姓。
  • 訪客
  • 911永遠不可能有答案。在911的前幾天,紐約時報炒作一則美國人在阿富汗面對落後私法受委屈的消息。911發生的時候,我知道是恐怖攻擊以後,腦袋裡第一個想到的名字就是有點模糊的賓拉登。我聽過那個名字。只是記不清楚而已。誰把這個名字先灌進我的腦袋?也是前一兩個月的紐約時報。

    而且在911前的幾個禮拜,我記得紐約時報還報導過傻蛋侯賽因的生物、化學武器。

    當時我也不清楚。但是隨著美國政府把矛頭指向賓拉登、阿富汗、伊拉克,我就覺得有詐了。紐約時報在2000年代初期搞出多少操守事件?這個報紙背後又有多少猶太人?

    911不可能有答案。就連那些與美國為敵的國家,都不可能拆美國的台。一方面自己會被美國報復。另一方面,這樣打擊美國政府,只會讓自己的人民也懷疑自己的政府有陰謀。如果真的徹底摧毀美國政府的威信,連自己的人民都會變得不聽話。

    我知道金字塔不是奴隸蓋的。當時的埃及工匠多半是有薪水可以領、士氣高昂的平民。但是你想為什麼人要放棄自由,聽令於獨裁者,變成國家的臣民?千千萬萬人在野外拿標槍打動物不行嗎?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

    金字塔是死亡的象徵。當政府連死亡都可以管的時候,當政府灌輸人民怕死的觀念以後,人民就聽話了。要是我不怕死,誰還能逼我受政府的統治?

    所以站在這個立場,所有的國家、所有的政府都是同舟共濟的。不可能拆敵人的台一直拆到連自己的家都拆掉。
  • 訪客
  • 講到錢的定義,我只能說在幾百年前,有錢的人就是擁有龐大地產的地主。這是很實在的錢。到現在這樣的人還是有錢。

    但是現在呢?

    所謂的中產階級也許只有房屋,還有抵押貸款。住公寓和人共有持份,或者是租房子沒有土地的人也不少。

    但是每個人都可以買金融商品。有一萬人想買,銀行可以做出一萬份。有一億人想買,銀行可以做出一億份。

    懂了吧。

    如果沒有金融工程,大多數所謂的「中產階級」的財富不會比窮光蛋多多少,而且成份也會很類似。

    有了金融工程,中產階級才有夢。

    不然老實講,中產階級和窮人還不都是三餐吃飯吃菜,最多只是前者的飯菜比較美味而已。
  • 訪客
  • 過去大約十年來,中國的黃金產量不斷增加,已經連續很多年當世界產金一哥了。金價越來越高,對中國利多於弊。

    這次的大媽買黃金好像是對全世界的炒家宣戰:你們有種就給我打壓黃金,少惹我們的張媽媽、李媽媽、王媽媽。只要你們敢賣,我們就敢接。

    特別是從上一代胡溫開始,中國的投資人就很苦悶。外匯要照固定匯率換成人民幣,結果人民幣的發行量不斷增加,中國的投資標的卻增加有限。這是因為中國還是實體經濟當道,而且投資製造業利潤太低造成的。所以有錢人只好炒房、到後來連蒜你狠都炒。這次炒黃金對民生的影響還比較低一點。錢拿去炒黃金,至少可以消耗一點在民間流竄的人民幣,對壓制通貨膨脹也許還有幫助。

    我不清楚真相。但是我猜如果習體制真的想整治貪污,也許有些對岸的林益世就會想把資產賣了買黃金。至少比房子、汽車容易連夜搬走。我懷疑這些當白菜買黃金的,有相當比例是不義之財。

    如果國際金價持續在高檔,想從美國搬回黃金的恐怕就不只那幾個不乖的國家了。

    但是國際的產金量大約10%是做為工業材料。IC需要黃金、航太工業要用黃金、連高樓的隔熱玻璃都要用黃金。這樣漲下去,實在對工業沒有好處。
  • 訪客
  • 雖然有騙人的黃金存摺這種東西,黃金終歸是實體的東西,而且大媽要的也是實體交割。

    華西街的力量來自於無中生有。更正:華爾街。我有點懷疑那些人講大媽會被套牢的理論。

    1. 中國的游資應該還很多,不會因為一兩次短期的回檔就死在西方國家的鱷魚手上。

    2. 買黃金比買蒜頭安穩一點。蒜頭賣不掉會壞掉。只要買黃金的資本不是高利貸借來的,就算我要變現,也一定有人願意承接我的實體黃金。也就是說資金壓力比較低。

    3. 華西街真的只能靠倒貨來打壓實體黃金。但是打實體戰爭,實在不是華西街的強項。

    4. 中國有增加黃金儲備的政策。不管是官方持有,還是民間持有,未來很多年內,只要中國故意減產黃金,國際金價很難低下去。

    中國真的可以戰略性停產黃金。反正黃金在地下,沒人能偷走,明年挖一定比今年挖更好。就跟美國人不挖自己的石油、日本人不砍自己的樹一樣。買就是了,買就是了,買就是了,買就是了。能管制稀土元素,就能管制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