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d-piper-art  

最近大師比較重鹹,寫了一堆陰謀論議題,但我覺得對尚未準備好的朋友,或是對國際議題沒扎好基礎的讀者而言,不見得能夠接受,大師認為還是回來寫一些較柔性的議題好了。在瀏覽一下近期來所作的剪報檔後,發現這則阿潔介紹的新聞十分值得玩味。這張剪報之前分享過,深感內容藏有豐富人生哲理。

 

IMAG0128  

 

21世紀的資本主義社會,將人們深鎖在一個凡事要比快的競賽中,每個人都在為跑而跑,,為快而快,問他們為何要跑,答案常常是不知道。很少人願意停下腳步來,欣賞沿路的風景;深怕一旦止步,就會永劫不復。但就算凡事跑第一,衝過終點線後,等待你的,又或許是另一種災難。

我很喜歡一個童話故事,名稱叫做『翰姆林魔笛手』(Pied Piper of Hamelin)。這是源自德國的童話,故事結局有很多種版本,但我比較喜歡我筆述的這則:

 

在遙遠的翰姆林王國中,某天城內受鼠患之害,國王很是擔心,於是派人赴城外找尋一位魔笛手。這位魔笛手真是厲害,只要稍加一吹他的魔笛,王國內的鼠群,就會著迷似的,跟著魔笛手的美妙音符四處遊行。

走著、走著,這些鼠群,最終被引導至城外的小河畔旁;隨著笛聲,一群群老鼠,就魚貫的躍入河中。王國內從此再也沒有鼠患了。

但貪心的國王,卻沒有依照當初所答應的條件,支付魔笛手應有的酬勞。魔笛手在一氣之下,發誓要翰姆林王國付出代價。

就在一晚,魔笛手依然吹奏著美麗的音符,但這次,不是老鼠們著迷,而是翰姆林內的孩童們興奮。這些調皮的小孩子,聽到美妙的笛聲,彷彿著了迷般,各個手舞足蹈,雀躍的追隨魔笛手出城門,慢慢的來到一個洞口外。

但此時,有兩位小朋友落了單;一個是瘸子、另一個則是聾子,兩個小朋友因為某種殘障,所以遲遲無法跟上隊伍,遠遠地被甩在陣容外。但隨著時光流逝,兩位還是龜速的趕上隊伍。

怎知原本浩浩蕩蕩的隊伍,最後只剩下幾個小朋友還在洞口外,其餘的人,都被魔笛手的迷幻樂曲,給蠱惑至一個大山洞內。

躲在草叢旁的兩位小朋友見狀,深覺大事不妙,於是趕緊往後跑;回城後,火速告知國王失蹤孩童的下落,國王終於發現自己一時的貪心,釀成大禍;於是親自赴洞口旁找魔笛手。支付他一筆不斐的酬勞,於是孩童們再度回到國王的懷抱中。

 

但另一個版本則較為黑暗,在這個版本內,魔笛手如法泡製的將小朋友們,引導至淹死鼠群的河畔旁,深陷在迷幻狀的小朋友們,也跟著一一跳進河中,翰姆林王國,從此再也沒有小孩子天真般的笑聲了。當然,在這個版本內,也不會有瘸子與聾子小孩,在後面解救步伐迅速的夢中人。

             

當然,我還是比較喜歡第一個版本,至少是個完美的結局。但我們的社會,如果不適時的慢活一下,很有可能會走向第二個版本。

不知各位如何解釋那魔笛手的笛音?也許他所吹出的音符,就是社會所鼓舞你的成功假象。對有些人是金錢、另一些人則是名氣、甚至是色慾。但不管如何,這都是一時蠱惑你不成熟心智的把戲。跟著笛聲走,會慢慢走入為你掘好的墳墓中。

2366638601_815b52ed9e_o  

如果各位目前卡在職場、學涯、家庭等無謂競爭中的後段班,也許翰姆林魔笛手的故事,能讓你更豁達些。在如此本末倒置的物質價值中,跑得慢的人,不見得是輸家。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老莊的相對論』讀後感

你活在單一宇宙嗎?

建中為何總有自殺潮?

論林語堂

華夏治理思想釋義

善與惡

鴻飛那復計東西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杜詩飲
  • 在人生的終點上,沒有一個是輸家~

    早安啊!大師~
  • 或是在整個跑道上,也都沒有輸家。

    早安啊,杜兄~~

    accrcw75 於 2013/04/25 10:05 回覆

  • 訪客
  • 後段班的更容易被騙吧。

    從過去的經驗就知道,後段班的市場夠大,光靠後段班的選票就能拱起第二大的「政黨」,而且後段班用一套劇本就可以通吃,不像前段班還各有不同的弱點,要用不同的方法欺騙。

    台灣的吹笛人後面爬滿了洗腎的、領老農年金的、有大學畢業證書而且搞不好真的有小學程度的,總之,多半不是有能力可以離開台灣的前段班。

    吹笛人只要走得夠慢,自然能讓那些老弱殘兵跟上去。反而是中產階級以上走比較快的,雖然只是走快一點點,還是會慢慢脫離笛子的魔力。
  • 訪客
  • 後段班不一定就是跑得慢。很多人是窮忙才進入後段班。

    有多少後段班接受的垃圾資訊比我還多?

    有多少後段班理財比我更積極?

    有多少後段班比我更懂得抓緊每一次機會?

    有多少後段班是有了這個網站就開一個帳號,有了那個網站就開一個帳號,就怕被時代淘汰?

    會變成後段班,就是因為人是社會性的動物,而那些後段人剛好就是被社會同化、接受社會擺布的廢物。

    在乎別人觀感的,需要在人群中取暖的,光是聽個音樂就會連心跳血壓都受影響的,覺得同理心很重要的,喜歡讚的,跟團的,怕自己輸在起跑線的,當然最容易進入後段班,也最容易被操縱。

    前段班不一定就特別行。景氣好的時候,豬穿上西裝都可能發財。

    但是會進入後段班的,十之八九都有一兩個罩門是共通的。
  • 訪客
  • 吹笛子的不一定是壞人。如果你天生是當鵝的料,與其夢想天鵝命,還不如找個會按時餵你吃飼料的好主人。反正到時候橫豎是脖子上一刀。在大自然裡自由自在也是被吃掉。還不如給人養來當食物。

    所以吹笛人有好有壞。壞的吹笛人帶你淹死,自己也得不到多少好處。好的吹笛人至少還把你養肥,給你交配繁殖的機會。同樣都是被當晚餐的下場,自然要選擇今朝有酒今朝醉。

    現代教育最失敗的一點就是讓智力和能力都屬於下等的人看到無限的可能,卻不知道機會是有限的。

    中產階級是一群低能鵝。鄉下的老廢物是另一群低能鵝。每次我見到一個不值得尊敬,又笨又沒品德的老人,我就能想像他年輕時候有多笨多沒品德。今天的廢物到明天還是廢物,而且總有一天會變成所謂的「長者」,只要一直賴活下去就能做到。

    民進黨以前可以掌握兩群低能鵝。現在其中一群等死的低能鵝還跟著走,只是越走越慢。所以民進黨也越走越慢,甚至還走回頭路。

    另一群中產階級低能鵝會慢慢被對岸吸過去。老實說也是跟著笛子走。只是對面的腳步快多了。

    與其是被宰的時候還餓肚子,不如找個會餵食的主人就賴活到晚餐吧。

    民進黨也不該說是吹笛子的。吹笛子的怎麼可能是這些廢物。他們不過就是同一個壞吹笛人的兩個笛子之中的一個罷了。
  • 其實,國王才是壞人,魔笛手,只是照妖鏡,我認為他是菩薩。

    accrcw75 於 2013/04/27 09:11 回覆

  • S*
  • 不愧為大師..
  • 要有精闢的眼光才能看懂大師!

    accrcw75 於 2013/04/27 09:10 回覆

  • Nicolas
  • 最後一張圖好像我們馬總統,吹的他的「政策」音符,率領著我們人民前往XX地方,至於是好是壞歷史自有評論
  • 哈,其實是另一馬~~we can change!!

    accrcw75 於 2013/04/26 15:02 回覆

  • 路過
  • 明明是我們這些主動選出政務官的選民,結果卻被動的受到操控;又,話語權的掌控者動動手腳,無法通才的聽眾就迎來迷惘甚或一廂情願的發洩。什麼時候這樣的矛盾才能有所改善呢...(題外話一下,第一個版本中的「聾子」要怎麼聽到樂音?)
  • 我想應該是跟著瘸子跑,畢竟,整個村莊的小朋友都不見了,還是到處晃晃吧。

    accrcw75 於 2013/04/26 22:48 回覆

  • 訪客
  • 聾子跟瘸子跑,所以跑得很慢?

    那聾子為什麼不跟其他正常的小孩一起快跑呢?

    聾子可以看到瘸子,當然也能看到正常的小孩啊。
  • 師父將手指月亮,笨徒弟盯指不放!

    有趣吧。

    accrcw75 於 2013/04/27 09:09 回覆

  • 訪客
  • 那個徒弟一定以為師父在變魔術。

    別人繼續看月亮,不知道竅門其實在師父的指頭上。

    這就是魔術所講的暗示和障眼法。
  • :)

    accrcw75 於 2013/04/27 09:47 回覆

  • 訪客
  • 我真的覺得中華民國的大法官是擺明了要搞垮中華民國,反正別的國家還是得找他們當大官。

    308是笑話,309更是笑話。前面的許多笑話就更甭提了。

    一個社會之所以成社會,不是因為這個社會每個地方都很好,擁有完善的人權,讓人都願意加入這個社會。白痴才會這樣想。社會是愛吃可以,不吃拉倒的地方。沒人有權選擇,只有極少數人有能力移民到別人的社會,而且移民過去通常還會比在自己國家更低一截。所以任何一個把人權當神主牌的,都是大學永遠沒讀畢業,還在看老師手指頭的低能鵝童。

    社會要的是可以解決問題的法律,不是無限放大所謂「人權」的法律。法律給再多人權,只要台灣的經濟問題沒解決,世界的焦點永遠還是在別的國家。人權個屁啊?墨西哥人在自己國家不能投票,一定要到美國當黑戶才有人權啊?

    說法律、命令違憲其實是最輕鬆的事。我只要隨便掰個歪理,就能成為法學的秘密武器。這就是官大學問大的真理。如果我說法律不違憲,我就是臣服於別人的思想。對半瓶醋而言,這是非常難以抗拒的誘惑。

    我看現在離死刑違憲,同性戀結婚合法也沒多遠了。換成是我,搞不好我也會說無期徒刑不是壞事,同性戀結婚對社會沒有壞處。但是社會存在不是因為合理,而是因為穩定。任何一個以為台灣有人權就和對岸不同的幼稚園,都該真的用腦袋讀歷史,看看歷史上的大國有幾個是真的靠人權建立家業。

    龍應台說過幼稚園大學生。好歹當年的幼稚園大學生,幼稚到今天,二十幾年以後,也可以靠年資變成幼稚園主管。沒想到同樣這批人背書讀死書到今天,居然也能變成大法官。
  • 這回覆跟這篇內容的關聯是在....

    accrcw75 於 2013/04/29 08:37 回覆

  • Jimmy
  • 我聽的版本是除了瘸子以外的小孩子都失蹤了
    我覺得這樣的結局更像故事的風格
    魔笛人最後要的東西不是錢,他只是要讓村民們嘗嘗痛苦
  • 也對

    accrcw75 於 2013/10/24 16:20 回覆

  • 訪客
  • 以這篇來說我覺得底下回覆跟文章本身一樣有趣,感覺像是想吹笛的都來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