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ers-of-the-world-unite  

昨天寫了『4小時聯盟』的文章,沒想到獲得許多很棒的回覆。為了開啟一個容易討論的空間,我就直接將比較有代表性的問題附在此處,並將其一一回答。希望在回覆您問題的同時,也能激起更多的討論。因為猶如我之前所說,4 小時勞動時間構思,是在一個很賭爛工作的某天,於搭公車時所想到的主意,所以並非很有結構的論述。因此恐怕漏洞百出;補強的方式是:公共的智慧。

 

Q: 王大師所言極好,元毓說也極正確,問題出在哪兒?在全球化時代前,所謂全球,就是歐洲和美國。當歐洲勞工聯合起來,就有能力逼迫僱主讓步。

全球化帶來另一種可能,僱主可以用低成本搬遷生產要素(生產要素不只是勞工,還有基礎建設、勞動知識水平、政治穩定等等),先進國家的勞工認為不合理的工作條件,後進國家的勞工卻樂於承作。一邊是為了糊口,另一邊卻是為了爭勞動人權,本質上造成了全球勞工無法像早期勞工一樣團結。

於是先進國家勞工只能求糊口,努力做到以提升生產力來保住原本的工作;或者,以元毓生生所說,投入新型態工作。但要投入新型態的工作,連工作3~5年想轉個職都要想很久才會下決心,對一個工作2~30年的勞工談何容易呀!

 

A吾兄所言甚是,西方國家制定了目前所謂的『自由主義派』經濟,但這是一個贏者全拿、以及先到者全拿的遊戲。亞洲國家在19世紀時,是因為被船堅炮利給轟開的,包括稱霸一時的日本。所以我們在全球化體系中,一直是個追隨者與價格收受者(price-taker)。話語權不及老美,所以只能作些中、上游的代工產業。

但很多台灣島人,看不到這些隱藏的不公規則,所以很多意識形態,早已被西方媒體與文化給洗腦,所以動不動就要以老共當假想敵,且被餵食盲目的消費文化。這又深植在本島的企業文化中,我們也被教導要競爭、競爭、再競爭;所以各企業到最後變成一個恐怖平衡,成本壓的極低,導致最能夠撙節的區塊,落在基層員工中。

所以我發覺,台灣很難發第一槍,很難先在西方國家尚未落實刪減工時之前,貿然的跳入。因為我們在貨幣、企業、經濟、通路、文化、語言上,全都在玩西方制定的遊戲。從金融的IMF、世銀,到科技的iOSAndroidWindows,到航太的波音與空巴,一直到國防的麥道與洛希馬丁,有哪個不是走西方的路?付西方的權利金?

所以要讓低工時成真,必須要等這些國家步入勞動遞減的道路後才能追隨;但他們已經在潮這條路走了。台灣則是要與亞洲與新興國家共組區域聯盟,將亞洲的實力壯大後,才能慢慢的實施較為有利的勞工福利。這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但同時間,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先將4小時論點,散播在人民的意識中。讓大家知道,4小時工時也是個選項。8小時工時不是與生俱來的。

757096_f260   

 

Q: 以上2個論點其實我很早都有想過,只是沒有形成系統化觀點。看完2造專家觀點,是否還有第3選擇?

A: 我認為第3選項是先讓亞洲企業壯大起來,可與西方式力對抗,之後在等西方企業式微,並支援當地勞工權利的活動;亞洲國家也就可以追隨全球性的勞動解放。

因為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台灣不可能獨自行動。但可尋求區域盟友的拉抬,同時間鞏固競爭力與勞工權利。所以很矛盾的,要達到勞工權利前,必須先從鞏固競爭力開始。也就是『要顧佛祖,先要顧八堵。』

 

Q: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職業選擇是自由,我們不能指定22k畢業生去做哪個工作,同樣也不能指定失業勞工去做哪個工作,只因為它有前瞻性。事實上,現在看到的諸多前瞻性,在幾年之後可能就是落後的象徵。想想Nokia的窘境吧!
保護主義?可能會是更大的災難吧!

A: 同意,但前瞻性也要有可行性作支援。

 banner_labor_day    

Q: 但也由於全球通縮,商品價格上漲不易,第3條路或許是盡力降低生活基本要素的成本,讓每個人可以更有勇氣尋求轉職。降低生活成本也不容易呀,第1個要控制的,就是房價和房租!

A:對,這個要執行的確不易,必須要在思想與精神上下手。這就是超越經濟層面的努力了,但卻是關鍵性差異。

至於房價與房租,目前的價格本來就很貴了,許多價格是由非自住型投資客給炒高,所以只要回到應有的水準就好。但我不認為那是第一個要控制的,而是整體物價水準。

 

Q: 以現況的大環境要工時4小時是不可能. 大師也說過現在的世界是靠石油為主能源在支稱. 8小時在行之有年可以說8小時應該是大環境下的產物. 一個結構會改變機乎都是新的力量的影響. 如果核融合發電或是超高效能利用太陽能研發出來. 4小時的工時才有可能會被摧生

A:這是一個選項,但核電目前已被大量使用,且有使用風險,不宜大規模採用。所以我認為未來會有石油的危機。這並不是只有石油不夠用的問題,而是由碳排放所導致的氣候極端現象,外加未來油價與其他原物料價上漲,導致全球經濟萎縮。外加已開發國家經濟債務皆超越100%水位,經濟脆弱度極高。

此外,目前貨幣戰爭打得火熱;因此。未來我預測會發生以已開發國家為主的完美風暴,國際經濟規則很有可能必須重新洗牌,美元會成為弱勢貨幣;屆時,人類必須問自己,到底是怎樣的生活比較永續。4小時工作量會拿來討論,之後這股風潮會吹向台灣,我們的角色就是因應這股潮流,並做好該做的功課。

 01  

Q: 其實我比較想瞭解的是,資本主義運作的三要素:資本、機器、勞工,在自動化機器高度完備的社會裡,能擁有工作岡位的應該會愈來愈少,縱使擁有其薪資差距也非常大、或嚴重低估,如此一來消費生產剩餘的利基就會消失,導致資本主義毀滅吧?

四小時的生活秩序也許只能勞工爭取並且獲得國家保障後才能實施,但這也是完全瓦解勞工價值前的小插曲而已。這樣國家會不會需要更大的安全網或監督資本家機制?

A:經濟的三要素中的機器,也就是資本財(capital goods)是屬於資本中的;另一要素應為土地,有人會再加上企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但我認為在一個後現代的經濟體中,資本與土地會成為常數,能改變的不會過大,而勞工(腦力)與企業家精神才是主要因素。

屆時,不是勞工去找工作,而是企業崗位要來迎合勞工的需求。工作從本來的資方市場概念,走入勞方市場的概念,也就是以『人』為本的訴求。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加入4小時聯盟吧!

不要絕望!未來工作只要4小時

如何課證所稅、又解決退休金? 請聽王大師開示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方正平
  • 謝謝王大師的深入討論。
    凡事都有多個面向,經濟自由主義固然贏者全拿,但它也造就今日的物質文明。如果拿古代帝王、豪門和現代小老百姓的2種人生選擇,我寧可選擇活在現代。
    極度追求成長,也帶來了新的問題,就環境面來說是永續發展的問題,就社會面來說,就是貧富不均正在侵蝕成長的基礎。
    大船慢轉,一瞬間極左或極右,都是災難,我們也只能在行進間找出可行的方法,慢慢調整,慢慢轉舵。是的,每天8小時工時不是必然,4小時也許是將來的目標。
    其實這個社會已經有許多人不是8小時制,我南部物農的親戚早就是依時序在工作了。農忙時做得累,非產期時間,除了定期施肥、除蟲除草,也不必天天黏在果園裡。他們不稱自己“做田”(閩南語),而稱“做事”。
    查爾斯‧韓弟說他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後,體認出 job 和 work 的不同。沒有人再付他薪水,他要安排許多事,包括休假和保留時間支持妻子的事業。他開始最不習慣的是,不再有名片可以在社交場合告訴別人他的 title。甚至於,沒有社交場合。
    從個人角度來說,越多人有這種 job 和 work 不同的認知,就會越多人感到幸福。
  • 的確是如此,我也在前面幾篇文章有談過,所謂的工作4小時,是屬於強制性的,也就是老美所說得『making a living』,或是job;而非強制性的工作,也就是work,可以隨任何人選擇。

    比方說我是文字工作者,但我昨晚再寫完這篇文章後,約莫已經半夜1點了,我是再work嗎?是也不是,但我很享受其中樂趣。

    但我的job也是寫文章,但痛苦萬分。箇中的差別,就是我們要爭取的。

    accrcw75 於 2013/01/31 10:59 回覆

  • 方正平
  • job和work不同,salary和income也不同,但不管如何地不同,一個人在社會上基本生存的開支還是需要的。總要有適當交通工具才能增加工作機會;總要有休息的地方,才能支持繼續工作;衣服不必華麗,至少整齊清潔;最重要的,不可能餓著上工。萬一病了、痛了,發生什麼意外,失去了收入時該怎麼辦?生命的本能──成家,總要能養活孩子吧!

    台灣過去很容易達到上面的要求,那是因為有區域競爭的比較優勢,大家都是黏在千里馬尾巴上的蒼蠅。當區域競爭的比較優勢不再,自然會心慌意亂。過去慣用的成功方程式:招商引資、租稅優惠、出口創匯、科學園區,國內則是鼓動投資房地產、扶植明星產業,這些都碰上瓶頸,甚至產生反作用力了。只是可惜了當前的官僚還是在用20年前的腦袋。現在要劃定經貿特區,引進外勞或陸勞,並且准許僱主將本勞、外勞工資脫鈎。搞了那麼多美麗辭藻,其實不過就是個奴工營。
  • 有些好企業將勞工的奴役制度善待化,但一般企業多半將勞工當作機器,可拋棄、無雜音;所以在左派的論述中,他們不叫勞工,稱作『薪奴』(wage slavery)。我認為4小時工作的概念,可以解除工作為奴役的概念。

    accrcw75 於 2013/02/02 21:36 回覆

  • 方正平
  • 儘管不喜歡經濟自由主義,但經濟學本身還是有價值的客觀學問。錢,是長腳的,打了房,黃小玉就漲;想壓下黃小玉,錢又會跑到別的地方去,炒金、炒煤、炒白酒、炒藝術品。物價這東西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的。
    會想到抑制房價和房租著手,著眼點是在於它最能平抑物價。去年大家抱怨連連的油電雙漲,其實攤開小店經營成本中,佔大宗的可能不是原物料,而是店租。就算店是自己的,老闆也有房貸要繳呀!大家住的成本一起降低,對自住者沒差,買賣都只有帳面虧損,只會傷到投資客。老實說,三黃一劉破產了,也不過就那幾個人,我想,社會是能接受的。
  • 經濟自由主義也是一個過渡期,一個人類必要之惡;目前所有的弊端都已經顯現,我認為第3條路已經慢慢成型。

    accrcw75 於 2013/02/02 2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