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855  

一向嚴守政治倫理的前副總統蕭萬長,昨天終於Hold不住了;選擇在聯合報系所舉辦的高峰會中,重砲批評馬政府的施政措施。當然他沒有明講是馬總統的政策,也沒有說其中的細項為何,但我認為他的「三大關卡」中的「公平正義迷思重創政府與企業信賴關係」指的就是證所稅。此外,蕭提出台灣面臨最大的問題是經濟問題,而經濟問題中的最大問題還是FTA協議。

又來了,又是FTA!又是搞經濟,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國家那麼的需要拼經濟?就算要拼,又是要搞出口;就算要搞出口,又是要拼FTA;就算要拼FTA,又是在講ECFA的早收清單與擠入TPP。我不知道人是否真的需要那麼努力工作,就算要工作,真的需要那麼拼命的為外國人拼裝主機板?而非作產業與創意的升級。

如果問我台灣面臨的問題為何,我會把經濟放在第三位,而將公平正義擺第一,教育則擺第二。但我不相信齊頭式的公平正義,而是以非經濟目標為主軸的「能者有其職」的正義。稍早前寫了一堆對票票等值式民主的質疑後,順便藉著這篇再抒發我的感想。對我而言,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必須要移除經濟分配不均的遺毒。

一般而言,社會的財富通常是照著不公平的方式產生,因為錢,就意味著對有限資源的掌控權。在美國有『old money』與『new money』的概念。Old money指的是社會成員,靠著遺產、繼承、贈與、土地增值、以及資產漲價等非生產、非原創方式累積財富;New money則是全憑自己的聰明才智、創意執行、以及其他生財技巧所賺取的財富。

dpan3089l  

在美國、英國、法國、甚至台灣等資本主義社會中,有大部份的財富是因繼承關係所得到的,問問王永慶、吳火獅、蔡萬霖這些家族後代就知道了。國外則有羅斯柴爾德家族、洛克斐勒家族、摩根家族等。

通常這些人死後,他們的財富會跟著子孫跑,並控制社會上許多生產資源,排擠到社會其他有創意的生產者從事經濟活動,像羅斯柴爾德家族控制整個歐美金融體系,導致戰爭、金融危機、甚至政治謀殺。蔡家控制台灣金融與房產市場,使用錢滾錢、利滾利的方式,使經濟成長偏向富者恆富、窮者恆窮的方向

有鑑於此,一國的財政制度需要制定贈與稅以及遺產稅,來控制這些家族的後代,一旦產生蠢貨,或是具濫權傾向的獨裁者時,能夠至少減少他們霸佔社會資源的可能性,使經濟更加公平、和諧。使財政更能永續、平衡。但最近台灣的財政政策剛好與此背到而行,紛紛減低這兩個稅收的稅率。

至於New Money則像郭台銘、張忠謀等企業家,靠著自己的雙手打拼,也沒有將事業傳子的打算,但這些企業家因財大氣粗,國家還是會制定相應的財政措施,控制住這些大富的金錢權力。量能課稅、以及資本利得稅等機制於焉產生。這些措施在原則上,都不應該會挑起政府與企業信賴關係的矛盾;就算會,也是因為某些為富不仁、小氣有錢人看不開所致。

B01A00_P_01_02  

一個真正瞭解財富意義,亦擁有大筆財產的企業家,通常不會小氣到看不懂,或無法接受量能課稅,或是資本利得稅的邏輯;至少巴菲特、施振榮等人就是如此,這兩個富人在聽聞自己的稅率級距比秘書還少,或是健保機制快要倒時,常會覺得自己非常羞愧,享受社會提供那麼多的資源,卻不能多作些什麼。

有許多人會說,唉,你課那麼多的稅,增加小老百姓的福利,會造成像歐豬五國那些福利國的不負責任,我想答覆的是:『喔!是嗎?』最近很多人把台灣的債務跟希臘的債務扯在一塊,我也想回:『喔!是嗎?』。首先,歐豬國家之所以債務有危機,並非福利太好,而是生產力與財政紀律的問題。這兩項台灣勞工與政府部門已經夠強了。

否則德國、芬蘭等歐元區國家為何沒有債務危機,至少GDP還是正成長,預算赤字也受到控制;這些國家的稅收比那幾隻豬不知高多少,福利支出也比希臘等國優渥許多。如果不算歐元區,挪威、瑞典、丹麥的稅率更驚人,人家健全的財政體質與經濟生產力,強健到連歐債危機的邊都沾不到,瑞典與丹麥還是歐盟成員國喔。

所以台灣的問題並不能拿歐豬來比,我國的財政紀律比那些國家好太多了,我們根本沒有外債,內債也僅佔總GDP約4成。雖然有龐大影藏債務,但說實話,許多國家也是如此的計算,不是只有我們。所以可以參照的範例應是德國與北歐等國,因此以證所稅的社會公平機制,不會搞垮我們,更不會導致經濟變差。

但卻會讓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好康受損,使失真的財富衡量機制歸正位。不要將所得與股市與炒房劃成等號。應讓股市回歸正軌,也就是企業融資,而非投機致富。如果蕭萬長所謂的公平正義迷思重創政府與企業信賴關係」指的是這些既得利益者,我寧願看到這些信賴關係腐爛,且徹底腐爛。

一旦壓抑社會創意的不公平經濟機制能夠弭平;此時,真正的社會正義才會浮現。有能力、具創意、富良心的勞動者,就可以不被貨幣機制、勞工法規、賞罰制度給桎梏住,發揮社會真正需要的才能,將貨幣的獎勵系統最小化,讓人們不要再為五斗米而折腰,金錢純粹是拿來交易用,而非財富與地位的象徵。這對我而言,才是競爭力的真諦,而非比銀行戶頭。要比,就比對社會的貢獻度,與對自己潛能的投資。

OccupyWallStreet  

但在這之前,能夠平息分配不均的財政機制,仍是個不可或缺的工具。社會學家發現,導致戰爭、疾病、貧窮、犯罪等亂象的最大溫床並非壞人過多,而是社會不公所致,因為一旦社會的財富認知差別擴大,就會造成相對剝奪感。

這些是你政府不管推出再多的FTA、ECFA、兩兆雙星、愛台12項建設、或是量化寬鬆都不會弭平的,難道你都不會驚訝為何在美國這麼富有的國家內,竟然沒有全民健保,但有貧民窟、高犯罪率,以及同時在世界兩地同時開戰感到驚訝嗎?台灣真想追隨老美的後塵嗎?就算要追,人家的資本利得的最高稅率是35%喔,要不要先追這個,好讓台灣與國際接軌?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相關文章:

歐洲變天、台灣變臉,歐債危機釀證所稅大難 

台灣要實施資本利得稅囉!爽~~~~

希臘債務危機與大風吹

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你怎麼還不去搞革命?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5) 人氣()


留言列表 (5)

Post Comment
  • mtl
  • 雖然美國邊際稅率是 35%,超級有錢人都只繳 15% 收入,因為 capital gain tax 最高就是 15%,還能搬錢到 tax haven,共和黨總統侯選人 Romney 就是 15% 左右,承認有錢存在英屬開曼群島,反而是領薪水的一毛都逃不掉
    給你帶彈藥來了: 我去年繳的稅比三十家跨國企業三年繳的總和還多,因為他們繳的是零! 美國政府甚至還要退稅給他們

    http://thinkprogress.org/economy/2011/11/03/360185/30-corporations-no-taxes/
  • 感謝M兄提供火藥,這訊息很有幫助。

    如我沒記錯,這些小布希時代簽的減稅方案,好像快要到期了。所以柏南克先前急得要歐巴馬快點再延期,唉~~~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27 11:05

  • mtl
  • 其實小布希十年減稅法案 2010 年就到期了,但是 Obama 只想延長年收一百萬美元以下的減稅,將一百萬以上的加回 39.6%,共和黨則是如果一百萬以上不減稅通通拉倒,Obama 用兩年全部減稅交換延長一年失業救助
    即使如願對富人加稅,他們還是很多漏洞可鑽,還是只繳 15%,比起來我寧可減稅到 25%,但取消所有漏洞
  • ok,所以已經截止了,難怪柏南克那麼緊張。

    對,還是可以逃漏稅,但至少會比較蠻煩,就先從懶得支付會計師的人開始下手吧。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7/01 15:11

  • ruby
  • 首先我是贊成公平正義的社會 誠如您所寫"導致戰爭、疾病、貧窮、犯罪等亂象的最大溫床是社會不公所致" 我從未生活在北歐 也就不便評論 但以目前我身處的法國 我看到的是他們高福利是出自於受新階級 因為受薪階級新水單上寫的明明白白 政府就很好抽 也就造成中產階層苦哈哈 所以一般人不怎麼有工作意願 也就間接扼殺創意 而金字塔頂層 通常是官商勾結 他們能逃脫的名目太多 更何況是跨國企業 這裡不行就跑得比誰都快 別忽視他們的消息其實是很靈通 跨國企業又牽涉到國家面子及競爭力 總之環環相扣 就只能從最沒勢力的平民百姓抽 唉 有時觀察一個國家 須仔細長期觀察 很多不見適用 台灣很多留美派的學者不也把台灣搞得天翻地覆 把美國的政策或結果斷章取義的套入 老實說 我覺得現在台灣的問題都是老一輩的人搞出來了 既得利益者都是那個輩分的人 現在的青壯年只好自求多福 更遑論下一世代~~

  • 法國的福利佔gdp也很高,若記得沒錯,應該是歐元區內僅次於德國的國家,且都美歐豬5國高,但並沒有如歐豬國家的債務危機。

    台灣的高層過度留美的危機是第1,其次是過度靠中,第3是過度擁抱資本主義,這些也許是一體多面的。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7/01 15:14

  • Karcheus Kao
  • 過度擁抱資本主義、或是社會公平正義積極介入,我想都不是重點。如果今天有錢人只是把錢拿來花在非常、非常高級的旅遊、一擲千金的大餐或是6位數的包包和7位數的珠寶,那根本就不用在意;但是,如果錢已經可以影響醫療品質的好壞、受教育的入學標準、政治的影響力等等,那就糟糕了。......
    問題是「公平正義」又是什麼?又要如何介入資本主義的市場機制,而不會讓市場機制失靈?
    我記得以前上經濟學,老師分享一個善意手段,卻導致失敗後果的故事:國家軍隊圍城,圍的是反叛軍,目的要他們彈盡糧絕,結果城中的糧價高漲,所以城外的商人偷賣糧食進城,反叛軍不希望窮人沒有糧吃所以強行控制糧價,後來真的很成功的抑制了糧價,但是城也破了。城破不意外,本來兵力就有差距,問題是城破不是因爲兵力的壓制而戰敗,是因爲缺糧。
    目前的健保要求醫療平等,重症的窮人也可以有就醫的權力,立意良好,也符合公平正義,所以要求醫院必須吸收大部份的重症醫療的成本。要求醫院吸收成本!?結果就是醫院乾脆不講(或說不建議),市場對重症設備的需求不足,代理商乾脆不賣台灣了。就算醫院想救,對不起買不到。本來立意是醫療平等,結果是富人出國求醫。
    證所稅也是基於資本利得要求公平課稅,但全球化影響資金㳘通,台灣課稅,那有能力的人就把資金移向不用課稅的市場就好了。

    我不否認我是個理想的資本主義者,但是爲台灣好,我也希望有公平正義。
    問題是「公平正義」又是什麼?又要如何介入資本主義的市場機制,而不會讓市場機制失靈?
  • 大師好
  • 看到張忠謀竟然想貶值新台幣救他的出口,我真覺得台灣這些NEW MONEY也不是好東西。你看他們只想著賺,但都不想付出。台灣社會主義的精神太薄弱,政府只想服務資本家,卻忘了全民共生。看到今天都幾十年過去了,台灣竟然還想著出口、出口、出口,我只能說,我們離美國小弟弟菲律賓又邁進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