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37845d0bd90  

寫了兩篇菁英式民主的文章後,有許多人有不同的意見,些許人同意,但覺得怪怪的;些許人不同意,但覺得有道理;些許人,一見到這議題就猛砍,也不見得真正瞭解這個模式的民主程序內含為啥。所以我把一些與網友的對談,放在這篇QA內,沒事作的人,可以打發一下時間看一下。


Q: 菁英階級就是希望低層人專門生產,不要過問如何分配成果,自己可以搞無本生意,然後基於人的私心,這些菁英希望永遠維持這樣,修改遊戲規則方便將統治權傳給他們子孫,你理論中這麼大的洞,何時補一補啊?民主本來就是邊住邊修的房子,懶得或不知道如何自己修理的人,只有監牢適合他們。

大師開示:

也就是因為民主是邊住邊修的房子,所以我propose "elitism democracy",這跟吾兄的認知沒有衝突阿,其實你所批判的『精英』,跟我所撻伐精英,是同樣的一夥人。

我在重申一次,我不反對民主,你反而可以在我多篇文章見到我提民主不夠,不夠的原因不是人民擁有的票數不夠,那是統治階級給你的障眼法;很像變魔術時,魔術師一直叫你檢查帽子裡沒兔子,但問題是,兔子根本不在帽子內。他早將他藏在別的地方。他是要轉移你注意。

民主問題不在票數不公,而是選舉的機制不善,人民可接收到的資訊不明,投票人也不瞭解選舉議題實質內容。像證所稅後面的機制,為何一直不通過,沒人討論其實富人沒那麼怕你課稅,雖然還是會痛;但真正怕的是財富的露餡,大家就知道誰有錢,財富從何而來;那個相對剝奪感很可怕。而且證所稅一旦過,代表有實質意義的房地產實價顆稅也要來囉!有錢人一定在劈劈剉!!所以要百般阻撓。

老百姓不能被教育到這些『民主-資本體系』腐爛的眉角,所以證所稅成了民粹議題,連不買股票的人,都跟著反對,不覺得很奇怪嗎?同樣的議題邏輯也可以複製到軍購、美牛、油電、民營化、二次金改、產業創新條例等,有哪個小老百姓願意在下班後,躲在房間中,一一的檢討每件攸關他們利益的議題;很少,可是每個人都要投票。且票數都是1

這就形成現代選舉制度的雙重障礙,上到下的機制以企業利益為考量,下到上的機制僅關心聳動議題,所以就遭媒體階級的濫用,所以我認為我們離真正的民主還有很長一段路,因為真正的民主,意謂投票人具有informed choice,而我根據自己的喜好,使用理性資訊,投下神聖一票。


以下是曾兄的回覆,因為已經夠精闢了,除非少數我想回覆的部份我會使用A,大部份的內容我會原汁原味的擺著。


Q:大師啊,最近有則新聞不知您有何看法?就是台北地院審判長李英豪壯告台大外科醫師胡瑞恆(http://0rz.tw/Pg4Z2)。

A大概看過,這就是目前西方醫學的困境,將人當成屍體來看,所以一旦有問題就用開刀的方式去除;這在傳統中醫而言很傷經絡,而且還要全身麻痺,也很傷身,而且常常會誤診;一旦有錯誤,訴訟與賠償費用龐大;沒辦法,我們就是住在一個對生命沒有通盤瞭解的西方醫學中;未來,要解決這種醫療糾紛,恐怕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跟病人溝通。

Q;看看選出希臘極右派政黨的人民、以及那些反證所稅的財團立委,根據巴菲特指標,台股目前指數尚在泡沫化疑慮的範圍內,再回頭看看最近社會的新聞。雖沒辦法像大師引經據典、脈絡清晰地弄完一篇文章。

不過,我的想法是,「眼下社會是不永續的」,就是這些掌握權力的人,沒有觀照自身施行力量時,對全局的通盤影響。然後,所謂社會關係的連結,也是透過一層又一層的奴役制度,建立起來的。

在電影《駭客任務第三部:最終戰役》片尾,史密斯對尼歐說,「你認為繼續打下去有何意義嗎?除了你自身的存活。或者你是為了其他理想奮戰,和平?真理?愛?人們為了掩飾存在本身是無意義的,所以才會發明這種東西。」

      

奧修在《脈輪能量書》(生命潛能出版)曾提及七個脈輪和七種身的概念,照記憶所及由最下層開始列出:食慾、性慾、情緒、理性、愛... 後面兩個忘記了。所以,若是一個社會由停留在前三個脈輪的人掌控,免不了的是充斥感官享樂和情緒化回應的輿論。這就是本篇您想要傳達的吧?不過依據奧修的 說法,修練到第五層脈輪,這個人就足以到達開悟、並脫離輪迴了。

 

A這與奧修七個脈輪的系統很像,其實脈輪(Chakra)不是奧修的,這是古吠陀傳統的能量系統,訴說人類能量的轉移。一個靈修者一旦啟動沉睡於脊椎底的意識能量時(拙火),就會尋著這七個能量圈向上移,直到頂輪,與宇宙靈性連結。這與人類歷史的演化很像。

人類學家Jean Gebser在檢驗全世界人類的演化後,大概可以歸納出文中6大意識演變。當然往上走還是有超意識,但因為到達的人太少,直接省略。在生物學中,有個理論稱『胚胎重演律』(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也就是說你在外面宇宙見到的事情,在內部亦可觀察到。

350px-Haeckel_drawings

他適用在群體與個體、內在與外在,所有十方世界都遵照同樣的演化論。比方說人類演化的歷史曾經過海洋生物、陸地生物、原始部落、宗教帝國、工業社會、後現代社會、資訊社會...等等;你在人類的生物演化也可以見相類似的情況:單細胞、多細胞、淋巴系統、脊椎、直立行走、巫術認知、父權宗教認知、理性認知、後理性認知,這又剛好對應到人腦演化:爬蟲類腦、哺乳類腦、與大腦皮層;如果科學家能夠map out宇宙的演化,應該也可以看見類似的演化。詳細內容可以在我的大演化中閱讀: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20651598

 

Q:有個故事是這樣說的,盤古開天闢地之初,造物者派了兩個使者來到地表上,分別是「真理」與「醜陋」。他們來到河邊洗澡,醜陋趁不注意時,披上真理的外衣逃跑了,真理只好披上醜陋的外衣,持續尋找醜陋的下落。

A:確實有趣,莎翁說過:”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Q:在《時代精神》紀錄片,我曾和翻譯上傳的人通信辯論,眼下的麻煩大多起自於人類自身意識的不覺察,而非起自於貨幣制度和人造匱乏。換言之,大多數人們由於自身的不作為,其他人才有建立剝削制度的空間。

A這也是我對《時代精神》最大存疑的對方,這部紀錄片一開始使用克里希那穆提的演說,卻很快的跳到經濟理論;然後,結論是採用Venus Project的未來世界法,用科學轉化人類,但問題是,科學僅是外在的學問,但人要升級,必須是意識與物質的同樣升級才能管用,這是時代精神比較缺乏的地方。

但是他們在經濟、政治、以及環境的論述上,非常精闢,我建議每個人都要看一下,但這是不完整的路線。

        

       《時代精神》紀錄片


Q:此外,剝削者的甜蜜之處在於,他會持續催眠群眾,像是物質承諾、先享受後付款,有我們在你能夠感到安心,所以在持續剝削的過程中,由於因果之間存在著時間遞延,他總是能夠受到群眾的歡迎──猶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實現。

相較之下,那些試圖喚醒群眾的人,諸如被丟石頭的佛陀、被刺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或是被下毒的奧修。看起來則不是這麼地可愛,甚至應該被刻意忽略。他們不是被對立面掌權者所刺死的,背後的真正動力來自於無知的群眾。

就精神高度而言,我認為始終是「開悟者 >>>>>> 掌權者 > 群眾」,無知群眾的廣泛度,決定了掌權者運用手段的程度,並在一定程度上迫害那些精神上有可能持續成長的個體。

因此,那些試圖喚醒群眾的人,遲早會發現,他們首先會被試圖拯救的群眾忽略、接著被吐口水,然後支持他們的人,亦會加諸未能實現的理想,以空泛無力的廉價支持(加油喔!)為號召。最後受到掌權者的注意──或遭殺害,或遭制度吸收,像是迫害基督最深的人,後來亦為基督教的創建者,後來並以宗教為名發動戰爭。

在列寧當政的早期,本著社會主義無產階級的理想,他們曾試圖廢除婚姻制度。也就是夫妻任何一方,可以不必徵求對方的同意、不必經過任何程序,就解除雙方的婚姻關係。結果社會出現了大動亂,無數婦女、兒童受害,並直接危及蘇維埃統治的合法性,後來倉促取消了。

換言之,人們能夠承受自由、或者受奴役的程度,和自身的意識高低直接相關,制度只是隨之而來的副產物。兩者之間是相對且互相扶持。

這正是我試圖告訴 sydndf(《時代精神》翻譯上傳者)的概念,目前的奴役制度(貨幣、教育)乃是根據人類最低意識水平所設計。如果人們能在自己身上投入關注(內觀、漸悟),那麼奴役將頓時消失。重點仍是在個體自身。

最後,那些乘著尼采超人階梯持續上升的人,會發現自己面臨兩種選擇:要麼就以催眠剝削群眾為己任並獲得愛戴,並將時間滯延的後果丟給後人處理,例如只顧自己當濫好人的康熙。要麼就試圖喚醒群眾,然後被相同一群人丟石頭,像是得罪一堆人還過勞死、為乾隆治世奠下基礎的雍正。

如果群眾總是是非不分,憑著感情用事來決定的話,可以想見選擇當剝削者還受人歡迎的超人們會愈來愈多。孫運璿辭世後,兒女還要忙著找下個租屋的地點;某位前總統貪污上億美金,還是有人盲目相挺。兩相比較,孰者為優?

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了...... 最近看到一則奧修講解、很有見地的文章,鄔斯賓斯基寫的《人類未來心理學》,看了看發覺這跟禪宗觀照自身的內在思維,並獲得了悟很相像。大師或許能用不同的角度來審視之。

http://0rz.tw/gMnl6

剛把文章再看一次,有些想法想再跟大師討教一番。

尼采曾說,他這輩子見到最美麗的畫面,是看到一群軍隊在陽光下踢正步,刺槍的刀尖閃閃發亮,而軍靴整齊劃一的聲音也讓他感動莫名。這個人後來瘋了,或許這讓大家鬆了口氣,不然他可能會帶來更多災難。

A對,這應該是奧修書內的內容,他確實有談到尼采瘋狂的一面,所以他的內容,很容易就受到希特勒的濫用,因為裡面其實有很多不完整的地方。我多年前在看羅素所寫的《西方哲學史》時,羅氏就批判尼采太自大,如果尼式的哲學遭到濫用,將是場災難;其實災難也已發生了。

Q:在《愛、自由與單獨》奧修將《法句經》闡述成,「愛你自己,然後觀照,今天、明天、永遠」。許多存在主義哲學家後來發瘋,或許都是因為沒有領略第一步。

尼采會發瘋總讓我想到男性思維對「建構系統」的本能化執著,亦即面對不瞭解的事物,只要將它拆分成數個可處理的零件,了解後在重組即可,也就是牛頓齒輪式的世界觀。

打個簡單的比方,尼采在自我觀照的應用中,忽略了愛自己的第一步,強行將精神分拆離的過程中,對自己施予了極大的暴力,雖然在過程中也產生了些許洞見,不過付出的代價更大。即使擁有庖丁解牛的技術,但也改變不了牛已經失去生命的事實。

總而言之,尼采先對自己施行了暴力,之後他才能向所有人施行暴力。另外一點則是,若不具備將尼采龐大思想區分為 99.9% 的無稽之談與 0.1% 的洞見,這樣的意識高度,對個人來說將是危險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所以之後才轉向較為通俗的奧修,至少快睡著時還有一堆黃色笑話可看。

Discovery Channel 最近推出一個節目《運動大實驗》,其中一個片段是測試施打腎上腺素,是否會增加拳擊手的出拳力道。

第一階段,測試拳擊手在正常狀態下的出拳,600

第二階段,找來拳擊手的教練,教練要他回想上次比賽失敗的經歷,並要他儘可能地憤怒,這次達到了 800

第三階段,幫拳擊手施打腎上腺素,拳擊手對車禍用假人出了數拳後,不自主地呈現悲傷流淚的狀態,出拳只有 700

暴力不僅傷害他人,同時也對心靈具有相當的危險性。特別是當暴力化作哲學與思想的形式傳遞。

換言之,哲學裡某些片片段段的思想,雖能帶來確定與智性上的滿足感,但卻是以局部可帶來優化、整體則邁向侷限的後果為前提。簡單舉個例子,物理題庫或許能幫助高中生高分考上台大,卻會扼殺發現新事物的好奇、觀察與享受過程中的不確定性。

哲學只是一種表述洞見的工具,如同工程數學之於建造橋樑的用途;卻不該置於凌駕心識的階段。心是主人,頭腦只是工具。或許這也是《法句經》強調的,「先愛你自己,然後才去觀照」。唯有改變自身意識,世界就會瞬間因此而不同。

有一種說法是,女人能夠生出帶有生命力的孩子,男人為此感到自卑,於是逃入建構知識與系統體系的思維裡──對此我表示同意。

A:同意,也許佛洛伊德所說『女性的陰莖羨慕』,其實就是他對於女性自卑的投射;你也知道,人類是個愛投射問題的動物。

 

 

民主已失敗!擁抱菁英主義吧

民主是好東西嗎? 大師論柏拉圖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Post Comment
  • 小凡
  • 「孫運璿辭世後,兒女還要忙著找下個租屋的地點;某位前總統貪污上億美金,還是有人盲目相挺。」+1
    沒錯,認識的人,可以從一開始完全說某前總統是被陷害,到定罪後,說都是他老婆的錯,他其實完全不貪...
    當他狂賣馬先生的九百特支費時…

    我不覺得"elitism democracy"是可行的,理由和民主一樣----關心真正重要事物的人並不多,所以如何選人、監督?
    大部份人是樂於盲目,因為省事、因為不關心,而不是因為不知道這是錯的,像是某前總統貪污。

    另外,《神:如何免於迷信,找到喜樂之境!》/奧修
    這本說,尼采之所以發瘋,是因為他沒有靜心(觀照),所以「神已死」以後,他只剩下無義意的空虛,這樣人只能走向瘋狂。
  • 對,我認為這個構思要能夠實現,人類還要在等個10幾年,或是現階段的民主制度,內含極度改變,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是票票等值,但程序已被菁英掌控。當然,如果這些菁英的品質還是現在這副德性,那人類就還是沒有進步,那很可能就會朝向滅亡邁進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16 09:16

  • 我直接講了
  • 你對時代精神的懷疑是源自你對人類個體有能力自行突破所有生長環境文化的誘因及影響進而成為完人的信心。你太樂觀了。36歲的你,剛脫離卡奴身分的上班族,你有多少自信可以在見證人類世界的社會層面這個項目上比高齡95歲的金星計畫發起人Jacque Fresco更勝一籌?

    人是無法控制的變體集合,意思就是你做不到完美的控制其不出亂,這裡說的亂,是指以薄彼厚己這種生存方式的思想,不要感到意外,常態分布會告訴你,無可避免地總是會有這樣的一小群人出現在極區。

    而Jacque的生命閱歷讓他對這點深信不疑,所以為了全體人類的共同利益為考量,必須要依賴制度限制這些處於極區的人(或者該說思想),讓其沒有空間成長進而最大程度的為己身牟利而破壞全體;而不可能等全部的人有天被雷打到自己覺醒然後才"不約而同"的來改善所有的錯誤,因為在那天來臨之前,人類已經拖著地球一起滅亡了。

    所以這就是你和實作者之間的不同,一個個體沒有你想的這樣有潛力,我們都在金魚缸中,不可能獨立不受影響,況且精神這種東西也必須在基本生存條件都滿足之後才有餘力發展,最基本的東西沒有先顧好,其他什麼都不用提。這不是paradox而是priority的問題

    有興趣的話,請一起加入時代精神,推廣這個運動
    http://goo.gl/g6Wq1
  • 這也是我想問的,Jacques活了95歲,他成就了什麼?

    我不是在貶低他,只是Venus Project、或是Peter Joseph,以及您的回覆方式,充分證明這個運動並不是成熟的,雖然他在外表上看起來,具備了所有成功項目的因素,可是有句話,『對的事情,讓錯的人作就成錯』,反之亦然。

    人的意識,一定要與外面的物質成長一起進行,你不能直接拆掉資本主義,然後期望所有的事情都會成型。法國人在大革命搞過,最後發現是一場遭難,他們將監獄裡的人放出,很多人不趕出來。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也是一例,最後越革越向右。還有中東,埃及現在觀光下滑一半。

    所以吾兄在小弟的論壇這,不會只見到經濟、政治、法律、科學層面的文章,因為,最重要的是心靈的提升。否則一切的革命,不如從此停手。

    但是時代精神的思想極其重要,我希望每個人都看過它,我自己就看了N次,但看完後要馬上丟下,不然就會像不斷奶的嬰兒,持續吸奶嘴。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16 09:26

  • 另外
  • 金星計畫會跟時代精神有關聯是Jacque Fresco在看完那部紀錄片之後自己找上門要求合作的。我們可以這樣來理解:

    時代精神運動旨在推翻目前的政經體制,然後由金星計畫接手重建

    人類全體的意識則在這波雙元變革的過程中往上提升,然後才臻於最佳

    欲不生蛆,得先沒有腐肉,而不是叫蒼蠅懂事點不要來
  • 不要推翻,讓現有的體制內爆,新的制度就會自然接軌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16 09:29

  • Private Comment
  • ruby
  • 個人是覺的民主 是由大多數人選出獨裁者 而獨裁是由一小群人擁護出 總知沒甚麼兩樣 人類從古字今 就是集體生活 就需要領導者 現在問題就只是在於如何讓大部分的人選出對的領導 人類 畢竟是要吃 喝拉 撒睡 說實在除了腦袋想比較多 身體機能跟其他動物一樣運行 所謂的偉人的思考也是有其侷限性 所以才有印度聖者試著不吃不喝不睡想要跳脫其侷限 到神的境界 不過 神不也是人的想像????
  • 印度聖人跟菁英民主不大一樣,且人類自古以來一直都是活在獨裁制度下,現在則是企業寡佔,但意義一樣,甚至更傷地球。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16 09:38

  • missQ
  • 所以,大師所說的菁英與實際的精英內涵的確是不同,眼盲的菁英只看的見外相,數據,收據與點點點,基本上還是長期結構累積成的問題啊...哪裡有超人可以翻轉這一切呢? : )
  • 超人無法翻轉這一切,因為每個人還是要從最低的階層慢慢成長,超人僅能讓這成長尚未達成前,先不讓地球毀滅。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16 09:39

  • 訪客
  • 羡慕你们
  • 不要,但也要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16 09:48

  • 國奎 曾
  • 回覆二、三樓:

    最近在維基百科看到〈經濟烏托邦〉的條目,法科司關於“廢除貨幣制度”的裡面從 19 世紀就有人提出囉。然後我不太懂你所謂:

    “推翻目前的政經體制,然後由金星計畫接手重建。”

    這句話是在說什麼東西?推翻目前的政經體制,你在說笑話嗎?看來你似乎很希望藉由破壞現有的體制,像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好為自己的現狀尋求解脫之道。

    再來,除非《時代精神》的推廣者能找到以資本主義為糧食、比貨幣制度更佳的替代範式,像是發展出更精細化控制人們的相應科技(基因篩檢、大腦晶片),否則現有的資本主義將持續演進,並以世界大戰做為階段性的清盤。

    在未來,終究會來到捨棄貨幣制度的那一天,就跟廢除奴隸制度也是人類意識提升後,帶來的必然性。另外,清朝時代的帝國殖民採取直接佔領土地,這種大家都看得見的方式;到後來透過經濟合作發展組織的新自由主義名義去殖民發展中國家。奴役與操縱的手段將持續朝著更小子集,與更精細化、不容易為人察知的方式進行。

    只有更細微的掌控手段發展成熟,貨幣制度才會被廢除。可以想見的是,和人類大腦結合的奈米科技,以及真實到讓人無法分辨的虛擬化計算技術,將會是其中的要角。

    貨幣制度是用大量廉價消費品的規模生產、持續降低價格讓人人都能享用──物質享樂來奴役人類。未來,我們將能找到直接在人們腦中創造各式各樣的享樂經驗與沉浸式虛擬現實,讓群眾永遠待在既得利益、統治階級希望的地方。



    再來你又說:

    “人類全體的意識則在這波雙元變革的過程中往上提升,然後才臻於最佳。”



    這句話我看了好幾遍,還是看不懂你想表達什麼?

    終究有一天,人類普遍意識又提升到更高層的時候,那麼此種在人們腦中製造享樂經驗的奈米科技也會被廢止。隨著奴役手段的細緻化,人類意識也將逐步向上提升。

    所以啦,時代精神運動跟新世界秩序,這兩個極端就是一體兩面。想想貨幣與金融制度出現前,只有少數富裕階層能享用汽車、塑膠、自有住房... 這些東西,假設法思科早出生一個世紀,那他提出的就不會是金星計畫了;而是,讓只有少數人享有的醫療計畫、生活用品這些奢侈品,讓更多大眾都能享受得到,這就是分期付款、大量製造的起源。

    另一個可能的路徑則是技術奇異點、人類電子化的到來,有人預估在 2045 年會達成目標,到時機器將全面接管人類文明的演化,一顆 1,000 美金能買到的計算力,將是現有人類的數十億倍;而那些堅持不與機器結合的人,將發現自己的智商同電子人相比,猶如金魚對現代人沒兩樣。

    奴役不是件壞事,只要被奴役方察覺不出,並且自認自己是自由、快樂地朝著奴役方設定的人生,安分守己的過日子,這樣不也挺好的嗎?

    追求自由不是件簡單的道路,尼采說,「人們需要謊言才活得下去」。而存在主義哲學家普遍得出的結論是,「人生是無意義的」。佛陀說,「出生是苦,活著是苦,死亡也是苦」。

    如果人們在沒做足準備、同時擁有追求自由的堅定決心前提下,被迫面對這些,相信我,集體自殺潮、戰亂、文明崩解必將隨之而來。法斯科過於天真地認為解除奴役制度大家都會得到自由都會開心,沒考慮到中間可能的混亂和毀滅性後果,這點讓我有點想罵他。

    因此奴役是件好事,至於偶爾出現一些追求自由、敢於向存在主義深淵邁進、準備好承受過度期混亂的人們,奴役制度是擋不了他們的。

    在這些人逐步得到自由的過程中,才會明白設計出這些奴役方法的人,是存著如何的慈悲心和對人性的瞭解,因而終究會加入支持奴役的陣容──總比親眼看著大規模群眾發瘋、自殺要好。

    這下你懂了吧?就連佛陀也只創造出 300 個完全自由的悟道者,人類文明遲早會跨出太陽系,在持續發展的過程中,公平與正義不是最重要的。奴役制度將持續引導數十億生靈每一瞬間的努力方向,最終達到物質與意識的不斷提高,這才是最終目的。

    前面提到的,「奴役手段精細化與群眾意識演進是相同道路」,最終有一天,會達到奧修所期望的,集體佛陀左巴開悟的事件發生──不只在意識到達佛陀的高度,同時也自在地享受物質帶來的快樂。

    靜下心來想想,美國的次貸危機、希臘的主權債務,難道不是貪得無饜的廣大群眾,試圖以更少的金錢換取更多的物質嗎?危機爆發後,同樣一群人馬上上街抗議,將自己擦脂抹粉、扮成純潔受萬惡銀行家擺佈的受害者模樣。

    貪心是所有生物與生俱來的本能,例如在河馬社群,只有少數不到 20% 的公河馬有過交配經驗;此外,公河馬也會毫不猶豫地將小公河馬咬死,只為增進自己的交配機會。

    如果法斯科倡導的資源經濟現在、立刻成真,可以想見那群跳八家將、整天遊手好閒的垃圾,會給自己另一個目標:每天都撞爛一台法拉利等級的名車。或是憑藉莽夫之勇,霸佔高級住宅。

    你懂我的意思嗎?社會階級、不平等有其存在必要,否則天下就要大亂了。至於那些追求自由的人,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阻擋他們,貧困的出身也構不成障礙,例如香奈兒女士。

    想打敗資本主義,就必須擬出一套對更小子集有更深刻掌握的體系,並以資本主義為食去吞噬它。與其去批判體制,倒不如讓自己先堅強起來。畢竟每個人都對自己的夢想負有責任,而不該將實現的重擔算在政府、或是經濟體制的頭上。

    最後要說,我回覆的文字全摘選自與《時代精神》上傳者的信件內容。事實上,我在你短短數行的論述內看不到什麼洞見,也不想浪費腦細胞認真回覆。只是覺得應該有人跳出來反駁才對。

    我很佩服法科斯對現今社會的深刻洞見,但對某些不明究理的追隨者、將自身對體制怒氣放大到試圖推翻的群眾,覺得有些感冒罷了。那終究是法科斯的洞見,而不該是你們照本宣科的材料。
  • 那句或是梭羅所言,也是我喜歡的quote

    其他部份大致同意。只是奴役的部份,我會改成「無意識」,因為一個菁英式民主,會將比較低層的演化模式當作需要協助的對象,而非奴役。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6/16 09:52

  • 國奎 曾
  • 記得曾在大師的部落格看過這段文字,忘了是哪位高人講的,「空中閣樓不是毫無意義,只要你記得在底下添上地基」。

    我ㄧ再說《時代精神》的推廣者,必須找到以資本主義為糧食的全新範式,才能促成更多人的加入。另外一點則是思維粒度的更微小化,換句話說,隨著對現況的洞見深入,將更能發覺促成眼下社會奴役與操縱制度的“背後那道絲線”。

    其一是設法讓被操縱者明白,他是沒有自由的,這也是以往悟道者常採用的方式,結果是被吐口水、丟石頭、下毒、刺死在十字架上。

    其二則是以更微小的操縱機制,取代現有既得利益者。例如 TNT 黃色炸藥是以化學反應為基礎,之後取而代之的、以核分裂為基礎的原子彈,則是建立在對微觀事物的更精細化理解。換言之,就是將眼下社會的既得利益者打倒,接收資源並取而代之,並以更精細化的奴役絲線掌控群眾,以免在社會範式轉移的過程中出現大動亂。

    最近在《科學人》雜誌出現了一篇文章,〈宇宙是由位元構成的嗎?〉,裡面提到粒子顫動時產生的“嗡嗡聲”,總讓我想到禪宗「隻手之聲」的公案。佛教對於數量級的描述也令人不解,巨觀能到三千大千世界,圍觀則小到原子的程度──只是佛陀用的辭彙和現今科學的有所差異。

    內觀,或者說在自己身上下工夫。將能明白這一切的操縱源頭,同時在組成人類無意識的更小子集掌握,我相信個體將獲得擁有重塑自身命運的能力。意識在前發現,智力在後累積。

    個體必須徹底明白社會運作的把戲,並持續累積洞見讓自己脫落。看看過去曾經發生過什麼,再看看未來即將發生哪些事件,時間序列的先後取決於群眾人口構成,以及意識程度的高低,事件程度或有大小,但終究八九不離十。

    換言之,在批判現有體制顯得自己很高明之前,倒不如吞下整個社會運作的果實。從前是你被社會無形的絲線所綑綁(沙特說的他人即地獄),現在則是你研究身上絲線後,反過來創造出更細微、更不易被察覺的絲線,反向運作獲得自身解脫。

    當前是個廉價取得資本的時代,至少到 2014 年都是如此。如果不能藉此時機取得更多的資源,並藉此改造這個漸入死水一灘的社會,那我還真不知什麼時候才是最適當的時機?

    當前社會的操縱制度已經過時了,不僅扼殺個體自我實現的可能,也阻礙了群眾集體意識的發展,更糟的是有愈來愈多人察覺到其中的絲線。為此,我們需要新一代、更不易被察覺的奴役制度。奴役與意識發展並非對立的道路,只是意識必須先於奴役,才能發揮諄諄引導的功效。

    時代精神的願景確實有實現的可能,但絕對不會出現在如鸚鵡般照本宣科、除此之外卻什麼也不做的人身上。
  • To曾國奎
  • 1.
    一個現象,各自解讀,見樹不見林的傢伙你不是第一個。我說服不了全部的人,這些事總是會發生。或者該說在過目那些針對性的惡意攻擊之後,我看不出花更多心力在你身上有何價值,考慮到格主,索性就此打住。
    2.
    不論是哪種體系、哪種主義,我始終相信:要看清楚一個人,不是聽他說了甚麼,而是看他做了甚麼。我的回覆篇幅短,因為我更願意把時間用來實作,我離建立思考模式、信仰價值的階段已經很久了,時間長到足以讓我認清哪些人是可以馬上開始談合作、哪些人又是只會跟你說堆廢話卻連蛋也生不出的。你說不想認真回覆,但之後又非常可愛地留了洋洋灑灑一串,讓我想起有些最長舌的來賓,往往致詞開頭都是:我簡單說兩句...
    從你的長篇大論中我只看到如下資質:引喻失義、見縫插針、不求甚解還沾沾自喜。台灣的口水政治轉型之前你或許在立法院能如魚得水。
    3.
    你不懂的事還多得很,不用急著自掀底牌。
    求學問是好事,但知識充其量只是工具,若只是忙於蒐集,和你口中的八家將垃圾結局不會有明顯的差別,最多是自我感覺良好地死去,臨終的念頭還是在想:我比好多人都要聰明...

    什麼也不會留下來。
  • 國奎 曾
  • 看來我真是失禮了,該怎麼稱呼您呢?

    旨在目前政經體制的,革命軍總大將,哈哈哈
  • 王大師,你出來選北市長,我一定挺你!
  • BBC的Business Daily在2012年6月30日,做了一個30分鐘的radio broadcast,題目是"Is inequality good for us?",但專重於經濟上的不平等,但或許跟大師此篇所論述的政治上的不平等,有意取同工之妙,http://www.bbc.co.uk/podcasts/series/bizdaily
  • 這個連結很棒,可是我的菁英式民主,要得卻是經濟平等,但權力差異化;但權力越大,責任就越多。屆時,投機、世襲、濫用、搭便車式的權力關係就不會存在。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7/01 15:49

  • 路人
  • 「這也是我想問的,Jacques活了95歲,他成就了什麼?」

    沒有成就什麼,就如同佛教、基督教等成立了兩千多年來也沒有成就什麼。晚近還有新世紀思想,覺醒、靈性、奧修、克里希那穆提,雅克.法斯科、彼得約瑟夫、時代精神運動、佔領華爾街運動等等也算,不如也把揚升和2012也算在內。

    「雖然他在外表上看起來,具備了所有成功項目的因素,可是有句話,『對的事情,讓錯的人作就成錯』,反之亦然。」

    你講的某種程度上是對的,所以TVP和ZM就是要提升目前世人的思想,讓現在錯的人不要再錯下去,而是越早轉化思考的方向,希望能儘早讓對的人越早出現,而且對的人數量最好也越來越多。這有問題嗎?

    「人的意識,一定要與外面的物質成長一起進行,你不能直接拆掉資本主義,然後期望所有的事情都會成型。法國人在大革命搞過,最後發現是一場遭難,他們將監獄裡的人放出,很多人不趕出來。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也是一例,最後越革越向右。還有中東,埃及現在觀光下滑一半。

    所以吾兄在小弟的論壇這,不會只見到經濟、政治、法律、科學層面的文章,因為,最重要的是心靈的提升。否則一切的革命,不如從此停手。

    但是時代精神的思想極其重要,我希望每個人都看過它,我自己就看了N次,但看完後要馬上丟下,不然就會像不斷奶的嬰兒,持續吸奶嘴。 」

    你誤解TVP了,以為他只講物質和科學發展,而不講人類行為、價值觀。雅克這些人文的領域也有涉獵,所以他才在影片說自己是「社會」工程師。他們的官網上有FAQ,你可以找到他們對於你所謂「 心靈的提升」這一塊的看法,如果TVP不講這一塊,在西方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也不會有人讚譽雅克是當代達文西,而是變成現在隨處可見的技術工匠而已。建議你在下結論之前可以再去他們的官網看第一手資料最快。目前網路上找得到的中文資料,僅是九年一毛而已。

    還有,論所謂「心靈的提升」,你知道現在TVP在中國大陸的總協力者是誰嗎?就是「覺醒字幕組」的版主(http://www.awaker.org/),所以關於心靈提升的資訊,我相信也不一定你懂的最多,別以為這塊都沒人注意到,但我猜想你可能又會認為覺醒字幕組只是個怪力亂神的組織,如果是這樣,那我也沒辦法。

    TVP是同時結合「物質」和「心靈」雙層面,而且事實上,歷史上從古至今絕大多數只講心靈(佛、回、基等)或主觀的政治、哲學、經濟學、社會學等,只有到了現在這個時代,TVP和ZM才具體提出「物質」的科學方法這條新方向,這是只有到了現代人類才有能力提出的新方向,因為過往歷史上人類並無這樣的能力做到這點和擁用這種思考模式的選擇。

    只有TVP和ZM是真正第一次提出明確地結合科學和心靈(社會、文化、價值觀等),並在2008年只經由一部記錄片就形成一個龐大的社群,這不就是心靈提升的具體展現?你知道這部影片改變了多少人的價值觀嗎?這也是藝術(主要是影片)的極致力量:改變社會。但當然目前沒有具體成果,直到第一座實驗城市建立的開始或許才算,但無論如何,可視為一個初步的開始。

    TVP也不提倡什麼暴力革命之類的,現在TVP正在做的事,恰恰就是你講的「心靈的提升」,讓更多人知道超越舊體系的可能性,也認知到一個漫長的過渡階段會充滿變化,所以倒不如說TVP提出的只是一種「方法論」,詳細的操作細節就要回歸到你講的「心靈提升(大部份人)」後,自然會水到渠成,因為實作的部份,現在都已經沒問題了,有問題的就是社會制度、心靈價值觀落後,這點TVP早已充份認知到,因為要實現TVP提倡的資源導向型經濟,恰恰在邏輯上心靈的提升是必要條件,完全與你講的心靈提升沒有衝突,你結論下太快了,但不意外,這也是一般人會有的反應,建議你再多看他們官網25年來的FAQ,不想看就算了,當然不勉強。我不反對心靈提升,反而認為這也是最重要的,物質和心靈就像蛋生雞的問題,但我只想說TVP和ZM就是結合這兩者的產物,並不是你認為的(或大數人表面的印象)不講心靈提升。

    如果要說「心靈的提升」,何妨把加入了科學方法這條新路線的ZM和TVP也視為一種新的心靈提升?建議從另一個角度看會有新的感受。
  • 嗯,謝謝指教。我認為Zeitgeist的確是個非常棒的論述。但我奉勸吾兄,不要一味的相信一個毫無建樹的思想體制。尤其是當尚未有所作為時,就已經搞內鬨的團體。祝好運~~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7/10 22:57

  • Cliff
  • 民主自由應該是讓每一個人能夠自由自在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除了傷害或欺騙行為), 而不是把控制權給51%的人而犧牲另外49%, 換句話說任何以選擇為手段推幾個代表來治理全民的制度都不配民主二字
  • 我則認為暴君與暴民一樣恐怖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8/26 23:52

  • 路人
  • 「嗯,謝謝指教。我認為Zeitgeist的確是個非常棒的論述。但我奉勸吾兄,不要一味的相信一個毫無建樹的思想體制。尤其是當尚未有所作為時,就已經搞內鬨的團體。祝好運~~ 」

    你講的很有道理,ZM當然還是毫無建樹,但就如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這些境界上類似的思想以最嚴格的客觀標準來評斷,只要目前體系尚未有真正的突破,不管是哪種主義和理論,都是毫無建樹,因為也都還沒有真正實現,目前也同樣存在各種爭論和歧見,傳統左派理論的分歧更是多的不得了(相比之下,ZM和TVP這個只是最近幾年才開始有些人在注意的東西),連主流都算不上,無法跟有悠久的左派理論相比,但任何事都是從頭開始,誰也無法預測最終會如何。當然有很大可能失敗,體系也很有可能繼續維持現狀(不過我懷疑到底還能撐多久就是了,姑且不論ZM和TVP的觀點和其成功的可能性,目前的體系是不永續的相信是毫無疑問的事實。),我們只要靜靜觀看目前的體系會走向何方即可,剩下的就讓歷史來決定吧。至於要選擇支持和嘲諷,都是個人選擇和自由,我們都無法預測社會整體的最終意志為何,我也只能祝你好運。

    我支持這個運動和計畫不是一味盲從和思考,如果這個運動和計畫那麼厲害有如此般的魔力,都是吸收到盲從的人,那就是世界上最強的邪教了,而且從ZM成立的2008年開始,也不過大約4年的時間,呵呵。不過感謝你的忠告,已經收到了。

    你的忠告在法斯科「論期望」的短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0II4X4SC5U這部已有不錯的解答,可以參考看看。有沒有成功,會不會受到支持我想都不會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否則他早就放棄了,不會堅持至今,就這點精神而言,是值得學習的,至於別人怎麼想,相信他早就超越這些無謂的擔憂。
  • 這有點偏掉,可是我還是建議所有人都看一下ZM的電影,這部片也影響著我,但不要盲從。要有自己想法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8/26 23:58

  • e lai ne
  • 缺乏外部刺激。如何讓意志在既有的層面進步?
    舉例朝鮮人民。
  • 同上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0/14 09:06

  • e lai ne
  • 缺乏外部刺激。如何讓意志在既有的層面進步?
    舉例朝鮮人民。
  • 精英式民主最差的例子就是北韓,最好的例子是北歐;這些國家不缺外部刺激啊,但我建議將票票等值拿掉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0/14 09:06

  • elaine
  • 群眾,如果沒有受到來自外部各種資訊,刺激他們如何在自有層面升級。
    或者,進度很慢吧!
  • 進步來自內、外部環境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0/22 00:05

  • elaine
  • zm我看完後思索良久。
    感覺我們可以大膽假設,細心求證。
    陰謀論的假設一下。中國拿著巨大債權,現在來搞貨幣統一,作為華人至少時間段上感覺不妥。
    但也應有放眼世界的眼光;和預測吧!
  • 或許是俄羅斯的部份,因為這些人常上RT這節目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0/22 00:05

  • elaine
  • #3
    等他內爆;如果是這樣當然最理想。但怕來不及了。
    不死到臨頭,怎會坐下談判。但那時已晚。
  • 世界經濟很有可能在近期中內爆,屆時就是一個機會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0/22 00:04

  • 您的暱稱 ...
  • 精英制也許是可行的。至少現在來說。
    事實只有二成人是聰明人。八成人都是盲目的。股票市場就是個好例子。
    但是誰保證精英的品德以及永續性?
    用何體制方法實現保證它
  • 需要至少10~20%的critical mass的菁英握有實權,其他的盲從群眾就會fall into place。至於這10%菁英的定義,有很嚴謹的條件,我有時間會在闡述。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0/22 00:02

  • 訪客
  • 大師所說內爆後的機會;
    是一個重建新世界如zm的機會嗎?
  • ZM是其中之一,但這個運動目前被沒有一個培養人才的有效機制,也沒有確實的治理功能在,應該比較屬於議題輸入源的其中之一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1/02 07:45

  • elaine pang
  • zm是一個無組織權勢的純民間團體,且此團體平均年齡較輕。團體特色可說是甘地翻版。和平絕對的和平;沒有所謂精英>策略>方式進行。只是用心完全淳樸的心。執而不著的默默耕耘喚醒沈睡的人群。此團體的成功與否似乎就建立在現今即得利益體系是否出錯,又好像在等老天爺安排。屬於被動的,但又不氣餒;這實在令人感動。如果說年輕人代表將來,那麼這將是最好的佐證。
  • 我的建議是,ZM可以參考,但盡量不要盲從。這只是一個運動而已。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1/11 08:36

  • 回復樓上a意識與物質同樣升級才管用。
  • 這樣說吧:空虛是意識的覺醒,但空虛是否一定建立在物質後而有?未必。
    佛祖是因為充裕的物質而覺醒嗎?如果是。那麼跟隨他理念的人群都是充裕的物質嗎?
    為何有些人意識會覺醒,而有些人又不會。?在我看來這取決於你是否屬於逃避困苦的人。對於一個逃避性人格的人來說;豐富的物質只會令他沈溺其中,永不在意識層面覺醒。
    意識覺醒有時會在極微小的層面實現,比如失戀、生意失敗,炒股輸錢,離婚,親人生亡。等等。
    zm是科技升級,同物質意識不同。
  • 回的極好!!讚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11/11 0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