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3april  

就在我寫完柏拉圖一文後,一位老網友MTL與一位新網友Ruby對那篇文章有些許的質疑,M兄採一貫式的『不給大師好過』策略,敦促我解釋為何菁英式民主比較有效,又為何所謂的『菁英』們,可擁有較多的投票權;Ruby妹則對於『差異化民主』有些許的認同,惟亦覺得些許的不妥,我想在這篇大概闡述我所謂的『菁英式民主』是啥碗糕。

菁英一字,自從德國希特勒這小子在二次大戰給亂搞後,就被冠上許多罵名,原本『菁英』二字其英文為Elite,意指在某些領域內有卓越見解與表現的族群;這個原意所代表的是對人類利益有傑出貢獻、對社會發展有長遠助益、對族群和諧能提供遠見的人。這與納粹亞利安的種族至上論完全相反,甚至亞利安裔根本不是白人,各位知道他們是什麼顏色的皮膚嗎?對,是黑皮膚,因為亞利安人是印度人的老祖宗。

如果尼采還活著,應該很後悔他的『超人』(Ubermensch)構思被希特勒給抄襲去,因為尼老所說的超人與專門壓迫人的納粹高貴種族論完全不同,尼采的高貴人種是一個對自己的卓越有極大投資的人,超人的價值觀超越善與惡,是個人意志力的極大化,像貝多芬就是一例。但不是壓迫其他人種的種族優越主義,尼采甚至很討厭他的德國同胞,認為他們過度庸俗。

uber  

但是我認為在尼采的價值中,超人觀念還是有一些暴力性質在內,因為除了貝多芬外,尼采另外崇拜的對象是拿破崙與華格納,後者用音樂讚揚德國與戰爭精神,且又被希特勒搞來表揚。我想比較好的例子是像甘地、達賴、金恩博士、特瑞沙修女、羅伯甘迺迪(甘迺迪的弟弟,我不喜歡哥哥)等人,這些人的特質,並不參有壓迫他人的暴力傾向在。

在此,我想介紹兩種觀念,一為壓迫式菁英主義(repressive elitism),另一為包括式菁英主義(inclusive elitism);前者使用暴力、金錢、文宣、洗腦等技倆操弄社會,剝削物質世界。一般而言,二戰前的西方世界喜歡在彼此間使用暴力擴張勢力,現在則喜歡施加在未開發地區上;金錢則是西方世界,外加新興國家大企業的工具;文宣則是政府與企業常搞的妖言惑眾之道;猶如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所云:『極權主義國家控制人民用棒子,民主主義則是靠謊言』

democracy2    polyp_cartoon_WTO_democracy

而包括式菁英則屬甘地之流,這些菁英的權力系統雖然也有垂直性的價值取向;畢竟,甘地擁有法學博士、金恩擁有神學博士、羅伯甘迺迪是哈佛博士,達賴與特瑞沙修女亦不遑多讓;他們都非庸才,但不屬壓迫式的菁英;在未來,我希望政府是由這些包括式菁英掌政。

但問題來了,這些菁英很幸運,是在許多歷史的偶然中擠上舞台,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菁英,就因為缺乏領袖型特質與財力背景,就被這個制度與系統排擠掉了。你知道選個舉要花多少錢嗎?要拍多少馬屁?逼自己親多少小孩嗎?一般有風骨、有品味、有自尊、有格調的人,才不會跟著一堆崇拜權力的人去爭,這就是目前民粹式民主的悲哀,因為我們常常選出一些重鹹的政客,或是臉蛋好的繡花枕頭。

在此,我要介紹一位美國哲學家肯恩偉伯(Ken Wilber);他做過調查,提出人類大概分為6級的意識級距,前5級的意識階級皆認為自己的標準是唯一正確的,所以會堅持己見,排斥及壓迫他人,社會的紛爭也就隨著擴大。而要使社會更和諧,並邁入下個里程碑,是需第6層的整合(integral)意識階層的人掌政,但很可惜的目前跨至第6級的人口不到5%,所以要其他95%的較差等級人民選出真正對社會有益的政治家,困難度可見一斑。

1. Archaic 原始(人口比:10%)、2. Magic 魔術(20%)、3. Mythic 神話(30%)、4. Rational 理性(20%)、5. Pluralist 多元(15%)、6.  Integral 整合(5%)

6a00d83452841469e200e553be896d8833-640wi     

說白話點,社會上有約95%的人,依然相信外星人捅屁眼、巫毒娃娃、父權上帝、玉皇大帝、達爾文競爭論、華爾街金錢遊戲、嬉皮主義;這些都是尚未演化完備的人類階段;試想叫這些95%的非整合型人口,使用票票等值式的民主,會選出什麼樣的領導人?在一個僅有兩大黨,3大電信公司,卻有10幾種咖啡口味的國家中,你真以為你有自由嗎?我們的民主僅止於在5種不同糖份的飲料中,挑選含塑化劑的珍奶。你的自由是假象!!

看看希臘,這個古老大國為了不想過苦日子,選出一堆極端政黨,國家信用評級一直被標到垃圾等級,無法在國際資本市場借貸(才剛寫完,睡一覺起來後,發現這個民選出來的極端政黨,在政論節目因不滿兩位女性言論,三巴掌給她掀過去順便加一杯水如下);陳水扁呢?盧泰愚呢?小布希呢?各位知道,希特勒、墨索里尼、與拿破崙等人,都是靠票票等值的民主制度給拱出來的喔。要不要在想一下我們真承受得了齊頭式民主嗎?

         圖說:希臘極右派政黨Golden Dawn,不但在領導人發表言論要記者罰站,還很會打女人,這些都是選民一人一票選出的貨色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相關文章:

民主是好東西嗎? 大師論柏拉圖

台灣真的配民主嗎? 福山之歷史尚未終結

現代民主國家機器運作與台灣民主亂象 ─中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留言列表 (33)

發表留言
  • anonymous
  • 你的文章都有條理
    但我懷疑對台灣的社會,尤其草根這塊,有多大的影響力
    實務面的做法提得出來嗎?可行性有多少?已經行動了沒?認同你的人要如何實際支持你?還是仍然停留在坐而言的階段?
    你說你這顆腦袋就抵別人5張選票,那你的腦袋想出讓這種制度更早一點落實到台灣這片土地的辦法沒有?
    如果以上所有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那麼恕我直言,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活在自己的夢中,如此而已
    Doer or Talker,你想當哪一個?你更尊敬哪一個?

    不過你的文章畢竟是很不錯的,我只是個看了兩個月的讀者,一時有感而發,若有冒犯,請你原諒
  • 草根的意識絕對不會接受,因為那屬於95%中的前40%的部份。
    所以一般而言,你要跟他們講故事,很像在哄小孩一樣,其實,
    這就是目前狡猾的政客常說搞得策略,像愛台灣、拼經濟、要公平、救台灣
    、國際觀等等,一堆沒有意義的文字遊戲,可是一般人喜歡聽。
    一個有意識的領導人,會將一樣的話術,用於好的方向,所以柏拉圖
    才說要哲學家皇帝,因為靠制度沒辦法。在外表上,好人與壞人都是
    採同一方式。

    至於要如何作,說實話,我才剛脫離卡奴階段,我根本不知道要該如何作
    ,我能做的,就是將每天洗澡、如廁、走路、吃飯、被老闆凹、被老婆罵
    時所想的東西,全把它寫下,剩下的,就給老天處理囉。

    accrcw75 於 2012/06/08 17:37 回覆

  • 圓兒
  • 認同你的人要如何實際支持你?還是仍然停留在坐而言的階段?
    -------------------------------
    認同的人..自然會在臉書或是其它平台分享這篇文章...
    在生活中與他人閒談時...也可以分享這些見聞....
    思想是會擴展的....

    台灣目前的情況不也是"民粹意識治國"嗎....
    政策要推行或改革都困難重重..
    "共識=共業"~~~~
    可見得"意識"..思想.....才是提升全民素質"根"~~~
    否則再多明明有益的"方案"或"制度"....也會被"無知"給推翻...
  • 我則比較謹慎一點,一旦發現自己『認同』某人時,你內在的警鈴就要開始響起了,
    我為何要認同他?他為什麼要寫那麼多東西要我認同?

    當你分析一堆所謂『認同』的程序時,會發現自己在內部在進行一個內戰,
    因為所有外在的問題,都會回歸到自己內在的懷疑。超越這心靈的內戰,才是真正
    的學習,『王大師』只是個唬人的工具而已。

    至於民粹,雖然很差,可是還是比威權好

    accrcw75 於 2012/06/08 17:43 回覆

  • 小凡
  • 一個國家的愚民夠多時,就可以形成愚民政治,這也是民主...
  • 所以民主就是自作自受。

    accrcw75 於 2012/06/08 17:45 回覆

  • mtl
  • 大師這種心態在英文有個詞叫 Illusory superiority,認為自己會屬於好的那一半,那些愚民不能跟我一樣洞燭機先,有他們參予的決定也是壞的

    http://en.wikipedia.org/wiki/Illusory_superiority

    1981 年研究指出 93% 的美國駕駛人認為自己駕駛習慣比一半的人優良,1986 年類似研究得出 80% 的數據
  • 對耶,阿潔就是常常如此形容我。

    哈哈,終於找到我的病因了

    accrcw75 於 2012/06/08 17:47 回覆

  • 杜詩飲
  • 看了大師以上的言論,我個人認為極有道理!
    但這理論會演生另一種爭議~5%是誰來認定?怎麼認定?

    就如同5樓格友所舉的駕駛人例子!

    這個問題在5啪菁英執政之前,可能就先吵翻天~

    還是~大師心裡已有想法?
  • 回答人類演化是如何分佈,以及菁英是如何調查到的問題,主要是以民調與訪談方式進行,Wilber與Graves、Kegan等人,在對照人類學家Jean Gebser等人的研究後,作大量的田野訪查,對受訪者提出一系列問題,像你支不支持越戰?原因是什麼?是因為正義與原則因素,還是不想死;在綜合這些答案後,再使用Wilber 的AQAL模型歸類。有點複雜,我會再未來有時間時,另闢一篇文章祥談,很有趣。

    accrcw75 於 2012/06/08 17:49 回覆

  • ruby
  • 支持 不支持 懷疑者都有 這就是網路生態 我是屬於後者啦
    不管如何 我還是支持你的部落格 繼續寫呦
    你的文章能讓我思考很多事
  • 這就是我的目的,有個禪師曾說過:『在我講話時,不要聽字,要聽字後的寂靜。』

    accrcw75 於 2012/06/08 17:52 回覆

  • mtl
  • 我總感覺碰到我挑戰你就直接倒地數十秒,跟其他認同你的就侃侃而談,太不給面子了,有我挑戰是你的福氣呀,活在別人掌聲中你無法提升,被擊倒後才會思考自己哪裡不足
    菁英階級就是希望低層人專門生產,不要過問如何分配成果,自己可以搞無本生意,然後基於人的私心,這些菁英希望永遠維持這樣,修改遊戲規則方便將統治權傳給他們子孫,你理論中這麼大的洞,何時補一補啊?
    民主本來就是邊住邊修的房子,懶得或不知道如何自己修理的人,只有監牢適合他們
  • 好啦,就給你面子啦。

    也就是因為民主是邊住邊修的房子,所以我propose "elitism democracy",這跟吾兄的認知沒有衝突阿,其實你所批判的『精英』,跟我所撻伐精英,是同樣的一夥人。

    所以我一直悃擾你為何一直鬼打牆。感覺你卡住的地方彷彿是我曾說過我一人頂3人票,明眼人都應該知道我在開玩笑,吾兄還一直記陳年往事;真佩服。如果覺得我無聊,就不要對應我的無知就好了嗎。

    我在重申一次,我不反對民主,你反而可以在我多篇文章見到我提民主不夠,不夠的原因不是人民擁有的票數不夠,那是統治階級給你的障眼法;很像變魔術時,魔術師一直叫你檢查帽子裡沒兔子,但問題是,兔子根本不在帽子內。他早將他藏在別的地方。他是要轉移你注意。

    民主問題不在票數不公,而是選舉的機制不善,人民可接收到的資訊不明,投票人也不瞭解選舉議題實質內容。像證所稅後面的機制,為何一直不通過,沒人討論其實富人不怕你課稅,但怕財富露餡,大家就知道誰有錢,財富從何而來;那個相對剝奪敢很可怕。而且證所稅過,代表有實質意義的土地稅也要來囉!有錢人一定在劈劈剉!!所以要阻撓。

    老百姓不能被教育到這些『民主-資本體系』濫權的眉角,所以證所稅成了民粹議題,連不買股票的人,都跟著反對,不覺得很奇怪嗎?同樣的議題邏輯也可以複製到軍購、美牛、油電、民營化、二次金改、產業創新條例等,有哪個小老百姓願意在下班後,躲在房間中,一一的檢討每件攸關他們利益的議題,很少,可是每個人都要投票。且票數都是1。

    這就形成現代選舉制度的雙重障礙,上到下的機制以企業利益為考量,下到上的機制僅關心聳動議題,所以就遭媒體階級的濫用,所以我認為我們離真正的民主還有很長一段路,因為真正的民主,意謂投票人具有informed choice. 然後......拜託不要在提我可以底3張票了,我真的沒有牛,要牛,你可以找天狼兄要......

    accrcw75 於 2012/06/09 13:54 回覆

  • mtl
  • 你還是沒回答問題,如果菁英階級想要永遠維持他們子孫的優勢,你的系統怎麼解決? 請神容易送神難,他們一人三張票,普通人一人一張,也就是說 26% 的可以勝過 74% 的,然後用這種優勢替自己減稅加福利,送子女出國,繼續掌握資訊控制權,讓愚民隨著他們起舞
    用博士內閣打爆你是因為這些都是不需選票,哈佛博士驅長自己找來的"菁英",立法院是他們的橡皮圖章,結果呢? 一年多就因八八風災垮台,新一代博士內閣第一個月已經陣亡一個偽造公文的 615,沒有媒體掩護的菁英是砧板肉,老小蔣時代順利是因為有媒體掩護跟國大,立法院兩個橡皮圖章
    再來就是誰決定誰是菁英問題,你用大埔阿媽講 ECFA 來說這群人什麼也不懂,我很好奇讓陳樹菊來講會差到哪裡? 證嚴星雲能有什麼高見? 後面那些人好像都是你舉例的菁英?
    共產主義勾畫的世界比你還美,結果每個共產國家都照著動物農莊的劇本演,你的菁英統治也必然會向寡頭政治,貴族政治行進,台灣才從那裡走出來咧!
    延伸我自己民主是邊住邊修的房子,可以找專業水電工來修,但是自己連一點知識都不想學,那人必定會佔你便宜,製造出問題好修,浮報價格,還會講其他師傅的壞話,他的價格最低服務最好,你提倡主張的危險就是讓人民以為天塌下來有這群菁英頂著,自己不用去思考,或認為自己思考也沒用而政治冷感
    你自稱值三張票是笑話? 那我真抱歉了,因為有時你寫的整篇都像笑話(some good),很難區分哪些是認真的
  • 所以要有一個機制斷定這些人確實是菁英,或是意識比較先進,其實我認為我們科技有一天會發明一項產品,就是可以掃描大腦電波的振幅,以確定意識高低。

    像在禪定中,一個人的腦波可以從beta波,跳入alpha中,這些人的大腦比較平靜,比較祥和,不會動不動就找人麻煩,壓迫他人,這些就是好候選人,當然在加上EQ、IQ、SQ等測驗,我相信,在未來幾十年內,斷定一個人的演化級數應該會成為一門科學,甚至產業。

    Alpha波高的人,可以享有更高投票基數、EQ、IQ、SQ或特殊技能可以享有加權。

    屆時我的菁英式民主,就能結合實用的know-how了

    accrcw75 於 2012/06/09 23:37 回覆

  • aazon
  •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B%85%E5%88%A9%E5%AE%89%E4%BA%BA 亞利安人和印度當時土著結合才有現在的印度人喔! 亞利安人種本身是白人
  • 如果你查這篇的英文原文,會發現他指印度-伊朗這波的亞利安人是目前西歐人的祖先。而且這個族裔的人使用梵語(Sanskrit),也是印度語系,由此可見誰為先、誰為後

    the "Aryan race" was defined as the subgroup of the Caucasian (or Europid) race consisting of the native speakers of Indo-European languages descended from the original Proto-Indo-Europeans, that in modern times reside in Northern India, Sri Lanka, Maldives, Pakistan, Gujarat, Maharashtra, Eastern India, Bangladesh, Nepal, Northeast India, Europe, Asian Russia, Anglo-America, Quebec, Southern South America, South Africa,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Armenia, Iran, and in Afghanistan and Tadzhikistan, .[10]

    Models of the Indo-Aryan migration discuss scenarios of prehistoric migrations of the early Indo-Aryans to their historically attested areas of settlement in the northwest of the Indian subcontinent and from there further across all of North India. Claims of Indo-Aryan migration are primarily drawn from linguistic[18] evidence but also from a multitude of data stemming from genetics,[19](although more recent genetic studies cast doubt on the certitude of earlier claims),[20] Vedic religion, rituals, poetics as well as some aspects of social organization and chariot technology.

    accrcw75 於 2012/06/09 23:47 回覆

  • mtl
  • 哈哈哈,你的回覆也是講笑話吧? 不管我問什麼問題,你都只講你想講的
    還是你現在很 high? 我不知道台灣已經大麻合法化了,那不打擾你 high 了
  • 加油!!

    accrcw75 於 2012/06/10 09:31 回覆

  • 國奎 曾
  • 大師啊,最近有則新聞不知您有何看法?就是台北地院審判長李英豪壯告台大外科醫師胡瑞恆(http://0rz.tw/Pg4Z2)。

    看看選出希臘極右派政黨的人民、以及那些反證所稅的財團立委,根據巴菲特指標,台股目前指數尚在泡沫化疑慮的範圍內,再回頭看看最近社會的新聞。雖沒辦法像大師引經據典、脈絡清晰地弄完一篇文章。

    不過,我的想法是,「眼下社會是不永續的」,就是這些掌握權力的人,沒有觀照自身施行力量時,對全局的通盤影響。然後,所謂社會關係的連結,也是透過一層又一層的奴役制度,建立起來的。

    在電影《駭客任務第三部:最終戰役》片尾,史密斯對尼歐說,「你認為繼續打下去有何意義嗎?除了你自身的存活。或者你是為了其他理想奮戰,和平?真理?愛?人們為了掩飾存在本身是無意義的,所以才會發明“愛”這種東西。」

    奧修在《脈輪能量書》(生命潛能出版)曾提及七個脈輪和七種身的概念,照記憶所及由最下層開始列出:食慾、性慾、情緒、理性、愛... 後面兩個忘記了。所以,若是一個社會由停留在前三個脈輪的人掌控,免不了的是充斥感官享樂和情緒化回應的輿論。這就是本篇您想要傳達的吧?不過依據奧修的說法,修練到第五層脈輪,這個人就足以到達開悟、並脫離輪迴了。

    有個故事是這樣說的,盤古開天闢地之初,造物者派了兩個使者來到地表上,分別是「真理」與「醜陋」。他們來到河邊洗澡,醜陋趁不注意時,披上真理的外衣逃跑了,真理只好披上醜陋的外衣,持續尋找醜陋的下落。

    在《時代精神》紀錄片,我曾和翻譯上傳的人通信辯論,眼下的麻煩大多起自於人類自身意識的不覺察,而非起自於貨幣制度和人造匱乏。換言之,大多數人們由於自身的不作為,其他人才有建立剝削制度的空間。

    此外,剝削者的甜蜜之處在於,他會持續催眠群眾,像是物質承諾、先享受後付款,有我們在你能夠感到安心,所以在持續剝削的過程中,由於因果之間存在著時間遞延,他總是能夠受到群眾的歡迎──猶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實現。

    相較之下,那些試圖喚醒群眾的人,諸如被丟石頭的佛陀、被刺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或是被下毒的奧修。看起來則不是這麼地可愛,甚至應該被刻意忽略。他們不是被對立面掌權者所刺死的,背後的真正動力來自於無知的群眾。

    就精神高度而言,我認為始終是「開悟者 >>>>>> 掌權者 > 群眾」,無知群眾的廣泛度,決定了掌權者運用手段的程度,並在一定程度上迫害那些精神上有可能持續成長的個體。

    因此,那些試圖喚醒群眾的人,遲早會發現,他們首先會被試圖拯救的群眾忽略、接著被吐口水,然後支持他們的人,亦會加諸未能實現的理想,以空泛無力的廉價支持(加油喔!)為號召。最後受到掌權者的注意──或遭殺害,或遭制度吸收,像是迫害基督最深的人,後來亦為基督教的創建者,後來並以宗教為名發動戰爭。

    在列寧當政的早期,本著社會主義無產階級的理想,他們曾試圖廢除婚姻制度。也就是夫妻任何一方,可以不必徵求對方的同意、不必經過任何程序,就解除雙方的婚姻關係。結果社會出現了大動亂,無數婦女、兒童受害,並直接危及蘇維埃統治的合法性,後來倉促取消了。

    換言之,人們能夠承受自由、或者受奴役的程度,和自身的意識高低直接相關,制度只是隨之而來的副產物。兩者之間是相對且互相扶持。

    這正是我試圖告訴 sydndf(《時代精神》翻譯上傳者)的概念,目前的奴役制度(貨幣、教育)乃是根據人類最低意識水平所設計。如果人們能在自己身上投入關注(內觀、漸悟),那麼奴役將頓時消失。重點仍是在個體自身。

    最後,那些乘著尼采超人階梯持續上升的人,會發現自己面臨兩種選擇:要麼就以催眠剝削群眾為己任並獲得愛戴,並將時間滯延的後果丟給後人處理,例如只顧自己當濫好人的康熙。要麼就試圖喚醒群眾,然後被相同一群人丟石頭,像是得罪一堆人還過勞死、為乾隆治世奠下基礎的雍正。

    如果群眾總是是非不分,憑著感情用事來決定的話,可以想見選擇當剝削者還受人歡迎的超人們會愈來愈多。孫運璿辭世後,兒女還要忙著找下個租屋的地點;某位前總統貪污上億美金,還是有人盲目相挺。兩相比較,孰者為優?

    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了...... 最近看到一則奧修講解、很有見地的文章,鄔斯賓斯基寫的《人類未來心理學》,看了看發覺這跟禪宗觀照自身的內在思維,並獲得了悟很相像。大師或許能用不同的角度來審視之。

    http://0rz.tw/gMnl6
  • 國奎 曾
  • 喔忘了補上一句,大師沒想過出本書嗎?
  • 國奎 曾
  • 剛把文章再看一次,有些想法想再跟大師討教一番。

    尼采曾說,他這輩子見到最美麗的畫面,是看到一群軍隊在陽光下踢正步,刺槍的刀尖閃閃發亮,而軍靴整齊劃一的聲音也讓他感動莫名。這個人後來瘋了,或許這讓大家鬆了口氣,不然他可能會帶來更多災難。

    在《愛、自由與單獨》奧修將《法句經》闡述成,「愛你自己,然後觀照,今天、明天、永遠」。許多存在主義哲學家後來發瘋,或許都是因為沒有領略第一步。

    尼采會發瘋總讓我想到男性思維對「建構系統」的本能化執著,亦即面對不瞭解的事物,只要將它拆分成數個可處理的零件,了解後在重組即可,也就是牛頓齒輪式的世界觀。

    打個簡單的比方,尼采在自我觀照的應用中,忽略了“愛自己”的第一步,強行將精神分拆離的過程中,對自己施予了極大的暴力,雖然在過程中也產生了些許洞見,不過付出的代價更大。即使擁有庖丁解牛的技術,但也改變不了牛已經失去生命的事實。

    總而言之,尼采先對自己施行了暴力,之後他才能向所有人施行暴力。另外一點則是,若不具備將尼采龐大思想區分為 99.9% 的無稽之談與 0.1% 的洞見,這樣的意識高度,對個人來說將是危險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所以之後才轉向較為通俗的奧修,至少快睡著時還有一堆黃色笑話可看。

    Discovery Channel 最近推出一個節目《運動大實驗》,其中一個片段是測試施打腎上腺素,是否會增加拳擊手的出拳力道。

    第一階段,測試拳擊手在正常狀態下的出拳,600 磅。

    第二階段,找來拳擊手的教練,教練要他回想上次比賽失敗的經歷,並要他儘可能地憤怒,這次達到了 800 磅。

    第三階段,幫拳擊手施打腎上腺素,拳擊手對車禍用假人出了數拳後,不自主地呈現悲傷流淚的狀態,出拳只有 700 磅。

    暴力不僅傷害他人,同時也對心靈具有相當的危險性。特別是當暴力化作哲學與思想的形式傳遞。

    換言之,哲學裡某些片片段段的思想,雖能帶來確定與智性上的滿足感,但卻是以局部可帶來優化、整體則邁向侷限的後果為前提。簡單舉個例子,物理題庫或許能幫助高中生高分考上台大,卻會扼殺發現新事物的好奇、觀察與享受過程中的不確定性。

    哲學只是一種表述洞見的工具,如同工程數學之於建造橋樑的用途;卻不該置於凌駕心識的階段。心是主人,頭腦只是工具。或許這也是《法句經》強調的,「先愛你自己,然後才去觀照」。唯有改變自身意識,世界就會瞬間因此而不同。

    有一種說法是,女人能夠生出帶有生命力的孩子,男人為此感到自卑,於是逃入建構知識與系統體系的思維裡──對此我表示同意。
  • 吾兄您的回覆實在太精闢,太深入了,我的文章就希望能拋磚引玉,吸引如此的思辨。您介意我在時間比較充裕時,將您的回覆,綜合我想回覆的部份,合併成一個新文,放在小弟的blog內嗎?

    至於出書的部份,當然有想過,誰不想出書,只是我有預感,我的內容,市場接受度不高,第二,我也沒有門路;此外,我自己寫的也蠻自得其樂的,我願意在上了一整天折騰人的班後,熬夜至凌晨就為了能將我的看法訴諸文字,這樣就夠了,anything more would be great dessert.

    accrcw75 於 2012/06/10 09:38 回覆

  • PEI
  • 個人的一點淺見:

    近代世界各國眼見於西方國家的強盛,為求圖強之道,自然大量學習模仿西方國家的技術、思想、制度等…(所謂的〝現代化〞)

    而現在這些富強的西方國家也幾乎都是民主國家,也因此讓許多人產生『民主是國家富強之道』的錯覺,認為唯有學習西方的民主制度才能夠為國家帶來根本的進步與繁榮…

    但我覺得這種認知是倒果為因,應該是『富強是國家民主之道』比較接近真實的狀況,也就是說當你的國家夠富強的時候才玩得起〝民主〞

    民主本來就很容易流於民粹、空轉、內耗。西方國家強盛的關鍵也不是在於民主,而是伴隨著航海技術成熟的殖民主義以及後來的工業革命。

    因為西方國家在工業技術、經濟上凌駕於世界諸國,因此他們經得起這種內耗與空轉的制度,因為其他國家還在後頭苦苦的追趕你們,你們還可以慢慢〝玩〞很久。

    但對開發中國家而言,如果在基礎建設還尚未步上軌道之前就先有民主,很可能會因為國內各種意見的分歧、互相的牽制、內鬥,造成推行建設、政策的困難,國家方向走三步退兩步,甚至停滯不前。

    相反的,集權式的開發中國家反而比較能夠大刀闊斧的建設與改革,面對瞬息萬變的國際局勢也能夠當機立斷採行因應對策,不受國內不同聲音的牽制或綁架,即便在發展途中有些許的挫敗,只要是大方向正確,還是能漸漸的看到進步的成果。
    (以上兩種例子可以參考印度和中國)

    話說台灣基礎建設進展最快的時候也是由蔣經國領導的威權時代,台灣的經濟奇蹟也是有賴於當時打下的基礎,反倒是進入民主深化的李、扁時期,台灣的發展逐漸陷入停滯…
  • 民主本身其實與資本主義並沒有直接關聯,甚至民主要得是精神上的東西,資本制度要得是物質享受,所以在大陸這個集權國家,也是可以實施資本主義。但民主不同,民主要得是意識的升級。在我們目前民主1.0的制度中,很不幸的,常跟資本1.0配合在一起,所以希望能夠躍入民主-資本 2.0,我稱作菁英-永續制度。

    accrcw75 於 2012/06/23 00:34 回覆

  • 訪客
  • 一般會發生的問題,古人早就大致解決了。現代人是因為科技進步,物質生活允許搞怪。不然所謂的「民主」實施幾年就垮了,自然不會有這種逆流。

    如果你爸爸有錢,你可以搞怪過一生。如果你爸爸沒錢,你就只能過一輩子平庸的生活,希望自己能活下去。民主就是在科技進步,可以供應源源不絕可以浪費的資源之下產生的卑劣制度。民主就是剝削自然,更不可能永續。

    古希臘民主有「民」嗎?窮人、奴隸、家眷能投票嗎?

    就連最早的美國民主,也只讓有田產的白人男性投票。黑人和女人是最近多少年才「爭取」來的。

    結果美國幾個黑人都市是不是比非洲還糟糕?

    所以民主根本是個笑話。沒有科技供他們揮霍,人早就餓死了。

    領社會福利的有資格投票嗎?選誰?選福利給最多的候選人嗎?

    有件事現在就能做。就是叫每個選民投票後發個twitter,告訴後代子孫他投票給xxx的原因是什麼。不准講敵對候選人的缺點。只能講自己選擇候選人的優點。

    若干年後,當人們用人工智慧加統計軟體把幾百萬個理由整理出來以後,自然會發現選民是選假的。

    現代選舉根本不該有秘密投票這回事。所有選舉都該是記名投票。

    如果是五五波,贏家殺不了輸家。

    如果是一面倒,輸家就算受到全面迫害,也是他們自己笨。

    責任政治當然是說選民選錯要受處罰。

    我們也可以用競標方式選舉。你支持A,就丟錢進去。比誰的錢多誰就當選。A當選以後,就用這個錢當國庫。支持B的就把錢領回去。這才是真的責任政治。

    我們也可以抽籤選兩個人當選民。只有兩票決定總統。這兩個人就花一年時間聽社會的意見,接見候選人,最後用一致決選出總統並且附上理由。給我一張白紙都可以。我要你給我理由。

    我要選誰當總統,連當面見他,問他幾個問題都不行嗎?這算啥選舉啊?企業僱用小職員都還要面談。千千萬萬選民卻不能面談自己的候選人?

    兩票一致決的優點是誰都不能把選壞了的責任推給另一個選民。

    別人沒選舉權,剛好就能過幸福快樂的生活。

    秘密、平等、全民投票剛好就是最下賤的制度。

    就是因為對政客有利,政客才會捍衛民主。
  • 這種認知,在台灣會浸豬籠;但我認為是正確的,但我還是相信民主,但並非票票等值。

    accrcw75 於 2013/03/19 12:05 回覆

  • 訪客
  • 納粹黨應該沒說錯。他們主張自己的種族最優越。這才是他們的主張。

    如果亞利安裔在學術上是另一個種族,納粹黨只是把自己的名字說錯而已。如果你找出一個真的亞利安人給納粹黨看。他們應該不會說那個黑皮膚的人是最優越的種族。他們會辯說自己才是亞利安人,或者替自己的種族取個新名字。

    至於納粹黨的種族是否真的是最高貴的人種那是另一個問題。

    也許世界上真的沒有最高貴的人種。但是有不適合自治的族群倒是真的。
  • 這也是一種畸形的信仰

    accrcw75 於 2013/03/19 12:04 回覆

  • ypeng
  • 菁英主義只是獨裁的現代藉口啦 選出來的政府不好 選民自己承受 好與壞的判斷是主觀的 剝奪笨蛋們的判斷權力 下一個被剝奪判斷權力的難道不會是大師您呢
  • 不會

    accrcw75 於 2013/04/20 00:44 回覆

  • 悄悄話
  • 黃俊翔
  • 王大師說:民主已失敗!擁抱菁英主義吧!
    那王大師更應該支持共濟會!
    因為共濟會就是精英,精英就是共濟會!
    共濟會萬歲!
  • guest
  • 「陳水扁呢?盧泰愚呢?小布希呢?各位知道,希特勒、墨索里尼、與拿破崙等人,都是靠票票等值的民主制度給拱出來的喔。」

    請解釋:為何獨漏「現在」正在小丑劇場表演的馬英九?
  • 訪客
  • 菁英不會因強大的利益或威脅而轉變立場?
    前兩者都無效的情形下,
    美國怎樣對付獵物國裡那些不聽說的菁英你又不是不知道。

    黃禍一書裡的倒金字塔民主還有趣些,
    至少有點兒創意成份。
  • 石璨華
  • 終於看到有人能用具有說服力的方式表達出這個盲點了
    我個人是頗支持台灣目前要轉為菁英模式
    因為普遍大眾並不具有相當的理性水準去實現票票等值的真正民主
    再加上高層的利益互鬥或操弄,所謂的民主根本只是個美麗的假象
    一個國家的政體並非就是要民主才是最好,而是要看國家的屬性和人民的訴求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國共內戰會是共產黨勝利,可是近幾十年大陸人民卻又開始追求民主
    國家就好像家長,人民就好像小孩子
    小孩子不懂事時就是得要用強制力甚至是些微的暴力來管教,但是當他各方面都已逐漸成熟而變得明理時,我們才能用所謂高尚的,自由的方式與其共處,然後最終達到互利互重的理想結果
    如果再激進一些,我甚至認為應該要把士農工商各種領域的人區分族群後再來擬定投票機制,以求得"真實的平衡互利"的結果

    對於此時大多時只充滿激情與憤慨的台灣,相信此時這麼做是利大於弊,可待各方素質發展成熟後再轉型為民主才能實現真民主
    否則在位者和人民的矛盾只會不斷擴大,與其如此惡化,不如以激進一點的方式先突破目前的困境,待百廢興建後國富兵強文治鼎盛時再來思考要如何實現自由平等

    只是菁英政治自然也有其利弊,但只要有心研擬最適當的策略和制度,對於人才輩出的台灣又是有何難事?

    從小到大,看到的台灣一直在走下坡,鄰國卻是逐漸強盛,即使我還只是個學生也不禁有些憂心...
  • 舉雙手贊成華兄!講的非常好

    accrcw75 於 2013/10/20 09:22 回覆

  • 訪客
  • 選出菁英的標準不管如何,若是被有心人士利用,只會淪為獨裁的工具
  • 精英最好不要用選的,至少不能給烏合大眾選。

    accrcw75 於 2013/10/25 07:44 回覆

  • 讀者
  • 如果精英不要用選的,那他上台的機會只有兩個:

    1、民眾自我覺醒,唾棄現有君王,拱精英上台。
    2、精英用革命的手段,推翻現有君王,等上台之後再展現其抱負。但因為他在過程中還是必須運用權謀,所以心中那把尺要拿捏得很好。
  • 或是 3. 走李登輝模式

    accrcw75 於 2013/10/25 09:21 回覆

  • 訪客
  • 用這個標準來界定精英或許不錯

    不動地菩薩

    不過世界上真的有存在嗎?
  • 嘉仔
  • 作者所說的精英論是個不切實際的空泛論調,人有私心為自己這是天性,而且古今中外,有多少因掌握權力而腐敗原善良內心的例子比比皆是,再加上每個人所站的角度和所處的立場不同,對待事物的看法就會不一樣,所謂的精英真的能幫你作最好的選擇嗎?應該學會提升自己的智識,自己去判斷是非,為自己為社會做最好的決定,不要再那麼輕易的受人愚弄,並為自己所做的選擇負責,因為事後的任何怨天由人都是無濟於事,你有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力,這才是自由民主不是嗎?
    另外亞利安人原是中亞好戰的印歐民族,是以外來侵略者身分到印度,為了要維持自身血統的高貴和統治者的優勢,避免與原居印度的土著混血,而發展出惡性昭章的種性制度,使生活於中下層階級人民,土著,奴隸難以翻身,一輩子受人奴役連後代子孫也難以逃脫這階層,以上這個史實與作者寫的論調完全不同,加上已看過作者回覆其他讀者類似問題,作者所回答的這段原文the "Aryan race" was defined as the subgroup of the Caucasian 其翻譯為“亞利安人種”被定義為白人的亞組,既然都說是"白白白"人了,又怎麼會變成原印度黑皮膚的土著呢?這點還請文章作者多加查證以導正視聽囉!
  • Wythe Wang
  •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
  • 明裕 高
  • 大師的論點一向精闢,唯獨這篇出了很大的紕漏,我完全認同少數精英作出的決策比一群愚民的信仰來的有效。但有個前提是精英是並不容易界定,再者精英也不會一直都沒錯,三年四年絕對夠把一個精英變成瘋子,如同希特勒發動世界大戰前也曾是數一數二的優秀領導人。把目前的社會亂象歸咎於人民白癡開始崇尚階級領導一半對一半也不對。
    個人認為社會的亂象總歸於相對多數的投票機制,這是可以提前預測並操作的結果。所以不斷的製造新聞在以民調的方式回收成果,自然可以得出製造敵人等於凝聚支持的最短路徑。我想大師對於此點應該比我更熟悉。
    所以要斷絕這種可預測的結果纔可能有平衡的社會,以人的角度去看可以將目前的相對多數制改為絕對多數。而絕對多數必須由投票者將候選人排序,依照各票第一順位排列首輪得票數名單。之後最後一名的候選人票數回收進行二次分配三次分配四次分配.....直到當選人確定為止。激進的候選人就算培養了足夠的腦殘粉,也會因為得罪多數人而被別人的第二第三選擇刷到出局。

    如果要更簡單則可使用差動投票的方法。每一個選民對每一個候選人都有一票可宣示贊同或反對,經由贊同票與反對票的總和也可以消除腦殘粉的影響。
    這兩種方法都可以讓選舉結果難以預測,那種譁眾取寵的作風反作用力反而會更大。當政客不能從旁門左道獲取好處的時候,自然一切都會回歸正途。即便不是精英領導也不會出太大的差錯。
  • 精油還可以推拿一下
  • mtl 真是大師的良師益友啊! 測智商的機器老早就有啦!

    http://blog.xuite.net/isakira/blog/59983586-%E8%AB%8B%E4%B8%8D%E8%A6%81%E6%8B%BF%E7%9F%B3%E9%A0%AD%E9%96%8B%E7%8E%A9%E7%AC%91

    這下子輕鬆了吧,所以總經理有9.2票,你我凡夫俗子,只得一票;至於卡奴,沒有投票權,這樣一來菁英們可以選擇Z>B的法案,通過卡奴利息增加為50%,來供養菁英的運作...

    順便回答21樓的疑問,石頭跟人類是有分別的,儘管一顆等於9.2票的價值不變,我們也沒辦法在邊修邊住的民主房子改建中,輕易搬除他,除非人要夠多一些!
  • 專門打你臉
  • 達爾文沒錯啊,你自然科有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