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gImage  

最近大家都在談歐洲變天,法國、希臘、德國、與義大利的全國或是地方選舉,清一色的由右轉左、或是由中轉極左;有些甚至由左轉神經病,像希臘,這個腦經有問題的國家,被債務搞瘋了,國會大選有7%的投票率,送給一個開記者會要逼大家罰站的新納粹黨黃金黎明(Golden Dawn);可是在這一堆有的沒的假變天中,有一個真擺爛的政權正孕育中,那就是台灣。

對不起,因為太久沒寫格了,壓抑一段時間,恐怕要將全球與台灣發生的事情全擠在這篇中爆發,我會講歐債、經濟模式、跟證所稅,請對其中單一議題有興趣者,耐心看完。那首先,先講法國吧!

這位希臘極右派的新納粹政黨,逼國際媒體要採訪記者會時,就要立正站好,哇靠!好大的官威,讓我想到金正日!這個政黨矢言要在邊境埋放地雷,炸死所有非法移民。屌!

在唬爛德,不是,是歐蘭德還沒贏得這次大選前,我跟同事阿桓兩扮演章魚哥,說這個愛吃蝸牛的唬爛國家,不可能變天。我之前說過,在一個人民直選的總統或雙首長制國家,一般都有『連任鐵律』,也就是說現任總統應該都會至少連任一次,有些不要臉的國家像俄羅斯,矮冬瓜普丁還連任3次;當然,他是走『技術不犯規』路線。但是薩科齊卻是在與德國鐵娘子梅克爾搞了個「梅科齊」(Merkozy)連線後,給趕出愛麗謝宮外。成為法國30幾年來,首位無法連任的總統。

這可非同小可,之前歐盟在經過不知多少次的峰會;籌資過多少次的紓困方案;舉行過多少次的公投;Call過多少次的歐巴馬;騷擾過多少次的胡錦濤;開過多少次的G2G7G8G20WBIMFBRICS年會;換過多少屆WBIMFECB行長;拉下多少個歐元區領袖;摘下多少個國家信評等級;經歷多少個佔領雅典示威;自殺過多少個小販老闆才得來的。好不容易在今年初定個『財政公約』、搞個歐洲金融穩定機制(EFSF)、籌劃1兆歐元的央行注資。

2011-11-24T122625Z_1315977415_GM1E7BO1L0Y01_RTRMADP_3_EUROZONE-762322

但是法國人民在6日的投票,至少在表面上看來,是將上述的成效,拿個打火機燒成灰燼,一切重來;可是投降要全不輸,那有這麼好的事。歐蘭德的政策是提倡『成長』模式,大師概細看了些,其中了無新意,像是制定歐洲投資銀行、增加就業率、促進內需等,可是有一個卻十分有趣,就是對富有階級課徵75%的稅。酷!有種!台灣最高稅率才40%。雖然我不大相信你敢做,但是這才是重點。

這要如何說?這就轉到第二個議題─經濟發展。在左派的經濟學中,大概存在著兩個主要的發展模式,一個是凱因斯學派,就是那個教你說『在長時間內,大家都會死翹翹』的那位,也就是小老弟克魯曼每天在歌功頌德的那位;另一個是結構主義學派,這個學派截長補短,沒有右派學說的放任企業胡搞,像奧地利學派的海耶克,他認為政府的髒手應該從市場中縮回,更遑論增加赤字,擴大『政府支出』了。

結構學派也不會像凱因斯學派的一味主張舉債刺激動能,這點也是我對凱因斯的批評,我認為凱因斯的理論在二戰前後,甚至一直到雷根主政前皆有其歷史因素,當時美國正處大蕭條時期,失業率約1/4,更重要的是,這段時期的債務不龐大,且沒有溫室效應與石油峰值危機,如果觀眾想瞭解債務對地球的影響,請點這篇前作,小弟就不再贅述了

而如今,美國債務已累積到幾乎等同GDP的名目水位,如果因應之道是用赤字增加政府支出,這很有可能會有反效果,雖然我認為還是比奧地利學派要make sense。結構學派認為財政的平衡,不該大量舉債,而是要增稅。因為增稅不會透支你未來的收入,不會強迫你必須要成長以償債,不會逼迫國家繼續挖石油生產,不會迫央行搞QE3印鈔,這些都不會是強制的措施;增稅不但可以讓財政平衡,最重要的是,增稅可以弭平財富分配不均現象。

裡面有字幕喔,不要忘記按CC!!

那我就無縫接軌到第三個議題,那台灣呢?昨天立法院在哪裡搞個什麼鬼?所謂的馬家軍立委吳育昇,突然發表要將證所稅的議題延到下一個會期,公開嗆馬,將行政院版本的證所稅擱在一旁;羅淑蕾則在一旁敲邊鼓,叫馬英九不要再當黨主席;我認為,馬英九還沒上任,就已跛腳,只是很諷刺的是,這次跛他腳的人,卻是自家的立委。

不只立法院的立委沒Guts,不敢挺對社會公平正義有幫助的法案,連週一在收看那個霸氣淩人陳文茜的財經故事時,她也開個單元與蔡正元、賴仕保還有一堆忘了是誰的蛋頭學者,批評證所稅的課徵並非最佳時機,因為:『歐債危機!』

聽你們在那放屁;每當證所稅要開放討論時,就有一堆人喊『時機不對』,李國鼎時代不對、郭婉容時代不對、亞洲金融危機不對、Dot-Com泡沫不對、金融海嘯又不對,現在被抓到有個歐洲變天,這些『時機不對』大隊,又開始借題發揮了。

201205090998448_o  

我跟大家報告,如果真要在一年內,一一找出『時機不對』的切點,會發現至少有過半的財經議題是負面的;應該說,有過半的新聞都是負面的,不是誰燒炭了,就是隧道失火了,或是歐債又有第N個危機;對不起,這是人性,我們愛爆又愛聽負面的新聞,至少大腦中有這個結構,會讓你盲目的找壞消息。

所以投機的政客、愛玩股票的散戶代言人、有特殊利益的電台,就會不吝的指出:『時機不對』。首先,所謂的『量能課稅』哪有啥時機不對的道理,我查了一下,量能課稅的定意如下:


稅收量能負擔原則認為稅收的課徵,不應以形式上實現依法徵稅,滿足財政需要為目的,而應在實質上實現稅收負擔在全體納稅人之間的公平分配,使所有的納稅人按照其實質納稅能力負擔其應繳納的稅收額度。凡所得少的,說明負稅能力弱,應規定較輕的稅收負擔或者不納稅。


所以,唯一對的時機就是社會中有差別收入的情況,這在全世界都有,所以全世界都要『量能課稅』。如果去翻開任何一本財政學的教科書,沒有一本會說,課稅只有在景氣好的時候課,其他時間都不能,量能課稅是要達到稅賦公平的概念,有錢人,就是有『義務』(非選擇權)要多分享給其他的人,不管此舉是否會減少或增加稅收,這都是次要的。

畢竟,價格的制定機制、公共財與私人財的界定、生產模式的建構、配銷通路的掌控,全是在有錢人手上,這個資本機制,本來就是全體國民『讓給』資產階級的人去生產,這應該屬於公共財,因為我們都共用一個天空、同樣水源、緊連大海,你用盡這些東西,其他人怎辦?是否應該退還一些給沒濫用的人?上帝從沒有說有錢人可以使用『祂賜給的資源』去囤積更多的資本,然後佔為己有的喔!所以資本的配置權,屬社會共識。

所以照上述共識,有錢人的財產,本來就不能全數佔為己有。所以你陳文茜在那說啥現在不是課稅的時機?不課稅,難道要『瞌睡』嗎?所以對那些認為台灣的政治有藍綠之分的人,要不要再想看看,一個由藍軍總統、藍軍財長所提出的法案,卻被自己藍軍行政院長、副總統、立法院長、以及整個立法黨團扼殺。不覺得怪怪的嗎?

台灣真的是意識形態在執政嗎?綠軍又在那呢?他們有同樣支持量能課稅嗎?這裡有統獨嗎?如果再從台灣的擺爛現況見法國與希臘,你會覺得那邊的改革會有多成功?我想,當塵埃落定後,或許又是Business as Usual

 

相關文章:

石油峰值危機之啟示- Martenson's Crash Course 

台灣要實施資本利得稅囉!爽~~~~

希臘債務危機與大風吹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olas
  • 利益關系,想想證交稅會影響誰?這些人在說時機不對的人不就是最容易被影響的人
  • 都是一堆有錢人,雖然我老媽這個沒收入的小散戶也跟著抗議,也不知在抗議個啥,根本不會影響到她。

    我認為我還要繼續感化她!!

    accrcw75 於 2012/05/09 19:0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