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real_suicide__91655  

今天中午,在例行性的步行至自助餐廳路上,同事阿安慣例的問了我對一些時事的看法。他抱怨最近公司業務量加大,自己有「撐不下去」的FU。在談了一段時間的罐頭話題後,突然問我對政府最近管制木炭有何看法?因為最近所有的價格都在亂漲,電價、油價,以及一些大眾物資都因之前壓抑過多,而止跌回升,造成老百姓的痛苦指數節節高升,自殺的數目也就水漲船高,為延續之前建中自殺話題,我就續寫這篇作個總結。


大師:『我覺得你去管制木炭沒有什麼多大的助益,反而會排擠較為無痛的死亡方式;試想,如果本來要選擇燒炭的人一時買不到炭,不是要選擇像通電、跳海、臥軌、切腹這些有夠痛苦,或死無全屍的方法?這反而更增加痛苦指數,造成無謂的副作用。』


不要誤會我,我不鼓勵自殺,但是我當時在想,一個死意堅決的人,會因為買不到木炭,而就此打消念頭嗎?我當時打個問號。


阿安:『你不能這樣講阿,人家新加坡就實施過木炭的管制,然後自殺率就下降了2%左右。』


大師:『2%?這在我眼裡是個可以忽略的統計數字,如果真要下降2%而選擇控管木炭,我看大可不必。我認為以社會風險控管的角度來看,至少要影響5%的統計數字,我才會考慮。』


我停頓了一會,深思了片刻,想要贏下一個論點,於是又補:『話又說來,反正管控木炭的成本不高,只要去大賣場,叫他們拿著鎖將木炭產品扣起來就好了,因為實施成本極低,且可以增加尋死的難度,當事人可以趁此機會冷靜思考,尋求另一條出路,我認為還是可以一試。


這時阿安見到我持正方意見,突然他就持了反方觀點,回我道:『成本很高阿,哪有很低;你要在週年慶,或是中秋節時,派多一點人管制木炭;而且,原本可以擺在賣場外面銷售的產品,受了無謂的限制,只能在裡面賣,這對商家來講,有很大成本阿!』


我聽了後,不甘示弱的回:『拜託,你講的這些節日一年有幾天?況且,這些也只是大賣場,請幾個臨時工去顧不就好了?』

CartoonP9992 SuicideForIdiots copy  

我想,阿安其實問這些問題只是想給我個機會過大師的癮。當下也就沒有追問,就隨便說個:『嗯,也對啦。』然後目光朝對面的公園飄去。


見他不想跟我爭辯,我鬆了點防備,腦筋靜了下來,真正的思考社會的自殺現象。過了10秒後…..


大師:『管制木炭只是治標,真正的治本是要問到底是怎樣的機制,造成了自殺行為?如果照最近的物價上漲議題來看,問題的主因不是我們的資本機制出了問題嗎?到底這些上漲的油、電都是誰在用?』


對阿,都是誰在用?其實一般百姓用的油電量不到一半,其他都是商業、以及工業用,公司為了要營利,動不動就加班、加時,增加用電量;然後其他的百姓就被跟著高漲的電價拉著走,最後世界就跟著一起朝溫室效應的火坑裡跳。


大師:『所以,不好好的探討這個畸型的資本機制,反而講要不要上鎖木炭,不是本末倒置嗎?你如果只要將物價控制在可負擔的範圍,這些本來要帶全家一起享用一氧化碳的人,不就會又有希望了嗎?』


阿安操著他一貫帶點傻笑的口吻,回著:『對阿,哈哈,每個人都有錢,為啥還要死阿。』


我之前在幾篇文章中談過,這個經濟體的造錢機制,本來就無法永續,央行造錢的方式,各位知道是怎樣搞得嗎?這個機制叫做:部份準備銀行制度」,也就是說,央行一旦放款給商業銀行,這些銀行只要擺個10%的存準率,其他的錢,就可以繼續放款。

080129_BernankeCartoon.hmedium  

然後,另一家銀行在收到第一家銀行的錢以後,再繼續放款,最後,央行原本10億的錢,就可以槓桿操作到100億。而這些「錢」,全是憑空製造出的,它不像之前的金本位制度,有個固體的黃金生產量,現在的錢僅是銀行電腦中的01罷了,可以隨你加,然後衝高通膨,悄悄的啃蝕弱勢族群消費力,逼死老百姓。

隨後,這些所謂的錢,要在會記帳簿另一方記為債務,然後外加利息;所以,這個經濟體的債務永遠比錢多。請看,錢=債,因為所有的錢,都要以債務作擔保,就連央行最初的10億,也要財政部印公債來抵。又,總債務=債+利息,但我們已知錢=債,帶入前公式得:總債務=錢+利息;因此,在目前的資本主義的金融系統中,錢永遠趕不上總債務。


大師:『你知道嗎?我們的經濟體,一定要有人還不了債,這就好比原始的部落時期,整個文明要存活,就要有人肯犧牲跳火山,平息山神的胃口。而在現今的資本主義制度,只要不是金錢體系排名最後那一位,就不需要買炭了。』

capitalism_cartoon  

其實上述公式的利息,翻譯成社會現象,就等於燒炭。所以新公式可以寫成:總債務=錢+燒炭;因此,燒炭=總債務-錢。


阿安:『那要怎樣解決?』


大師:『問大師就對了,你看,我們現在的經濟是成長型經濟,所以每年的GDP一定要成長,別無他法,不然就會像歐豬五國一樣,還不了債;但話又說來,如果一味成長,我們根本沒有那麼多的資源可以消耗;畢竟,地球的石油已過了峰值期,產量越來越少了。』


我繼續道:『所以,一國不能再以成長型GDP發展,但你又不能自己單獨不發展,因為這是個全球化世界;所以我認為國際間應該有GDP共同萎縮的概念,就是每年GDP要遞減;比方說年萎縮5%;那公司的工作時數也可以每年遞減5%,第一年30分鐘,第二年60分鐘,大概16年後,你就可以不用上班了;你看,這可一箭雙鵰,不但解決你業績「撐不住的問題」,還可以抑制社會自殺事件,不是一舉兩得嗎?』


阿安聽到後,笑得樂開懷,但他補了一句,我卻一時難以回答:『王大師,等你成為資本家,你可能就不會有這種想法囉!』


此時,主管阿平買了包減肥用泡麵在我倆面前等電梯;電梯中,我們都在談新婚生活與吃飯等問題,頓時間,萬惡的資本主義議題也拋在腦後了。

相關文章:

建中為何總有自殺潮?

石油峰值危機之啟示- Martenson's Crash Course 

希臘債務危機與大風吹


                    cartoon647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留言列表 (2)

Post Comment
  • 杜詩飲
  • 呵呵!在那之前,我們恐怕要先面對少子化的問題!

    原來燒的炭,可能是2300萬人搶23000包!
    過了幾年,不曉得會不會1800萬人搶那23000包~ ^^
  • 到時候搞不好經濟就是以炭本位計算金錢,而非金本位,哈哈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4/20 09:23

  • 自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