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18boklores  

這篇是寫給對財經議題有興趣的讀者,內容有點艱澀難懂,沒興趣的人可以直接跳過,想挑戰的人可以試試,有Fu的人則可立即回應。為何要寫這篇財經議題呢? 因為全球屏息以待的歐債危機,將於39見真章,歐洲三巨頭機構為希臘所調配而成的第二輪紓困方案,將於當日接受民間債權人的民調測試,看市場對歐元區未來的走向是看多,還是看衰,而進行債務互換的決定。繼上次較左的論點寫希臘債務危機後,這篇我則要用較右的觀點下手以求平衡。

上個月歐元區各國財長、民間債權人、歐元集團主席Juncker與希臘總理Lucas Papademos反覆磋商,以及歷經13小時的挑燈夜戰後,民間債權人終於同意為希臘債券面額減計50.3%,此幅度超過原先所提議的50%。若加上其他如降息與增加期數等還款條件優惠後,實質減計金額則逾70%

歐洲央行與歐元區各國央行,也願放棄手上希臘公債所衍生的獲利,一同協助希臘財政回到可永續的水位。根據敲定的協議,歐洲央行將把過去兩年來折價收購希臘公債所得的獲利,透過歐元區各國央行分配給會員國,藉此減輕希臘的債務負擔。

這對希臘而言,確實解了燃眉之急,如果希臘遵守歐洲央行、歐盟與國際貨幣基金等三巨頭(Troika)所規劃的1,300億歐元紓困方案條件,並成功於39日前完成希臘債券的互換(Bond Swap)措施。希臘可望在320日的還款期限前,先行償還145億歐元的債務。

但問題是,倘若希臘能夠順利的通過下一期還款大關,就能擔保該國可順利度過接下來的難關嗎?根據目前的資料,答案是悲觀的。金融時報曾引用1IMF報告指出,國際社會對希臘的紓困計畫已偏離預定軌道,在第二輪紓困資金用完後,希臘很可能馬上需要規模約為2,450億歐元的第輪紓困資金。

除此之外,希臘已連續3年經濟負成長,要在2020年以前,將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從目前的160%,降低至120.5%,有如天方夜譚。一般而言,各國的名目債務水準其實並不是經濟學家最憂慮的數字,甚至過高的債務佔GDP比例,有時在某種財政政策下也是必要的,比方說投資大量的基礎建設。

fiscal-austerity  

日本的債務佔GDP比例為220%,新加坡則是120%,德、英、法亦不遑多讓,那為何這些國家沒有歐豬5國程度緊急的債務危機?原因是這些國家的實質經濟成長皆是正數,代表國家的整體經濟動能足以維持債務的成長。也就是說,這些國家的償債能力(Debt rollover ability)沒有立即性的失調,且可藉由國內大於GDP總值的成長速度、或是較少外債比的財政結構因應。

但希臘不同,該國債務多為外債,且2011年第4季的經濟成長率已滑落至衰退7%的極低水準,如果再加上國際機構所要求的減低最低工資水準22%、削減政府支出33億歐元、或是撙節福利支付等措施,這對該國已非常疲弱的經濟而言,無非形同雪上加霜。因此,大師認為,三巨頭與歐元區財長的初衷雖然正確,可是在執行的當下卻很容易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歐元區或可採取阿根廷於2002年面臨財務危機時的因應方案。也就是允許希臘目前的主權債務,以較低廉的借貸成本重整。而在新發行的債券中,將國家的經濟成長表現與債券的投資報酬結合起來。如此,願意在債務重整時購買債券的投資者,就可以在日後分享債務國未來的成長果實。

Greece-IMF  

這種「撙節」與「成長」兼顧方案,是目前極欠缺的構思。而以上的成長分享計畫,使阿根廷不但走出債務危機,亦使購入該債券的投資人,在5年內獲得500%的投資獲利。

曾經擔任IMF經濟學家的哈佛大學教授Kenneth Rogoff甚至表示,希臘可暫時退出歐元區,並且重新發行其國家貨幣Drachma,藉由貨幣貶值來加強出口競爭力,同時以低廉消費吸引觀光客。在社會、政治及經濟發展都比較穩定時,希臘可再重回歐元區。這點也受到2011年諾貝爾獎得主Peter Diamond的贊同,這樣做起初也許會有陣痛期,但長遠看來才是可永續的機制。


rogoff1          NA-BL813_FED_G_20110606170505  

希臘因被共同貨幣機制的歐元區所困,無法如冰島先行向國外資金求救,再使用其自行制定的貨幣政策,將其國幣大量貶值,爾後藉由觀光與出口產業將其帶出債務泥淖。囿於歐元區的單一貨幣機制,希臘沒有如此的方案可行。目前僅能尋求國際的紓困資金,將其放置在加護病房中,德國則是最大苦主。

如果下次真有第次紓困方案出爐,阿根廷的成功例子或可參考,或直接呼籲希臘暫時退出歐元區,待其經濟成長能夠有較佳的動能時,將財政結構調節到適當的水位,再行進入也不遲,且這項方案對其他歐元區會員國也比較公平。但不管所採取的措施為何,各會員國與國際機構必須認知,一味的貼紗布不能終止傳染病的蔓延,解決之道在切斷財政惡化的病源,也就是惡性的經濟衰退。

相關文章:

希臘債務危機與大風吹

從歐美爸媽的債務危機,檢討台灣私生子的財政亂象

與其聽專家瞎掰全球衰退 不如看大師胡亂預測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真能解釋問題嗎?

歐豬之希臘篇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留言列表 (2)

Post Comment
  • Trevor
  • 其實啊, 我一直覺得希臘脫離歐元區對於幫助這個國家所能提供的實質幫助有限. 因為這個國家的製造業實在太疲弱了, 疲弱到就算貨幣大貶值也無法刺激產出提升. 希臘有兩個主要的外匯收入來源, 一個是航運, 一個是觀光. 但希臘的觀光季節大概只有半年的時間, 就算希臘重新發行自己的貨幣, 並且操作大貶值, 希臘也就那麼一點大, 能容納的觀光客是有上限的. 航運的話, 本國貨幣大貶值不一定有利, 因為燃料費用在航運業的成本結構佔得很重.

    阿根廷能夠在5年內走出破產, 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阿根廷有堪稱南美洲最強大的農業, 畜牧業跟漁業, 所以阿根廷披索大貶值, 對於提振該國的農牧水產品出口有非常大的助益. 但希臘這國家要工業沒工業, 要農業沒農業, 工業不振, 跟人民閒散的習慣有關, 農業則是受限於希臘可耕地不多的因素, 很難有起色.

    很多經濟學家都喜歡用模型來推論世事, 但我始終認為, 如果沒有真的到當地考察, 搞清楚當地天然條件的限制跟產業結構, 光是靠坐在電腦前面算數學, 很難提出可以福國利民的政策.
  • hey Trevor 兄,那麼有程度的回應,就非你莫屬啦。

    希臘除了這兩項以外,還包括農業、食品、以及工業生產。當然以觀光業為主的服務部門還是佔最大宗。

    我之所以舉冰島,就是這兩國太像了。冰島除了觀光業以外,幾乎沒啥產業可言(且比希臘小)。之前的金融業,根本就是海市蜃樓,被炒起來的。冰島的名目GDP為115名,等同塞內加爾,雖然人均gdp很高,那是因為國家只有30萬人,約莫一個士林區大小。

    至少希臘還是某種程度的工業化國家以及已開發國家,且屬歐元區的自由貿易、單一貨幣一員、以及OECD一份子。

    但你看,冰島一旦擁有自己的貨幣政策後,大貶國幣,就又靠自己的觀光業恢復起來,也不需多制定其他產業的政策。冰島能夠如此,希臘應該不至於作不到吧。

    阿根廷的人均GDP比希臘小很多,根據imf的統計,差了約20多名。且希臘屬於OECD的成員,其經濟、與工業化條件,要大大超越阿根廷。

    阿根廷具有豐富的天然及、農業,但就生產力而言,希臘大於阿根廷,也就是說希臘一旦在內部條件穩定後,要超越阿根廷應該不會太難,但就被討人厭的單一貨幣所害,所以沒有冰島與阿根廷的優勢,有點可惜。但卻實可以增加小弟寫稿的素材。哈哈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3/07 11:16

  • 訪客
  • 王大師,您好,

    我是一個經濟學門外漢,但近幾年,因歐債風暴炒的火熱,開始變得有興趣,想花時間於這門學科上。

    我這裡想請教您一個問題,可能您覺得很膚淺,但希望您不吝解答:

    債權人有時會大發慈悲,取消債務人的債權。那如果假設一個情況:希臘的債權人,哪一天都把希臘的債務都全部取消,「不用還了」,請問會發生什麼事?世界經濟已經如此爛了,都把債務取消,會更壞嗎?

    期望王大師的解答。。。


  • 一般而言不會,尤其是在國際市場上借貸,但是目前的歐債危機,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債務危機,或是德國戰後免償還措施,都是逼不得已的。戰後的例子有點極端,我就先不說。在希臘與阿根廷的方面,都是因為兩國已經完全無法靠自己的財政力量還債。

    如果國際機構不出面干預,與官方或民間債權持有人磋商債務減記方案,或是債務重整,一般銀行或債權人是啥也拿不到。所以希臘就被免除53.5%的債務,如果算入整體債務重整,約莫免除70%的債務。

    在阿根廷的例子也差不多、但減記的金額稍微少些,約莫30%的帳面金額。所以是有減記的紀錄,但是這代表說你的國家債信會差到以後沒人敢借錢給你。3大信評機構如惠譽、標普、穆迪會將這個國家債信降為垃圾等級,這個國家也很難在國際市場上再度舉債。

    至於有沒有完全減免的,應該有,比方說國家應戰爭被消滅、合併、等等,或是出於人道因素(如剛果、海地),而全部減免,這也代表說,這些國家也不可能在國際市場上借貸任何金錢了。

    國際市場不大可能完全減記希臘債務,因為該國還是已開發國家,是OECD一份子,所以還是有能力還,如果不還,也沒關係,反正債權國都是有錢人,我認為也不會有太大的效應,當然股市還是會跌幾天。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3/16 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