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6706189_1.jpg  

再回到國內政治,現在下班回家轉開電視後,很難不在各大政論性節目中見到『大內高手』宋省長的蹤影。但我想說,這位所謂深諳宮廷謀略的政治術士,在2004年的連宋配後就開始醜態畢露;甚至給人一種窮寇的感覺。最後陸續呈現在檯面上的事蹟,以及立場反覆不定,言論前後搖擺的醜態令人不敢苟同。

老宋甚至吩咐其子弟兵到處在媒體間大放厥詞;說實話,這位政治的愛湊熱鬧者,蠻像北韓的金正日,或是希臘的總理巴本德理歐一般,喜歡在大家遺忘其存在時,突然在背後放炮嚇人,然後在搖著尾巴跟人陪不是。

最近幾乎所有偏藍的媒體一致對宋楚瑜撻伐,尤以T台為最,同為藍軍的聯盟中,實難見到同營給予溫暖。反倒是一向褒言不足、貶低有餘的綠軍媒體,選擇向其雪中送炭、響應連署;當然,對於這些作為老宋是否會當真,這就考驗他台灣政治的ABC。如果裝呆還好,若真信以為真,倒不如到中國選湖南省長反而會比較務實些。

20110928000123M.jpg

我之前常常在想,這回老宋出來到底是要圖什麼?我約莫歸納出以下四個可能供參:

第一、要圖總統大位?我認為他不會這麼笨,真以為能夠在台灣以兩黨為主的政治型態中,殺出個第三勢力;又果真他能夠被拱上第三勢力的教主,也會跟事實不符,因親民黨的派系理應屬泛藍體系,這跟政治學上第三勢力的形成通常須孵化出與兩大政營截然不同意識形態方式相左。宋楚瑜所代表的政治光譜,其實在國民黨內就已充分反映出,著實無須通過另一個黨政機制取代。

第二、要圖行政院長嗎?也許,特別是在宋最終得票率能超過10%後,且同樣是藍軍當選;但國民黨在國會無法過半,須以親民黨或是原來為宋楚瑜子弟兵合縱連橫。另一個例子就是蔡英文當選,且同樣國會不過半,須有國會關鍵少數的支持才能推動議程;類似英國保守黨卡麥隆(David Cameron)與自由民主黨 克萊格(Nick Clegg)的搭配,這兩位在政治光譜上極其相異,但為拉下工黨的布朗,也只能與魔鬼共枕了。

article-1279289-09A397B9000005DC-857_634x459.jpg  

第三、要其他四院院長嗎?立法院的確很有吸引力;但不可能,因他選的是總統職位,非立法委員不能擔任立法院長。而司法院長須高度專業性與相關資格所以也毋需多想。其他2院則對宋來說都太小了,所以也說不通;更遑論部會首長、駐外使節、或是國營事業董事長,尋求這些職位都跟目前宋選總統的決心背道而馳,所以就不列入考量。

第四、那剩下的只剩為了一口氣,這也極有可能。老宋在2000年那場藍營分裂,使他終生懷恨在心。之後馬英九差勁的作人哲學,也使宋楚瑜倍感受冷落。外加李敖大師在其中推波助瀾,提供一堆像鄧小平、邱吉爾、雷根、林肯的例子搔癢、慫恿。

殊不知,老宋在這次的選舉中,有個很不利的因素將其與所舉的4位人物有所切割,就是他沒媒體的背書。綠營媒體的相挺其目的昭然若揭,所以我就不贅述了。但藍營媒體目前為止沒一家對他說過好話,尤以指標性『雙李』的2100與夜總會都已將宋的墓碑刻好,只差還沒埋土而已。

而年代的『新聞面對面』雖有宋楚瑜的例行性造訪,但年代並非高收視率電台,其『話語形塑權』遠遜於中天或T台、甚至東森的影響力。而宋在三立與鄭弘儀的專訪收視率雖破2,但此為曇花一現,許多收視族群應該是他的敵人或好奇民眾,導致收視率最終難以轉為投票率。

8db7f74605f9122c740a9b39bd6d8143.jpg  

所以,我初步排除一、三的可能性,認為二、四比較符合實情。尤其是第二選項的Beta版最具可信性,也就是說如果在大選前一個月內,宋的民調超出馬英九能夠贏過蔡英文的範圍時,他很有可能會急速喊卡,並與國民黨進行暗盤交易,範圍為立委席次與行政院長一職。宋再參選2016年的大位。最後與國民黨一起喊出棄保策略,導致票數不會流失至綠軍那。

而至於四的選項,我建議老宋在參加完這次的大選後,可以安排一趟心理諮商之旅,並將財產分一半給林瑞雄、張昭雄,以及一堆親民黨落選的立法委員們,但不可以給李敖,因為他是老宋會出來背後的影子啦啦隊;屆時,宋可以要求李大師捐出其國畫珍藏品,作為另一半的遮羞基金用。

相關文章

誰的澡盆裝貞操? 百年國慶省思 (中時嚴選好文)

2.5個候選人 民進黨初選記

從郭冠英事件檢討台灣民主意涵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姬蝶
  • 三分天下的歌喉戰!!
    有趣~
    來隔岸觀火~
  • 我也已經拉了張椅子觀看。之後咱們再交換筆記。

    accrcw75 於 2011/11/06 12:28 回覆

  • 阿阿強
  • 這樣的評論太現實了,雖不中聽,給你按個讚。
    但,宋的參選給不知要投誰的我,有了投票的動力,跟當年投李大師一樣,不可為而為之,至少我不是只有無能馬和碰風蔡可以選,選爽的,也算對腐敗無能政府的抗議吧!
    如果果真宋退選,要選誰呢?選那個才會不當選呢?
  • 可是蘇俊賓卻說:『投宋就是投蔡』,你不會怕怕的嗎?

    accrcw75 於 2011/12/04 09:32 回覆

  • 大師兄
  • 一位令人 不滿;
    一位令人不安;
    一位令人不屑...

    無奈的三選一!!

    一個會說對不起,
    一個會說別人要對不起,
    一個說是別人對不起我。

    三個要選哪一位??
  • 不滿的給他更多機會,讓他證明給你看
    不安的給他更多學習,讓她表現給你看
    不屑的給他更多失敗,讓她消失給你看

    如果你問我,我選第一位

    accrcw75 於 2011/12/04 09:35 回覆

  • 菁
  • 一切歸於"因果"....誰也怪不了誰!
    人爛到無所謂!....起碼要有可依循的制度!
    制度爛也無所謂!....起碼也要有可修訂的機制!
    然而偏偏制度又是由群權謀分贓的人所制定!---制度鐵定不會周延到哪裡去!
    而這些人又是民眾因民粹心理所推選出來的!---這人必定不可能是選賢與能!
    人與制度都不盡理想...這就是共業!
    大不了...過氣的瓜分了好看的資源--而令投機的上台.....
    再壞也不過像入獄者--那"荒腔走板"的無俚頭8年...
    畢竟....那昔往的8年歲月裡..."獨立建國"口號都不敢喊...
    更何況是----"禿鷹"呢?!
    頂多大夥褲袋勒緊點....
    祈禱--"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天佑台灣!明天會更好!...."
  • 在政治圈內,每個人要點什麼,越要不到的,最後搶相越難看,
    給他一點慈悲心吧,這位原本能夠搶大位機率還蠻大的人,
    可惜被惡搞掉。

    但如今又出來就不合時宜了,他應該學學對岸的江、朱,了悟
    下台的哲學。

    accrcw75 於 2011/12/04 09:43 回覆

  • 路過
  • 以現在的眼光看回去,我會覺得宋主席出來選那一遭,其實是給了第三個也很不錯的選項,對於兩大黨不滿民意有個出口,票投下去,雙英是誰當選,基本上,我當時是不在乎的...

    看到板主的回文寫到,不滿的,再給一次機會讓他證明給你看,唉,讓你再失望四年吧,我只是覺得當初義正辭嚴說要挺馬貶宋的種種言論都很可笑,第一任已經爛給你看了,第二任會換個人似的??
  • 不知宋主席現在跑哪去了?

    accrcw75 於 2013/04/11 00:45 回覆

  • 吳紹鈞
  • 宋當初就不該跑去美國 搞得台灣都忘了他
  • 大師好
  • 宋之所以願意再出馬競選,就是李敖的建議:我們當初為了打倒國民黨這個王八蛋,所以讓黨外成黨,變成龜兒子與之對抗。但當王八蛋龜兒子兩人攜手之時,我們就需要兔崽子從中搗亂,讓兩人哥倆好好不起來,讓人民有扒糞的機會。

    所以宋之出馬,當然知道時不我予,但目的不在力求當選,在讓親民黨有能在立院翻攪之席。宋之反覆,一方面他其實無所爭球,一方面他夫人身體不好,但台灣最怕哥倆好,所以鬧他一鬧,也爭個骨氣。

    我其實蠻支持李敖說讓他去爭取湖南省長之職,他是台灣官僚體系下,最後一個可以經統的地方官,以後看不到這種人了。
  • 好大師
  • 大師此時出此文,代表中南海已放棄馬英九了。
  • 誰出賣蔡英文
  • 2012年大選誰出賣蔡英文?
    2013-08-15 台灣守護周刊第83期 蔡百銓

    2011年總統大選方酣時,我的朋友有事返回故鄉雲林縣某鄉鎮,我搭他便車旅遊一趟。我們來到某選舉辦公室,剛好有個老農夫帶著孫兒前來。只見老農夫雙手捧著一隻小豬撲滿,裡面塞滿一元與五元、十元、五十元硬幣。撲滿上方開口,整齊插著三張摺成孔雀開屏形狀的鈔票。中間是淺藍色的千元大鈔,兩側是紅色的百元鈔票。老農夫把撲滿送到辦公桌上,就像信徒向媽祖獻香那麼畢恭畢敬。我看了很感動,也很不忍。
    2012年元月投票,蔡英文輸了八十萬票。勝敗兵家常事,好好睡覺就是了。幾天後,一位退休教授請我吃飯。他蒼白著臉對我說,很多投票所沒有人監票。我聽了有點詫異。我說這絕對不可能,就算民進黨裁撤鄉鎮級黨部,黨員名單還在。打個電話分配任務,他們就會出來監票。茶餘飯後,我談起天寶紀事。1977年我還是學生時,奉派到雲林某投票所監票。我發現選務人員把一疊選票塞進票匭,我在門口大喊作票。警察與一個彪形大漢走來我身邊,狠狠瞪著我。那年爆發中壢事件,國民黨收斂選舉舞弊工作,否則我可能當場被兩拳打昏在地。
    老教授重申,很多人都說許多投票所沒人監票。我說如果是真的,那麼就是蔡英文選舉總部故意公然放水,向國民黨表態交心。我指出蔡總部發行的「水果月曆」說水柿一斤兩元,那也是故意讓蔡英文難堪。選舉文宣可能出現錯別字,但是說那種一斤兩元沒常識的話,根本就是競選總部故意向國民黨交心。
    老教授問我,選舉總部是誰負總責的。我說,就是新潮流,還用問嗎。我突然想起,大選期間,曾有一位政治狂朋友三度打電話告訴我:民進黨某大老辦公室主任告訴他,新潮流成員在中國經商,他們希望馬英九連任,方便他們繼續在中國賺錢。相較之下,蔡英文曾是李登輝人馬,比較傾向戒急用忍。我向老教授轉述這些話,他聽得目瞪口呆。
    接著,又有兩個朋友來電告知,很多投票所沒人監票。然後,我發現一篇網路文章「一位『台灣大選守護聯盟』網路成員對2012大選的看法。2012/1/25」,該文說道:「我們懷疑民進黨內有人主導配合國民黨作票。民進黨應該檢討負責監票小組的單位,並對社會大眾說明釋疑。個人對民進黨此次監票疏失有三點疑慮:1. 此次大選民進黨沒有派人至各開票所監票,自行統計所有票匭的開票數字;2. 有志工前往的開票所,也沒有給予完整的監票訓練;3. 連中選會電腦計票系統,都沒有組成監督委員會全程監督。」
    許水德曾經坦承:「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司法單位辦綠不辦藍,或是重判綠、輕判藍。但是司法單位遇到新潮流頭目就會轉彎。
    2012年5月馬英九就任總統,8月邱義仁涉及的兩個案子立刻結案:(一)安亞專案:法院一審判決無罪,檢調單位不再起訴。安亞專案三期已經結案,邱義仁卻向外交部長黃志芳拿到第四期經費50萬美元,而美鈔支票竟在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出現。這種案子居然判決無罪!(二)巴紐建交醜聞案,虧空國庫十億元(已經追回半數),涉案人金紀久仍然逃亡美國,檢調單位居然宣布不起訴邱義仁。
    吳乃仁賤賣台糖國土案,法院三審定讞,判刑三年半。本來今年六月初就得入監坐牢,但是吳乃仁申請再審。邱一峰律師告訴我,再審必須重新開庭,推翻原判的機率微乎極微。筆者個人判斷,法院不會再為吳乃仁開庭,吳乃仁可以逍遙法外。
    為什麼2012年總統大選,民進黨未派人前往許多投票所監票?為什麼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法院卻對總綰蔡英文選舉兵符的邱義仁與吳乃仁大發慈悲?我想起那位雙手捧著小豬撲滿的老農夫,內心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