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colm-x-gun-poster.jpg

既然講了兩個禮拜的革命,那就介紹一位台灣不見得熟悉的民運人士,作為我對革命事業複雜度的看法。他名字叫『麥爾坎X』(Malcolm X)。這位是誰?在台灣,一旦提到黑人在60年代的民主浪潮,多半應該都對金恩(Martin Luther King)博士不太陌生。但這位麥爾坎呢?

我瞭解,因為金恩博士符合統治階級所能忍受的界線,甚至符合統治階級的利益。因金恩博士主張「非暴力」與「基督教」的訴求,而且挑戰的是南方農業社會白人的種族歧視,因此其訴求對北方工業社會的統治菁英而言,多半尚能接受;直到最後開挑起經濟的階級矛盾,恐會傷及北方的經濟命脈,馬上就挨了一槍。而另外一個挨槍的人,就是麥爾坎X

kingandmalcolm_280px.gif  

麥爾坎不談非暴力,他討厭偽裝式的和平。X認為既然要搞革命,那能夠像『請客吃飯』般的優雅輕鬆。他的訴求極端、手段獨斷、方式暴力(他自己卻極少使用)、言語犀利。他不容忍任何白人參與所號召的反種族歧視運動,甚至認為所有白人全是『惡魔』,為人類近500年的歷史進程帶來無數的苦痛、疾病、戰爭、與壓迫。

麥爾坎X原名為 Malcolm Little,但之後改名,他認為Little是白人在非洲挾持了一整代的黑人種,將其等歷史完全抹滅後所加諸的姓。在美洲的黑人已完全斷根,像一顆顆漂流在池塘上的浮萍般,完全失去自己的文化認同。黑奴的姓名,僅是奴主冠上的財產標籤,代表『你們黑奴是Little 企業的財產。』因此,麥爾坎遂將『奴名』的Little改成『X』,代表數學中的『未知數』;因在美洲的黑人早已不知自己是誰、從哪來。X代表未知,意味著美洲黑人在沙漠上遊蕩的人種未知數。

我對麥爾坎最感興趣的是,他一生符合神話學家坎伯(Joseph Campbell)『英雄之旅』的發展過程。首先,麥爾坎生長在奧馬哈市,青少年期移居波士頓與紐約哈林區。整天游手好閒,不務正業;不但游手好閒,而且還打架鬧事,販賣毒品。一次在酒吧中有位大咖的流氓,因一時誤會,要求麥爾坎道歉。當時還是個默默無名的他,名小志不小,二話不說將吧台上的酒瓶,朝大咖的頭上就是一砸,惡棍耳朵立即血流如注,現場目擊者當場嘩然。從此之後,麥爾坎在當地開始小有名氣。

87babbb3aa09.gif  

麥爾坎X很憎恨自己是黑人的事實,他將頭髮用化學劑燒成直髮,再染成金色。女伴只交金髮白人,並與朋友互相以「黑鬼」(Nigger)稱彼此。在心目中,他將自己的同文同種的族群,貶低成次級品。將白人的價值內在化,奉為圭臬。可是,在一次搶案中,他與女伴同時被捕,在經過一連串的法院訴訟後遭判刑。但諷刺的是,麥爾坎的幾項較重罪行並非搶劫,而是與白人女性廝混在一起,因此隨即鋃鐺入獄。

遭受牢獄之災的麥爾坎,起初過得很迷惑,也很痛苦;但倔強又帶種的麥爾坎,在一次獄警命令其報犯人號碼時,立即瞭解是個下馬威的動作,因此抵死不從,反覆回著:『我忘記了』,不管獄警如何的以棍棒伺候,麥爾坎總是回以一記:『我忘記了…..我忘記了。』

在被打到不成人形後,麥爾坎遭放逐到禁閉室內。起初,被判10天,獄警亦會每天來問其犯人號碼為何。但總是遭回一句:『我忘記了….』獄警一聽答案,就會再加以10天不見天日的禁閉期間。

一回,獄方見麥爾坎已漸漸失去意識,苦不堪言時,隨即派遣一位牧師前往教誨,並告知博愛的耶穌會幫助他的任何問題。但在如此諄諄教誨後,僅聽見禁閉室內微弱的聲音:『tell Jesus to Kiss my Ass….What Has He Done For Me?』當然,又是10天。最後,獄方見狀,如果再跟這位意志頑固又堅強的難搞者,繼續周旋下去,搞不好會出人命,就在一次麥爾坎失去意識的機會中,將其放出。

出禁閉室的麥爾坎,隨即遇見一位信奉穆斯林的黑人。當這位穆斯林徒見到麥爾坎在用化學劑泡直頭髮時,大聲斥責:


穆斯林徒:『你是誰?為什麼要塗抹這些白人的毒藥在你頭上?』

麥爾坎:『少管我….』

穆斯林徒:『我不管你,你管得了自己嗎?』

麥爾坎:『我知道我是誰….』

穆斯林徒:『是嗎?當白人見到你的頭髮時,他們會笑你,因為你試著要當他們的一份子。可是你不是,在他們眼中,你只是個會穿衣服的猴子罷了』


隨後,麥爾坎受到這位穆斯林徒的啟蒙,開始質疑一切入獄前的信仰,比方說為何上帝是白人,為何在字典裡,『黑』永遠與邪惡、欺騙、巫術、惡魔、黑心與污染扯在一起;『白』卻是與純潔、善良、好心及神聖在一塊。欲瞭解真相的麥爾坎,開始在監獄中大量閱讀,將人類的歷史與宗教重新解讀一遍。在幾年的苦讀後,麥爾坎不一樣了。在一次獄中謙卑的跪禱中,他放下前30年的人生執著,正式走上宗教與民運之旅。

不久後,麥爾坎出獄,開始他下一章的人生。他成為美國『伊斯蘭國度』(Nation of Islam)的領導者,帶領著黑人走上暴力抗爭之路。麥爾坎最有名的一句話就是:『採用任何的手段』(any means necessary)。麥爾坎主張,如果要達到革命的目標,革命者要使用任何極端手段。而敵人與朋友要切割的非常清楚,不能混為一談。白人則是黑人自始至終的敵人;所以,麥爾坎不允許任何白人接觸與參與『伊斯蘭國度』的抗爭,就算一個十分支持黑人民運的白人也遭禁止。

在一次電視訪談中,麥爾坎與一位訴諸和平的黑人民運領袖受邀。其中主持人問麥爾坎為何不能像隔壁這位民運人士一樣,以非暴力的方式達到目的。麥爾坎隨即回答:


18世紀的美國奴隸制度中,大約分成兩種黑鬼;一為『家中黑鬼』(house nigger),另一則為『田野黑鬼』(field nigger)。田野黑鬼很慘,每天要在棉花田外賣勞力求生存。主子也不會照顧他們,可是毒打與折磨卻不會少。然而家中黑鬼則受到白人地主的照顧,住在地主的屋內,作些簡單的打掃任務。

家中黑鬼穿得不錯,吃得更佳; 一旦主人生病了,他會說:『主子!您怎樣了?『我們』生病了嗎?『我們』不舒服嗎?』,麥爾坎不屑的表示,這些搞不清狀況的黑奴,會用『我們』來稱奴役自己的人。

如果有天,田野黑鬼唆使家中黑鬼一起逃命,家中黑鬼會說:『逃命?為何,我過的非常好阿!』麥爾坎隨即回覆主持人道:『所謂主張非暴力,然後冠上碩士、博士頭銜的黑人領袖,就是這群家中黑鬼─a house nigger。』


其暗指金恩博士的意圖,再明顯也不過了。

 

 麥爾坎X(Malcolm X)下----靈性者

 

       

相關文章:

革命吧!

坎伯與英雄之旅

論尼采-1(中時嚴選好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mtl
  • 真要用 Malcolm X 的主意搞種族對抗,黑人必輸
    現在黑人佔總人口的 12%,當時數字也應該差不多,泛白人比例應遠高於現在的 60%,就算在南部各州黑人比例高些也屬於少數,製造破壞混亂可以,真要建國不可能
    不過 X 有當黑臉的貢獻,沒有他當 Boogie Man,提醒白人讓黑人極端派掌握民權運動的可怕,白人們不見得會聽 King 講什麼呢?
    極端派像防腐劑,吃了會傷身,但沒有食物就會腐敗
    http://sophist4ever.pixnet.net/blog/post/29107762
  • 對,所以一個革命,兩種人都是需要的,可是統治階級都愛他們喜歡的那個,所以King就成聖人,X成罪人。可是歷史證明,X的私德比King不知好幾倍。

    accrcw75 於 2011/10/30 10:36 回覆

  • mtl
  • 和平革命跟暴力革命哪個容易? 不妨問自己三個問題:

    是用槍跟炸彈逼迫異種族就範容易,還是用言語跟理想讓異種族心悅誠服容易?
    是跟自己同立場的人對話容易,還是跟相反立場的對話容易?
    是用仇恨 motivate 追隨者容易,還是用和平 motivate 容易?

    尤達大師說,黑暗原力不是比較強,而是比較快跟容易
  • 沒錯,所以我在下集有講x的下半生。

    但是,有時暴力是必須的,希特勒、慈禧、格達費不會因為一堆人唱『We shall overcome』而下台。所以不要漠視X的價值。

    accrcw75 於 2011/10/30 10:39 回覆

  • alin
  • 我記得電影是丹佐華盛頓演的
    人性的黑暗面無遠弗界
    當你說它不在
    卻早已融入我們的生活當中
    聰明人懂得粉飾
    而凡夫俗子老是中招
    這年頭會認真替別人想的
    只有瀕絕生物吧!
  • 對,『黑潮』。這部是我最愛的電影,看了不下20次。

    accrcw75 於 2011/10/30 10:39 回覆

  • neo
  • house nigger 真是太屌的稱呼.
  • 對阿,也很悲哀

    accrcw75 於 2013/02/12 22:50 回覆

  • 黃俊翔
  • 對,所以一個革命,兩種人都是需要的,可是統治階級都愛他們喜歡的那個,所以King就成聖人,X成罪人。可是歷史證明,X的私德比King不知好幾倍。

    對!所以我們面對老外在台灣犯罪也應該要有這種思維!
    我們就是白臉扮太久了,所以老外在台灣才會那麼囂張!
    老虎不發威,把我當病貓!
  • 訪客
  • MLK是個廢柴。他連論文都是抄的。美國會捧紅MLK,只是因為要打壓MX而已。實際上MLK沒有任何價值。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MX也還是廢物。與其說他的生平符合英雄的三幕劇,還不如說在他出名以後,別人用希臘文學的格式去套他的故事。實際上我怎麼知道他的性格是不是真的像故事說的一樣?

    黑人的問題不是在於他們人口佔美國百分之幾。猶太人的數量是黑人的零頭,那猶太人還可以把美國當殖民地,當免費的打手。

    如果MX還是MLK當時告訴美國黑人,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是優生政策,就是要沒有知識又沒能力的垃圾黑人自我了斷,不要生小孩,最好自殺,只留下最好的種(也許10%以內),若干年後,美國黑人就是另一個全新的人種,絕對比希特勒的亞力安人更高貴。

    達爾文都已經一百多年了,優生學也不是沒實施過(美國也是),怎麼MX和MLK只敢把責任推給白人,不肯看看自己的責任?不肯反抗自己種族的DNA?
  • 吾兄您繼續說,雖然都用訪客,但我認為是同一人。雖然些許內容不贊同,比如說垃圾人種應該被消滅,但許多內幕我則贊成是正確的。

    accrcw75 於 2013/05/06 12:54 回覆

  • 黃俊翔
  • 回復樓主!我跟上面的訪客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但我很贊同樓上那個訪客的說法,垃圾人口就是該滅絕!管你是什麼人種!共濟會萬歲!
  • 好吧,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觀點,都要尊重,就是盡量不要再辦公室講

    accrcw75 於 2013/05/06 14:57 回覆

  • 逸小洋
  • 暴力只會引起更多的暴力...
  • 長期讀者
  • 這歷史故事好精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