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in-october-revolution.jpg  

「佔領華爾街」運動已進入第4週,在看了國外許多遊行集會後,我有些許旁觀者的看法,所以這篇會稍微顯得批判些,但我的心還是站在革命人的一方。許多人認為佔領華爾街運動是延續2011年初,蔓延於中東與北非一帶的「阿拉伯之春」,但如此大規模、大區域的民運,其實早在本世紀初就開始,但最近的活動卻搭配2件有趣的現象,就是社群網站的普及與各運動訴求的迥異,尤以後者可評析的內容更為重要。

我在稍早前的幾篇文章有提過,21世紀的革命浪潮,常常以區域性的方式散撥,這其實不離與大自然的運行之道,這篇就是在談此現象。最近的民運從最初中歐捷克的「天鵝絨革命」,到後續東歐烏克蘭的「橘色革命」、喬治亞的「玫瑰革命」以及吉爾吉斯共和國的「鬱金香(黃色)革命」等,皆是聚集在前蘇聯或其衛星國家之列。2011年初的阿拉伯之春亦然,並已於稍早前有跡可尋,從剛選舉落幕的象牙海岸、甫鬧獨立的南北蘇丹等等,皆是這波民主運動的序幕。

Color_Revolutions_Map.png  

接下來是屬於已開發國家的抗議行動,比方說2010年的英國學費調漲事件,以及2011年的倫敦暴動事件、以色利的反政府運動、西班牙對失業率不滿的遊行。 而最悲慘的就非希臘莫屬,該國民眾仍在對歐元區各國所制定的撙節方案,顯示誓死反抗到底的決心,甚至有銀行債務人3度自焚未果,希臘危機目前還不見曙光。

再來就是正在快速進展的「佔領華爾街」浪潮,由反資本機制、反廣告為主的民間團體「Adbuster」起草,掀起這波訴求未一統、組織仍鬆散、目的不明確的年輕人示威活動。甚至揚言將佔領全世界!

   adbusters.jpg   adbusters4jpg.jpeg  

與稍早前顏色革命不同之處在於,在2010後的諸多民運活動中,諸如Facebook與Twitter等社群媒體是促成活動成形的主因。另外,異於中亞、北非與中東的革命運動,已開發國家除希臘外,其目的皆過於分散,使正當性打折扣。這是活動未來需要加強處,也對『佔領台北』日後發展成為借鏡。

比方說稍早前的倫敦暴動,專家學者一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對起因有統一說法,有些怪傳統價值的腐蝕、有些認為財富分配不公、有些卻認為福利太好、有些甚至直指氣候異常,理由千奇百怪無奇不有。各政營堅持己見,挑選自己有利的闡述方式捍衛,但如果要將英國民眾的苦難與中東國家相比,可說是小巫見大巫,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倫敦的暴動在幾個禮拜後就被撲滅。

而如今蔓延全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雖然受到諸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如克魯曼(Paul Krugman)、Joseph Stieglitz的背書。甚至投資大亨如索羅斯(George Soros)與巴菲特(Warren Buffett)這些原本活動訴求所撻伐的人士,亦出來表達對活動精神的鼓勵,並認為華爾街的金融肥貓,確實在繳交稅務的比例上有失公允。


然而如果就因資本主義的失效,就直接意味著要整體去除目前的經濟體制與國家機器,又有因噎廢食之嫌。此舉將有如西方人所說:「將洗完澡的寶寶,跟著洗澡水一起到掉」(toss the baby with bathwater)。美國雖然有失衡的資本機制,但迄今確實仍沒有一個有效的替代選項供參考。

許多學者提出可實施馬克思(Karl Marx)的共產主義論調,但猶如國父孫中山所云:「共產主義是病理家,可以將問題解析的很透徹;但非生理家,終究解決不了問題。」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在馬克思推出「資本論」(Das Kapital)後,所有擁抱共產思想的經濟體,皆為非資本機制的歐洲邊緣國,以及亞洲與中南美洲之較不富有國家。英、德、法、美、奧等富國皆不敢領教。我在這篇亦有探討馬克思主義的弔詭

1967_cultural_revolution.jpg  

然而,就因為馬克思是卓越的病理家,他一眼即看穿私人企業的弊病。因此,美國確實可以多學習北歐的社會民主體制,將政府角色擴大,實施公允賦稅制度並更嚴格控管金融體系,使華爾街的金融大鱷不再如脫韁野馬般,將小老百姓辛苦的積蓄毀於一旦。至於對只想鬧事,又沒有合理訴求的麻煩製造者,「佔領華爾街」對其等來說,將只是一場鬧劇罷了。

回到台灣,對『佔領台北』而言,我們其實不需要一味的重複國外的論述,台灣的資本主義進程與銀行肥貓現象,跟老美有許多不同之處。比方說我們政府的角色,相較於美式資本主義來說大得多,美國央行主席柏南克無法像台灣的彭淮南般,操控匯率,以抑制金融大鱷,這其實並非壞現象。

686_766988.png  

另外,小國銀行相對於大國銀行的『議價能力』也小很多,所以在網友分享的這篇文章中,你不會發現這些使人血本無歸的連動債始作俑者出來解決問題,反是台灣本土銀行當第一線的壞人,這公平嗎?

可是我們對外商總賦有一層崇高感;殊不知,HSBC、花旗、渣打等外銀,在銀行業務上的超高收費標準,比台銀、合庫等本土貨,貴上不知幾倍,他們甚至連存款餘額不到低標也要收你手續費,不是很扯嗎?這些我們皆與美國的肥貓有程度上的差別。而且台灣常常講究的『齊頭式公平』也有商榷之處,也就是這原因,許多人才不願來台灣。

但兩個地方不公允現象亦同時存在。然而如何孵育出一套我們自己價值與觀點的運動是目前的當務之急,否則如果『佔領台北』淪落到『佔領全球嘉年華』,那我預測大概不出幾個月,這項活動就會成為一個『線上嘉年華』或『臉書嘉年華』,到最後恐落為『佔領蛋塔』,或『佔領Mister Donut』般曇花一現,成為一時的時尚名詞。

 

相關文章

革命吧!

『佔領台北』與銀色巨塔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英國學費暴動與佛山無影腳

                                   Minuteman.jpg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人氣()


留言列表 (6)

Post Comment
  • 訪客
  • 這活動間接讓我看到、省思一些東西,但看活動上的一些發言思維、的確我目前也不看好這個活動,但是對這活動的一些想法是肯定的..
  • 所以要審慎支持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15 00:03

  • 股哥(Good-go)
  • 要等真正有組織 有計劃 有目標的革命出現嗎?^^
  • 不要,現在就可以行動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15 00:03

  • occupytaipei
  • 由於活動頁面目前是由兩百多名管理員共同管理(細節詳見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4420),每個人匿名所發表的言論有各種立場,思考模式。
    在目前這個大覺醒初步的階段,需要的是尊重與鼓勵每個人的思想與發言,讓訴求的共識在過程中自然形成。

    意識形態的革命需要時間醞釀,我們所能做的,是提供一個契機與平台,讓它自然發生。
  • 瞭解,繼續加油,我在你們左右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15 00:05

  • NO
  • 1.「你不會發現這些使人血本無歸的連動債始作俑者出來解決問題,反是台灣本土銀行當第一線的壞人,這公平嗎?」當然不公平,但誰承襲了這套遊戲制度 ? 就算不是老大砍人,小弟被老大指使拿著刀砍人,所以小弟就無罪嗎 ?

    2.「美國確實可以多學習北歐的社會民主體制,將政府角色擴大,實施公允賦稅制度並更嚴格控管金融體系,使華爾街的金融大鱷不再如脫韁野馬」美國是大國聯邦制政府,請問要怎麼將政府角色擴大? 是要像中國一樣一黨專政完全操控國家機器嗎? 另外美國奉行資本主義那套自由經濟論點,要他們學習基於對立社會主義衍生出的社會民主體制,如何可能?(連健保改革都步履闌珊)

    3.我也悲觀的認為活動可能會流於短暫與浮面,但將問題浮上檯面是必要的,就算沒有更好的菜(制度)可上。畢竟在沒有更好的菜推出前,唯一能與資本主義病理副作用相抗衡的,只剩公民自覺,能從結構中意識到問題進而表態,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 感謝分享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15 00:05

  • 訪客
  • HSBC、花旗、渣打在併購本國銀行後不是外銀了喔...(雖然是有留下「一間」外銀分行)
  • 應該還是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15 00:06

  • 訪客
  • 併購後一陣子有成立本國銀行,改為子行而非分行

    目前應該也取消一般帳戶存款不足額的帳戶管理費了
    不然併購進來的客戶要怎麼處理?

    中央銀行的文件中,本國銀行業務裡面有這三間銀行
    http://www.cbc.gov.tw/public/Attachment/17111629271.pdf

    若還是要視為外國銀行,請在文章上另作定義吧
  • 在我的認知中,HSBC、CITI、Charter就是外商,如果
    你再街上作調查,很有可能有99%的人會如此回答。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30 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