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47302928.jpg  

就在ECFA上路週年後,我們不妨平心而論這個馬政府於上任後,開放兩岸關係的經濟重頭戲。在ECFA甫推出以來,我一無反顧的大力推崇這個以排除關稅與非關稅貿易障礙的類FTA協議。但在過了一年後,雖然之前應該支持的論點,皆與事實相符合,但在另一縱向我發現,ECFA議題並非如此的可輕易一剖為二,那在這一年中,我們學到了什麼?

根據外貿協會王志剛所發布的數據顯示,台灣對大陸於早收清單的項目皆有顯著成長,今年15月大陸自台灣進口成長11.7%,尤其ECFA早收項目成長逾16%,但他老人家也發現,今年前5個月,韓國在中國市場占率已高達9.2%,反觀台灣則由去年的8.6%跌至7.5%,一旦市占率下滑至5%以下,即台灣將永無翻身之地。但小剛最後補充說道,韓國其實在2005年時就在中國穩定成長。那我姑且就不咎。我想問的是,ECFA的簽訂,難道只有上述帳面上的效應而已嗎?

ECFA在剛簽訂時,大陸秉持著拉攏我們這個小窮國的心態,在諸項談判中明顯『讓利』,其中讓步的幅度,已超過一般正常貿易談判的經驗法則;雖然,其中猶如石化業、面板業等項目老共具有策略性考量,確實有實質的談判空間,但其他如農業、紡織、機械、塑膠、漁業,台灣皆受到大量優惠,民進黨在ECFA最初的辯論,因未作足功課,亦或是政治型態使然,並未針對ECFA更深層的影響探討,實為可惜。那,在野黨可以在ECFA屆滿一週年後,如何主打此議題呢?

201027ldd001.jpg  

這個月初,南韓才剛跟歐盟國家簽訂FTA,隨後又要跟7國續簽,這7分別是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墨西哥、哥倫比亞、祕魯、以及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在內的海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除了上述7國外,韓國表示將擴大與美國與歐盟談判,希望能提高南韓產品出口中、FTA對象所佔比率。

又根據南韓政府所公布數據,目前南韓已簽署生效FTA計有智利、新加坡、歐洲自由貿易協會(EFTA)、東南亞國協(ASEAN)以及印度。上述國家佔南韓出口比率總和約為14%南韓關稅廳表示,南韓與智利、東南亞國家協會、新加坡、歐洲自由貿易協會等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國家之間的貿易規模,去年為1,368億美元,是簽署FTA之前的1.73倍。

反觀馬政府在一開始簽訂ECFA時,原秉持著可與更多國家洽簽FTA,而狂打這利多,當時的尹啟明,教導國人在簽訂ECFA後,會有諸如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國,相繼與台灣接洽,尤以新加坡的雷聲最大,最後也終告雨點極小,甚至一滴都沒有,在ECFA的噪音已響徹2年多後的今天,新加坡依然無動靜,不知道馬政府是否在看到上述南韓的績效後,應不應該作點說明。

再者,ECFA簽訂後,除了人家本來就會給你的早收清單外,還發生了什麼事情?前幾天美國商業媒體彭博有專文指出,台灣就業機會遭中國磁吸,造成產業空洞現象,製造業大幅出走,卻未能仿效新加坡經驗,發展出新的成長產業。專文進一步指出,台灣4.4%的失業率,看起來好像只有美國的一半不到,但與亞太同儕相比就遜色許多,不但比新加坡(1.9%)高出二倍有餘,也超過香港(3.5%)和南韓(3.2%)。

另外,中國的前10家電子業代工大廠中,台資企業就佔7家左右,廣達系列就佔2家、鴻海系列佔3家,其他還有仁寶等公司,一年產值佔中國48億美金的電子產業逾7成,就可知台商於該地投資規模之龐大,這意謂著台灣將GDP其中一大塊I(投資)給帶走,使台灣產業動能衰退,缺乏資金與就業職缺,使台灣經濟長期走向結構性失調,而目前政府亦無強有力的產業轉型策略,甚至還在盲目的計算名目GDP,前景實堪慮。

但是,這本來並非全非壞事,台灣出走的產業,其實有很多是屬於夕陽產業,像雨傘啦、玩具啦;或高污染工廠,如塑膠啦,甚至石化業,這對如果有信心想鞏固環保、落實高技能、高知識的科技業與人文取相的服務業,亦大有看頭。像美國的IT產業,因其發展夠密集,其結構已複雜化到光軟體就分搜尋公司(Google)、社群網站(Facebook)、團購(Groupon)、通訊(Skype)、多媒體(Apple)、企業方案(Cisco、Oracle)。

有些如Apple與微軟等科技巨擎,甚至軟硬體皆包,南韓亦有如此的高品牌價值企業如三星與LG,這些公司的毛利率皆比逼人跳樓的鴻海高出1020倍,每年可僱用的勞工皆是新創造出來的才能,不像貨車司機,有高替代性。其產業亦屬低耗能、低污染型,可是反觀台灣,我們的ECFA政策其實還是停在降低成本的免關稅措施,如此的將其擺在藍營的神主位祭拜,實有失其比例原則。

4744346547_1a29b84f2e.jpg  

而本國稍早前的產業創新條例,亦是以減免企業的所得稅為出發,產業根本沒有創新到,反而是稅收減少,至於稅基會不會加大,那還是很有爭議性的,一言以蔽之,這其實就是右派的政黨型態如國民黨,才會積極辯護的政策,可是作為在野黨的綠營,非但沒把關,甚至與藍營在國會內喊價減稅,對於國內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健保黑洞日漸加深,顯性國債已佔GDP5成,在加上隱性債務會更多,雖不致成為歐豬五國之流,但對於我國追求社會公平的三民主義而言,實有悖初衷,更遑論社會正義。

再者,簽了ECFA後,我們確實得到了一時的經濟利益,但我們失去了什麼?聽說陳菊現在也沒說要放熱比婭了,取而代之的是呼籲國防部可以開放陸軍官校、中正預校與陸軍步校三所軍事院校給陸客參觀。賴清德也開始公開表示竭誠歡迎陸客。本來這些專吸南部激情選民特質的南部首長,待ECFA辯論一過,整個又成四川變臉戲般,竭盡所能的到處巴結阿六仔。

賴清德在接受中評社訪問時還強調,張銘清事件已經過去了!他急欲揮別這件讓兩岸不快的事件,希望陸客能夠重新認識台南,來到台南觀光旅遊。這又讓我聯想到我最愛的小說《1984》內的情節,書中的統治階級,為了合理化當下的利益,每天在資訊部內竄改歷史。

書中世界呈現大洋國、歐亞國、東亞國三國鼎立的局面。其中大洋國可以與有利益衝突的東亞國一天是敵人,也可以因另一天要與東亞國結盟,並與第三國,歐亞國對抗,而改變先前與東亞國交戰的事實,歷史竄改的速度快到連墨水都還沒乾,又要在改下一段;自始至終,國內的人民,也就是被統治階層,才是國家真正的敵人,因為都是誰在打仗啊?老大哥嗎?

D5EA7D76-EB69-FB5E-4E0B5DA9500C1694.jpg  

回到ECFA,原本綠營的敵人,在鋒頭一過後,又成了朋友,在這一來一反,我們失去了什麼?反對黨一開始的反ECFAECFA要公投,又代表了什麼意義?為什麼現在都不喊了?難道這些議題,就是讓它悄悄的飄過嗎?可是喜歡被騙的選民,仗民主之名,行民粹之實,不明究理,見到自己人就挺,也懶得管實質意義,這就是我們失去的東西。

嘴巴跟阿六仔說,我們有一樣東西是不可踰越的,人權與民主的價值,是早收清單不可抹滅的,然後私地下在停播熱比亞、對達賴閉口,再到對岸拉世運門票,再卑恭屈膝請人到我們的軍事重地,這就是我們失去的!!

其實,世事本來就很難一分為二,麵包與精神難以兼具,你要主權、要人權、要名份,卻常常須物質享受的犧牲,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亦或是一個成熟的個體,就是要瞭解箇中的輕重緩急,以及顧此失彼的道理。你不能有一好,又要有二好,然後一二好都沒拿到就坐在牆角死哭賴皮。

55938069-president-yingjeou.jpg  

民主的意含是我瞭解議題內涵,瞭解其嚴重性,對於可取得的資訊我盡量去搜尋,並基於自己最大的努力,求得一個理性、完整、全面、公正的選擇,這才是民主的真諦,其他如賣藥的地下電台招式,以及愛國同心鄉會的五星旗宣傳車模式,民主與ECFA議題對您等來說,還是要再加把勁啦!

【延伸閱讀】:

反ECFA應該要這樣辯!!

從《ECFA》到《產業創新條例》(中時嚴選好文)

從歐豬五國到ECFA

ECFA雙英辯論會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