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penhauer.png  

又到該介紹好書的時候了,學心理學的我,在逛書店時,常會多看幾眼勵志叢書。約莫在2年前剛離職時,橘色巨塔的一位好友保羅曾介紹《叔本華的眼淚》,因當時卡在幾本政論書籍,也就沒多大注意,可是在離職後不久,想趁著此時需知性灌溉的當下,補充心靈維他命,於是就在書店再次吸吮這本書的汁液,在讀了3頁後,發現已愛不釋手。

 

《叔本華眼淚》是存在主義治療大師歐文‧亞隆(Irvin Yalom)所著,內容描述一位對性上癮的登徒子菲利浦,為了克服這問題,尋求坊間偏方多年,最後靠著叔本華的悲觀哲學療癒,叔氏認為人類存在的痛苦,要靠克服無常的慾望得到救贖。

另一主角為朱利斯,他是心理醫師,在接獲自己罹患癌症,僅有一年時間可活時,突然想起自己多年前曾診斷菲利浦的上癮問題,可是當時並無突破,朱利斯遂決定在尚未踏入棺材前可與菲利浦再見一次面。

120-LCSpic.jpg  

 

在一次演講的邂逅後,朱利斯發現如今的菲力浦已成為「哲學諮商師」,靠的是叔氏的悲觀哲學,但菲利浦仍需正統諮商師的指導才可執業,因此朱利斯答應菲利浦可指導他,但前提是要參與自己所主持的團體治療課程,菲利浦隨即允諾。

 

團體內有一位他曾經熱愛過,但一感到綁住就踢走的前女友潘蜜,剛開始兩位見到面時皆非常驚訝,且彼此排斥。隨後,菲利浦在團體內開始擔任有趣的角色,他所奉行的心理治療論點恰好與朱利斯相異,菲利浦認為治療的宗旨在建構一套患者可信任的思想價值,並將自己與外界的依賴性減至最低。

 

他述說自己靠著叔氏的『克服欲望,增加知識』方式痊癒上癮症,而朱利斯則認為不管一個人懂得再多,靠意志克服的慾望再大,如果無法與病人同處一個平面交流,將心比心,一切都是枉然。

 

療程中菲利浦的睿智與對人性的洞悉,常贏過在場每一位患者的信任與認同,朱利斯慢慢感覺自己在團體中,擔任諮商師的角色被威脅,但菲利浦唯一無法碰擊處是一種『心對心』的交集。

每每在其智慧佳語後,視線總是漂移至團體外,或是直盯天花板,朱利斯感覺到坐在團體治療圈中的那位智者,彷彿是在堆砌著死人哲學,掩藏一個更深層的地窖,而地窖內到底埋著什麼呢?

 

在朱利斯死前的最後一次療程中,對話內容突然帶到朱利斯質疑菲利浦是否一輩子都沒感受到真愛,菲利浦回答沒有,朱利斯隨即問原因;

 

菲利浦答道:『就算是有,那些女人也不是愛真正的我,而是喜歡我的性技巧。』 

 

朱利斯聽後隨即問道:『那,什麼是真正的你?』

 

菲利浦回:『記得我們最初認識時,我的工作嗎?我是負責研發殺蟲劑,我是聰明的化學家,發明各種殺死昆蟲的方法,或是利用牠們的荷爾蒙使牠們無法繁殖,多麼諷刺阿,我是使用荷爾蒙的殺手!』 

 

『真正的你是什麼人呢?』朱利斯堅持問下去。 

 

菲利浦直直地凝視朱利斯的眼睛說:『怪物,掠食者,孤獨的昆蟲殺手。』他的眼睛充滿淚水,內心充滿盲目的憤怒,繼續說道:『我是一個別人無法接觸的人。瞭解我的,沒有一個人會愛我。從來沒有,沒有人可能愛我。』 

 

潘蜜此時走向菲利浦的身旁,對他說:『其實我可以很愛你的,你是我見過最美麗、最動人的男人……

 

本來潘蜜還要繼續的說,可是菲利普的眼眶已潰堤,他從來不允許自己有這一面,之前包裹在皮膚外的硬殼,裡面竟藏有如此美麗於內,菲利浦隨即痛哭失聲,奪門而出。

 

整本書的重點大概就在最後這段對話。聰明的我們喜歡用大腦製造情境,編織思考框架,把不想面對的脆弱、無助、迷失、痛苦、受傷給排擠在護城河外,表面用著複雜的哲理、名言、思緒、系統、以及架構給掩藏起來,可是這建構工程,也會將最漂亮、真實、柔美給挾持在城堡的地窖內。

 

還記得電影《心靈捕手》那個絕頂聰明的男主角Will,因從小受家暴,不相信世界上有人會真正愛他,當女主角希望更進一步交往時,Will開使失控的嘶吼狠心話,將其推開。在內心深處,他認為自己很醜陋、孤僻,不值得被愛,也不想愛別人。最後心靈捕手Sean(羅賓威廉斯飾)問Will為何要拒絕另一半的踏入,Will答道他已有許多心靈伴侶。

good-will-hunting-1-1024-747268.jpg  

 

而當Sean再逼問這些心靈伴侶是誰後,Will所答覆的都是如尼采、康德、杜思妥也夫斯基等死人。Sean回道,這些人不會跟他有任何對話,就是因為他們都死了,不會遺棄他,所以才會讀這些死人哲學當慰藉,逃避穩定關係。

 

最後Sean掃了一遍Will的病例,心痛的深呼吸片刻,隨後直視Will的雙眸,對他說:『這不是你的錯!!』

 

『我知道啦!!』:Will漫不經心的答覆

 

聽著,這不是你的錯!!』Sean將雙眼緊盯Will,繼續說著。

 

『我聽到了啦!』

 

看著我,這不是你的錯!

 

『你他媽的要跟我玩什麼把戲?』

 

『看著我,你所經歷過的一切痛苦,我手中握著的病例、傷口,以及你遭遇過的一切狗屎,全都不是你的錯。

 

說完後,Will的心防被突破,一改先前狠小子的姿態,緊抱著Sean嚎啕大哭。

                                                   

                                                       ***

 

人的表面都戴著一層面具我們似乎都知道,可是卻常忽略面具後所犧牲的寶貴生命,地窖內的傷口埋藏的是不想面對的痛苦,不被承認的柔弱、遺棄、與無奈,但生命卻是這些破碎的片段所構成,倘若淘氣的小男孩,與頑皮的小女孩持續將自己給枷鎖在陰暗內,凝結的血塊會形成堅硬的盔甲;屆時,春天的暖風,與仲夏的蟬鳴,將猶如昨日黃花般逝去,記憶也將失去其溫度。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留言列表 (3)

Post Comment
  • 三分鐘熱度
  • 可悲。有些大人因為無知無能,把自己的心靈垃圾倒給幼童,而這個孩子長大之後,卻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去忘記過去,治療自己。他無法攻擊這傷害過他的人,他只能用仇恨攻擊自己,把錯誤歸究於自己身上,也無法產生自尊和自信心。

    空有知識卻無自知之明者,知識對他來講只是種災難。

    好奇,大師是心理學專業,若您是劇中的治療師,你會對病人有什麼建議呢?
  • 這個心靈垃圾的亂倒,可是一代傳一代,直到一個有覺知的後代,決定『到我為止』,終止一切殘酷。

    『建議』一詞很弔詭,這意味著,『我懂,你不懂』的上對下操控,而許多孩童最初的傷害就是這種上對下的施暴,其實很多時候,心理捕手如要牢牢接到心靈變化球,能夠做的就是順著球接,而不是指導投手,越俎代庖。

    我想『將心比心』是第一步,當你踏穩第一步時,似乎之後的細節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6/06 07:56

  • sean
  • 因為羅賓以至於有緣看了這篇 彷彿在對我說似的 這幾年一直這樣 適切的方向不知往哪 一直在徹底地摧毀 婚姻 家庭 工作 心理 人際關係 這文在提示我 但我卻還是走不出那鬱悶的結 無對錯 為何總是受貶抑困厄的一方呢 不知是不隨流還是根本是個思想怪胎 有時已辨不清 到底這四十年來社會給我的形成的是什麼
  • 王建樺
  • sean ........ 去想想你的初衷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