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你,沒有人能獲准進入這道門,因為它是專為你而開的,但現在我要去關上它了!法院對你並沒有要求,你來,它就接待你;你去,它就讓你走   卡夫卡 ─ 審判

ghost_town.jpg


 天 空一片昏黑,一直下著雨。這裡是永迴鎮,在永迴鎮裡,下雨是常態,天空總是一片漆黑,雲層也始終散不開,但在一望無際的烏雲堆中,總是有些許的陽光滲過雲 端的銀邊灑落,好似太陽快要實現那不久前的承諾,但誰也說不定厚厚的雲層何時才會散開,好讓鎮民不再淋濕,永迴鎮今天正下著雨,已經記不得到底下多久了。


在永迴鎮的南方離山丘不遠處,殘立著一座傾斜的燈塔,塔頂破了7、8個大窟窿,每日從天而降的雨水經窟窿一串串的流下,一根根的水柱像瀑布般不停的流呀流,流呀流,流著流著很快的燈塔已經積滿了一池水,水池中蹲著一位棲身在塔內的負債人,正慌張的拿著一個有7、8個小窟窿的大臉盆,在那挖呀挖,挖呀挖,慌張的想把燈塔內的積水給舀出塔外。


但水柱的水實在太大了,窟窿又多,負債人每舀一盆水,水柱就又灌進3呎深,每潑出一桶水,就又注進4米寬,負債人越是情急,雨似乎也下的越大,起初只及膝蓋的水,慢慢的覆蓋到腰際,在更使勁的往外潑後,雨水更積到胸前。

 

 MNOT02.jpg


負債人眼看著他的妻小們一個個在眼前或是飄走,或是淹沒,他也就更使勁的舀,試著將他的妻小們從水中舀出,可是老天還是不領情,塔上7、8個窟窿中的水柱霹靂啪啦的拍打在塔中的儲藏櫃上,很快的塔內只剩負債人站在高櫃上依然拼命的舀水,跟四壁轟隆隆的回音。


可是說也奇怪,水始終淹不到塔頂,快要淹沒的妻小,時而又浮出水面。就這樣,負債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在燈塔內不知舀多久了。


永迴鎮那片充滿烏黑的天空,積著一層又一層厚厚的烏雲,雲端總是透著陽光的銀邊,太陽在雲端後,雨在雲前下,陽光承諾著放晴,只是雲層始終不散。永迴鎮正下著雨,下了多久已沒人說得準了。


                    7ss71656.jpg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Post Comment
  • roseku2008
  • 永迴鎮!~~
    頗耐人尋味的故事.......
    好!!
  • 不知地獄像不像永迴鎮

    accrcw75 replied in 2009/12/08 16:53

  • proync
  • 為什麼他們要住在積水的塔內呢
  • 積水燈塔好比無情的環境
    ,有時我們被現實所壓垮
    ,無喘息的空間。

    accrcw75 replied in 2009/12/08 21:09

  • proync
  • ㄎㄎ
    所以只要心境一轉
    不就出塔了
  • 正在轉外境,不知心境會不會跟著轉。
    謝謝兔拔鼓勵。

    accrcw75 replied in 2009/12/09 08:05

  • roseku2008
  • 地獄沒有永迴鎮的假像!
  • 那地獄在何方?

    accrcw75 replied in 2009/12/09 10:29

  • roseku2008
  • 地獄與天堂一樣~~在天上!
  • 酷斯拉
  • 地獄惟心造
    一念地獄 一念天堂
  • onlywtj
  • 地獄與天堂一樣~~在心上
    地獄與天堂皆是~~自己營造
    心隨境~~輪迴轉(逐物任欲)
    境隨心~~法輪轉(攝心內修)
  • 節目爛,電視轉(省電費)

    accrcw75 replied in 2009/12/20 12:56

  • stry1514
  • 週末到了,又有空到大師家看舊文了 (大師家就是你家?)

    這篇很棒啊。之前不想看,是因為從標題到圖片,都讓我覺得好沈重。我生性膚淺,太沈重的主題會讓我感覺難以承受 (順便一提,你文章的插圖都好特別而有力,替你的文章加分很多。)

    我很訝異,上面那麼多留言者,怎麼沒有人提到,這個故事讓人連想到希臘神話中薛西佛斯(Sisyphus)的故事。Sisyphus 被 Zeus 懲罰,必須推大石頭到山頂,但每當他推到山頂,石頭又自動滾下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永迴" 不也是這樣 rolling again and again 嗎?

    當然 Sisyphus 是被 Zeus 懲罰,這篇的負債人,大師沒特別提他為何被囚於此,只說 "水池中蹲著一位棲身在塔內的負債人"。上面已經有人問大師,負債人為何要住在塔內?我想,除非真的是被懲罰(類似地獄的懲罰),作者或許只是想表達,人的無知與愚昧,讓他看不到,住在漏水,會淹水的破塔,還不如走出塔外,即使被淋雨總比被溺斃安全吧?

    愚昧的還不只不知道走出去,是連舀水都不知道用 "有效的" 工具。當然在這裡更有可能的是,他也無從選擇,只有這個有破洞的盆子可用。在無知或無明的環境中,人能掌握的工具是極其有限的。

    大師對故事主角既仁慈卻也殘忍的安排是,水始終不退,卻也不會到達將負債人與妻小滅頂的程度。為何有人選擇自殺?因為總有人相信,死是對活著所受到無窮盡的折磨最好也最快的解脫。負債人為了想讓自己與妻小脫離深水而不斷舀水,與Sisyphus 不斷推石頭的心情是一樣的,仍然想走出磨難。但也或許在那兩個國度裡,人(或神)根本就不能「自殺」(有生才有死),問題沒有解決,就得不斷重頭來過。這種解釋符合佛教輪迴的觀點,或許也與大師將標題定為「永迴」有關。

    以上亂評,大師隨便看看就好,不必當真。
  • 謝謝國誌姊再度報到,剛起床開機,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是國誌姊的評語,太棒了。

    對阿,我在寫這篇時,腦中的意象大概就是國誌姊講得那個Sisyphus神話故事,裡面還有參雜尼采的「永劫回歸」觀念,當然這也是佛教所說得輪迴、卡夫卡的審判(開宗明義就以卡為引言)。

    可是這篇最主要的還是要表達作者(就是我)對工作、生活的苦悶抒發情緒,很多時候就是覺得不管多作努力,但總像洩了氣得氣球,總充不滿。

    如果出了塔外會怎樣?不知道,現在正在試,塔內其實還有個主角沒說,就是塔長,先前跟塔長掀桌,因為抱怨臉盆窟窿過多,但塔長總以「者就是本塔多年的作法」以對,我啞口無言,選擇走出塔外,英文有句話叫「Out of the frying pan, and into the fire」,well, I am in the fire now.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0 09:41

  • Private Comment
  • stry1514
  • 喔,懂了。
    看了一下寫作日期,的確是剛離職時寫的。現在完全懂你創作時的心情了。
    但好的作品就是這樣,讀者可以有他閱讀時的領悟與收穫。
    讀大師文章果然增智慧長福報。
  • 其實最原始的是在離職前寫完,當時po再另一個blog。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0 2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