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fulwarrior.jpg

書展期間,除了見到稍早前於論壇內介紹的『喬斯坦‧賈德』外,另一個重頭戲,其實也是此次要去書展的原因,就是靈性大師『丹‧米爾曼』(Dan Millman)也會來台參加簽書會,只可惜我沒帶書去,只帶了還堪用的大腦與兩隻直直豎起的耳朵到場,但本文主要是談他的書,名為《深夜加油站遇到蘇格拉底》,英文則比較簡單些,取為『Way of The Peaceful Warrior』,意即『和平勇士之道』的意思。

這本書我約莫10年前在國外見過,當時是因為米爾曼的另一本談『數秘術』(Numerology)的書而認識,書名為『The Life You Were Born to Live』。剛開始接觸這本書時感覺有點邪教論,直覺認為只是一本類似占星術或12生肖學的鬼東西,所以也沒多留意,再下一次接觸米爾曼時,已是7年之後了。

當時我正在橘色巨塔猛追阿潔,可是她並不領情,當場給我閉門羹;同時間當兵的同梯阿綱找我敘舊,並推薦《深夜加油站遇到蘇格拉底》的電影版本,當時失戀的我第二天就跑去電影院看,試圖尋找心靈的慰藉,沒想到當場就被劇情給迷住。

這是一部與原著有點出入的電影,原著描述一個與作者同名的體操選手,某夜無法入睡,就獨自徘徊至學校附近的加油站閒逛,一位滿頭白髮的老翁出來招呼,就在付完錢後突然發現老翁可一躍而上加油站的屋頂,小伙子當場愣住。

p123105075280.jpg

隔夜米爾曼再度光臨加油站,欲探聽老翁的虛實,老翁彷彿知道他的來訪,若無其事的唆使他幫忙加油站內的工作,不久後受好奇心驅使,米爾曼問老翁可否再次執行跳躍的動作。

老翁回覆他為何想學翻滾這種沒益處的技倆,米爾曼傲慢的回道自己是奧運級的體操選手,自己的能力已不賴,但仍想瞭解老翁的技術以求切磋,語畢命令老翁再次示範,老翁隨即回米爾曼倘若其果真如此了不得,為何總在深夜失眠呢?也許心中有種無法填滿的空虛在作祟。

這句話有如春雷般震醒昏睡的米爾曼,老翁見狀隨即補上另一句:『你快樂嗎?』,米爾曼一時答不出,隨後答應老翁將不時前來加油站探訪,希望老翁教他跳躍的竅門,並稱其為『蘇格拉底』。

兩位隨後開始一段長時間的訓練,蘇格拉底稱這訓練為『和平勇士之道』,『和平』是因為這道法主張不爭與非暴力的態度;而『勇士』則是這條路艱辛困難,沒有一顆勇士的心實難到達。

picx_fpen0043831501.jpg

米爾曼在訓練期間因一時的莽撞與心急給摔斷一條腿,但蘇格拉底好像已料到這發生,暗中叫好並跟米爾曼說這事件是老天給他的一個教訓,因他的『成就感』形成怕輸的『自我』,而自我是勇士之道最大的敵人,摔斷的腿好比粉碎的自我般,可以清除行走在勇士之道上的障礙。沒想到過一段時間後,米爾曼果真克服了粉碎性骨折的障礙,贏得體操競賽冠軍。

這本書的大意很像東方武俠小說裡的『師徒』原型,也很像禪宗裡的門徒訓練,徒弟在學禪法時,最重要是克服『我執』的障礙,好比書中米爾曼在初次見到蘇格拉底時以為自己很了得,處處在師父還沒回覆時高論一堆自認正確的答案。而師父的對應之道,就是將其從橋上丟入河中,好讓他的念頭魂飛魄散(out of his mind)。

這突然讓我想起唐朝四川的『馬祖道一』禪師,相傳他是一位很奇特的智者,舌頭長過鼻尖,腳下有兩個輪紋,走路就像牛在步行一般。有天一位徒弟問他何謂禪,馬祖聽完後馬上將其丟出寶塔外,然後自己跟著跳出,重重地落在可憐的傢伙身上,然後再逼問:『你現在知道了嗎?』相傳這突發的舉動,使徒弟的精神全然灌注而當場悟道,此為禪宗講究頓悟的『臨濟宗』之法門。

01300000244323122266576995028.jpg

真實版的丹‧米爾曼在書展時坦承電影與原著都參雜許多虛構的成份在內,現實中的確有位蘇格拉底存在,但他不會翻牆、不會灌頂、不會消失、更不會讀心術,但他確實散發出一種與常人不同的特質,米爾曼稱其為『安靜感』,或是一種『不可褻玩焉』的莊嚴。最後,米爾曼亦承認在一生中,蘇格拉底僅為其4 位老師中的一位,他也會在未來將其他三位的教誨集結成冊,陸續發行。

《深夜加油站遇到蘇格拉底》一書成功結合小說的虛擬結構與作者本身的靈修路程,在現實中米爾曼確實是世界級的體操選手,而其『和平勇士之道』不但豐富了自己,亦豐富了13,000公里外的台灣讀者。出版社『心靈工坊』還因這本書轉虧為營,我也陸續購買了《寫在深夜加油站之後》一書,這本內容不深,是在為第一本書作筆記,非常好讀。還沒接觸過本書的人可先借DVD來看,如果有被感動到,再往書下手,也不啻為一個好的心靈投資。


               i0g3ektayecqcet.jpg

 

【延伸閱讀】:

與喬斯坦賈德有約

綠野仙蹤與禪(上)

坎伯與英雄之旅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酷斯拉
  • 自我感大概是王大師畢生最大的敵人吧! 用論述自我感去提升良好的自我感, 小心又是知識障!
  • 當然,謝謝指教

    accrcw75 於 2011/02/24 00:13 回覆

  • veggieinlove
  • 我前一陣子從圖書館借回三本『數秘術』(Numerology)的書,研究自己的生命數字呢。
    前些年回台灣時,從妹妹的書架上看到這本 《深夜加油站遇到蘇格拉底》,就跟她借來拜讀,覺得不錯。這裡的圖書館也有米爾曼的其他書,我前一陣子發現時,決定先抱『數秘術』的書回家再說。
    想要看的書好多,然後就這樣看著自己,那一顆很容易離開家門一直往外尋寶的心。
    謝謝大師的分享。

  • 話雖說我很排斥數祕術,可是口是心非的我還是一值鑽研內容,我是3,哈哈. 在座談會時,有人問米爾曼是否相信數祕術的奧秘,他引用老婆對占星術研究30多年的心得,她說 『我不相信占星學,因為我是魔羯座』

    我也不相信數字學,因為我是3, 哈哈

    accrcw75 於 2011/02/24 10:33 回覆

  • 三分鐘熱度
  • 我家雖然有這片光碟,但是我看到前面,很不幸地覺得很沉悶,就沒看下去了。而且演蘇格拉底的人,好像還是綠巨人浩克裡面的那個怪科學家喔!

    大師的發文,讓我聯想到二個類似的故事。

    1) 唐望故事 Carlos Castaneda-(美洲原住民)

    2) 開悟的神祕與趣味(一個德國教授去日本向禪師學射箭(Archery),從射箭拉弓中也發現了類似的事情,方智新時代)

    我常認為,世界各文化都有相似的精神。也許不同文化者,不應該互相討厭,其實大家都是有共通點的。

    不過,題外話,我卻也看過另一個大學生的故事,他像裡面的丹一樣,擁有一切的幸運,他也去了深夜的加油站,結果遇到了搶劫,中槍後,改變他的一生,最後他用驚人的意志力重新站起來,向命運要回他的人生。
  • 1. 這不知是否是同時性,我本來這篇想寫唐望,可是發覺可能太小眾,所以選米爾曼.

    奧修說唐望的體系有9成是虛構,僅一成為真實,但其他9成的虛構幫那一成的真實舖了美麗的謊言. 但還是須小心看待,不要以為摔下山谷真不會死....

    2. 禪箭的訓練跟原理,我在大演化一篇內有稍微解釋,我認為是型態場域的原理. 原文;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20651598

    accrcw75 於 2011/02/24 10:39 回覆

  • 燃燒布魯思
  • 記得我剛墮入世人所傳說的那人生黑暗深淵時,
    (大抵就是第一次來大師這留言時,對了!好久沒來了,一切安好?)
    (感謝服貿,讓我猛然想起你,哈哈....慚愧)

    曾看過此書(也看過唐望,如:內在的火焰),並為其深深感動,

    當時充滿恐懼,焦慮,懷疑與否定自己,

    渴望找到獲救的彼岸,

    而這本書正填補了我的呼救,

    他給了我一位暫時的幻想導師,一隻壯實卻又溫柔的援手,

    隨著書中的推演,我有如米爾曼,

    從受創鬱悶,為了面子死撐,

    到不斷露出馬腳,而後場開心霏,接受道法修行,

    最終領略專注與無我慈悲,證得阿羅漢果....等

    在看書的歷程,我彷彿真的開悟了....
    ----------------------------------------
    但閤上書後,我的開悟也隨著閤上了,

    現實上磨難的等級太高,

    透過不斷憶起書中的內容來穩定自己,好像有那麼點緩不濟急與不切實際,

    更重要的事,我驚訝的發現,專注與無我只會增強自我否定,

    最終造成解離與崩解而為世所俘虜...

    於是,一股怒火從我心中燒起:

    "為何一直思辯與奉行聖賢教誨的我,要承受這麼多鳥事與污衊!?"

    但同時也有一股反省的聲音出現:

    "我是如此無瑕?"

    因此,我決定,直接面對外界與內心所有的黑暗,

    不合理的就思考與反擊,不足的就認輸與補正,

    憂鬱就憂鬱,焦慮就焦慮,細細品嚐一切大難臨頭的感覺,

    總之,我選擇正面對決一切.
    ---------------------------------------------
    在如此自我折磨下,我好似開了另一竅,較能洞悉真相:

    人類的懦弱,勢利,狡詐,暴力,無恥..等黑暗,

    以及同樣身為人類的自己,也同樣具有這些黑暗,

    我像是初窺過閻羅王功過簿般,開始能判斷出身邊的人事物的是非善惡,

    以及能較敏感地反觀審視到自己的是非善惡,

    我的腦較清楚了,不再如此容易動搖,

    不過,好似懂得黑暗後便更能瞭解光明的珍貴般的,

    我更容易受到"真正"的光明所感動,

    我的心更軟了,亦更有勇氣捍衛真實與光明,

    慢慢地,我開始從內心的深淵中爬出,

    雖然外在的深淵依舊,但也算是能坦然面對了...

    複雜演變為清晰與簡單,懂得一切如實而為,

    這樣算登大人了嗎?哈哈
    -------------------------------------
    以此短文向大師打個招呼,聊表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