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ry_mob.gif

英國十八世紀的保守主義哲學家『艾德蒙‧伯克』(Edmund Burke)非常反對流血革命,原因是人民常不自覺自己要什麼,亦不瞭解行為的後果,一堆平常受壓抑的烏合之眾,會容易隨著美麗的口號,享受失序的快感而突然間成為暴民。最近美國CBS電台首席國際特派記者『羅根』(Lara Logan),在埃及採訪革命成功後的報導時,就遭受到該國暴民般的待遇,這凸顯出此次革命背後的複雜性,與媒體喜歡吹捧革命的宣染手法。

0215-lara-logan-bn-cbs-01-credit-1.jpg

而不明究理的台灣輿論界,將『茉莉花革命』後的一系列回教反政府浪潮,高放在聖壇上膜拜著,各家報紙的專欄常以『下一個是誰』為標題,好像積極鼓勵著暴動的發生,甚至有些媒體穿鑿附會的將其與馬政府最近的施政扯在一起,好似要台灣的人民一起效法北非的群眾一起推翻政府,再創一個民粹的烏托邦。

首先,在埃及的暴動群眾中,有廣大的人群並非真正崇尚民主,或瞭解民主的真諦,從該國男性對女性的待遇就可見一斑。據調查顯示,埃及當地有逾9成國內與8成的國外婦女曾遭性騷擾,因苦於當地警方習慣性的縱容男性惡行,受害者對應的方式常是息事寧人。

埃及男性亦經常在街上對外來的女性訪客挑釁,尺度大膽惡劣令人汗顏,但對自己的女性同胞卻限制重重,甚至阿拉伯人在出國後,對性的追尋是極端渴望好奇,我在前工作的女同事中,常有被中東男子搭訕的不悅經驗,此種對異性的雙重標準,深入回教文化的骨髓。

雖然回教國家自古以來慘遭西方國家的蹂躪,但這絕對並非神格化該地區人民的藉口,根據美國學者肯恩偉伯(Ken Wilber)的四象限圖形,回教地區普遍受制於政教合一的『畜牧時期思想』(Tribal Consciousness),大部分人民思想迂腐偏執,且不瞭解民主真正的意涵。

                                image00002.jpg

許多回教國家自始至終皆無有效抗衡政府的反對派。在埃及反對穆巴拉克最大的勢力為『穆斯林兄弟會』(the Muslim Brotherhood),這是一個奉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為宗旨的激進組織,其推崇將世俗化政府(secular government)打回傳統宗教體制的政見,這樣落後的團體卻在穆氏離開埃及後擔任重要的權力分享勢力,人民真會比較幸福嗎?我打個問號。

                                  muslimbrotherhood.gif

而反觀突尼西亞在革命後所組的內閣鬆散無能,國內難民四處流竄至鄰近的義大利及法國,國內經濟卻絲毫沒進展。而在稍早前的顏色革命國家中,許多還是採軍事政權,一般平民的生活根本沒有任何改進,再再驗證一國民主制度的成功與否,大部分還是需歸咎於國民素質,而非革命本身。

可是不明究理的台灣媒體夾雜固有的意識形態,靠這波因『茉莉花革命』而起的革命風潮借題發揮,對內不滿現況,批評政府,以求消費議題;對外撻伐專政,藉以凸顯自己的清高,但對成熟民主的意義渾然不知,甚至有人將這事件與中國的內政扯在一起,唯恐天下不亂,不知居心為何。要知道,中國政府雖蠻橫跋扈,可是其國家機器的運作,比目前正在鬧革命的國家高明許多,絕對不適合以血腥革命的方式貿然進行改革。

在1970年代後的『第三波革命』之所以成功,多是藉著國民的素質提高才能持久,所以許多成功的民主範例皆是歐洲與亞洲等相對富裕、教育水準較高的現代化國家,且以非暴力的政黨輪替進行,反觀目前回教暴動國家素質參差不齊,有每日生活不到2美元的埃及,也有石油鉅富但生產力低落的巴林;有獨立後又統一的葉門,更有被美帝侵入後硬拼湊起的『民主』伊拉克,雖然各國的成功機率不小,但成功之後呢?也許就像小說《動物農莊》所云,『趕走了欺壓的人類,卻來了一群蠻橫的豬』。

3145162135_9a9492b1b5.jpg

伯克本來在『美國大革命』時支持使用暴力推翻英國暴君的惡法,可是在『法國大革命』後發現真正恐怖的卻是暴民所帶來的盲目力量,遂思想漸漸改保守,他認為過於躁進的革命思想往往不會帶來更好的後果。作家李敖則感嘆其所寫的書籍,在黨禁時代全數遭蔣經國這暴君查封,但在解禁後,其著作卻在南部被意識形態深植的暴民砸攤。

這暴君到暴民的轉折,才是整起『第四波革命』真正需要觀察的重點,而非盲目的跟著瞎起鬨。我瞭解被冠上『革命家』聽起來很浪漫,到處都是飄揚的泡泡。在台灣後威權時代的民粹思潮與庸俗媒體的文化內,各各都想沾點挑戰體制的反骨光環,一個『切格瓦拉』永遠比課你稅的體制來的性感,可是激情過後不難發現所有的春夢都是需要一堆清道夫幫你整理垃圾,不知那些專欄作者與名嘴們有想到這點嗎?


                           French-Revolution.-4331.jpg

【延伸閱讀】:

埃及暴動不是只在開羅!!(民主第四波的第二槍)

埃及不是只有木乃伊!!(埃及暴動與民主第四波)

英國學費暴動與佛山無影腳

紅衫軍與奶頭三國--TITs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tl
  • 當政府不希望人民談政治,把政治交給少數"精英",你能期望人民多有民主水準呢?
    評斷民主化不光是投票,在我看來至少有幾項標竿:

    1.人民要覺得自己是國家的主人,自己能改變國家
    2.可以自由做政治的集會結社
    3.發表政治意見時不擔心被抓被迫害
    4.別人跟自己一樣平等,這點最重要

    回教雖然說是尊重女人,但是我看來是把女人當寵物看待,虐待寵物會被罰,但是寵物不准同桌吃飯,若不認為女人是跟自己(男人)平等,何來女權? 美國成立初期黑人跟女人也是次等人,這要時間改進,期待埃及人跟突尼西亞人一個月就能做到這些?
    你相信人民有武裝抗暴權嗎? 我相信,但是只有在沒有其他出口換政權才值得做,要把整間房子拆了必須是房子很爛,除了打掉重建一間別無他法,台灣人民不爽現在政府,下次投票是可以換的
    伯克會喜歡現在法國嗎? 沒有當時的混亂就沒有今日民主法國,正如拆房子後一定磚瓦遍地,但為了怕短期的亂繼續委身於破屋,就永遠只能住破屋,而且會越來越破
  • 人民當然有武裝抗暴權,可是政府也會說它有安定暴亂權,這又會落到公說公有理了。可是武裝抗暴過於昂貴。

    至於伯克的部份,我想他會比較喜歡第三波革命的例子,像台灣、南韓,葡萄牙等,皆沒有經過血腥革命就成功。

    accrcw75 於 2011/02/21 22:03 回覆

  • alin
  • 有吃有穿 吃飽換夭
    走了舊人 來個二楞子
    所為何來啊...
    聰明人 不通腰飽吵
    安份守己才是福~
  • 歷史戲碼彷彿都一直會重複。唉

    accrcw75 於 2011/02/21 22:04 回覆

  • miao
  • 民族主義如雙刃之劍,一方面可團結民氣,一方面卻可能傷害國人的人權,或傷害其他民族的利益,例如新帝國主義侵略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或德國希特勒高倡種族主義,屠殺猶太人。
    我想自由主義保守主義也都是有如雙刃之劍。伯克對於法國大革命的反思爭議是非常大的,回到那個時代背景,法國大革命還真是勢在必行,而且無法否認它所傳播的自由平等博愛的思想。
    政治思潮本身是非常複雜的,自由主義本身亦有所歧異 :
    歐陸的自由主義繼承孟德斯鳩、伏爾泰和盧梭等人的思想,比較重視人權自由、平等等幾個基本概念。
    英國的自由主義,從早期的洛克、亞當•斯密到十九世紀的馬爾薩斯、邊沁、詹姆斯•彌爾和約翰•彌爾等人,除了肯定人權、自由、平等外,更關心人們現實財產的權益。
    依此而言,面對一些思潮絕對必須有所批判,但亦不可因噎廢食,回到保守。
    如果回到18世紀歐洲歷史而言,保守主義是承襲封建社會的觀念,認為國家應由世襲的君王和貴族統治,上層社會是穩定國家和社會的主要勢力,肯定宗教信仰和政治應結合在一起。而自由主義則反對強而有力的國家機制,強調以公民社會的力量約制政府,主張「自由放任」的經濟政策,政治、宗教權力應完全分開。
    每個時代背景不同,每個國家由於地理風俗不同也發展出不同的政經社會,無法以公式替代。
    不能容許發展為暴民政治也是不容否認,但是證諸歷史,人民全力的取得所付出的代價都是可觀的,也必然有其陣痛期,過渡期。
    台灣現時的所謂名嘴都是很不負責任的,有些專欄作者卻是很不錯的。



  • 伯克亦不是一開始就是保守主義份子,但是在經過歷任的革命後,發覺人民並不是最有意識的一群,所以開始對躁進的嘗試有許多猶豫。

    自由主義是承啟蒙運動而起,伏爾泰對宗教所吶喊的『打到殘忍的一切』深印在人心,可是他不見得會贊成血腥革命,孟德斯鳩相信有效政府的重要,甚至鄙視有色人種,盧梭則對現代化的世界有懷疑,希望時間倒轉,活到原始生活,這些思想家雖稱自由主義,可是卻是保守主義之祖,許多亦不主張民粹式的革命。

    我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當然有許多不錯的專欄作家,像明天將發文的南方朔以及朱敬一等,我就很欣賞,但名嘴多數確實有許多問題

    accrcw75 於 2011/02/21 22:34 回覆

  • mtl
  • 先不說台灣,南韓有個光州事件,夠血腥了吧? 葡萄牙我不知道
    台灣真是個特例,七十年代遊行全部死的人應不超過十個,蔣經國沒用軍隊鎮壓到底是因為良心發現,還是美國壓力,不得而知,等李登輝鬥贏國民黨非主流派,軍隊鎮壓群眾運動更變得不可能
    民主運動血不血腥,全看當政者的態度,控制權不在人民
    雖然幾乎沒有人死,當年黨外人士被打破頭的血也沒少流啊~
  • 吾兄所使用的光州事件正好佐證我的論述, 首先這事件發生在1979-1980年而且並沒成功, 再來這事件造成數百人死亡,數千名受傷,連坦克車都開出來了.

    大統領全斗煥在事件後一直延續鐵腕政權到最後,南韓是等到1988年開始才有第一次的全民直選總統,選出貪腐的盧泰愚,跟台灣很像.這時才算是真正的民主體系,中間間隔8年之久.

    杭氏的第三波民主也是從這時期算起, 期間,南韓整年在國內舉行大大小小的示威遊行,國內政治動盪不安,我當時在那念小學時也身受其害.我認為這些血腥鎮壓對韓國傷害很大,代價昂貴.韓國一般光州人仇視外縣市人口.

    所以台灣跟韓國的第三波民主之政黨輪替,確實沒流一滴血.

    accrcw75 於 2011/02/22 14:50 回覆

  • alin
  • 名嘴的問題
    在於心態可議
    為的是收視率? 名聲?
    還是背後還有更可怕的企圖
    還打著一張
    為民喉舌的招牌
    有時看水果報
    也有這樣的感覺
    受教了~這個園地
  • 這論壇是提供另一種看法,與大家討論議題
    也謝謝賞光.

    accrcw75 於 2011/02/22 14:51 回覆

  • 大陸翻墻客
  • 我覺得,民主就是在你們大家的討論中產生的。至于民主的初始化靠革命還是改良,我個人傾向于大陸靠革命。因為世界共產黨的歷史己經證明了它是不會放權的。
  • 但民主談到最後便民粹,真正民主不是在動嘴談,有時也要閉嘴聽,只會說的話,常聽不到自己再說什麼。

    大陸不需革命了,改革比較好

    accrcw75 於 2011/03/23 21: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