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nge_encounter_in_the_subway_105215.jpg

事件一:捷運站外

 

今早在進捷運站前,突然聽到身後『叭!!』的一聲巨響,還沒來得急回神,又是一個『叭!!』聲從背後傳來,猛然往左後方一瞧,發現原來是公車司機,正對著前方攔住去路的黑色車抗議著。

 

當司機見到車主毫無動靜地依然擋在前方後,本來隨即又要施以另一響,當大手正要往下按時,突然見到一位年近80的老翁,從車內蹣跚的走出,看樣子,老翁行動極奇不便,需要別人攙扶才可行走,不久後,一位年輕人從車的另一方走來,將老翁緩緩的扶出。司機見狀,馬上停止了按喇叭的意圖。

 

我在這一剎那,刻意的接近公車司機,趨近觀察著這一幕。起初脹紅臉的司機,不自主的慚愧了片刻,但臉色卻好似要合理化先前的行為,低聲的向乘客抱怨公車站前不宜停車,只是眼神與口吻不大協調,視線焦慮的緊盯著老翁,嘴巴卻不安的四處呢喃。

 

過不久,老翁經由年輕人徐徐的攙扶後,被引導至西門站旁的人群中,不久後公車司機往後倒退些,從旁繞過黑色車駛去。這時,我才發現方才是輛豪華賓士轎車擋住了公車前方,我雖對賓士沒研究,但可看出這車型應不廉價,從老翁下車的排場,以及全身西裝畢挺的行頭看來,應該是個富有的人,我不確定剛剛那位羞愧的司機是否有看到事件的全貌。

 

我隨後就在心中批評著這位老富翁所停的地方,自私的擋住後面整列公車的通行,我可以了解選擇這點下車的用意,實因純粹為圖個方便,前有捷運,後有公車站排,又是漢中街首端的圓環地帶,到哪裡都方便,但老翁為貪自己分秒的便利,卻延誤4-5台公車,200多人上班的時間,不知老翁作何感想。

 

在進入捷運站後,默默的回顧著整起事件的思緒脈絡。我起初對公車司機的毛躁不安,與其促使老翁的驚嚇感到不平,卻終究對司機犯後態度良好感到平撫。但不知何故,當見到賓士轎車的三槍標誌後,卻生起了後續的思考矛盾

 

 roadrage_big.jpg

 

事件二:捷運站內

 

昨晚在捷運車廂內,看到一位同樣也是約莫80歲,白髮蒼蒼的老翁,步伐穩健的上了車廂,但博愛座卻被兩位妙齡女子給佔住;一個在裝睡,一個則在講不知另一頭是否有人的手機,我當時猶豫著是否提醒讓座。

 

『尊重人的顏面與人身自由』,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之拿捏,孰者為重?如果叫她們讓座,是否真因我對老翁的愛心使然,還僅是基於社會壓力的從眾行為?不叫她們讓位,又是否代表我不夠見義勇為?

 

 prioritusseatus.jpg

 

話又說來,我憑甚麼當讓座標準的裁判?況且,就算我很『禮貌』的請這兩位女子讓座,她們一定認為我非常的『自己為是』;畢竟,人都愛面子,尤其是妙齡女郎。當眾指正別人缺點所造成的傷害與紛擾,跟幫助外表看似健全的老翁,熟者又為居先?我又為何想強出頭?

 

事後想了一下,讓座的美德,是否是特定時空下的文化產物。在歐美國家,甚至在東方的日本,並無讓座的習慣,難道這就代表該等國家比我們不文明嗎?也實難作此推論。

 

如果沒有,我們為何要那麼的在意讓座文化?甚至有些旁觀者還因年輕人不讓座而口出惡言,甚至大打出手,難道這就是捍衛愛心的真諦嗎?那為何出了捷運站後,棄養、漠視、裁員,都是從老人開始下手,我國對老人的津貼又為何比西方國家少,這是否為『大處不管,而盡管小處』呢?

 

況且,博愛座有可能把本來該坐的人剔除掉,比方說累了一整天的健壯工人,或腿有痼疾但外觀不明顯的高挑芭蕾舞孃;反而讓給一堆不該坐,但擁有正確外表的人。比方說一上車就乎朋引伴,大聲嚷嚷搶座位的上年紀婦女,或以老賣老,但身體依然健朗的毛噪老人。


我還有一次經驗,有個看似社會正義的捍衛者,堅持要一位孕婦坐博愛位,強行將她連托帶拉的逼到座前,婦女在大家面前滿臉脹紅,很是尷尬,而原本博愛座上的年輕小伙子,應該是個ABC,不諳中文,也不瞭解國內的讓座文化,對於無端被人趕下座,心中很不是滋味,大家就僵在那。

 

想坐的人坐不得,不想坐的卻被沿車拖行,最後剩下的,很可能是路人將此景拍下,供電視台炒作,標題打著『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聳動新聞。

 

以上兩個事件,讓我今天很矛盾

                              open-source-cartoon-meditation.jpg

 

忠狗與暴警--是這樣嗎?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Post Comment
  • monica
  • 這篇我喜歡 王大師有理
  • 謝謝 Monica

    這只是我將腦筋打的結,寫成文章而已,希望有智慧的網友可以幫我開示.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28 09:41

  • MAYJUNE
  • 嗯~現實生活中總是充滿著許多的矛盾和無奈啊!
  • 恩,有個智者說,突破矛盾就是看到矛盾處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28 09:42

  • 好幫手
  • 我個人不喜歡讓位文化。(請注意:不是我不喜歡讓位)
    我認為"博愛座"這名詞是給發自內心裡讓老人的年輕人(或中年)坐的;至於是不是真有這種人? 答案在你我的心中。

    那不是這種人可以坐博愛座嗎?
    想坐就坐啊,總有一天你也會老!
  • 因為博愛座有可能把本來該坐的人剔除掉,比方說累了一整天的健壯工人,或腿有痼疾但外觀不明顯的高挑芭蕾舞孃,反而讓給一堆不該坐,但擁有正確外表的人。比方說一上車就乎朋引伴,大聲嚷嚷搶座位的上年紀婦女,或以老賣老,但身體依然健朗的寂寞老人。

    我還有一次經驗,有個看似社會正義的捍衛者,堅持要一位孕婦坐博愛位,強行將她連托帶拉的逼到座前,婦女在大家面前滿臉脹紅,很是尷尬,而原本博愛座上的年輕小伙子,應該是個ABC,不諳中文,也不瞭解國內的讓座文化,對於無端被人趕下座,心中很不是滋味,大家就僵在那。想坐的人坐不得,不想坐的卻被沿街拖行,最後剩下的,很可能是路人將此景拍下,供新聞台炒作,標題打著『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聳動新聞。

    讓座文化原本是好,但有些人就愛妄下評斷,搞的天下大亂.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28 13:34

  • veggieinlove
  • 那我應該算是妙齡女郎,因為有點愛面子! (呵呵,我知道我畫錯重點了)
    說正經的,大師把這日常生活裡狀似稀鬆平常的事件用客觀與多角度的觀點詳實描繪,讓讀者有以小觀大的省思!謝謝您的分享!
  • 因為我很好奇為什麼國外沒有深厚『敬老尊賢』的文化,也依然文明深厚,台灣有修良傳統,可是作出的行為常常相反,到最後,好像在比,或是監控讓座一樣.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28 16:48

  • 燃燒布魯思
  • 我也矛盾了

    與大師一同思考
    -------------------------------------
    我想如果事件一的司機直接把轎車撞過去後繼續前進,應該是比較大快人心的吧

    但沒有人敢這麼做
    -----------------------------------
    我想如果事件一的司機當天心情好,不當它一回事而自行繞過轎車繼續前進,那這事件應該比較不會勾起那陣陣的蕩漾吧

    但司機心情不好
    ------------------------------------
    我想如果事件一的年輕人或老人有自覺一點在該停車的地方停車,那這事件就沒有發生的機會了

    但年輕人與老人卻沒有,或不想有這種自覺
    ------------------------------------
    我想如果事件一的配角們如果在事件發生時,在車上的馬上安撫司機,在轎車旁的馬上予以遣責並趨趕,這事件應該能轉變為社會規範的教育案例吧

    但配角們沒有這種共識
    -------------------------------------
    我想如果事件一的公車站牌兼設有違規臨時停車取締照相機,那除了可以減少事件一的發生,也提供了選擇,示訊與補償效果

    但公車站牌只是跟鐵棍
    -----------------------------------
    如果如果...我想我想...
    -----------------------------------
    如果事件二的博愛座旁有個放電按鈕,並有準確地儀器能檢測乘坐者該不該座,遇不該座者就給他電一下,那這除了大快人心,同時也能娛樂觀眾

    但這爭議頗大,也沒人敢這樣做
    ----------------------------------
    如果事件二的老人能夠愉快並客氣地請兩位女子讓座,並給予禮貌性回報,那這應該能減緩許多讓座事件的衝突力吧

    誕老人常常被惹怒
    ----------------------------------
    如果事件二的女子認為讓座能增添她們快樂,而自覺地讓座,那這事件也就沒有發生的機會了

    但當時的女子顯然覺得有座位坐比較快樂
    --------------------------------
    如果事件二的配角們能一起請兩位女子讓座,那這事件應該能轉變為社會規範的教育案例吧

    但配角們通常沒有這種共識
    -------------------------------
    如果事件二的捷運沒有設博愛座,那可能老人會堅強但可憐一些,女子第一個升起的意念可能不是罪惡感,而是同情感或事不關己感,而這事件中可能就是同情感最強的人讓坐了

    但捷運有博愛座
    --------------------------------
    我想我想...如果如果...
    ------------------------------------------------------------
    對我來說,兩事件的延伸中我偏向選擇"自覺"一案

    但這卻是最不可能實現的

    對我的偏執與報復感,兩事件的延伸中我偏向選擇"直接撞過去"與"電擊椅"一案

    但這卻是社會亂源的開端

    對我的妥協感,兩事件的延伸中我會選擇"司機快樂"與"老人愉快有禮"一案

    但這無形中將會姑息養奸

    對我的群體正義感,兩事件的延伸中我會選擇"種人圍剿"一案

    但這不小心將弄成群體的無知暴力

    對我的公共事務觀感,兩事件的延伸中我會選擇"取締照像機"與"無博愛座"

    但這只是我的主觀觀感
    -----------------------------------------
    唉...

    我想如果何其多

    總歸"自覺"不可能

    尚盼賢眾多集思

    集思之中生自覺






  • 哇~~吾兄的見解精闢,論述鉅細靡遺,本人就不多述了,只能說所云皆為深思熟慮後的觀點,並沒有一個是屬於絕對的對,真要端看當下當事人,與周遭人的互動而定.

    但是,在事先,有越多的思考與覺知,應該是可以幫助未來經歷此種情況之下的選擇性與覺察力.

    再一次, 謝謝分享, 尤其是 "取締照相"那一篇,很有創意.還有"我想如果事件一的司機直接把轎車撞過去後繼續前進,應該是比較大快人心的吧".....這也是我當下的心情:P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05 13:15

  • 燃燒布魯思
  • 大師新年快樂
  • 祝萬事如意~~~~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05 13:16

  • 燃燒布魯思
  • 是ㄚ,犧牲睡覺時間來回覆留言,怎麼能亂來呢?
    哈哈哈~~其實我也希望司機直接撞過去~~~
  • 哇~~我好感動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06 12:42

  • 三分鐘熱度
  • 我們很在意讓座文化,有正確外表的人不一定是真正需要座位的人。我同意。我曾經看過一個年輕男孩在公車上站著嘔吐,但沒有人讓出博愛座給他,反而他吐完後,讓座給他的是一個高中女孩。

    美國的公車上也有標明博愛座,有沒有人讓不讓座,我倒是沒仔細看。不過我很常見到公車上,一人佔據兩個座位,無視別人站著,或是把腳放在椅子上,公德心也不很好。我認為這是美國的『個人主義』使然,只要我喜歡,我沒犯法有什麼不可以?

    我認為讓不讓座與個人同理心較相關。這一代的人的同理心究竟有多少,其實EQ這本書中有提到過,一個人的EQ和他的同理心強弱有正面相關。這個Make sense, 因為一個人若是較有同理心,就不容易為一些小事發怒,消耗自己的無謂的精神。所以,如果有人說不讓座的年輕人多了,我會想到的大概就是,這個現象,可以和這一代年輕人,EQ可能比較低的情況連結。
  • 讓座文化可以延伸到生活中很多事,文化之所以得延續,是因為內建的符號與信仰使然,但這些符號並不是舉世皆通,但人常常會因符號而動肝火。

    回教人常會因為先知的圖像受辱而縱火鬧事。我們則是很在意讓座文化,一來這是文明的象徵,亦為優點矣;二來,這為符號崇拜,這點就值得商榷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08 08:54

  • 三分鐘熱度
  • 不瞞大師,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聽到『符號崇拜』這名詞。我很難想像有人會崇拜著『博愛座』的符號,而忘記符號背後的事實→
    永遠都有另一個像自己一樣的『人』,他 /她 現在可能比你更需要那個座位來休息。
  • 所謂的"符號"二字其最初源自於柏拉圖的IDEAl(理念),最後西方哲學慢慢演化至盧梭,索緒爾, 史特勞斯等哲學家將其延伸. 尤以索緒爾的能指(signifier)與所指(signified)的符號學影響最深。學者Ludwig Klages將其命名為 'logocentrism' 你可以參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Logocentrism一文,或我自撰的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20156492 參考.

    最後,西方哲學在踏入後現代社會後(post modernism)如德希達(Derrida)與傅科(Foucault)等解構主義(deconstructionism)之流,開始在學界撻伐理性及現代化的餘毒。他們所使用的工具,就是符號學.

    講句人聽的懂的話,符號崇拜就是,一堆既有利益者,爲了要持續某種信仰,會指定一堆話辭,讓你無法思考後面的意義.again, 這篇文章又是如你所說 '換個角度思考"而已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10 10:01

  • 三分鐘熱度
  • 有人創造『符號』,就有如各學各業不斷創造『專有名詞』一樣。目的,都是為了溝通迅速。但是符號容易很迅速地影響大眾,但專有名詞則會增加大眾的迷惑和排斥。應該是因為人接受圖像的能力比文字強。
  • 符號不僅止於圖像, 四維八德 也是符號的一種,該沈思的是僵化的符號.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10 14:17

  • 晨之聲
  • CASE ONE: 其實老先生或是扶他的人,如果能對後面停下來的巴士、汽車示意"抱歉",然後快步行動,就比較OK了。

    CASE TWO:沒有必要提醒妙齡女子。因為真正重要的是當自己有能力時,能夠助人的心,所以只是表面化要求女子讓位,並沒有多大的意義。除非你可以搭訕該女子,引她先離席,然後把那樣的偉大觀念傳達給她 :)

    另外,我們不知道那女生的狀況,也許她那天不舒服,需要坐著休息。

  • Case one:沒發生,但應該要發生,所以我才有後續矛盾.

    Case two:那女生看起來ok,在電話罵男友(猜測)聲音宏亮,響徹雲霄.我不敢搭訕,怕阿潔罵...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16 14:33

  • k1234567890y
  • 博愛座本是鼓勵大家多讓座給需要的人的設置,但看樣子說明了該讓座的對象似乎反而限制了人們的思考?

    另外在很多狀況下,一個「做了會更好,不做也無所謂」的美德似乎在社會上往往會隨著時間的經過,而變成「一個人必備」的基本德性,博愛座是一例,而某些歐洲國家的「好撒馬利亞人法」(可見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5%BD%E6%92%92%E9%A6%AC%E5%88%A9%E4%BA%9E%E4%BA%BA%E6%B3%95)似乎也是一例=_="
  • 連結內沒東西耶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5/19 01:03

  • 路人
  • “連結內沒東西耶”

    http://zh.wikipedia.org/wiki/好撒馬利亞人法
  • 歐,我知道這個,就是好人的意思阿!!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5/19 17:05

  • maksville
  • 讓座的是慈悲, 不讓座的是解脫. XD
  • 回來寫文章則是涅槃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5/28 16:42

  • 紫色晴天娃娃
  • 真的很令人省思的一篇文章~很多事眼見不一定為真..錯的也不一定對的..只能說人的道德都還有要再提昇跟教育的需要~
  • 謝謝,常來坐坐!!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6/18 22:43

  • 草辰
  • wwwwwwwwww這件事讓我覺得我國人民真的很虛偽。

    所以坐的不是博愛座的就『理當』不用讓坐了嗎?(在有博愛座這個意識下)


    原來『博愛』是如此的淺薄而要強迫他人履行呐。
  • 如果不需要外部監控而自動自發作我佩服,其他我都不認同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6/18 22:42

  • Private Comment
  • Isaac Beckinsale
  • 英國的公車上也有標明博愛座,也會有人讓長者。
    甚至也都有規劃放輪椅和嬰兒車的區塊。
    英國人一些壞習慣和三分鐘形容美國人差不多。
    不過對個人主義這塊有疑問,不認為個人主義等於沒同理心,沒公德心。
    那是純粹的自私和教養問題。
  • 教養佔其一:文化站其二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02/12 22:48

  • 不贊同
  • 國內博愛座其實定義很清楚,是給老、弱、婦、孺坐的。

    或許會排擠掉某些有需要的隱性需求者,但隱性需求者既然選擇“沒有座位”的“公車”,其身體狀況最起碼也是還能站到目的地的程度。

    但假設今天有突發的路況,導致公車緊急煞車,一個懷有身孕的婦女、雙手搆不到握把的小孩、以及平衡感較差的老人,難道不會比累了一整天的健壯工人,或腿有痼疾但外觀不明顯的高挑芭蕾舞孃,有更多的風險?

    博愛座本來就是強制讓座的意思,跟道德內發的讓座是兩碼子事。
  • 跟文明無關
  • 台灣有許多人(各年齡層皆有),即使不是坐在博愛座,也會主動讓座給需要的人。

    這跟文化文明沒有什麼關係,但就這點,台灣真的比較有“人”味。

    至於某些“正義感”過頭的人,就請多學習“自我節制”這件事。
  • traveltosky01
  • 捷運站讓座這件事真得是兩難,
    基本上大家都會評量對方的狀況(例如:有小孩、懷孕、長者)給予讓座,
    但有時自己不舒服或是受傷,
    他人不知,而被要求讓坐時,也有種兩難感。
  • 濬耀的小窩
  • 其實 想得太複雜 也不是個好現象

    只要確認是否有真實需求 是否會影響他人 以此為選擇中心思想

    其他的 也沒法律可以制裁阿...

    我不舒服需要位子的時候 若剛好只剩博愛位子 我就坐了 管他 博不博愛...

    當然 沒位子 就只能咬牙苦撐 或是等待有好心人讓位

    位子 是給有需要的人使用 而不是 只給特定的人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