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1f12b6-ea80-4662-a816-ff61167c8bd2.jpg  

愛貪小便宜的大師,在一個月前獲悉「中華企業研究院」將於本週末假台大校園,舉辦免費的「21世紀領導經典實務研討會」後,當天遂起個大早,前往台大管理學院的B1演講廳,聽受該機構針對中國經典所作之系列研討。主辦單位不但提供一整天無料的學術課程,並備有便當、零食、與飲料供果腹,我要在此感謝研究院的大德,讓我在禮拜六度過一個充實又省錢的週末。但最主要的收穫,還是研討會提供了目前以西方學術為主的管理典範另一個思考空間。我將在本文內談論所吸收到的課程內容與觸及到的思考延伸。

異於泰勒(Frederick Taylor)、戴明(Deming)與杜拉克等西方管理大師,東方的管理系統,最早以儒家的修身之道為宗主。《大學》「三綱八目」中的四目:「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古代中國領導人必備的治理良方,中國人認為君主如要有效統御天下,首先須以「修身」為一切本。君主德性的養成,不僅單靠學識、品德、經驗等外在培養,亦包括靜坐調息之內在修為。

在清朝名軍法家《曾國藩》自立的課程12條中,第二條明載:「每日必須靜坐四刻,體驗靜極生陽來復之人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鎮,以除妄念」。曾氏甚至附以《養氣》之氣功練術,供其「氣沉丹田」之用。此般修身之道,為君王治理天下之根本,倘本末倒置,則無法治國也。

images.jpeg   xin_0803050316046091560539.JPG

                      《曾國藩家書》

中國經典另一大作《易經》,除其之「乾卦」的剛強不息外,尚有「坤卦」厚德載物為輔,或曰:「用六,利永貞,以大終也」。倘一領導人,成天「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將會招致二次大戰的德、日等法西斯與軍國主義國家般,不斷調養陽剛之氣。戰後的美國,也用過多「乾」卦之陽剛,而缺乏「坤卦」之陰柔包容特性,導致國內囤積逾12,000顆核子彈頭,實可重複摧毀地球千次。

現代西方治理的缺項,實可與東方的易理學習,力求「乾坤」兩卦結合,以練陰陽調和與剛柔並濟之平衡領導人,這實為21世紀後的永續經營之道。惟目前世界仍以西方陽剛之資本主義營運典範為主,導致人類無止境的生產與製造(本人稍早前有對此另撰一文),忽略坤卦的「守靜」與「沉思」予以調息,難怪溫室效應、能源危機、與金融海嘯皆為本世紀問題之根源。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過多的「乾燥」與過少的「坤靜」,彷彿預言了北極冰山融化之厄運。

另外東西方的不同點是在兵戎相見的戰場上,西方軍術的思想極致,莫屬《克勞塞維茨》(Karl Von Clausewitz)的《戰爭論》(Vom Kriege),克氏認為戰爭是「集體性的暴力,也是無限制使用暴力的行為,亦即絕對暴力法則。」,或曰,「戰爭的目的即是消滅敵人。因為政治鬥爭的目的便是消滅敵人,戰爭是這一目的最直接的表現。」及「戰爭中攻防相互轉換,進攻是最好的防禦。」等論述。

Carl Von Clausew.jpg

          《戰爭論》

反觀東方的《孫子》,在其《孫子兵法》中,最上層的兵家戰術是不戰而勝之法,亦即「全國為上,破國次之﹔全軍為上,破軍次之﹔全旅為上,破旅次之﹔全卒為上,破卒次之」之避戰之道,故在孫子的眼中,最佳的作戰狀態是「不戰而屈人之兵。」迥異於克勞塞維茨的短兵相接。也許是東方人的特性,孫子比較喜好耍陰的詐術,其謂「兵者,詭道也。」

在研討會課程的人物介紹中,讓我印象極深的是一位大家不大熟悉的歷史人物,這位是商湯的「神州第一宰相」--《伊尹》, 伊式出身於廚師之才,後人亦奉他為「廚師之祖」。伊氏處於夏王桀暴虐殘忍之期,桀魚肉百姓,民不聊生。在某個偶然的機運下,伊尹藉由其高超的廚藝靠近商湯,伊氏遂提供建言,鼓吹湯革命,異於西方《克勞塞維茨》暴力最大化的戰術,《伊尹》的哲學為「不具備時,不可強為」的中庸之道,認為魯莽躁進為兵家之大忌。

《伊尹》為刺探夏王是否尚得民心,遂奉勸湯王拒絕納貢。當夏桀初聞商湯之舉後,異常憤怒,準備舉兵攻城,伊尹在看到夏王仍可在短時間內集結兵力,意謂尚得軍心,遂告取消革命一事,續與夏王賠不是後乖乖納貢。俟第二年,伊尹認為又是征討時機,告知商湯且慢納貢,靜觀夏王掌兵之氣勢是否仍在;果不其然,這回夏王因國內的暴政,導致民心渙散,軍紀敗壞,已無法調動兵力南征北討。伊尹發覺夏王桀之氣數已盡,遂告知商湯推翻暴君,並以「仁義之道」治國。

20081029234551826.jpg

不知讀者有無發現,東西方的治理之道有著根本的相異處,西方的治理者常認為人類是宇宙的中心,領導者須憑藉一己之力,運用科學及龐大兵力,製造最大化的破壞,而成敗關鍵,獨靠領導者之英明,這可從亞歷山大、凱撒大帝以降,至現代的拿破崙、希特勒及小布希等一窺究竟,他們都認為人定勝天,並有統治全世界之虛妄。

反觀東方思想,人的地位,永遠是與天地合德,和自然潮流共進,並順勢而為,且不可逆流直上,而最高境界為「天人合一」。領導者的最佳典範為「內聖外王」,並勤練「養身調息」之道,所以中國傳統的君王將相,士大夫及術士們,皆要勤習觀天,體會大自然的道理,並了悟易經諸卦的現象,以求與全宇宙通體和諧。伊尹之伺機行動,與評估君主德行之良莠,猶如治理天下的槓桿原理,可用最小力量,發揮最大作用。誠如《阿基米德》所云,『給我一個立足點,我就可以移動地球。』(Give me a fulcrum, and I shall move the world!)。

研討會的七堂課,匆匆的在八小時候結束,我帶走的是異於大學時代,商學院以西方企業體制為學術中心的觀點。滿清末年採「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之「自強運動」終告失敗,使當時的中國人對自己的思想遺產有著見不得人的羞恥,日後的「百日維新」、「五四運動」、「共產黨革命」、「三民主義」,乃至目前兩岸三地之通盤資本主義化,老祖宗的智慧,已遠遠被拋在腦後,但近來西方學者從萊布尼茨、榮格到第五項修練的彼得聖吉,慢慢的挖出老祖宗們的經典來研究,承襲華夏文化的台灣寶島,豈能讓洋人追過呢?


                             images2.jpe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Post Comment
  • atibea
  • 整理分析井井有條,深入淺出,不愧為【大師】級的人物,悟人之不能悟。先人智慧一直與你、我長相左右,只不過一些【媚俗從眾】的媒體或學人的誤導,知識為世界遺產,沒有國界。網路社會更應開放胸襟,發掘前人智識,挑戰錯誤重新解釋或溫故知新食古而化。只是,如果陷入【中、西】何者為優的比較,已經有點先入為主,對現代人來說無此必要。學問知識運用的好壞,無土、羊之別,只有實際執行後結果的不同。
  • 大師為虛名也,僅供調侃用。

    先賢之道,皆已於數千年前匯集而成,本人之力,僅為重整分析罷了。

    知識雖無分別,惟尚有圓滿究竟之差,吾等實難認定中古時期之「地球中心論」,與啟蒙時期後的「宇宙中心論」皆為同一高度之知識光譜。

    東西文化亦然,兩造各有所長,術有專精。18世紀以降之「央格魯薩克遜」式資本主義,正為後現代世界帶來諸多挑戰。倘以追求「天人合一」之華夏思想補正,實可供其不足之處,確實落實中西合併,大同理想。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10 01:16

  • missQ
  • ..所以東西南北合併,或可找回東西南北之前的OO了。
  • 對,合併到中間,就是所謂中土思想,中庸之道。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10 20:35

  • 酷斯拉
  • 細看之後覺得寫的真是好...不能同意大師更多了。
    (PS. 只可惜沒有看到更多大師對西洋式管理較深入的介紹)
  • 謝謝, 西方的管理方式, 將來我會另闢一文介紹.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12 10:43

  • MAYJUNE
  • 嗯~金讚!
    很棒的分享!^^
  • 嗯,當天的課程很豐富,也激發了我很多想法,
    所以在此分享,謝謝你的喜歡。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16 10:51

  • 過客
  • 路經寶地,幸見閣下分享所得智慧,獲益良多,但是對於戰略部分的論述卻稍有疑義。

    這部分從活動表上看不太出是那位講師所提出的旁注,但是其中對於克氏論點的解讀,是兩個世紀前的學派理論。克氏在撰寫《戰爭論》草稿時,使用了當時流行的哲學辯述方式,簡直是艱奧晦澀之大集,能看懂的人不多,或者說,能有那個心力看完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若非老毛奇立下赫赫戰功,對外宣稱皆得力於《戰爭論》,這部巨著大概還會被湮沒一段時日。

    問題在於,《戰爭論》從來沒有被完成過,克氏在草稿初定後,才發覺自己的思想需要再重新整理,可惜天命已盡,他也只能留下最後遺言:

    「戰爭論除了第一篇第一章算是定稿,其餘部分只是一堆尚待釐清的概念,如果就此遺留後世,只會引起無窮的誤解和紛爭。」(原文記不清了,但大意是如此)

    直到兩次大戰過後,學界才又重新檢視克氏理論,提出了新的解釋。《戰爭論》說實話是極為負面的,而人們又特別喜歡引用含有「暴力」「鮮血」「消滅」這些震撼性的詞彙,若非深刻鑽研,是很難理解克氏的思想精髓,光就誤導世人兩世紀之久的盲目攻勢理論來說好了,克氏明明就曾提出「就戰爭而言,防禦絕對是比攻擊更為有利的態勢,只是防禦無法獲得積極性的成果」,說明了克氏並非一昧地只強調進攻、再進攻,而是後人選擇了他們所需要的部分來使用,我想列座的講師或許也是如此。

    至於孫子的部分,最後解讀定義為偏好耍陰用詭,似乎看的過淺了。

    孫子通篇確實是能以「全」字串接,這也和當時的時空條件有關,戰國時前狼後虎,四面皆敵的環境,若非以全爭天下,一但陷入兩面作戰的兵家大忌,即便強如美國也難以善後,而要守全,必得爭先,所以先知、先制、絕非避戰,而是迫使敵處於不得不與我議談的弱勢局面,即便接戰,也以速戰保全為上,使我仍能保有餘力應付其他可能來犯之敵。

    再來,雖然世人皆好詭道一說,但是《孫子》全篇對於用詭的敘述卻遠比想像中的少,反倒是不斷的強調「先知攻守,然後知奇正」,也就是著墨於基礎概念為多,奇正之道反而都是點到為止,《孫子‧形篇》提到「古之所謂善戰者,勝于易勝者也。故善戰者之勝也,無奇勝,無智名,無勇功......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只是眾人皆喜誇談奇聞,兵者詭道也只能如此誤植人心了。
  • 吾兄學術甚廣, 其實這篇中, 有多處是個人獨自延伸的想法,文內有關東西方之兵法論述,純粹是個人淺見,當天並無任何的講師有觸及到孫子或是克氏的論述。您真是厲害,一眼便看出.

    因知吾兄在這兩者的學術涉獵與心得絕對在本人之上,所以也不便多回以藏拙.我在少許的書集中,淺嚐則止式的略讀後,僅獲以上心得, 克氏的戰爭論,始終讀不過50頁,也就只能寄託維基幫我惡補一番,實在慚愧.

    誠然,孫的詭道,在Robert Kaplan的Warrior Politics一書中,過分闡述用間篇的間諜術,所以常有人會覺得很陰險狡詐,但孫子所論之兵者五事,即為闡述用兵之最高指導原則.其中之『道』論係一切戰事之根本依據及合法性, 又『將』事中,闡述『,智、信、仁、勇、嚴』之道. 因此,此兵法是要正其心後, 才能使用詭道之術.

    小弟不才, 僅以以上個人淺見回覆. 最後, 感謝吾兄分享讀後感.本人獲益良多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1/17 17:11

  • 燃燒布魯思
  • 嗯...

    在我念過的管理學與管理叢書中

    我發覺到,其實單就管理學理論本身所討論的內容是蠻中性的

    也就是管理學者對於管理中的一些現象做因果驗證,或辯證

    其性質比較屬於工具的中立性

    而管理叢書,即書局裡常常可以看到有關管理的眾多書籍(中,西方都有)

    多半是屬於未驗證的主觀推導或套用

    由此,因此來看大師此文

    應該是在主觀中做比較甚至融合

    這是藝術的境界

    但也因為如此,

    我認為在管理中

    我們應該在客觀的理論下主觀

    也就是在已驗證的因果下選擇個人要走的路徑

    如果是這樣,

    中西或各方之分其實總根於同一來源

    我們要選擇的只是

    "怎麼做比較好?"

    "對誰好?"

    而我的偏好是

    "在其位對其好"

    "但盡其所能地最小化社會成本,最大化社會利益"
  • 對,吾兄文尾的觀點比較屬於"效能最大化"的經濟學觀點,這是比較偏西方,以及邊浸(Bentham)的"功利主義論"

    而文初的"藝術化"就很中西合併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05 13:29

  • 三分鐘熱度
  • 大師所言古代東方的君主管理國家時,順應自然,重視天人合一,會藉由調氣冥想以修身養性。我在德川家康的小說中,也看過家康有這種習慣。

    本人對『管理學』的理論概念並無涉獵。拜讀此篇後感覺獲益良多。

    但我想請教大師,對於現在東方各國的政治系統,國力 (這可當成是東西方所信仰的不同『管理學』施行後的結果),都普遍落後於西方強國,有什麼看法呢?
  • 我個人的判斷是這樣的,任何學術都要觸及兩點,一位高度(depth),另一位廣度(breadth),一是垂直走向,另一為平行走向. 東方學術比較是走高度論.而西方則走廣度. 所以西方世界可以在平行世界有如此寬廣的影響力.但這也僅是小孩完大車,所以在西方資本主義模式成功後面,跟著一股很龐大的代價,溫室效應就是其一.


    所以現在西方很多學者開始往東方深度的論點取經.所以你到書店買西方學者的經營之道,裡面很有可能包括,易經,道德經,靜坐,風水,孫子兵法等論述在內.

    至於落後論, 東方國家在西元1500年後,就逐漸落後西方,你如諳英語,可參考我這篇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2460628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2/14 11:04

  • 三分鐘熱度
  • 承7樓回文,關於東方落後西方,您的意見看起來是西方從事啟蒙運動、工業革命時,而東方拒絕向西方學習。本人大致上同意。

    很意外,一個清朝政府,或者說『很少數當權者』當時的決策,居然會影響整個世界幾百年,使東方落後西方幾百年。

    一套爛政治,竟可以讓東方人落後百年。我常聽東方人嘲笑美國人很笨,包括他們的算數很差,還說他們打Street Fighter 不會用昇龍拳和氣功波,或是懶散喜歡早下班。

    不過,像我在E-myth裡讀到的一樣,一個公司會不會好,不是個人的問題,是系統的問題。好的系統,讓擁有最基本能力的人也能操作;爛的系統,仰賴高素質的人來操作,但人是最靠不住的。爛系統的表現,仰賴操作者的心情,可悲的是,誘惑永遠存在,人受了誘惑不會好好作,所以公司不會好。
  • 對,隱藏的邏輯一書亦說過,企業的成功,不是因為大家都很聰明,而是如何是每一個層面,有利的互相運作,如果找得都是聰明人,問題反而大。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21 22:53

  • 三分鐘熱度
  • 關於高度,廣度論,我認為東方思想愛搞神祕(只是通稱,指的就是高度,懂的人少) (說是禪?形而上?道不可道?)。要懂人生道理,還要拜師?弟子仰賴禪師才能學習,很明顯就是仰賴人,而不是系統。

    人很壞,有人利用神祕來騙人。神祕學它自己本身就被人性之惡給利用。仍然是一套系統,仰賴高素質(心品性)的人來操作。遇到爛人就慘了。

    相反地,西方的人文自然科學,以邏輯作系統,它的目標就是讓每個人都能懂。祕訣不在一個人身上,不需拜師學藝。西方知識界,好的東西,是初學者也能看得懂的東西。越多人看得懂,能進來批評或改善,東西會變得越來越完整。


  • 所以西方成在可將任何事物化成公式,並大量複製結果,但問題是,結果很難收拾,且常常被自己所發明的東西控制。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21 22:56

  • 三分鐘熱度
  • 大師,那日偶然在一本書(How you can be more interesting)中讀到,今日東方為什麼落後西方?

    純分享作者的敘述:
    東方的科技在中古時代是遙遙領先西方的,但是在那之後,東方的教育,沒有發展出『建立假設(Hypothesis)』的習慣。東方的教育,今日仍是,以大量的敘述為主,考試也就考背誦。沒有建立假設,就不會思考可能性,也就不會進步和創新。

    這點本人在台灣讀完大學之後,也有同樣的感想。
  • 這值得參考,西方學者Joseph Needleman亦有相似論述。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30 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