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煙雨浙江潮.jpg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及至到來無一事,廬山煙雨浙江潮」 ─蘇軾   

                                  

最近夜半拜讀鈴木大拙的「禪與生活」時,突然看到蘇東坡這詩句,頓時感到些許淒美愁腸。在每個凡夫俗子的心中難免有百般的慾望跟渴求,而這些渴望又是如此難 以實現,所以芸芸眾生就有如滾輪內的天竺鼠,爬呀爬,爬呀爬,拼著命的爬呀爬,目標就在前方不遠處─它總是在前方不遠處,而那滾輪依舊轉呀轉-它總是在那 轉呀轉。

 

還記得不久前初到美國,這國家物大地大,猶如巨龍般的高速公路一條接一條的盤延在黃土及綠地上,通向一望無際的地平線。整片大地彷彿是天與地縫合在一起的藍 衣裳,衣裳無邊亦無際,唯有上帝提著水彩筆悠哉地在衣袖口劃上山與水,而在衣袖口的另一端站著兩位剛從太平洋對岸來的懵懂少年,我就是其中的一位,另一位 是阿廖。

 

SP_A0107.jpg


氣溫華氏95度,炎熱的7月天溫度彷彿快破表,心想該死的天氣為何那麼酷熱,汽車從我倆旁呼嘯而過,口中混雜著打完籃球剩下快乾的唾液,跟剛剛在球場旁買的過甜的可口可樂,可樂已經蒸發了,只有殘留的燥甜在嘴中。嘴外炙熱的天氣,不斷蒸發嘴內剩餘的口水,最後黏在喉嚨中的糖精逼人痛苦的乾咳嗽。

 

阿廖與我兩人拍著剛打完的籃球,在滾燙的柏油路上疲憊的行走,左腳走完拖出右腳,右腳踏完又拉出左腳,兩腳不耐煩的交替接班好像半夜哨塔內交班的衛兵,能夠 多拖一秒就拖一秒,如能多拖一刻就拖一刻,兩支腿毫不客氣的跟主人討價還價,此時看到路旁的汽車奔馳而過,我倆互換感言,如此刻能有一輛車代步,豈不亦樂 乎?廖兄卻答覆道「不必,我只求一輛鐵馬即可」

 

物換星移;日月交替,時光猶如雪泥鴻爪般流逝;不久,我倆各自上了大學,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道路,最重要的,各有各的車。當時,因家庭尚謂小康,家境足以購得日式ACURA INTEGRA一台,這款車型在美國算是蠻拉風的款式,有著跑車般的外型以及房車般的舒適。擁有車的感覺剛開始像喝威士忌,整天無所事事就把頭往外盯,看看寶貝在外停車場是否安好?心想夢寐以求的代步工具終於實現了,往後日子將由黑白邁向彩色。

 

後來,慢慢日子久了,威士忌開始蒸發成白開水,白開水也慢慢蒸發成水蒸氣。起初浸淫在有車族的狂喜,也悄悄地被排煙檢測、修車帳單、保險費、換機油、罰單、托吊、竊車、爆胎給取代。那當初獲車的喜悅早已不知蹤影,唯存室友們像寄生蟲般地依賴有車族的搭車請求。

 

印度神話中有個許願榕樹,據說如果許願者願力夠強,榕樹就能實現他所有的願望,問題不在榕樹實現願望的能力,而在如何停止。從前有個賭徒,他因為嗜賭而窮途 潦倒,在一次的豪賭中敗光了所有家產,在離開賭場後他不知不覺中走到這顆榕樹前,賭徒因為身心俱疲,噗的一聲就倒在榕樹前睡著,在夢中這顆榕樹對他說:


「賭徒呀!賭徒!你是否很想致富?

賭徒回答道:「當然,我這一生因為好賭而敗光了一切,我希望我以後能想到什麼就實現什麼」

榕樹回答道:「你確定這是你所要的」

賭徒說:「請不要再問我了,如果你有這個能力,請馬上實現它吧,否則不要稱你為許願樹」

 

榕 樹在聽完這句話後,彷彿早已意料賭徒會有如是的回答,便答應了他。醒後,賭徒離開了榕樹,突然覺得口渴,心想如果這時有杯水該有多好,說著說著一杯甘泉即 湧現在眼前,賭徒在訝異之餘,心想剛剛所做的夢,竟然是真的,賭徒的貪念突然蜂湧而來,隨後珍珠、瑪瑙一一的被賭徒給實現。

 

oak_tree_1_copy(1).jpg

 

突然此時,賭徒想到如果這些好不容易到手的寶物,被偷走的話將非常痛苦,便想到從今以後不管走到何處,這些寶物也要如影隨形般的跟隨。剛想完,賭徒的寶物突然黏滿了身上,此時賭徒 發現根本動彈不得,心想,這如龜殼般的寶物限制了行動,他希望能掙脫寶物的束縛,剛想完,眼前一把大刀將他跟寶物切成兩半,因為此時寶物已合而為一,賭徒也因此血流過多而死。

 

可是話又說回來,人能夠在無所求中生存嗎?事 實也不像想像中簡單。生命的脈動,是不容許停滯的。人一定要經過一連串的荒謬後才能回歸到初始的純真。艾略特有一句詩「吾人不應停止尋覓,在尋覓旅途的尾 聲後,吾人將回歸到一切追尋的起點,而再度以最初的童真擁抱它」。

 

那「它」就是你我的靈魂,萬物一切無他只有「它」,當宇宙在大爆炸時,是「它」;當你在 觀望峻嶺時,是「它」;當你在凝視深淵時,是「它」;當深秋的侯鳥遷徙至南方時,是「它」;當你臨終前奄奄一息時,是「它」;當你又再度呱呱墜地時,是 「它」;而當你在閱讀這一個字時,是「它」。


 

  蘇軾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Post Comment
  • 酷斯拉
  • 從生至死,只是這個

    http://www.ddm.org.tw/ddm/zen/main.aspx?cateid=953&contentid=23863
    【聖嚴法師說禪】從生至死,只是這個

    問:五泄靈默禪師開悟前去見石頭希遷禪師,一見面就說:「你只需說一句話,若能使我有所悟,我就留下,否則就去別的地方。」石頭和尚端坐不動,不發一語,靈默扭頭就走,石頭突然叫一聲:「和尚!」靈默聞聲回頭,石頭說:「從生至死,就只是這個,你回頭轉腦想那麼多做什麼?」靈默當下大悟。石頭禪師所說的「這個」是什麼呢?

    答:靈默禪師修行到不知如何是好,希望石頭和尚幫他的忙。古代很多禪修者皆如此。有的自以為開悟了;有的似有頗深的禪悟經驗卻又不能肯定;有的已能肯定但想試探別的禪師的層次,考驗他人也考驗自己。參訪問道者多半已具備開了一隻眼的資格,到處參訪天下聞名或據傳已開悟的人。去時自信滿滿又有點懷疑自己的程度,希望禪師給他一句話。

    禪師們都知道開口就錯,沒有開口處。禪宗「不立文字,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也就是不用語言文字表達,不用心念意識去揣摩、衡量和思考。因此當靈默去見石頭和尚,石頭雖答:「從生至死,只是這個」,其實等於什麼也沒講。你想知道的那個,就是我所呼喚的那個,也就是你自己。你的心不能放下,到處追求,以生死心揣摩開悟不開悟,以生死心希望我回答你。我告訴你,你現在發問的這一念就是我給你的答覆。

    從生到死,在時間上是一個念頭的生、一個念頭的死;在肉體上是一個生命的生、一個生命的死──都是這個放不下的你。

    石頭和尚很明確地叫靈默看他自己,若能一眼返照、回轉自己,發現「從生至死就是這個東西」,那就趕快放下,不再向外追求,不再訪求什麼話。

    理論觀念聽多了沒有用,唯有回轉心來向自己看,這一看好比猛錘一擊,把自己的心打碎,那幫助就大了。
  • 好文,
    可是酷兄,看完後,是誰在貼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1 00:40

  • 酷斯拉
  • 我在貼
  • 誰是我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1 00:42

  • 酷斯拉
  • 誰不是我
  • 既然都是我,為何要回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1 00:44

  • 酷斯拉
  • 為何不回?
  • kaseilisei
  •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於是,見山果然是山.
    車水馬龍的生活過一過, 嚮往深山自給自足的生活.
    自給自足的生活過一過, 還蠻懷念車水馬龍的生活.
    一些極端體驗過, 是否能內化, 再轉成不一樣的面貌.
    這是我問自己的事...
  • 用我自己的話來形容,就是「靠,就降喔」,哪天我當了總統,第二天我要說的感言就是「靠!!就降喔」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1 08:39

  • proync
  • 既然是人
    是個生命
    就有"我"
    就有一些慾望
    既然是人
    不可能"無"
    很難形容如何不受"我"的影響
    若說涅盤是一條不斷的水流
    抽刀斷水時
    宛如人遇事臨景時
    刀過如事過
    心境如何如水流
    即時恢復不斷
    這時時刻刻的工夫
    需要平日不斷的磨鍊
    最佳的入手處
    少欲少求
    最易控制的是口慾
    先從物質面開始
    久來
    會擴及到心的層次
    可能一輩子的志業也未必能圓滿吧
    訴諸於文字恐有失真
    只有個人身體力行去體會去實踐吧

  • 嗯,兔拔,「慾望」兩字,從古至今,很少人能駕馭他,所以到頭來就硬要斬斷他。所以修者如鱗毛,獲者如鳳角。我認為是時候更新內容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1 08:53

  • proync
  • 譬如
    口欲說簡單也困難
    一桌飯菜
    吃來有心似無心
    起心動念夾個菜
    一問為何夾此菜
    有心或無心
    覺知即明瞭

    每日飲食可曾動念要喫這或那??
    不動念
    不容易
  • 我不主張不動念,而是動任何念,作任何事,惟於內心保持「清明內觀」。

    修天台者論「白骨不淨觀」、禪者「見性」、淨土者「唸佛一心不亂」、道者「諸事無為」、儒者「格物致知、天人合一」、基督者「上帝意識」(Christ Consciousness),所有法門,皆不離2字:「覺知」。

    有覺知,任何事都將被允許,無覺知,吃齋唸佛皆枉然。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1 08:52

  • Private Comment
  • kaseilisei
  • 我覺得搬到痞客邦來是對的喔.
    與你們交流是件很愉快的事...
    很有趣喔~~~
    而且這禮每個格友都相當有醒思,與內涵,
    而且非常友善好客!!~
  • 當然,來王大師這兒,還可以長智慧、增福報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31 22:19

  • kaseilisei
  • 哈哈哈, yes sir
  • 長智慧、增福報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2/01 08:39

  • proync
  • 大師此言
    動任何念,作任何事,惟於內心保持「清明內觀」。
    是後面的次第
    沒有前面的不動念火候
    是不可能到這個階段的
    實踐就知道
  • 謝謝兔拔指點。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2/01 11:44

  • 酷斯拉
  • 酷大師初聞佛法 懂的不多

    謹轉聖嚴法師舊文 或可做為回應樓上兩位大師

    【聖嚴法師說禪】須彌山
    http://www.ddm.org.tw/ddm/zen/main.aspx?cateid=953&contentid=23415&page=0

    問:有和尚問雲門文偃禪師:「修行到不起一念的境地,還有沒有過失呢?」禪師答:「須彌山。」雲門是說這個過失就像須彌山一樣大嗎?一念不起不是打坐修行的人所追求的境界嗎?為什麼雲門說他大錯特錯呢?

    答:是誰在一念不起?從禪師的角度看,講一念不起的人僅停留在世俗知識上的一個觀念。其實他心中的我執就像須彌山那麼大,而且牢不可破。

    須彌山是佛經中的傳說,是三千大千世界的中心支柱,四面有日月星辰和四大部洲,地球在其南邊,山頂上有三十三個天空,天空之上還有一層又一層的天空,可見它大到無極無限。

    雲門禪師用須彌山來告訴問話者:你不要說一念不起,實際上你的執著就像須彌山一樣巨大、一樣牢固。所謂執著是指「我」、「我見」、「我執」和「自我中心」。佛經中說邪見易破,比如本來不信因果,一旦信了因果,邪見就沒有了。可是要破「我見」很困難,必須破除「根本煩惱」,也就是破除貪、瞋、癡、慢、疑以及「我」之後,「我見」才能破。只要自我中心、自我觀念還存在,「我見」依然存在。
    事實上,一念不起本身就有問題。修行人如果雜念紛飛固然不好,集中一念已經不容易,表示已入定。如果一念不生,相對地也要一念不滅才對。僅僅是一念不起或執著一念不生則可能變成唯物主義、自然主義或虛無主義的哲學或宗教,不是佛教所講的不生不滅的涅槃。不生不滅的涅槃並不否定一切身心現象,可能身心現象都還在,就能實證涅槃。

    如果一念不生是指妄念不生,那麼還有一念是「定」,不是一念不生。說一念不起的人本身就有那個念頭,而且還在發問呢!怪不得雲門說這一念如須彌山那麼大,代表的就是發問者的「我」。

    對一般人而言,一念不生是死人;對修定的人而言,一念不生也不是很好的事;注意一念而不感覺一念是定境;完全沒有念頭則可能變成無想外道、無想天,其實還是有我,就是「我沒念頭」的這個我。這種存在已非一般人的感官所能體會,必須有很深的定才能察覺有「我」在。但是,有「一念不生」經驗的人,往往自以為「已經沒有念頭」、「已經沒有我」,這是很麻煩的事,它使人停止不前,不願繼續努力以達「般若空」的境界。
  • 本師同意聖嚴小老弟的話,何謂無念?六組檀經如是說:「念念之中,不思前境。若前念今念後念念念相續不斷,名為繫縛。於諸法上念念不住,即無縛也。此是以無住為本。」

    傳統佛教則比喻無念為一輛馬車,車輪如果沒上好油,會咭咭的叫,那就代表有念;如果上好油,叫不出聲,乃無念。

    王大師則會說「有大野狼~~~」,講完馬上忘。

    本師女友阿潔更厲害,每當借dvd回家欣賞,首當「入定」,定功之神速,本師實嘆為觀止。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2/01 12:16

  • proync
  • 嗯嗯
    很同意上述說法
    事實上我目前也做不到那裡
    就是去實踐吧
    不知可否談談兩位實踐的心得
    供老朽參考
    不勝感激
  • 心得就是,每當我達到「我達到了」得境界時,就馬上墮落;每當要教人如何達到時,就墮落的更快。而我達到寫部落格教人如何達到時,就.......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2/02 00:30

  • missQ
  • 這故事我喜歡。
  • 當然,我有那一次讓您失望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8/09 00:27

  • veggieinlove
  • 親愛的大師,

    此文勾起我在美國唸書的日子,在盛夏的午後,上完生物課就直接衝到球場和ㄧ堆男生打籃球的美好時光。呵呵,我是不是劃錯重點了! *grin*

    我沒有讀過鈴木大拙的書。日本禪師的著作部分,我比較偏好鈴木俊隆 (Shunryu Suzuki)。

    很喜歡你這篇文章。更喜歡你用心經營,藏有許多有質感、發人省思的好文章。
  • 亦感謝你對這篇文章的共鳴,文字若無讀者所激起的漣漪,何來一寫之必要呢?

    Shunryu Suzuki講過一句話我受益良多, "In the beginner's mind there are many possibilities, in the expert's mind there are few." 也許這就是禪宗喜歡拿倒茶直至溢出的窘境,來描述自作聰明蠢蛋的愚行吧(咦,我好像在罵我自己)~~~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2/07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