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odoo.jpg

近來美國發生了場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金融風暴,據學者們了解,風暴的起源來自於所謂包裝成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次級房貸崩盤所引起,許多學者認為這問題應歸因於華爾街的「貪」,但問題是,難道全世界其他190幾個國家的人民就不貪嗎?中國的房地產投資客、日本的汽車製造王國,俄羅斯的石油大亨,以及挪威的鋼鐵業者就不貪嗎?我想,此等說詞,僅是在表面上的現象抓癢,若朝更深層原因探索會發現,其實這次的金融風暴是個哲學性的問題,可牽扯到從18世紀末以來延續至今之左與右兩派意識形態的辯論。本人認為,一國健康的金融體制,乃至其政治結構或人民的生活態度,皆須憑藉此2意識形態的平衡發展。 


左右2派的政治光譜分類源自於法國國會。在大革命期間的各種立法議會裡,尤其是1791年 的法國制憲議會上,溫和派的保王黨人都坐在議場的右邊,而激進的革命黨人都坐在左邊,從此便產生了「左派」、「右派」兩種稱呼。其實此種歸類可以在世間萬 物的現象上發現。從萬物的天地,大地的晝夜,易經中的陰陽,性別的男女,莫不是以二分為開端,道德經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 陽,沖所以爲和。」2分為萬物之始,因此,萬物和諧乃陰陽之調和,進而衍伸至左右之共治,缺一不可。 


世界的經濟制度若以左右兩派作簡易切分的話,左派的代表為前蘇維埃的共產主義,而右派則為以美國的資本主義為牛耳,其他國家的經濟光譜則夾雜在中間,也就因為此乃經濟光譜,因此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國家的經濟體屬於純共產主義(純左)或是純資本主義(純右)。美國因在20世紀下半期拜2次大戰所賜,躋身成為全世界的經濟最大強國,若全球經濟有8個引擎,美國就佔了3個,歐洲加日本佔另外3個,亞洲4小龍及其他東協國家共佔一個,其餘一個則是全世界剩餘國家的總合。但如果細看美國的經濟發展不難發現資本主義的模式,並不一向是國家最為適當的發展模式。 


資本主義始於18世紀的歐洲及英國,當時所謂的血汗工廠於歐洲大陸彼彼皆是,童工常常要在一個黑暗的工廠內從事為時14小時的密集勞動,許多工人因此死於工作崗位上,當時並無所謂勞工意識或工會團體,在極右的資本主義蹂躪下,社會產生非常大的問題,美國不久後在北美大陸延續了此種類型的經濟模式,在1920年代以前,美國市場的遊戲規則是奉以大吃小,贏者通拿的叢林法則為圭臬,政府常常對大企業狼吞虎嚥束手無策,當時的市場無政府有效的規範,因此時有市場寡佔(monopoly)的現象,20世紀初的華爾街幾乎被摩根家庭所掌控,鋼鐵業則由卡內基包辦(卡內基當時有錢到想把整個菲律賓買下),美國當時貧富差距極大,市場競爭不公,終於在1929年經濟因金融業所拖垮而進入大蕭條時代(The great depression)。 


值 得警惕的是,當時金融業的結構跟今天很像,證劵業者可以從事一般銀行業務,言下之意就是投資銀行可以任意的從儲蓄銀行那的財庫裡,運用向大眾籌資到的存款 來從事承銷及證劵業務,這種毫無節制的拿小老百姓積蓄,以從事高風險手段的投資行為,倘若在景氣佳時還尚無大礙,但景氣如歩入蕭條,小老百姓一輩子的積蓄 將石沉大海。最後,美國國會終於通過「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 Steagall Act),限制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的業務相通,才使因銀行的道德風險受到抑制。 


當時的羅斯福政府開始承認無所節制的資本主義不是最佳的經濟模式,因此在聽取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解說後,開始奉凱氏的「政府支出」說(government spending)為新信仰,推出「新政」(New Deal)並規劃一連串大規模的基礎建設。倘若當時有位外國人於此時參訪美國,他很可能會發現那時美國的經濟模式是在抄襲蘇聯。反觀當時的蘇聯,在史達林的帶領下,舉國吶喊「一代進入現代化」(modernization within single generation),當時蘇聯的每年平均經濟成長率為2位數,規模遠大於蕭條時期的美國,因此蘇聯於此時期湧入不少美國移民,在現在看來,真有時空錯亂的感覺。


《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jpg    凱恩斯的鉅作,《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


反觀亞洲突起的四小龍,雖然這些地區自稱為資本主義市場,可是細觀後會發現,此區的經濟發展皆為日本模式的翻版,尤以韓國最為顯著,日韓兩國的企業型態以政府輔助的大財閥為主,日本的經濟於2次大戰後,許多在戰時如三菱與三井等軍事企業,經過政府依規劃型經濟方針,指導日本的戰後發展,許多財閥間互相扶持融資,而不採美式的自由市場機制。韓國亦是採取日式的模式,建構韓式的財閥集團(CHAEBOL),現代、三星、鮮京、大宇等大企業接受政府的規劃發展茁壯,韓國政府並實行非常嚴厲的外匯管制政策,違反者甚至會處死刑。 


台灣則在戰後依照蔣經國政權下的領導,抄襲羅斯福的新政,舉債發展10大建設,增加政府支出,刺激經濟發展,再者,台灣股市採漲跌停機制,並有4大 基金護盤。在社會福利面有連美國這第一世界國家都無的全民健保,再再顯示台灣並不是純資本主義的範本,孫中山曾說過,「民生主義」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 同義詞。新加坡則在李光耀這強人的帶領下,發展「國家指導型經濟」,是離自由市場最遠的經濟模式,可是新國的平均所得,依然高達2萬美金。 


中國大陸則是一個以左派制度而將經濟從均貧的20世紀,直線往上拉到世界第4大經濟體的國家。「世界是平的」作者Thomas Friedman甚 至羨幕中國社會主義式的市場機制,在他的新書「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內提到他希望美國只要能當一天的中國就好;美國僅需一天的時間,讓政府可以獨裁一 下,趁機將經濟、政治、環保規範,強制性的規定好,屆時,美國的經濟就會又有競爭力,又可朝永續發展邁進。可是不能當中國超過一天,不然就會敗壞了。 


英國社會學大師紀登斯(Anthony Giddens)認為,在20世紀下半期,一昧的堅持左右兩極端的時間已經過了,他所主張的第三條路(The Third Way)並不支持左派的缺乏經濟論(scarcity economy),因為後現代的經濟體是以生活經濟(life economy)之有機型態運行;亦不主張右派的狹義資本主義,因為市場不僅僅只有一支看不見的手在推動,並需要一支聽得到的哨子來仲裁。 


the third way.jpg  紀登斯的《第三路》


然而美國金融業在1990年代後期的政策鬆綁及大併購熱潮下,有重回大蕭條前期的放任式金融體制趨勢。一些如JP MorganDean WitterMorgan StanlyTravelers GroupPriceWaterHouseCooper等家喻戶曉的投資銀行與美國頂級如Chase ChemicalCitiBankMarine Midland商業銀行合併組成金控公司。這些一連串金融體系的鬆綁政策,將華爾街 【Wall Street】與主街【Main Street(意指美國以商業為主的購物街道,進而引申為美國的消費市場,而非投資為主的華爾街資本市場) 的經濟活動綁在一起,這種經濟活動,導致了資金的濫用與道德風險。 


隨後,聯準銀行(FED)的葛林斯班於9/11後, 採取密集降息的寬鬆貨幣政策,種下了最近金融風暴的禍源。次級房貸風暴的形成,既是華爾街借著賓州大道(美國行政中心的白宮地址)的寬鬆貨幣政策,包裝從 主街那吸引來的次級房貸,並將貸款證劵化,進而以欺騙的手法再銷售至主街的大眾投資者。而這手法自始至終,政府皆無有效的控管機制予以防治,最後讓它釀成7000億美元的大窟窿,而始作俑者的銀行大老闆們,依舊領取巨額的「黃金降落傘」(golden parachute),真正倒楣的就是納稅人,任何利益都享不到,還要掏自己的荷包協助紓困。 


現今世界上的所謂資本主義國家,皆是左右共存的經濟體,最好的例子就是歐盟,歐洲雖在名義上掛著資本主義的招牌,實際上在社會福利面上,實行的是社會主義模式。北歐國家雖課徵高額的稅賦制度(有些國家的所得稅甚至高達70%,賺一塊錢7毛 給政府),但國家也保障了舉凡教育、醫療、最低收入與貧困救濟等問題。不久前,台灣東森電視的特派記者曾經問到一位芬蘭的政府官員,對於如此高的稅賦制 度,為何芬蘭人都絲毫無怨言,那芬蘭官員解釋,就是因為有如此佳的社會福利政策,芬蘭從政府機構乃至民間組織很少有貪污的現象,因為國家保障了從搖籃到葬 禮的一切負擔,相形下,貪污顯得麻煩且缺乏必要性。 


左右兩派的神話,在剛開始時,皆有它的歷史背景,可是最後常常會淪為政治人物延續政權的一種神話,蘇聯的神話在1989年破滅了,美國的資本主義神話在2008年也正接受嚴峻的挑戰,最後也被7000億美金的紓困案搞到灰頭土臉。可是值得注意的是,問題的解答永遠都不會是在擁抱另一個極端,而是2端微妙的平衡。一位禪修學家曾說過,如果用兩支手指平衡一支筆,它的平衡點,通常不是幾何學上(A+B)/2的兩端中點,而是夾住後可是使這支筆不致掉落的點,這點可時而偏左,時而偏右,要端看筆的大小結構而論,但是不管在哪,你卻是要試了後才知道;也許經濟上的問題,其實不離萬物運行的道理吧。 

  

                            keynes.jpg

                    經濟學大師,約翰·梅納德·凱恩斯 (1883~1946)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Post Comment
  • stry1514
  • 你把這篇文章改為置頂喔?也好,讓大家重新複習你的大作。

    我很努力的把它看完,大概懂了六,七成。很佩服你認真為大家抽絲剝繭的分析最近全球金融風暴的來龍去脈 ,這篇文章已經可以登在專業的經濟學雜誌了。

    對於經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杜魯門 Truman 說的這句話:
    Give me a one-handed economist! All my economists say, On the one hand on the other.
    所有經濟學家都是在兩端分析琢磨,沒有人敢說那一端視絕對正確

    這也呼應了你文章一開始說的...萬物的天地,大地的晝夜,易經中的陰陽,性別的男女,莫不是以二分為開端。
    這麼說來,經濟學最後與哲學宗教也是相通的。這不足為奇,因為這些都是人生的一部份,是人類自己把它細分為那麼多領域而已。

    還有你寫到,...希望美國只要能當一天的中國就好;美國僅需一天的時間,讓政府可以獨裁一下,趁機將經濟、政治、環保規範,強制性的規定好,屆時,美國的經濟就會又有競爭力,又可朝永續發展邁進。
    其實台灣也很需要呢。有沒有一條路,是可以既有獨裁的效率,但又要有民主人權的保障呢?

    不懂經濟的我,努力的擠一些字來回應你的大作,誠意很夠吧?
  • Give me a one-handed economist! All my economists say, On the one hand on the other.>>>>>對阿,國誌姐引用的好棒。!!!
    我這篇是建議均衡式的發展觀點,畢竟,實在很難找到一個全然資本主義或是社會主義的國家,可是常常很多經濟學者pretend as if there are。

    關於美國希望當一天中國就好,那是富里曼的話啦~~我只是引用一下而已,嘻嘻。

    其實台灣也很需要呢。有沒有一條路,是可以既有獨裁的效率,但又要有民主人權的保障呢?>>>>>>>>>有,新加坡是很好例子,國家穩定的發展,政治系統大體上可以說是民主政體,基本人權亦受保障。可是以台灣標轉來看,還是很不自由,可是新國國民都甘之如飴。台灣在蔣經國時期,韓國的卜正熙、全斗換時期、跟大陸現在其實都算還蠻算的。

    不懂經濟的我,努力的擠一些字來回應你的大作,誠意很夠吧? >>>>>國誌姐,您別謙虛了,來,一鞠躬~~~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05 12:57

  • shienggg
  • 本文跟樓上的回應都好有深度

    我身為金融風暴下的棄子只能在旁邊啜泣

    只能說對公部門忌憚民意而事事推拖拉的作法

    我也感到很不爽.......(淺)
  • 我也是,可是我是直接跟長官翻桌,唉~~改一下莎翁的名言:「挫折!!你的名字是年輕。」
    一起加油!!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05 12:32

  • proync
  • 哈哈
    這個問題很大
    真要討論起
    可能是一本書
    不知如何下筆
    不過我傾向於芬蘭的方式
  • 嗯,剛好最近美國刊物「Foreign Affairs」把台灣政經情況比擬成芬蘭化。
    BTW,那一本書就要等兔拔寫囉。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05 12:34

  • stry1514
  • 一鞠躬就好了 二, 三免了 (別嚇阿姨)

    新加坡, 台灣在蔣經國時期,韓國的卜正熙、全斗換時期、跟大陸現在...
    這些我都不要
    我不要吐口香糖被鞭打啦 (抖)
    雖然我通常只吐檳榔汁 啊哈哈哈~~
    (對不起 你寫這麼嚴肅的文章 我還來亂 回敬一鞠躬~~道歉的)
  • 嗯,那我們再造一個理想國好了。
    我喜歡國誌姊的style,可是不知您是
    包葉的,還是青的,哈哈。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05 17:06

  • proync
  • 當然是大師寫囉
    我很淺薄
    只會耍筆砲而已
    不要糗我啦
  • 你的筆砲是支大砲,吾等
    刁民要小心囉。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05 17:07

  • jamesz
  • 如果說金融崩潰是金融發展必然會發生的現象,這個說法不知您認同否?
  • 這問題有點籠統,可以簡單以哲學的邏輯論解釋,我先舉一個國際政治的例子:

    這有點像說世界大戰是國家制度必會形成的現象,答案是,yes and no,
    yes:幾乎近代所有世界級的大戰主角都是國家。
    no:有些國家並未參與戰爭。

    回到金融
    yes:金融風暴確實是金融發展的產物
    no:有些金融體制並未受到波及如中、印等新興市場。

    不知有無回答到。

    可是綜觀本次之風暴,其產生之原因很多因素是可避免的。1920年代大蕭條本身就是很好的借鏡,只是小布希不聽而已。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07 20:59

  • 酷斯拉
  • 南方朔觀點-平庸政治:小點子多,大方向無

    不知大師對此篇文章觀點如何,願聞其詳。

    南方朔觀點-平庸政治:小點子多,大方向無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10011900090,00.html

    稍早前,巴黎第七大學哲學教授勒庫特(Dominique Lecourt)出版了《平庸政治:一九六八後的法國哲學》(Mediocracy)一書,極有啟發性。

     勒庫特在書中指出,一九六○和七○年代,法國思想大師前後相望,都對世界可以變得更好充滿了熱情,連帶所及,法國的政治也充滿了活力。而到了一九八○年代後,大師們相繼凋零,瑣碎的「小師」流行,不談大問題而只關心討巧的小問題,只喜歡透過電視媒體出名;於是大問題大方向不再受人重視,小點子小口號反倒盛行,隨波逐流的「平庸政治」遂告形成,整個法國也更像一灘充滿了鬱卒心情的死水。

     最近,《天下雜誌》公布了一千大營運長的調查報告,其中八成五都對今年全球經濟感樂觀;但弔詭的是,只要一問到政府角色,大家的鬱卒全都上來了:超過六成認為「政府沒有清楚的經濟定位,方向與戰略」;大家對總統、四院及財經首長的滿意度,央行總裁彭淮南第一,財政部李述德最後一名,馬總統本人則倒數第二。院長裡包括司法院長賴英照,監察院長王建煊也都進了末段班!

     千大營運長這一級的人,不管怎麼算都應屬「菁英階層」,針對他們所做的調查,當然有較大的代表性。根據上述結果,我們已可看出它其實已經以一種不明言的方式,指出了當前台灣最嚴重的課題,那就是「平庸政治」,當政治平庸,它就不可能帶給人民方向感與信心。千大營運長有八成五對今年全球經濟表示樂觀,表示他們不認為大環境有多壞;但他們逾六成認為政府不行,這不已透露出大家對「平庸政治」的漸感不耐嗎?

     無論威權或民主社會,政府都應扮演主導方向的角色,而主導方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它必須領導者自己有核心價值,有審度時勢的智慧,以及敢於承擔責任的決斷力。領導者必須為了國家長遠利益而不惜顧人怨,他不可能永遠坐著等掌聲。但「平庸政治」則不然,它永遠在為了掌聲想問題,總是在閃避會有麻煩的結構性問題。「平庸政治」的特色遂變成以「點子」取勝,大方向大問題則擱於一旁!

     舉例而言,無論何種民調,當今政府裡的財政部長皆是最不合所望的一人,但他可是著名的「點子王」。他這個稱號早在台北市財政局長任內就已出名,就在最近,他忽然點子一動,打起中小企業主意,要去查中小企業將日常生活支出開銷的發票拿去抵扣稅額。這種小鼻子小眼睛的「點子」會替國家多徵多少稅無人知道,但搞到稅務稽徵人員要大張旗鼓的去核對公司小額發票,這個「點子王」未免將聰明才智用錯了地方。堂堂財政部長對賦稅公平,是否減稅過多,國家財政條件日益惡化等大問題無所用其心,卻在發票報銷這種小問題上搞點子,這不是典型的「平庸政治」嗎?

     台灣各行各業的人喜歡搞點子,動腦筋,俾爭取生存的機會。圓山飯店昔日何等風光,為世界十大飯店之一,現在風華不再,已準備引進上空秀,這種點子好不好沒人知道,只是讓人慨歎。日月潭一所小學要廢校,觀光局將其買下,要變為冒險學校,這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點子,但偌大的政府有各式各樣的牛刀,所殺的卻都是諸如此類的小雞,難免讓人格外感慨!

     當今台灣在大方向上百廢待舉,但那麼大一個政府卻似乎只對「點子」特別有興趣。金小刀在走路吸菸問題上表態,的確是個「好點子」,問題是,以堂堂黨祕書長管吸菸小事,這是不是一種踰越,的確可爭論;而黨祕書長握有牛刀,卻將地制法這種大事搞得雞飛狗跳,整個五都問題到現在都還沒個配套。在小點子上很靈光,對大方向大問題卻始終混亂如泥,這不正是「平庸政治」範例嗎?

     「平庸政治」乃是當代的新問題,政治人物小點子靈光,大方向則沒個章法。這種小聰明政治真該結束了!
  • 大師開示:

    首先,我對這篇文章的回覆是,之所以會有上述問題,是因為小朔(南方朔)沒有看到真正的大師,因為是小鼻子小眼睛的人,看到的都是小鼻子小眼睛大師。

    現在切入正題,人很好笑,喜歡放火燒大摟,然後在躲入人群中指導別人喊教火,所謂的「平庸政治」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台灣有「平庸國民」。有一群喊「愛台灣」而不願轉台至敵台節目;喊「兩岸開放」而到處檢視陸客購買金額;喊「救經濟」卻乾等政府餵消費卷,不願自己掏腰包;喊「救災」卻在交通事故盯著傷者看。

    清末民初思想家嚴復曾說過一國的富強,不是僅靠政府的精英團隊,而是要靠「民智」的開發,民智越發達,則個體的競爭力越強,在我於返台居住7年後,這點我很悲觀。

    反觀歐美,國民建構了優越的「公民參與」制度,美國學者福山的一本書「Trust」曾提到,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社會上因歷史、文化及宗教等因素,建構了「國民信任」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出自義大利學者Robert Putnam),因此於決策過程中,省下很多交易成本(Transactional Cost)。

    上述國家的企業型態,鮮少是以家族企業為主,升遷管道暢通,遊戲規則明白,貪污、任用親信、走後門等現象較以華人社會為主的台灣少許多,因此本島所謂平庸政治其來有自,原因請先往內看,切勿將食指往外指。若欲真正想解決「平庸政治」,請先解決「平庸國民」,若欲解決「平庸國名」,請先解決「平庸自己」。

    日前,大師於女友阿Dur一遊台南孔廟,內牆刻有大學一文,希望與吾兄共免之: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

    希望吾兄不僅只默念,而是實踐於日常生活中,假以時日,我國到處將皆可聞,「我也是孫中山」、「我也是孫中山」、「我也是孫中山」、「我也是孫中山」。屆時,我們我們還需要孫中山嗎?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1/19 10:36

  • SIRIUS1701
  • 循閣下留言裡的地址找來.....

    的確言之有物!

    本來嘛,事物的解決之道一定在兩端中間,不太可能在極端!

    平衡、中道才是最佳道路!

    就是不懂為什麼到廿一世紀竟還這麼多人死抱著左右和資社,世界早就不是兩百年前的樣子了,這些人的腦袋卻還是!
  • 謝謝前來。

    可是這一次的中道,就會成下一次偏道,萬物因此而生生不息,多采多姿。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2/02 22:47

  • Maybach
  • 版主這篇文章讓我想到MLB的Payroll.
    --------------------------------------------------------------------------------------------
    Fox sport 網址
    http://msn.foxsports.com/mlb/team/new-york-yankees/salary/71596
    Payroll:
    最高薪 Yankees: $237,073,389 <<對比一下>> 最低薪 Indians:$32,123,966
    洋基隊最高薪Alex Rodriguez $33,000,000. 一個A-Rod可以買下印地安人隊.
    團隊薪資極大差異,造成球隊競爭力失衡,雖然最高薪不是冠軍的保證
    但是Yankees 或是豪門球隊紅襪,費城等等進季後賽機率遠大於低Payroll的球隊.
    整個MLB都是實行所謂自由球員(Free Agent),也就是自由市場制,
    而MLB又沒有Salary Cap所以最終造成這個差距.
    1994 MLB試過執行 Salary Cap 結果發生罷工.
    ---------------------------------------------------------------------------------------------
    想問一下版主:
    像洋基等豪門球隊已經出現大吃小的現象了,
    職業運動出現這種問題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拉近payroll的差距??





  • 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你媽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9/02 00:35

  • 訪客
  • 請問大師對於"美國政府的債務將第一次超過美國GDP"有甚麼樣的見解呢??
  • 如果我沒記錯,美國的債務尚未超過GDP,根據債務鐘現在約莫為99%。http://www.usdebtclock.org/
    但這是gross debt,如果以CIA與Eurostat的認知,美國的國債僅佔約58~60%GDP,比英、德還少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sovereign_states_by_public_debt

    為何有此不同認知,因位在於義務(liability)的認列,尤以社會財富移轉項目為甚,就是福利啦。有些人認為這些不算債務,因為不用繳利息,而且可不付然後不傷及信評。比方說退休金。老子又沒說一定要付幾啪利息,到時沒錢,就乾脆不鳥你們。

    但歸入正題,對於高債務比有何看法。我認為就是美國人的心理。永遠要在現在享受未來的果實。而且凡是皆以經濟要成長為圭臬。兩黨也不負責任開支票。最後就造成這歷史業障。

    但如果其經濟成長能像老共般兩位數還能永續,但他們目前是介於1-2%間,所以有問題。可是最近公佈的第3季成長還不錯,所以短期沒有衰退疑慮,長期難說。也就是說,還好啦!!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30 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