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paganda_quiet.jpg 

昨天有幸參加了前中時記者黃哲斌的演講,亦趁此機會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士,感受益良多,我想在這山寨版的業配人生系列中,繼續約略簡述昨晚的內容,分享給未參加的朋友。

 

昨天黃哲斌正版的業配人生已進入了第八集,這一集以《記者是不值得活的》作為標題;當然,他是藉由此題目來調侃自己,或是整個產業發展。昨夜黃兄在演講中,抒發其於中時16.5年愉快的時光內,這份工作帶給他一般人無法獲得的閱歷及機會。

 

其回憶在離職的幾個月前,因負責中時《民國九九,台灣久久》的系列報導,採訪了如楊麗花、李行等國寶級人物,回想著若非擔任記者一職,是無法聆聽李行口述其一輩子的事蹟,他倆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從一早進入咖啡廳後,直至晚上要關門前才離開,除了期間一次上廁所外,黃兄都沒有離開大導演的視線一步,恭敬的見證電影人的一生。講到此時,可約略見到黃兄泛紅的眼框。

 

但任何工作總有其不足為外人道之甘苦,『業配』一詞則成了近幾年來媒體圈不能說的秘密,黃兄拿佛地魔來比喻,我則聯想到電影《陰森林》 (The Village) 中那個『我們不能說』(Those We Don't Speak of) 的怪物。但黃兄感嘆的說, 幾年前大家能作但不敢說的佛地魔,已於最近三年來成了報社的『建國綱領』,不但各位同志要反覆覆頌,還要勤於貫徹之。而記者的抽佣行情,卻從佛地魔時期的3成,滑落到『建國綱領』的5啪;看來,黑市的行情,總比體制化後的市場更要吸引人;猶如黨外雜誌一但 解禁後,反倒偷看的人突然變少般。

 

 the-village.jpg

 

 一開始黃哲斌介紹了國內商業利益,滲入媒體的例子已無所不在。先拿部落格來說吧,這理應是全民抒發個人意見的平台,但去年遭傳統媒體的大量報導與撻伐後,社會開始了解許多部落客的分享心得文,皆收受不斐的金錢報酬;比方說前陣子的『麥當勞田園培根雙牛堡食驗分享,經該公司收買許多高人氣的部落客,再教導其等使用相同的關鍵字後,不知情的大眾會被指引到這些部落客的假分享文內。若非遭另一網友迴紋針的實地堪訪與供圖分析,這起收費的代言真相,可能會永遠石沉大海。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傳統媒體在大肆報導網路亂象,以極高的道德高度檢視相形下商業利益較小的部落客個體戶後,是否有用同樣的道德高度檢視自己,說句老實話,媒體因其為國家第四權的表徵,又在經營上可享免營業稅的特權,理應要用更高的道德高度檢視之,但姑且先不論如此之高度,根據黃兄的觀察,媒體可能連等同於部落客的標準都難並駕齊驅。

 

根據公視的報導顯示,政府一年花在置入性行銷的金額為新台幣12億元,大大的超過商業廣告一年6億的數字,媒體如此的檢視區區一堆部落客代言,猶如大鯨魚罵小蝦米的排泄物污染水源般,十足「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之味。寫到此時突然覺得媒體的話語霸權,酷似諧星「亞當山德勒」(Adam Sandler)在那部經典喜劇《婚禮歌手》 (Wedding Singer) 的一段對白:  

 

 

嘿嘿...我有麥克風,你沒有....所以你要好好的給老子聽我所說每一個字!』



  NIHCAWNYCMPCAXH6G6CCANOFMWICASYP79WCABDVSXTCAGDKWHFCAE97QMOCAR4SDNNCAYBJBI4CAG4256FCAZCG19FCAX5WP1UCA8UN7BSCAJCECIXCABTGGYLCAJ539VCCA33W0W8CALCCL3GCAMEWPLW.jpg  Well, I have a microphone, and you don't, so you will listen to every damn word I have to say!


黃哲斌之後依序介紹近三年來的業配例子,有幾篇我非常熟悉,是橘色巨塔的,甚至知道抄刀手是何者,其他業配新聞則有中信慈善文宣、國光石化多年為台灣努力的歌功頌德、廣東政府為繞過國內廣告法規而編撰之新聞、工研院對面板科技的研發、與美麗的力量—花博文宣。

 

黃兄打趣的道,若有一個外星人從天而降,看到台北街道的文宣及海報後,會發現本島跟北韓酷似,都是集權主義國家,只是本國的偉大領導不姓金名正日,而是姓花名博。黃兄認為整個活動就好像個過度花費的嘉年華,對視覺的蹂躪實謂難以消受;這點,我認為之前反對黨僅對於九層塔價格的議題狂打,而未正視過度文宣的問題,實有失職。  

 

最後,黃哲斌引用他所繪製的媒體、廣告、閱聽人的三角關係圖,來形容一個健康的媒體環境應有的架構,其表示最健康的狀況是這三邊關係形成正三角形的型態,然而媒體產業在大量接受政府的業配新聞後,這正三角形已有大幅的朝廣告主傾斜。猶如飲鳩止渴般,媒體會因一時的廣告收入而解決短期資金來源。


           991220.jpg

                        正常之正三角形模式(引用自黃哲斌中時網誌)

 

但長時期間內,當閱聽人漸漸發現所讀的內容,多為如職棒打假球般的捏造後,讀者會開始對媒體失去信心而停止購買。廣告主亦不是笨蛋,當媒體的讀者越來越少時,廣告費用也會遞減,到最後上述的三角體系會崩解掉,社會要不是朝更健康的廣宣型態發展,在不然廣告亂象就會採取更重鹹的對策因應;當然,後者對社會將是個大災難。


           991220a.jpg

                         畸形之三角形模式(引用自黃哲斌中時網誌)

 

 演講於2小時後準時結束,我照例的在這種場合內一定要發言,於是獻寶似的舉了美國左派學者杭士基(Noam Chomsky)的例子發問。杭氏於20年前針對美國《紐約時報》 (The New York Times) 研究,指出該報社的廣告與新聞比例約為64,發現弔軌的是媒體美其名為「新聞產業」,但內容卻以廣告為大宗。


這情況在電視圈亦非隱學,在國外的電視產業內,廣告對電視業者才是『內容』 (content),而正式的節目則為『填充物』(fills),這邏輯著實跟大眾認知相左,杭士基於是聲稱新聞產業若要生存,會製作廣告商所喜愛的內容以爭取業績,將世界形塑成特殊利益偏好的意識框架,若要抵抗這現象,吾人須練就一套『思想的自我防禦』(intellectual self-defense)予以反制,我隨即問黃兄目前台灣的業配文化,是否有這套自我防禦系統可供參考。

 

 其回覆練就這套機制並非易事,因為連媒體同仁自己也很難辨識新聞的真偽性,因為一個新聞要靠直接閱讀而揣測記者的動機,需要靠長時間的監控與追蹤才可,但這功夫並非一般讀者會下的,根據杭士基所云,一般大眾只好在無奈中,內在化 (internalized) 所讀的訊息。

 

freespeech_ykH19_18053.jpg

  

但黃兄並非悲觀主義者,他說政府目前最近之所以沒有針對這議題多作回應,是因為官僚們總持著一個『咬牙一過』的心態,認為大眾對新聞的注意力僅有三天而已,稍微苦撐待變後就會風平浪靜。但近來大眾對業配人生的回應,讓黃兄非常的驚訝,連署的團體與個人已逾4千多,遠至美國及北京都有。

 

我在聽了這句話後也釋懷不少,本人雖對這議題沒有黃兄的切身之痛,某種程度也只是抱著看戲的心態,但對於每日閱讀被灌了餿水的新聞,亦倍感不悅,總是希望這運動最終能開花結果。最後,對於島內目前業配人生的困境,我就分享一句文化覇權大師『葛蘭西』 (Gramci) 之語作結尾,以玆勉勵:

 


 『吾人應持悲觀的理智,但樂觀的心志以對』

 

至於還沒連署的人,就快連署吧!!!

 

 copertinaRolland.jpg Pessimism of the intelligence, optimism of the will

 

 

 

 

 延伸閱讀:業配人生與橘色巨塔  業配人生與介壽巨塔 廣告與媒體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ssie
  • 謝謝分享與高見!
    希望黃先生的運動能成功。
    謝謝您!
  • 不敢,我對這議題的質疑其實已醞釀許久,剛好藉黃先生的事件
    抒發自己的見解。真的很討厭看到橘色巨塔在那邊招搖撞騙,當然我還是感謝它提供我兩年奶水,有時當人真的會令人人格分裂,唉。

    accrcw75 於 2010/12/25 13:02 回覆

  • 黃哲斌
  • 今日事忙(應是昨日了XD)
    現才拜讀

    非常感謝
    祝福一切順心
  • 黃兄,加油~~



    (ps 希望我闡述的資料是正確的,如有出入,敬請糾正)

    accrcw75 於 2010/12/25 13: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