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garoo-boxing.png

網友宮莎曉是大師在噗浪中可敬的噗友,我常去他那踢館,他則見我就大罵,有時力道還蠻狠的,並常有限制級的字眼出現,尤其是莎曉兄的噗友們,一個個辛辣且鐵桿,會幫莎曉兄出面拔口相助,刀刀見骨,且亦是常問候大師家人最近的身體狀況,哎呀!!不知莎曉兄是否知道一切皆是戲阿。

莎曉兄從經濟光譜、文學批判、到政治傾向皆與我相異,他逢師必酸,有時我也是被酸的著實納悶,心想世上真有東西可以那麼截然的180度相異哉??不管如何,我欣賞他的知識與文采,雖然他部落格內的鬼故事,我從未讀畢完整的一篇;日昨,莎曉兄於噗內發了一篇之前的「亂寫詩」如下:



心似斷線飛紙鳶,人如頑石妄學仙;

縱使一翻十萬里,難逃如來五指間。

 


看了片刻後,覺得此詩還算有意境,便回;

 

王大師說:還不錯。

宮莎曉說:你看得懂嗎?

 

莎曉兄不改他愛酸我的個性,我又看了一遍,便回:


 

首如直繩攀瀚天, 身比紙鶴靈飛燕;

孤鷹展翅忘昔日,空留一盅醉千年


 

沙曉兄彷彿試著在訴說著一種心思飄邈不定,一心追求妄想的境界,但就算有孫潑猴的本領,卻還困在自己所編織出的五指山內…….但也許我猜錯了。

這首詩好似抓住我近內心某處,常想著努力的一切,在曲終人散後,是否會在某深夜入眠前,於躺在枕頭上的腦袋中,空轉著這一切的意義。但吾人終究要入眠,長短之分罷了。詩仙李白之好,寄情於杯中物內,望洗盡腦中之萬念;縱使身輕如紙鶴,靈活如飛燕,帶著孤鷹灑脫的壯志,紅塵最後還是一杯孟婆湯下肚,轉眼剎那間,我又似沉醉。

 

                             675231_normal_61dce.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宮莎曉
  • 哈~~~
  • 你給我吞下去~~~

    accrcw75 於 2010/12/17 23: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