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du-brahman.jpg

如果你造了空中樓閣,你的勞苦並不是白費的,樓閣應該造在空中,就是要把基礎放到它們的下面去。--梭羅 《湖濱散記》,結語篇

                                                                      

                                                     ***


 而地球在物質世界的演化,尤其在生物圈內,亦是推陳出新。生物的多樣性今非昔比,功能則越趨新穎複雜。地球在演化出第一個阿米巴變形蟲時,這猶如孫悟空從石頭蹦出來般新奇,而演化慢慢往後推展數億年後,既開始了原始魚類、維管束植物、昆蟲、恐龍、哺乳動物等新角色加入;靈長科目的人類最後也如之前的單細胞生物般,躍出演化的大舞台。大師想於本文談地球生物的演化,並介紹一位英國生物學家「魯伯特.謝爾瑞克」(Rupert Sheldrake)予以解釋。其「形態共振」(morphic resonance)模型,挑戰著傳統達爾文與牛頓的「機械式適者生存」世界觀。

331958-ef0954c07a52e0b9ed94627e930c2d1a.jpg

謝氏的理論目前尚未被主流的科學殿堂所接受,但許多學者已發現其對生物場域(fields)研究理論與東方哲學許多處不謀而合,並結合20世紀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的原型(archetype)與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觀念,產生了一個跨時代科學論述。謝爾瑞克的研究顯示,幽靈肢體(phantom limbs)、第六感、動物對主人回家的預知能力、被人盯視的感覺,甚至前世記憶等現象皆有科學數據的佐證,倘謝氏的研究受主流學術的採納,或是併入教科書中,人類對其居住世界的認知,將會有革命性的創新。


   

註:亦即當肢體遭切除後,尚有消失肢體存在的意識,以上的短片為Sheldrake針對phantom limb所做的實驗,實驗結果並不是100%全對,但答對的題目有符合統計學的「顯著性差異」(significance level)。關於這點,網友MLT則有另一種看法


在21世紀前的學術圈內,科學界皆抱著人類僅是更高階層的動物悲觀論。英國科學家「德斯蒙德莫利斯」(Desmond Morris)稱人類不過是「裸猿」(naked apes)罷了,而從人類以降的生物,其物質型態皆受制於基因內的DNA排列組合,生物僅是聽命於基因藍圖的宿命體。根據傳統生物學的觀點,人類的意識只是身體的「附帶現象」(epiphenomenon),好比影子之於身體般,但目前的基因學卻無法解釋為何人類的手與腳雖然共享同樣的基因排列,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外觀與功能,這點在「分子生物學」(molecular biology)已是不爭的事實。

nakedape.jpg

西方在16世紀後的醫學,對人體的認知皆是由無生命的屍體中解剖得來,這彷彿是對「生物」兩字最大的諷刺,此時期的醫界認為人體只要不符合醫學上公認的異常指數,就意味著健康。這種對生命膚淺的認知於進入後現代世界觀後,許多學者開始發現醫學尚有太多的盲點。諷刺的是,每年因研究癌症為生的人,比死於癌症的人還多。整個醫學與製藥複合體已成為了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靠此為生的人,常比因其而獲救的人還多。

根據美國國家學院(The National Academy)研究顯示,高科技醫學所製造出的藥品,有可能是美國人的死亡主因。美國每年有約30萬人因醫療疏失、不良藥物反應、及醫院傳染而致死。有鑑於此,許多有良知的科學家欲跳脫出現代醫學的迷思,傾向不將「健康」的定義放在冷冰冰的物理指數上,甚至挑戰「意識」為困在人腦內之囚犯的基本假設。科學家從許多實驗中已慢慢瞭解,宇宙其實是個思想的存在,是個活生生亦有智慧的實體,也是個與時俱進,甚至引領潮流的有機生命,如果人類真要瞭解健康的真義,有個對生命通盤瞭解的認知係唯一之道。

對意識的認知,咱們老祖宗已有許多的洞見,中醫認為人體是與大宇宙相呼應的小宇宙,其經脈系統,與自然界的節氣運行息息相關。印度的「壽命吠陀」(Ayurveda)醫學觀,亦將人體與宇宙結合,認為靜坐與瑜伽是人體與環境合一的最佳養身之道。美國生物學家Bruce Lipton則挑戰基因對人體的影響,在幹細胞的培養實驗中,他發現一組有同樣基因的幹細胞,如放在不同的環境中,會形成不同的細胞群(cell colony)。在某環境可發展出肌肉組織的基因,在另一環境可能會組成骨骼細胞群。Lipton推斷,生物的發展,並不是根據基因內的資訊而定,而是來自環境中的場域記憶(memory field)。

3_100524153016_1.jpg ayurveda1.jpg

關於場域記憶的模型,謝爾瑞克已在多年前提出,謝氏提出整個宇宙是由「形態發生場」(morphogenetic field)所組成,生物的結構並不受限於內在的基因排列,而是從外在的「型態場域」(morphic field)中經由型態場域振動(morphic resonance),共振相同的記憶所形成。宇宙的演化是雙向的共振結構,先人所經驗的知識,會存放於總體記憶內,方便後進的物種採用。而演化本身與其稱為是一成不變得法則(law),倒不如稱其為宇宙的習慣(habit)。

兩者的差別在,法則是個不容改變的定理,而習慣僅是慣性罷了,會隨著更有生命力的型態取代。這點,謝氏的「形態發生場」同時解釋了「宿命論」與「自由意識論」的觀點。自然界可經由生物圈之前所形成的型態傳遞舊有的特性,此為遺傳的論證;但當另一新異的演化方式突破舊有的習慣瓶頸後,其可奠定新型態的演化原型,此即為突變的論述。演化從某方面看來,實為「遺傳」與「突變」的對手戲,我則稱其為宇宙之「左右政黨協商論」。

謝氏從生物胎兒的成型階段中發現,幾乎所有物種在胎兒成型的初期,皆有類似的物理結構,他比較各種生物的胎兒,發現這些胎兒的孵化初階,均有魚鰓及尾巴的構造,這代表著生物演化在初期時,係採水生物種的棲息習慣,而當後期的演化更趨複雜後,新物種相繼突破先前演化的習慣,長出四肢爬出海洋圈,並演化出一對肺葉,方便陸面呼吸用。

comparative_embryo.jpg

謝式亦根據其「型態場域」論,提出不僅身體演化是透過場域的訊息傳遞,就連人與人的溝通亦是由這看不見的軌道連接。謝氏認為,與其說思考是由大腦產生,還不如說大腦是個天線,會三不五時接收外在環境場域的訊息,與其作雙向溝通,謝爾瑞克曾做過實驗,當實驗室的老鼠中有一隻破解了迷宮的途徑,之後的老鼠破解同樣迷宮的速度就會加快,這意味著個體的記憶,會與總體的記憶經由場域作連結而上載(upload)資訊,後續的個體即可從總體的記憶中下載(download)資訊,方便演化的進程,這邏輯像不像最近的雲端科技?巧合嗎?我看未必。

謝氏亦從日本獼猴的洗蕃薯皮現象發現,在互為孤立的島嶼中,若有一島的獼猴學會清洗蕃薯皮的技倆,其他島的獼猴複製同樣行為則會加速,而期間並無獼猴游過海水傳遞資訊,這就是科學界著名的「幸島的100隻猴子效應」hundredth monkey effect。而在非生物圈的水晶成型狀態(crystal formation)也可看出「型態場域」的端倪,水晶結構在初次成型時,會花相當久的時間尋找延伸路徑,但當一種型態的水晶成型後,後續的水晶則會採先前的形狀結晶,所需時間則成倍數減少。

November_frost2.jpg

謝氏亦由對人類的實驗得知,當一組密碼遭破解後,同一組密碼被後人破解所需的時間將顯著減少,這發現可幫助教育學者理解為何學童對傳統學習技巧可以快速的掌握,這或許可解釋台灣教改的迷思,如為何九九乘法表的學習時間,總比理論上優越,但實際上一團遭的建構式數學要短,原因很可能是之前的學生都是這樣學來的,建構了九九乘法的「型態場域」所然,而歐美孩童的學習經驗中,並無相同的習慣。

同樣的邏輯放在社會歷史上,亦可解釋世界的革命潮流為何都是以共振式的波動推進,1770年的美國革命帶領著日後1784年的法國大革命,而法國於19世紀的二月革命與七月革命,帶領比利史、波蘭、德國、及義大利等國的民族主義革命,並奠定德國與義大利日後的統一。「型態場域」亦可解釋哈佛學者杭庭頓(Samuel Huntington)對民主三波的論述。杭氏認為第一波的民主浪潮始於19世紀的美國,爾後慢慢蔓延到29個國家。第二波始於二次大戰後的歐洲,再慢慢往德、日、義等戰敗國推行,爭取了30個民主體制;台灣則緊跟在1974年後葡萄牙開始的第三波民主浪潮,打垮了蔣氏王朝,實施國大改選與日後的總統直選。

French_Revolution_Louis_XVI_Execution.jpg

謝爾瑞克對「型態場域」的發現其實並非新鮮事,古印度的吠檀多(Vedanta)傳統中,記載著兩個觀念,亦即大梵天(Brahman)與小梵天(Atman)的宇宙論。大梵天是整個大千世界的主宰,猶如西方宗教的造物主,其創造了世間一切事物,而小梵天則為被創造的眾生。放在「型態場域」模型中來看,總體記憶場域猶如大梵天,而芸芸眾生的個體記憶場則為小梵天。根據吠檀多傳統的理解,這兩個梵天亦無時無刻進行溝通,其邏輯酷似謝氏的「型態場域振動」,而最佳溝通的方式則為靜坐。

禪宗的訓練,亦採打破主客體矛盾方式的直悟法門,日本的禪宗箭術,訓練射箭手與環境須合為一體,拉弓後要等待放出的時機,不可強求,這彷彿射箭者(主體)要等待環境的場域(客體)給予允許後始可釋放,而連接主客體的通道即為「型態場域」,這或許又可解釋為何中國人認為「天時」總是要排在「地利」與「人和」前。美洲的印地安人則是如是的教導在森林中迷路的孩童:「當你於林中迷路時,不要急著找出路;先靜下來,再讓出路去找你。」在這句教導中,我看到了「型態場域」的運作。

zen-in-the-art-of-archery.jpg

 人類在工業革命流蕩了200年後,摧殘了大自然的平衡,我認為這情形不是光靠人類的自私基因既可解釋的,而是人類對所屬環境的認知出了根本的偏差。英國哲學家波普爾(Karl Popper)在看到磁鐵的場域後聲稱,我們所處的世界,並非物質所組成。但21世紀的世界觀,卻依樣劃葫蘆的照著17世紀的牛頓機械觀運作,認為人僅是撞球桌上的球粒,獨立個體球的因(cause),碰撞另一顆球造成移動的果(effect),這因果定律是個直線形(Linear)的鐵律。但從愛因斯坦以降到謝爾瑞克等學者皆認為每個人其實都是連結的個體(connected beings),這形容猶如英文諺語 “no man is an island”的智言。

由尤甚者,人類所處的宇宙亦不是食骨不化的守舊派,宇宙的習慣會隨著後進的浪潮更新除舊,讓位給更合適的演化型態。最後我想用梭羅《湖濱散記》書中的一段話為本文作結尾,我認為這段話是最佳描述謝氏「形態發生場」演化論的文人觀點:


一個人若能自信地向他夢想的方向行進,努力經營他所想望的生活,他是可以獲得通常還意想不到的成功。他將要越過一條看不見的界線,他將要把一些事物抛在後面;新的、更廣大的、更自由的規律將要開始圍繞著他,並且在他的內心裏建立起來;或者舊有的規律將要擴大,並在更自由的意義裏得到有利於他的新解釋,他將要拿到許可證,生活在事物的更高級的秩序中。

"if one advances confidently in the direction of his dreams, and endeavors to live the life which he has imagined, he will meet with a success unexpected in common hours. He will put some things behind, will pass an invisible boundary; new, universal, and more liberal laws will begin to establish themselves around and within him; or the old laws be expanded, and interpreted in his favor in a more liberal sense, and he will live with the license of a higher order of beings."


整個宇宙其就是你我共同約好的一場莊周之夢,當我們發現所處的世界已慢慢邁向惡夢時,要瞭解,此皆為吾等共生之實相,與其將食指指向他人,不如以歷史為基石,重新創出一個更美麗的夢工廠,娑婆世界的演化,就又可譜出另一個漂亮的樂章,何樂而不為呢?

大演化(意識篇)

 

                                  ThoreauOfWaldenPond.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留言列表 (34)

發表留言
  • mtl
  • 很難抗拒回答的誘惑啊~

    >但目前的基因學卻無法解釋為何人類的手與腳雖然共享同樣的基因排列,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外觀與功能,這點在「分子生物學」(molecular biology)已是不爭的事實。
    What? 手之為手是因為形成手的基因被表現,腳之為腳是因為形成腳的基因被表現,人體估計有三萬個基因,不是每個細胞中三萬個都表現啊! 我們不全懂,但是也不像你暗示的什麼都不懂

    >諷刺的是,每年因研究癌症為生的人,比死於癌症的人還多。整個醫學已成為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
    在下就是這官僚機構中的一個螺絲釘,同個癌有不同的成因,不同地區的癌也不同,當然治療法也不同,一組人做不夠,必須要同時很多組一起做,真理豈是幾個人說就算的?
    還有把研究癌症為生的人數跟死於癌症的人數相比是不倫不類,研究癌症是一個人終生的事業,每年死的人數死了就從人口消失,怎麼比? 2010 年美國估計新案例是 150 萬,死亡人數是 57 萬,還沒算正在受苦的人們

    >美國生物學家Bruce Lipton則挑戰基因對人體的影響,在細胞膜的培養實驗中,他發現一組有同樣基因的細胞群,如放在不同的環境中,會形成不同的細胞群(cell colony)。在某環境可發展出肌肉細胞群的基因,在另一環境可能會組成骨骼細胞群。Lipton推斷,生物的發展,並不是根據基因內的資訊而定,而是來自環境中的場域記憶(memory field)。
    根本不需用他的理論來解釋,同個基因組,面對不同的刺激會啟動不同的基因,每個研究者都知道,現在科學家已經做出模擬的幹細胞,想讓它變成哪種細胞就加哪種生長素,沒那麼神秘

    後面根本不曉得在講什麼
    把很簡單的觀念說的很難,已有的知識當作神秘,果然是大師啊~
  • 「What? 手之為手是因為形成手的基因被表現,腳之為腳是因為形成腳的基因被表現,人體估計有三萬個基因,不是每個細胞中三萬個都表現啊! 我們不全懂,但是也不像你暗示的什麼都不懂」......你這句話僅解釋基因中包含許多人體構造的基因,卻沒有解是為何通一組基因排列,再不同環境的刺激下,會產生不同的組織,而且,所暴露的基因皆是非片段的。我的結論是,基因被高估了。

    「同個癌有不同的成因,不同地區的癌也不同,當然治療法也不同,一組人做不夠,必須要同時很多組一起做,真理豈是幾個人說就算的?」........其實吾兄的結論,跟現在醫學結論一樣,我們就算換了幾組幾組天才科學家,花了大筆錢,過了近百年後,可是對癌症,依然不知所措。這點,我們家最近連續遭遇2個例子,醫師總對我們說,「不知道」。

    後面的部份,建議可參考 杭廷頓的第三波民主、世界近代史、歐洲近代史、吠陀經典(the vedas)、鈴木大拙的禪與日本文化、湖濱散記、present from the past(Rupert Sheldrake)與Karl Popper著作等等。

    最後一段,謝謝,也只有這樣,本師才可有壟斷市場(monopoly),請繼續tune in,長智慧、增福報。

    accrcw75 於 2010/11/05 17:42 回覆

  • mtl
  • Phantom limb 是因為雖然手斷了,但是負責接收跟傳遞訊號的神經還沒斷,不時從斷端傳來隨機的訊號讓腦子以為手還在,現在科學已經可以將斷端接上電線移動義肢
  • 這僅是一種解釋,也是目前的官方答案,與其花一堆時間解釋,不如我貼上一個影片,裡面有挑戰官方答案的實驗,當然實驗本身並不是100%全對,可是答對的題目有符合統計學的「顯著性差異」(significance leve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CfZU8Bb4R4

    總結,這方面亦然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挑戰大師」,可是至少有客觀數據佐證。

    accrcw75 於 2010/11/05 17:53 回覆

  • mtl
  • 你文中作者的 Bruce H Lipton 的 CV
    http://www.brucelipton.com/curriculum-vita/
    學術界最高殿堂的 Science 論文是 1979 發的,跟你說的無關,之後發的沒什麼了不起,1992 年後他就沒發純研究論文了,不管他研究出什麼,那都是 1992 年前的事,現在的他比較像"心海羅盤"的葉教授
  • 當然,要discredit一個人很簡單,我們就省下精力吧。
    我連諾貝爾獎的得獎名單都質疑了,這代表他們都錯嗎?未必

    accrcw75 於 2010/11/05 17:55 回覆

  • mtl
  • 更正, 1979 年 Science 論文光看標題或許有點相關,但是太老了沒有線上版本可看,對這話題沒有有興趣到想跑圖書館
    如果真的是那篇的話,那也是 1979 年的事,今年是 2010 年
  • accrcw75 於 2010/11/05 17:55 回覆

  • mtl
  • 聽不懂你第一個問題是什麼意思,大概猜吧,發育學忘光了,不過脊椎動物發育中會生出三個胚層,胚層間交互作用會讓不同的基因被依序啟動,全部解答還沒出來,因為科學家不能用人做實驗,只能用果蠅,雞胚胎,斑馬魚跟非洲青蛙,然後看看能不能在人類細胞中發現構造類似的 player
    什麼會導致癌症知道的算很多了,怎麼治才是問題,癌症細胞裡面已經很亂了,就像被颱風掃過的家,如何設計個機器人把它恢復原狀? 任何一個癌症藥都要臨床實驗二十年才能上市,而且通常只對固定成因的有效,很困難的戰爭,但還是非打不可
    我知道你的挫折,我家也是一樣,但是研究使得一二期的病患五年存活率超過 90%,絕對不是無用
    哲學跟宗教文獻或許是 timeless,但是要引用科學的話應該用三年內的研究,太老的研究很可能已被駁斥啦~
  • 我覺得吾兄的問題有點叉離本文的主旨,本文是想闡述大於獨立個體的「型態場域」論,基因的描述,僅是為此模型鋪路,若要執意的談論基因學,說實話,吾兄肯定比我在行,我只是讀過幾本相關的書,不像吾兄為專業級人士,不知您對「型態場域」的觀念有無個人見解?

    關於癌症的部份,我只想說動物界,除人以外,好像沒有別的動物有此症狀,人類亦是在這近幾世紀開始有才有聽到這文明病,因此癌症的產生,跟工業革命的發展息息相關,我實在是沒聽過有何歷史人物是因癌症而病逝的。這點目前的醫學邏輯,對於此疾病的認知與療效,並沒有太大的進展。

    關於最後一點,我的認知是這樣,科學與哲學乃至宗教,科學尚處於嬰兒期,但我們往往藉著這剛起步的學術觀,解釋一切宇宙的實相、人類的起源與,last but not least, 基因學,我想,這有點像嬰兒玩火車的感覺。

    accrcw75 於 2010/11/05 21:09 回覆

  • mtl
  • 我不是說 Dr. Lipton 胡說八道,只是自 1992 年後,他從一個研究者變成一個宣傳者,他不再主動的參與研究好證實他的理論,發表的文章也是像"嬰兒與母親"雜誌的性質
  • 也好在他作此轉變,如果他還執意的待在象牙塔內,也就不會有之後的成就了。至於是好是壞,當然評論人的主觀偏見佔主要因素,這點,吾兄與我,可能皆逃不過。

    accrcw75 於 2010/11/05 21:14 回覆

  • mtl
  • ok,最後一篇了
    我真正要講的是,寫文章後段要建立在前段的合理性上,大師開頭提了一堆科學上"未知"的問題,以此引出後面的另一種理論,但是如果我告訴你,你以為的未知其實都是已知,或是可以從低等動物實驗外推,那你後面寫的不就失去立場了嗎?
    其他動物當然有癌症,貓狗猩猩都會啊! 他們沒有工業革命,以前因癌症死的人,死因就是"不明",很少人死後被解剖取樣本,工業革命後產生的人工致癌物也多了,不是醫學發展造成癌症
    台大電機教授李嗣涔(大概是這名)在做這種研究,我覺得很好,敢挑戰困難的問題, Dr. Lipton 變成一個宣傳者,似乎放棄了用自己手解開問題的實務領域,殊為可惜,當葉教授比較好賺
    科學是不能 overstretch,第一個問題沒穩固解決前只能先預想接下來兩三歩,不能像大師推下面十歩
    有人說喜歡一個人才會想捉弄他,呵呵
  • 不知道這最後一句是否指大師?如果我沒臭美,能夠因文章而交到kindred spirit,亦為一樂也。

    至於前面的論述,我也不反駁,因為如前文所說,這篇旨在談論牛頓世界觀的尾聲,新的世界觀,我認為Sheldrake的論點不錯,吾兄還沒跟我說你的見解呀。

    accrcw75 於 2010/11/06 11:43 回覆

  • mtl
  • 我忘了回答你的問題,破例一下
    我對這理論沒什麼意見,我有想過如何證明 phantom limb 是哪種解釋合理,或是雙胞胎心電感應的存在,哪天我或許興致來就寫吧
  • 期待

    accrcw75 於 2010/11/06 12:36 回覆

  • proync
  • 你們的討論好精采喔
    我不是很懂這些
    但是能和氣的討論
    就是最佳表現
    很佩服兩位呢
  • 謝謝,我倆都知道節制

    accrcw75 於 2010/11/06 20:39 回覆

  • 鼓掌
  • 我在這篇看到了兩位大師

    可是還是王大師比較會蓋,

    能這樣的將演化論重述, 在加

    自己見解, 實在厲害, 雖然我只看懂一半,

    也是可以看出大師言之有物, 但仍需加強基因學
  • 對,我的基因學都是用蓋的,我懂的不多,
    都是拼湊起來的

    accrcw75 於 2010/11/06 20:40 回覆

  • 三分鐘熱度
  • 大師,本人在分子生物方面,嚴格說只有高中程度。但演化學、遺傳學大學時代都還有上過幾門課,基本觀念有,教育程度為理科碩士。但是您本篇大作,與本人平時能看得懂的書籍差異頗大。

    拜讀本文之後,我認為這位『謝氏』對生物演化問題這個『超大問題』提出創意大膽假設(想像力比知識更為重要)。但是從文中看來,他自己也沒能提出有邏輯的論証,或是科學証據,所以無從論斷, 無從印証。在市井的標準中,就可謂『無稽之談』。但以科學家間的基本尊重,還有人對未知世界的謙卑,科學界普遍不會否定任何人的假說。

    他講的『各種生物胎兒在發生階段都有共同點』,我認為可以用演化學中的基本觀念來印証:
    1.『生命起自於海洋,接著演化出肺,走上陸地』
    2.『生物都有共同的少數幾個的祖先』

    再者,大師是想用西方生物/醫學 (代表破碎的宇宙觀),來對照東方天人合一(調合的宇宙觀)?而謝氏代表的是『破碎宇宙觀派』的叛徒?

    本篇文章初談生物學,但又放入許多的哲學名詞後,可能讓生物學,或是人文學科專業的人都難以理解,更何況是廣大非人文/生物學專業的眾生。

    也許大師在人海中,尋找的單單是學識豐富/頭腦聰明的讀者吧?大師也許並非為一般人所寫。
  • 你住美國,應該可以很容易買到或在圖書館借到Sheldrake的書, 書內引用大量數據.你可以去看一下,會比我的摘要來的好.而且本文有大量內容是我自己的思想延伸,所以要佐證,可能要自靠自己實驗了,哈哈

    我的學歷是高中聯考沒上,如果我寫的出來,別人一定看的懂,trust me.....

    accrcw75 於 2011/02/10 14:12 回覆

  • 三分鐘熱度
  • 幾個月後重回這篇文章讀一讀,講型態場域,禪箭、森林之前好像沒讀到?這段是新加上去的嗎?

    我雖然感覺到那意思,但是,大師你個人有經驗嗎?我是說,人與環境為一體,人與環境為一體,等待時機,不可強求。

    這種理想,我們來問問一個在正要升學的孩子,他們有沒有辦法等到時機成熟?智慧足夠的時候,知道自己適合什麼,再上場競爭呢?不可能。在這種社會和教育之下,那段時間充滿了強迫,孩子像是養來採鵝肝醬的鵝一樣,整天坐在教室(或補習班),被強灌入一些劣質的知識。任何有助於了解自己的課外活動,書籍都無法接觸。

    李x輝說他自己在十幾歲的時候,歷經荷爾蒙的改變,導致思想的混亂,不得不求助西方哲學家的思想,所以當時讀到馬克思時覺得心儀不已。接著影響他一生,知道作事情要拿熱情來燃燒,要不斷思考。

    不過我們這些工廠裡的鵝,目標就是吃得飽飽的,然後腦滿腸肥的過一生就好。


  • 非也!你之前沒仔細看喔!我之前就寫啦。

    至於經驗,我是50%的時間有感應到,另外50%則沒有,那先前的50%也有可能是我猜得,所以機率還是跟丟銅板一樣fifty-fifty。

    但話又說來,也許是後者的50%,也跟前者的50%同性質,我只是尚未有智慧看到,直得深思!

    至於教育失敗論,也許這一切得教育失敗,正好是練智慧的最佳方式,教育給你知識,但知識非智慧,很多時候,增加智慧最好的時機就是先失敗,這點,我國教育做的淋漓盡致,哈哈。

    accrcw75 於 2011/04/20 00:35 回覆

  • 郭長祐
  • 我對榮格提出的集體潛意識感到最不可思議,姑且思考不出箇中的運作道理,但確實感受到實際效果。愛因斯坦則因為相對論,所以思考上比較不是牛頓的一切獨立個體、相互機械性影響的想法。

    榮格也說過:敞開心靈,導師自然進來。
  • 對,他認為有同時性的存在,所以老師也常會不請自來。

    accrcw75 於 2011/05/19 00:48 回覆

  • polun
  • 由這篇文章看來,沒正式讀過,受過現代生物學的教育,容易胡說八道!自以為是!科學要有證據的!讀點真正的科學書吧,各位非科學界的人士!基因有一定的模組在運行,細胞發育受周遭組織影響,是適應。
  • 嗯,危險有兩種,一種如王大師般的非科班出生,然後胡說八道。

    一種是科班出生,然後跟著劇本胡說八道。這就叫作『一個胡說,各自表述。』

    新年快樂,Po兄

    accrcw75 於 2012/01/26 08:46 回覆

  • 國奎 曾
  • 這篇太恐怖了... 第一次看到如此全面且簡潔易懂關於此方面的文章。曾在 Read for Joy 這個網誌看過與「形態共振」類似的論點,亦即:長時間共處一室的女性,其月經週期會趨於同步。另外苫米地英人也曾提出「空間資訊」的類似觀點。

    不論謝氏其研究待證實性為何,試圖從科學化的角度研究沙特所謂,「他人即地獄」的這種被注視感,以及許多佛教的說法,也算是為原屬不同領域的思想搭起橋樑吧!若能帶來更多的討論,也很值得。

    奧修曾提過,中古世紀許多以獵巫之名被處死的女人,某些是真的在意識上到達我們不可理解的高度。和算命師常玩的察言觀色把戲不同,她們只要碰過你的東西,就能說出你家哪個抽屜有哪些東西... 這些精準的敘述。

    同樣地,馬哈維亞(記得是他啦)則是提出“業”的觀念,亦即你過去曾做過的事情,都如同塵埃般黏附在身上。又或者為何夫妻相處久之後會有夫妻臉,狗和主人也是,這些都難以解釋。

    另外,關於謝氏的「場域記憶」(思想雲端)論點,也讓我想起「技術奇異點」的維基條目部份闡述,即:

    該理論的有趣論證是,在一定的時間內有些事情一定會發生。也就是說,人類或早或晚都會發現基本的定理,不管是否由歷史上已經出現的偉人們完成。



    啦哩啦雜地說了這麼多,我也只是個大外行,只是閱讀不同領域的書籍,得到的結論竟如此相似(儘管文字面來說各不相同),總是會有些「哪裡怪怪的,但又說不上來」的感覺。閱讀此篇文章和謝氏系統性的闡述,才有種恍然大悟的驚喜感!

    無論如何,感謝您寫這篇文章。
  • 不會,我也是很enjoy寫Sheldrake的內容,所以才會嘗試,我是為我而寫得。

    你說的每個例子都很棒,Mahavira的業我認為是所有印度古宗教都有的觀念。這與Shelrake的習慣說不謀而合。

    人類不但會發現基本的定理,而且一切的欲望與想法,終究都會實現,只是人的思維有限,很難用三度空間的思維理解,因為這整個宇宙,都是我們的傑作,我們就是『一切』

    accrcw75 於 2012/04/18 23:08 回覆

  • 國奎 曾
  • 抱歉又繼續來叨擾 + 在大師面前班門弄斧 XD

    個人丟臉事小,如果能誘發更多的討論和指正,也就值得了。

    事實上,關於場域記憶和日本獼猴洗蕃薯的故事太引人入勝,這幾天剛好又想到一個曾經看過的案例:一分鐘四英里。講的是一名英國業餘跑者 Roger Bannister 在 1954 年打破這項長久以來被認為超過人類極限的創舉,至今達到這項標竿的全球已超過千人──私自以為這是心理制約的打破,進而影響生理狀態的案例。如同奧運游泳選手在沒下水的時候,總會運用想像練習在水中前進的情形,進而誘發腦內相關運動區域的神經元刺激與加強鍵結。

    這是一種「我也能夠做到」的信念,如同此篇網誌〈信念的力量有多大?〉(http://0rz.tw/y1EZQ)所揭示的案例。雖然和獼猴未經接觸直接接泊至思想雲端的案例大不相同,但語言和文字不諦是人類最強的力量,因此才能夠加速發展。

    前面兩者(一英里四分鐘、發正念消除癌細胞[笑])都是屬於心理影響生理的案例,我比較有興趣的則是,如何藉去除心理制約(來自社會與家庭)提高人們的智商和意識,不知王大師對此有何見解?

  • 你舉的例子太棒了,就是這樣,打破一項紀錄後,就會建構那個場域,後來要打破得話就會很容易,後人通常也不知為什麼,而且後者的年紀也會越來越年輕。

    要除去心理的制約,很重要一點是不要抗拒他,因為很多制約是沒有實質的存在,是我們將它放大所致,所以解決之途,是在見到制約的虛幻。

    accrcw75 於 2012/04/18 23:12 回覆

  • Hector
  • 大師您好
    每讀大師的文章都有意想不到的收獲跟啟發
    不知blog內的文章可否轉為分享
    謝謝!
  • 當然,盡量

    accrcw75 於 2012/09/07 08:4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universeflying
  • 我自己是學醫學相關的,但對大師的觀點相當認同,關於前面留言基因學的論辯,可以用一個比概括敘述:

    風吹,樹,動了。
    是風吹讓樹動了,還是樹順從風吹而動,還是觀察者我在當下感關覺察到樹動了,還是我意識到它動了?
    都對,都錯。因為他本來就是一體的,在實物角度看,風吹樹動是一體的,在觀察角度看,因為觀察者的存在,風吹樹動被觀察者賦予了意義。實物角度與觀察者同實存在造就了風吹樹動這個被意識到的事實,缺少了一個或者獨立看,就不是原來的樣子。在分割的同位角度看,它就是對的,異位角度看,錯的,但如果我整合起來,對錯有何分別呢?重要不是去急著分對錯,而是探討風吹樹動,到底全然就是我看到想到的那樣,或者只有自然現象的一小部份的反應被我窺探到,而那幾乎無窮盡的自然對我來說還是未知數?去經驗,而不是下定論。誠如易學思想的中心概念,不易者,變也。下了定論,那還會是他真實完整的面貌?
  • 訪客
  • 我自己也跑步,所以我對一英里跑四分鐘很清楚(但是我連一半的速度都有點勉強)。

    破紀錄這個事情也許可以用另一個比較常規的觀點解釋:當年練跑步的人很少,而且很多種族根本沒加入運動競技行列。好比說一百多年前的第一次現代奧運會,就只有一些歐美白人參加,而且還要排除車夫這些「職業」運動員。當時的運動員是業餘的紳士階層,我猜當時他們多半是自己負擔旅費去參加奧運,窮人甭想參加運動會。所以當時的世界紀錄就是沒有代表性。

    好比說1960年代台灣的楊傳廣、紀政能在奧運會拿獎牌,是因為當年黑人還沒進入田徑領域,所以台灣的原住民相對於其他民族佔了短期的優勢。結果現在台灣多少年沒拿田徑獎牌了?

    中國靠十三億人口這個龐大基數,也不過就出了一個劉翔。黑人可是進入體壇就在田徑賽稱王。

    所以一百年前的紀錄在現在已經不足為奇。破紀錄可以解釋成:

    1. 運動員已經不只是紳士階層了。

    2. 現代人營養好。

    3. 運動醫學和科技讓教練知道怎麼訓練選手,而不是逼他嘗試錯誤。選手受傷以後也比較可能修好。

    4. 各種族的人加入運動比賽,很不幸,白人不太擅長跑步,就被全世界的光屁股原始種族擠出短跑的領域。

    5. 現在所有的業餘運動員都是職業的。運動終於有經費了。有錢就可以讓運動員天天訓練,而不是參加比賽前三天才開始練習。

    但是根據chi running等跑步方法的觀點,運動鞋廠商害死了很多跑步選手。高科技運動鞋只會讓人用錯誤的方法跑步,還可能增加運動傷害。新鞋子不如穿到爛的破鞋子。貴死的跑鞋不如廉價跑鞋。如果地上沒有鐵釘,最好大家都光腳跑步。

    所以說根據他們的觀點,1980年代跑鞋興起以後,賽跑就進入黑暗期。雖然菁英還是在破紀錄。但是一般人因為迷信貴死人的高科技跑鞋,反而更容易受傷,跑更慢。
  • 訪客
  • 一般來說,長跑比賽的暖身比較少。有些人還不太暖身。但是短跑的暖身相對就多很多。

    如果要講一英里四分鐘,我猜在幾十年前,當時的賽跑選手可能還不清楚要暖身多久,要怎樣適當暖身,才能在比賽的瞬間得到最高效率。現在的長跑選手往往在比賽前幾個星期就開始吃蛋白質和醣類比例經過設計的特餐,他們花一個月以上改善體質,囤積肝醣,試圖減輕撞牆的壓力。短跑選手也有專業的訓練計畫。這些都是在醫學發達,有驗血科技後才能實施的訓練方法。一直到五十年前,人類還不知道肌肉是怎麼收縮的。現在的選手有VO2max的訓練計畫,有每分鐘190步左右的理論,他們是從增加每個細胞裡面的粒線體開始改造自己的身體。古代的人雖然也在訓練,但是我相信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最合適的訓練份量。

    現在很多人每個月跑五百公里以上。這是業餘就可以做到的訓練水準,還不算其他非跑步的訓練像是游泳、腳踏車等。加上又發明了跑步機,半夜在家裡都能跑到虛脫。所以現在能跑到一英里四分鐘的人才會那麼多。以前的運動員到冬天下雪,還是夏天下大雨就不能跑。現在的運動員完全沒有偷懶的藉口。

    也就是說如果你把今天的教練送到一百年前指導古代的運動員,也許會早很多年破一英里四分鐘的紀錄。

    但這是在有意識的情況下得到的進步。
  • Eddy Lo
  • 大師的言論深得我心啊...真是讚歎不已

    我也覺得人與人之間有種心電感應存在,心中所想的事物, 都會如實, 即時地傳到對方腦海裡面, 屢試不爽。

    我把這個概念用在臨床治療上(我是個醫生),屢有奇效,令人不得不信服。
    我通常會告訴她們整個疾病目前的病況, 并告訴她們在可能範圍內能達到的最好結果,最後祝福她們能夠達到這樣的目標。當然目標不能太誇張,畢竟我們不是神。然後最後奇怪的是,所祝福的事都會成真,真神奇。
  • 讀了幾週的新讀者
  • 大師很多議題很有趣,純粹有點好奇,敢問王大師的職業是哪一方面的?
  • 小弟只是做做翻譯的

    accrcw75 於 2013/12/04 00:21 回覆

  • 悄悄話
  • Observer
  • 看到版主文中的照片
    我也去買了一本 Thoreau of Walden Pond
    原來這是寫給青少年的作品
    大學時也很喜歡梭羅
    已經好久沒讀他了


  • 林宜德
  • 既然孤島上的猴子可以透過心電感應教另一座島上的猴子洗果皮,那為什麼台灣島的小孩不能透過心電感應教美國的小孩九九乘乘法表...
  • sean
  • 樓閣已成事實,基礎的建立即使是現階段無法理解的,但還是要有研究的精神,用各種層面和方法來了解不是嗎?狹隘的堅持某立場理論不就被限制住了嗎?開放的精神找出緣由,畢竟你以為知道的再過幾年後原來只是事實的冰山一角,太多一直被推翻的驗證,不是嗎!擺脫習慣性,或是個以為的形式或方法,也許更可了解諸多不解之事,深呼吸~開放心胸啊!
  • sean
  • 補充一下對文章所說的"型態場域",那右腦是不是就是型態場域的接收器,只是功能是否有開啟,也就是說克里希那穆提所說的冥想,或是其他的打坐禪修等,就是要把頻率調到相同,或許這頻率功率較弱,必須進入一種不被太多電波干擾的狀態才能接收到,所以產生了各種宗教啦,修行啦,種種進入這種狀態的方式或型態,是嗎 ? 濕哥。
  • sean
  • 抱歉再補充我第四點蓋吉工人的案例,他左腦被鐵條貫穿後作息都正常,只是缺少了對團體生活的規範和尊重,且不斷的撒謊欺騙,有暴怒和毆打人的傾向,且毫無責任感(是否呼應女博士的左腦已失去對右腦規範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