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s03.jpg

今早起來,發現本年度的諾貝爾經濟獎,又再度的頒給了以美國人為主的三位學者,各為美國的戴蒙德(Peter Diamond)、美國的摩特森(D. Mortesen)、及希臘裔英籍的皮薩里德斯 (Christopher Pissarides),大師則稱他們為失業三小福(the invincible unemployment trio)。這三位經濟學家是以研究失業著名,剛好正值目前全球「後金融風暴」時期的失業高峰期。大師在看了本島內對於這三位得主的分析後很是失望,各界只有劉憶如在那聲稱其母親郭婉容於麻省理工就讀時,戴蒙德曾為劉母之教授,老郭連教授當時所出的題目都還記得。這些言論,本師認為稍嫌顯淺,於是在本文中繼「和平獎的迷思」後,另撰「經濟獎的迷思」一文,以茲開示。

綜觀經濟學的範疇,可概分為三大領域,亦即個體、總體、及開放(國際)經濟學,去年得主威廉森(Williamson)所研究的交易成本(transaction cost)分析屬於個經的部份,而兩年前本師曾撰一文挑戰的克魯曼(P. Krugman則專攻國際經濟中的國際貿易,而此次的失業三小福則是研究總經的失業率問題,這議題之所以會得到委員會如此的厚愛,實因目前的環境因素使然。本師已嗅出這期間諾貝爾的走向,慢慢的從70年代末以富里曼(Milton Freidman),到80年代斯狄格樂(Stigler)、貝格(Becker)及魯卡司(Lucas)等人為中心的右翼--供給面(supply-side)學派,轉為後金融風暴期,以克魯曼為指標的左翼--需求面(demand-side)學派的趨勢。

friedmantime.jpg

「需求面學派」的觀點是圍繞大蕭條時期的經濟學家凱因斯學派為主(Keynesian School),其主張如果一個經濟任由市場機制主導,將會產生市場失效(market failure)的窘境,克魯曼指出1929年的大蕭條時期、美國1980年代的儲貸危機(Savings and Loan crisis)以及最近的全球性金融風暴皆是因為市場失效的結果,導致不肖投機客從事高風險投資,將資產過度暴露於對第三者的系統風險(systemic risk)及外部效應(externality),最後導致如暢銷書《黑天鵝》作者塔雷伯(Taleb)所謂的「低機率但高衝擊性」(low-probability, high-impact)的黑天鵝現象。

今年的失業三小福又將總體經濟的失業問題,歸咎於資訊的不足,促使搜索成本(search cost)高漲,並在市場中引發「搜尋摩擦」,導致某些買方需求無法完全滿足,某些賣方求售無門。因此,吾人可發現一經濟體內,明明就有足夠的職缺,但失業人口卻一直持續攀升,這最主要是當求職者在找尋工作時,會花時間作搜尋,而資方亦會花相同,或是更多的時間搜尋勞工資料,因此錯過撮合的機會。這現象其實早已在工程學中的系統分析論中發現。

《隱藏的邏輯》一書的作者布侃南(Mark Buchanan)提到,任何事物皆在其表象後藏有一隱性的邏輯在,而這邏輯與宇宙中許多現象成一相同比例的均衡,比方說財富的分配(富人與窮人比例)、河流系統、及身體比例(手肘與手臂長度比例)等,皆有一定的黃金比例,作者稱之為冪次法則(power law),而這法則常不是事先規劃好的。

blackswan-746670.jpg

書中提到,在交通學中,最令人不解的現象為「幽靈塞車」,意即在一個流量不小但也尚未至堵塞的公路上,流量常常會因為最前方的一台車突然踩煞車,而導致後方的車輛為了要防止擦撞,進而採取更急迫的措施,而這現象會一直持續到後面的流量,以至於到最後,後面的交通會無故的塞車,但前面的流量卻暢行無阻。另一個現象係當眾人於公共場合排隊時,雖無明確的指示,但群眾卻會形成一個有規律的隊伍,排列成一個無秩序但有規則的模式(pattern),這有點類似雖然水流並無規則,但是在浴缸底鑽一個洞,水流就會呈現規律的螺旋狀流出。

歷屆中亦有諾貝爾獎得主因資訊研究的議題而奪冠,最有名者為1978年的塞門(Hebert Simon),塞門的理論稍微悲觀些,他認為在一個組織內,決策者始終無法得到最大的結果(maximum outcome),因為人都是依靠有限的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作選擇,外界的資訊是無限的,人們不可能將所有的資訊全納入理性考量,最終,決策者會找到一個夠滿意點(satisfied outcome)就好,而不會窮盡所能尋找最大值。

在解釋了上述兩項觀點後,我們可得知在經濟體中,藏有一個隱性的模式在其中,而這模式並非是靠分析所有的資訊可達,但是今年的失業三小福卻是依然在這死胡同中打轉,大師認為有鬼打牆的嫌疑,我認為,諾貝爾委員會在挑選得主時,常會犯了追隨流行( fads chasing)的迷思,因為1970-80年代,世界經濟主流為雷根與柴契爾夫人共治的右翼國際體系,且經濟榮景佳,因此最夯的議題就為富里曼的小政府貨幣政策。

隨後,美國於1990年代後期,因金融法規的鬆綁,商業銀行與投資銀行開始瘋狂整併,並大量研發衍生性金融產品(derivatives)及對沖基金(hedge funds),遂以該項產品為研究根據的Merton 與Scholes奪得1997年的桂冠,但導致隨後10年華爾街的高風險金融遊戲,而稍早前的Modigliani 、 Miller、及Markowitz甚而鼓勵政府大量舉債推動財政,增加政府的槓桿比而得獎。而最近的金融風暴,世界潮流又開始走社會主義的大政府邏輯,財政政策又再開始當道了。唉!我本來以為只有台灣的壹週刊會追流行,其實諾貝爾也難免俗。


延伸閱讀:諾貝爾和平獎迷思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真能解釋問題嗎?

 


          rman3644l.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人氣()


留言列表 (6)

Post Comment
  • proync
  • 我不太懂經濟
    這個真的莫宰羊
    給你加油啦
  • 我其實也不很明白,反正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兔拔看看就好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0/12 20:52

  • 宮莎曉
  • .富里曼(Milton Freidman)曾稱過他不是供給學派~他是貨幣學派~也就是芝加哥學派~該派是Friedman、Stigler、Becker、Lucas等人~而供給學派是孟德爾~而孟德爾得獎是在1999年更不是70年代的末期。

    .富里曼(Milton Freidman)得獎時不是在70年代末~而是70年代中~而供給面派也不一定就是右派~在經濟學裡的右派大多是指向奧地利學派及芝加哥學派~而左派則以凱因斯的新劍橋學派及薩謬森的新凱因斯主義為主~更左則是馬克斯主義

    《黑天鵝》的理論則是來自於波普爾(Karl Raimund Popper)的否證論(Falsification)即是不能證明是錯的話就別說一切是對的理念~波普爾本身也抨擊社會主意~你可以看一下他的書《開放社會便知》~其與海耶克是好友~所以你拿他來佐證你所說的話也不大合理

    我認為你的文章總是找了太多的名人來幫你『背書』但引用的年代及人物理論背景常有錯

    我昨天在噗浪上有指出你的文章上的多處錯誤不知你改了沒~以後要多多參考時間及來龍去脈的關係才好

  • 嗯,大師拋磚引玉,引出了一個更大師,也就是俗稱的宮沙曉大師,謝謝您的指正。

    殺曉兄所指正之處,大師認為正確的,已經修正,但我還是留friedman 在那,因為它還是80年代經濟學得中心人物。


    黑天鵝的理論是popper沒錯,可是書卻是Taleb寫得,popper只有提出黑天鵝概論,殺曉兄,沒唸徹底喔。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0/12 20:20

  • 宮莎曉
  • 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給獎標準並不是一會兒左一會兒右~

    看看以往也有左右同年得獎的例子~海耶克那一年就是左右共得

    芝加哥學派是近年來得獎最多的~但是與政府任用的經濟學家並無一致~這派並不為政府所用~反而有些號稱芝加哥小子的有幫智利的軍政府服務獻策過

    政府大多喜歡凱因斯~因為擴大公共工程是政府的最愛~這種奧地利學派及芝加哥學派所主張的小政府是不被寵愛的
  • 瞭解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0/12 20:42

  • Edward
  • 據了解...
    2006, 2007 的得主, 都是因為<衍生性金融產品>這種今天看來是毒蛇猛獸的發明!!
    所以在立場上, 也是昨非今是吧!!
  • 沒錯,那時剛好是投機主義最猖狂的時候,
    市場上充斥高風險產品,諾貝爾也跟著瞎
    追,跟隨流行,現在搞得世界一團亂,
    真是對社會期盼的蒙羞。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0/13 09:43

  • 瘋狂比利麥斯潘恩
  • 嗯! 有收穫新的異能人士!

    要玩就玩"供殺小"這種的,"大師王"要多精進啊。
  • 老兄,你怎們最近少來,大師寂寞阿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0/23 00:40

  • elaine pang
  • 文章我還未整理。隨便看看吧。
    全民財富廢除世襲繼承、要將財富設立時間值;比如一百年或一百五十年左右、大家可以在此思路上加以細化劃分。
    時間到後將財富收歸政府成立的扶貧基金裏。
    這樣對創造財富的人也公平,他們此身應該享用自己努力後的成果,對後代及他們的同時代的年輕人較公平,這些年輕人又可以或基本可以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競爭,這才是真正保持競爭力的方法。因此一來的社會是充滿創新的,年輕的,有實力的,將有大把可能性的,社會。
    在這裏動手術,可以想像此漣漪可改變很多現實問題。
    這是盡量將財富放在公平線上的辦法
    到了我們的下一代;社會會是一個公平充滿生機有創新個個有機會,而且沒有了貧富懸殊所帶了的社會問題,每個人在此生是完全可以享受成功所帶來的財富,社會不在仇富,反倒是鼓勵讚美他們,這樣的社會他們怎麼會走、不過;開始的過程可能是顛簸的。
    我們不是殺鵝、100年他怎麼也死了吧。
    貼切的說應該是強制他道德。
    他們的財富來之於民當還之與民;這是財富的二次分配。唯有如此的基礎上才可在下一代實行公平性競爭。也唯有在公平的起跑線上才會展現到每個人的才華,如此社會才有更進一步改變的機會,不然問題只會越發惡化,社會矛盾更加激化。
    到了我們的下一代;社會會是一個公平充滿生機有創新個個有機會,而且沒有了貧富懸殊所帶了的社會問題,每個人在此生是完全可以享受成功所帶來的財富,社會不在仇富,反倒是鼓勵讚美他們,這樣的社會他們怎麼會走、不過;開始的過程可能是顛簸的。
    我們不是殺鵝、100年他怎麼也死了吧。
    貼切的說應該是強制他道德。
    我以良好社會裏30而立為線。我看財富定位80年後沒收,時間上應該夠他享用此生了
    如果遲生育的化應該100年,在這個時間裏也夠他豐裕的資源養育下一代。社會教育也要配合,把這些為市民創造財富的人高舉,留名,我覺得他們好像也挺追求這個的。
    大家都明白資本主義本身就有缺陷。
    如果實行財富時間制,也可以化解消費不足帶來的通縮、到時也無需開印鈔機降息來刺激消費了;因為財富的時間制已經可以取代消費不足的問題了。大家總會在有限期內化錢的。就像浪潮一樣是可以推算出來的。
    我所提出的是強迫富人道德、連帶貧窮人群在有保障的環境中也可一併道德化。在說富人也不是甚麼都沒有了,他們可此生享盡亞物資源甚至在社會一片感謝中他們也享受到精神快樂亞,我只是強迫富人做個成熟的富人,他們只知道物質快樂缺忘記精神快樂,而此方法又可使他們精神物質同樣快樂。
    全民皆用此制度,並非只針對富人。
    1)消費不足問題。
    因為財富期限制內人民會肯願意花錢。
    2)可解決貨幣問題。
    無需大量影刷鈔票,因為已解決了消費不足帶來的通縮問題了。
    3)減少或者消滅經濟周期波動
    政府可以計算出幾時大概回壟多少資金。
    4)社會正真展現競爭力
    沒有了吃父輩的人,個體正真做到自勞自得。
    5)社會道德升級
    因為相較的公平性及文化的宣傳。政府給人民較好的保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