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msky_noam.jpg  

對很多人來講,這禮拜是台灣民俗的鬼月,大家避之唯恐不及,大街小巷內一堆商家在拜拜著,祈求好兄弟能保佑平安,但對大師來說,這禮拜是我一生最大夢想實現的日子,原因是造就大師政治思想最有影響力的人,亦是我在個人論壇內常常提及的大思想家終於來台,這位大師名叫杭士基,我習慣叫他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我認為以喬氏對人類的貢獻,他應該可以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供為「人類共同遺產」了。

關於喬姆斯基的生平,大家可以參閱我些許前作(藉《薩伊德》與《杭士基》評台灣統獨議題 ,現代民主國家機器運作與台灣民主亂象 ─上。而在這篇中,想補充一下台灣許多讀者對他理解的不足,畢竟,如喬氏這般極左派(Ultra-leftist)的無政府工團主義(Anarcho-Syndicalist)份子實在不多見,甚至罕見到連在字典內都查不到。

喬氏自幼受叔叔於紐約72街開的報攤影響,吸收了許多左派工人的思想觀念,當時美國紐約的左派思潮常常圍繞在上城的報攤旁,你一句,我一句,大家批評大蕭條時代的政經議題,思辨的熱絡彷彿1960年代的巴黎咖啡街。

great-depression-news-newspaper-newsstand-30s-new-york-nyc.jpg

喬氏回想之所以對於弱勢的議題那樣關心,是因在小學時,有一次操場上站著一個標準的胖小弟(standard fat kid),當時那位胖小弟正遭受班上一群身形比自己壯碩的惡童霸凌,因不堪其擾,投以懇求的目光於年幼的喬姆斯基,本來還想作些什麼幫胖小弟解危,可是卻因後來心生恐懼而作罷,之後他覺得很懊惱當時為何沒伸出援手,校園的景象在其往後的一生中深印在腦海,內心的羞慚一直停滯不消(the shame remains),於是他發誓要永遠站在小人物(underdog)旁。

 隨後喬氏因優異的成績進入賓州及哈佛大學,最後任教於麻省理工(MIT),所教授的科目卻是冷門的語言學,關於喬氏的語言觀點,我這樣的簡單介紹好了,在1950那年代,語言研究深受行為主義(behaviorism)的心理學派影響,該派的掌門人斯金納(B.F. Skinner)認為人類的學習能力是靠外在環境的刺激而發生,人就好比一張白紙(tabula rosa)可供社會隨意灌輸。

但喬氏卻大相逕庭,認為如果人的學習能力僅僅是一張白紙,所學的內容要靠外在的單向傳輸,那人類可發揮的潛力會大大的匱乏,因此他自創一套《句法結構》的理論,認為人類的認知系統中(cognitive system)有一個深植於意識底層的先天能力(inherent ability),可以讓初學語言的孩童在毫無外在教導的語言規則中,不費力的學習,且遵循一套不需教導的潛在結構,孩童在使用語言時所展現的創意跟學習速度,常常讓喬氏吃驚,反而人是等到長大後,被塞了一堆學校教的文法規則,才使學童的語言學習能力整個停滯住,對喬氏來說,教育體制著實抹殺了教育的真諦。

fg_a6.gif

再回到喬氏的政治思想層面,他在1960年代開始了反抗美國政府的人生另一階段。當時的背景為越戰,喬氏因幾次非法示威最後被關到監獄中,並名列政府最深恨的名單(most hated list)之一。喬氏對越戰的批評奠定了其反美政府的一向論述,其聲稱美國常常假裝有個左右共立的意識光譜,這兩個意識形態的極端不但在政府中可發聲,而且左派的勢力還更為囂張。

但喬氏揭穿了這假象,他認為美國當時對越戰的主張,並不是鴿派與鷹派的拉鋸,而是兩個程度大小不一的鷹派,他指出美國當時所謂的鴿派歷史學家Arthur Schlesinger雖然反戰,但是理由不是基於侵略別國是有違國際法與道德等原則(issues of principle),而是因為越戰打到最後已經很難贏,而且又太昂貴,不符合經濟效益,因此應該改以和為策略,這就是所謂「好和平」鴿派的考量,這跟美國最近主和的兩位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歐巴馬與希拉蕊(一個還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雙雙在小布希提議攻打伊拉克時投贊成票有意曲同工之妙。

寫到此處,突然想到歐威爾的小說《動物農莊》中的一段內容,裡面描述代表動物階級爭取平等的革命階級豬群們,為了要跟欺負動物的人類開會談判,穿的西裝筆挺,人模人樣,在酒吧內一起跟人類平起坐,喝香檳、抽雪茄,講黃色笑話,彼此熱絡不已,好像一堆認識已久的朋友在慶祝某個勝利似的(像不像白天在議會打鬧,晚上去酒店划拳的藍綠政客們?)。前來觀看的動物們,從凹凸不平的玻璃窗外看入,兩個物種極其相似,早已分不出誰是誰了。

animal farm.jpg

這幕著實呼應到喬氏描述左右兩邊政治人物的嘴臉,喬氏甚至說,為了讓被統治階級的人更相信政府那套神話,統治者就更要營造一股熱烈討論的假象,好比第一次波斯灣戰爭,媒體會基於公平的考量找鷹鴿兩派的學者來提供意見,感覺上辯論的很深入,分歧亦似鴻溝,可是細觀後將發現兩派的論述其實已經都有一個「美國有權侵略別國領土」的大前提在那,任何在這前提之外的觀點,都會被認為不是主流意見而遭孤立。

喬氏最有影響力的一本書為《製造共識》(Manufacturing Consent),這本書描述大企業對媒體的壟斷,與新聞「塑造議題」(agenda setting)的制度性結構。他指出,因為媒體都是被大財團控制,企業又是營利性機構,於是媒體產業就會製造出一個符合特別利益(special interest)的世界觀,一切不符合這價值的新聞會被過濾掉,最悲哀的是很多新聞編輯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過濾行為,而「內在化」了這種唯統治階級教條是從的價值觀。

manufactre.jpg

喬氏指出,如果有人控訴記者與編輯們糟蹋了新聞與言論自由的精神,他們會很不客氣的回應該等都是照自己的良心所寫,無人對其等有所施加壓力,喬氏指出,他們並沒錯,因為一個總編輯或資深記者,要能夠升上那個職位,其實早已經內在化 (internalized) 了「正確的」價值觀(喬氏稱作國家教條--state doctrine),不需別人逼迫;比方說認為以色列是文明的國家,巴勒斯坦卻是恐怖組織的溫床;海珊是獨裁者,美國是要去解放伊拉克;越戰是美國維護亞洲和平的舉動,甚至美國對其後院古巴的領土覬覦,是因為美國熱愛自由主義的原故等前後矛盾之神話。

這又帶到喬氏對於思想控制的論述,他的一句名言「極權主義國家控制人民用棒子,民主主義則是靠謊言」(Propaganda is to democracy what violence is to totalitarianism),喬氏認為西方的知識份子,從小受到最正確的價值觀與國家教條,被統治階級培養好後,充當國王的看門狗(emperors’ lapdogs),功能是合理化一切政府的作為。

學者如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Robert Kaplan、以及甫來台灣的暢銷書「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作者佛理曼(Thomas Friedman)皆為此流,他常拿聖經打趣的道,在舊約中所謂的先知們,到最後都證明是假先知(false prophet),而當時被處死的假先知們,到最後都被證實是真先知,有點像中國的秦檜與岳飛,或是屈原投江等故事般。如此大膽的調侃當前美國的知識份子,喬氏還真是第一個。

false_prophet.jpg

當然,我對喬氏龐大的知識系統,並不是照單全收,尤其是「無政府工團主義路線」,與仇視資本主義的狂熱,再再讓我三思,內容又會是另外一篇文章。不管如何,喬氏在我思想成型的階段,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若非喬氏的著作,今天的王大師就不會是如今的王大師了。昨日在排開萬難後聽了演講,內容其實都會背了,並不新鮮,最重要的是能親眼看到他,提了問題,又要到親筆簽名,阿!農曆七月不啻是我的開心日。


                       chomsky.gif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Post Comment
  • 酷斯拉
  • 大師 寫得好喔!!
  • 謝謝,他是我的啟蒙者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8/11 09:35

  • missQ
  • "內在化 (internalized) 了「正確的」價值觀"
    但應只限於被有目的套用的施養者, 或這就是此人類社會的團體遊戲規則吧~ 知其結構之後
    不就該思考每個人內心裡的那張所有思想的濾網中心 , 又應該是什麼
    & 就算找出來之後 , 可又有甚麼力量或期許可改變它或顛覆它..?
    小貓一隻呀。睡覺去。
  • 歐威爾說過,最大的壓迫者不在外面,而是心中的自我監視。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8/12 16:47

  • missQ
  • ↑補上。或是只好...(像聖嚴法師寫的 : 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 那是更高一階層,很多人到不了,就又回到自我監視。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8/12 16:48

  • myusername
  • 我只去了中研院那一場 XD

    喬氏似乎很喜歡《動物農莊》。他尤其常提到這本書的前言:小說在講蘇聯,而前言說英國其實和蘇聯沒兩樣。
  • 對,英國版的前言被拿掉了,我之前在「軍購戲碼」的文中,在一個網友的回覆有提過,所以警察國家,並不是專屬於共產國家的。

    以下就是我之前回覆網友的內容:

    其實這是很多人的誤解,歐威爾在初版的「動物農莊」前言中有談到,雖然小說裡面的場景與內容,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蘇聯等共產主義國家,但是他的初衷卻是在提醒英國的思想控制及集權主義因子。

    事實上,就連美國的新聞局在2次大戰期間,就直接取作「政治宣傳部」(Department of Propaganda),因為羅斯福在看到希特勒的政治宣傳做的太成功了,所以也要自己搞一套思想控制,美國也成功的將2戰前的孤立主義轉成好戰主義。

    另外,美國國防部最初叫做「戰爭部」(Department of War),就是因為政府越來越狡猾,很多暴力要從文字下手,所以「戰爭部」就改為「國防部」,雖然美國國土從未被侵略過。因此,1984邏輯,放諸四海皆準。

    有關保護費的部份,都是誰在繳,被統治皆即是也,除非您是5啪的超富或是政府官員,不然,您還是被榨的榨員而已

    有興趣可參閱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4418462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8/12 16:53

  • stry1514
  • 請問大師提了什麼問題
    喬氏又如何回答
  • 我提的問題有兩個,
    1.台灣在世界上做的壞事也很多,從印度支那到中南美洲,還有最近名模Naiomi Campbell事件,發現台灣也捐了一堆錢給前賴比瑞亞總統Charles Taylor作壞事,我想問,台灣在美國的霸權延伸中,有一起作過怎樣的壞事?
    至於喬氏的回應,可以在自由時報內文找到,大概如下:

    他提到台灣經濟,所以能夠在冷戰時期起飛,就是美國為了對抗中共共產政權的「地理政治」戰略考量,而允許台灣在雷根時代對中美洲瓜地馬拉等國家運送軍火,他指出美國在全世界建立恐怖主義國家的網絡,台灣、以色列正是其中一顆棋子。

    他說,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時敗北逃至台灣,在台灣建立起非法政權,蔣介石時代「殺了很多人」,軍事政權的壓迫下剝奪人民自由,鎮壓反叛的結果「很醜陋」。他也指出,國民黨是美國恐怖份子的幫兇,五○年代緬甸有國會選舉的機制,但是美國意欲打壓共軍,因此利用國民黨軍隊幫忙鎮壓,導致緬甸迄今仍被軍事獨裁政權把持。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aug/10/today-life12.htm

    其他回答可以在這篇找到:

    http://life.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Life/life-article/0,5047,11051801+112010081000054,00.html

    被譽為當代思想大師的美國重量級學者杭士基(Noam Chomsky)首次造訪台灣,昨天在中研院發表演說時,批評美國政府口口聲聲反對恐怖主義,但其實全球頭號恐怖主義國家就是美國,受美國制約的台灣則是幫兇之一。

    杭士基昨天以「世界秩序的輪廓:常與變 」為題演講,砲口瞄準美國政府,他指出,美國之所以能忍受台灣、日本、韓國、新加坡等亞洲國家的進步發展,都有其戰略考量,因為美國才是全球最大規模的恐怖主義國家,除了運用整個國家機器從事恐怖行動,更厲害的是,還會利用其他國家幫忙執行恐怖主義,台灣也算是幫兇之一。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3/5776559.shtml



    另外一個問題:

    亞洲四小龍的發展模式,其實都是資本主義算尚為成功的例子,許多國家,就算不是純資本主義,也是最起碼的統合主義(corporatism),這跟您所倡導的無政府工團主義大相逕庭,請問您,如果資本主義終將會滅亡,不知還會維持多久

    他的回答也可以在幾大報內找到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8/17 22:47

  • stry1514
  • 罵國民黨那幾段
    你的好友天狼星兄看了應該很開心
    只是不知他最近躲到哪裡去了
    少了他 你的格有點寂寞的說
    ~~(喜歡看火燒部落格的無聊阿姨留)
  • 對阿,沒有了他,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08/20 01:10

  • mtl
  • 輪盤轉到這一篇,又來挑你事實上的錯誤

    >這跟美國最近主和的兩位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歐巴馬與希拉蕊(一個還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雙雙在小布希提議攻打伊拉克時投贊成票有意曲同工之妙

    Hillary Clinton 是投贊成票,但是 2003 年投票時 Obama 根本還沒進參議院,如何投票? 民主黨初選時他用此攻擊 Hillary Clinton 立場搖擺,自己則是從頭反戰到底
    我猜你要說"那 Obama 現在不是支持繼續打嗎?" 沒有總統能馬上撤出伊拉克而穩住情勢,如果 Chomsky 當總統可能真會這麼幹,但是整個伊拉克會垮
    "兵者是凶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戰爭不是和平,但是全無動兵意願也不是和平, Neville Chamberlain 得到和平嗎?
  • 我的用詞似乎稍嫌模糊,我並不是指2003年最初的戰爭提議。應該改成「希拉蕊與歐巴馬,一個在小布希提議攻打伊拉克前(2003年),一個在攻打伊拉克後(2004年),雙雙支持這場戰爭,兩人在2007年之前對這場戰爭的增兵、增加預算及與布希政府對戰爭看法有幾乎一致的投票紀錄,也就是兩者皆在2007年之前或是支持,或是不積極排斥這場戰爭。

    如果吾兄作點功課可發現,歐巴馬在2004年對聯邦參議院的競賽中,支持布希總統在伊拉克的增兵(不只戰爭),那時還是這場戰爭的序幕(那時還不知道沒有WMD),我認為這是測試一人對戰爭態度的最佳時機。

    所以吾兄所說的「我猜你要說"那 Obama 現在不是支持繼續打嗎?"」,我的回覆是「不是現在」,而是遠至2004年時,甚至在2002年歐氏在Illinoid 的參議院時就有跡可循。

    整個民主黨反戰的情緒是在當共和黨政府於伊拉克找不到任何的WMD,變成美國政府的一個尷尬包袱後,民主黨們才開始反戰,因為當時民氣可用,又可在2008年大選時,將反戰納為政見,吸取選票。

    可是這只是投機主義者的技倆,跟真正反戰的精神有何關係,所謂的鴿派,其實僅是塗抹漂亮的老鷹而已,對此現象的詳細描述,可參本文內容。

    這場戰爭,從一開始就違反國際法,吾兄可參聯合國憲章:第一章,第一條,第二款;第二條,第一款,第四款;第六章的所有事項;第七章,第一款;以及本人認為最重要的:第八章,第53條,第1款,內容為:

    「安全理事會對於職權內之執行行動,在適當情形下,應利用此項區域辦法或區域機關。如無安全理事會之授權,不得依區域辦法或由區域機關採取任何執行行動;」

    美國是聯合國的締約國,亦是原始創立國,整個總部就設在他們家國土內,實有義務履行相關條約事項。若是真反戰,應該基於上述事項積極爭取反戰到底。

    吾兄亦可於下列網站中找到歐氏對戰爭看法的轉變:

    http://www.boston.com/news/nation/articles/2008/03/08/obama_stance_on_iraq_shows_evolving_view/

    http://voices.washingtonpost.com/fact-checker/2008/01/clinton_vs_obama_on_iraq.html

    若懶得用讀得,可參以下影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LDx4NZr2u

    若只想讀摘要,大師以幫你濃縮如下,當然功課還是要自己作:

    Once the U.S. went into Iraq, Obama's position became much more nuanced. While he still opposed the war, he was not in favor of an early pullout. In 2004, he even talked about sending more U.S. troops to Iraq in order to stabilize the country as a prelude to an eventual withdrawal.

    During his 2004 Senate race, he supported keeping troops in Iraq to stabilize the country. But starting in 2005, as violence engulfed the country, he grew increasingly disillusioned.

    但本文已夠長,實在不允許我這樣寫如內文,不然很多人一看篇幅就跑走!!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1/13 10:27

  • mtl
  • Obama 入參議院第一次投票是 2005/1/6, 2004 年底才選上還沒就任,我沒住過 Illinois 看當地的選舉廣告,驗證是否如你所說
    一開始反對開戰,但是當開戰決定已被達成,接下來就是討論如何讓美國贏,這就像兩派醫生在會議決定如何治療病人,一派要開刀一派要投藥,當開刀那一派投票贏了,投藥那一派就會轉變成如何讓開刀治療法獲得最大的成功機率,不是一直在那邊吵說絕對不能開刀,甚至砍輸血的經費
    聯合國憲章不是法律,沒有處罰條文的不是法律,只是一個 guideline,如果憲章這麼有效,為什麼 1945 年後還有戰爭呢?
    你引用的華盛頓郵報片段,前一段是:
    Obama has been consistent in his opposition to the Iraq war. His Oct. 2, 2002, speech opposing the war stands in clear contrast to Clinton's vote later that same month to authorize military action.
    Obama 是應該困惑,因為這麼重大的決策不在內心掙扎才是有問題,反戰不完全就是道德,有時是一種怯懦,一種自私,一種短視,像現今聯合國非洲維和部隊除非被攻擊不能開火,即使當地軍閥就在他們眼前種族屠殺,這裡"道德"的反戰就等於坐視慘劇的發生
    我反對的是輕易開戰或把開戰當優先選項,不是完全排除戰爭
  • 咱們長話短說,吾兄認為「聯合國憲章不是法律,沒有處罰條文的不是法律,只是一個 guideline」,所以二次大戰後的Nuremberg Trial、Rwanda Tribunal、Serbia的Milosevic跟之後Iraq的Hussein都是因為一個guildline而受國際法庭處死,那這真是一個很嚴厲的guideline,而且處死的剛好都是美國的敵人,這時美國就承認國際法,很方便。

    反而美國在1980年涉入尼加拉瓜內政及叛亂團體的行為,雖然國際法庭叛美國違反國際法,可是沒一人受刑,這時美國就不承認國際法了,也很方便。

    看來,美國對國際法的解釋,很Liberal 對吧~~

    至於OBAMA,2004年贊成出兵是他競選時的政見,其他的我於回覆已交待,如果我續回覆,恐成鬼打牆。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1/13 12:58

  • mtl
  • 聯合國憲章是聯合國組成的 guideline,不是用來審判人的法典,你說的幾個審判判決書是引用憲章中哪些條文呢? 審判 Hussein 的法律還是用伊拉克的法呢!
    我讀了國際人道法,就是用來審判你以上說的戰犯法律,源自 Laws of Geneva and Hague,是約束開戰間雙方的行為不得違反人道,不是懲罰開戰國家,也就是開戰無罪,中間針對平民屠殺跟虐待戰俘有罪 (我看到法律就頭昏,這些是在昏倒前理解的,期待法律系的指正)
    每次我提到中國或其他國怎樣不對,大師就要說美國也怎樣怎樣,大師以為我覺得美國都做的對? 不,入侵古巴 bad,下令執行水刑的人該被審判,雖然知道事實上永不可能
    2004 他是真的"贊成出兵",還是支持提供軍事物資經費? 這是有差的,就是"決定去洗頭",,跟"繼續提供洗頭用水"的差別
    你知道我會到此為止,大師果然從我如何實問虛答的帖子學的很多,哈哈
  • 所謂的國際法包括,但不限於:聯合國憲章、國際法院規約、國際海洋法、GATT條例(國際貿易法)、京都議定書、UN反貪腐公約、Laws of Geneva and Hague,(前後共開過6次會議,Hague 兩次,Geneva 4次)、國際條約法、國籍法、世界人權宣言,等等等等等......一堆,並沒有一個東西叫國際法,所以上述任何一項,皆是國際法,包括UN Charter。

    國際法院可以援引任何一項上述法條,加上條約(treaty)、國際慣例(conventions)、國內一般法、通則、判例、學者論述、善良與公允原則(equity)等等等等。

    至於吾兄所云:「也就是開戰無罪」,戰爭早已在1928年的「巴黎非戰公約」(Kellogg–Briand Pact)中禁止,吾兄要作功課啦,給你一個link,去作功課,去去....
    http://en.wikipedia.org/wiki/Kellogg%E2%80%93Briand_Pact


    有大師在,何須「期待法律系的指正」。


    最後,吾兄其餘之言,大師全同意;一隻白貓、一隻黑貓,掉進麵粉裡打成一團,發生何事?值得商榷!!

    accrcw75 replied in 2010/11/14 05:41

  • Grace Tsai
  • 極權主義國家控制人民用棒子,民主主義則是靠謊言---
    說得真好
  • 我也是抄chomsky的,有道理吧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15 00:02

  • 杜詩飲
  • 看了大師的論述,感想是~杭士基真是一代奇人,其不受拘束,自成一格的思想,難怪會造就大師這個奇葩!也讓我興起"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的想法.再次謝謝大師的分享!
  • 不會,感謝閱讀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10/15 00:04

  • Sheena
  • 所以版主當時一睹 Noam Chomsky 盧山真面目 + 要了簽名?
    他現在已經83歲了!
    語言學在MIT其實不算冷門。
    2010/8/9中研院、2010/8/10清大, 版主去的是那一場?
    他當時身體還好嗎?
    版主對他主張的 Universal Grammar 清楚嗎?
  • 沒錯,也問了一堆問題。內容在回覆中。

    我是去第1場,那場是在談國關議題。第二場好像在清華,是講語言學得部份。

    他當時身體明顯膨脹一些,是屬於身體不健的癰腫,但大致上還好。

    他主張的UG在我念心理學時,為必修的一門課。UG是異於行為學派的主張,也就是說,不管你是那一國人,我們都擁有相似的文法與語言結構。這就意味著,你我的差別,並不大。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5/22 13:12